小說

Interlude

伊凡尼古拉斯 | 2022-06-27 16:04:02 | 巴幣 2014 | 人氣 115


「苦艾,訓練剛結束,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個東西?」被稱做古米的金髮烏薩斯女孩,澄澈的紅眼看著同樣顏色的眼眸,因為訓練讓霜眼快閉上,努力揉著自己太陽穴的另一位烏薩斯少女,灰色頭髮的苦艾從口中發出了微弱的答應聲,看得出來這次的訓練使得體力消耗過多,「古米不會累嗎?每次只要有鑄鐵加入的訓練,感覺訓練量就倍增啊......」

古米哼著歌,牽著有些搖搖晃晃的苦艾,走向了這微妙時間的食堂;因為古米的廚藝比得上羅德島雇用的大廚,所以被賦予了可以隨時到食堂廚房進行烹飪的權力,踏入門口的同時,古米邊回話邊看向食堂,「古米也會累啊~只是想到有好吃的就......咦?早露姊怎麼這時間在這?她好像在咳嗽耶?」

聽到古米這樣說的苦艾努力把焦距調整回來,看到一位身材高佻的白髮少女,異色瞳因為咳嗽而瞇了起來,眼角嗆著的眼淚都流了下來,摀著嘴巴的紙巾因為用力而扭曲著。

看到這幕的苦艾因為擔心,順手拿著乾淨餐巾紙走過去,因為腳步有些虛浮,另外而踢到了桌腳,差點跌倒的狼狽身姿顯得有些尷尬,對比著早露優雅氣質的話。

苦艾掛著鎮定的微笑扶著桌面踢了踢腳,覺得自己的舉動還是有些粗暴,只覺得自己的雙頰有些通紅了;而早露雖然也因為咳嗽而雙頰酡紅,就算是前額的髮絲因此脫離了髮夾的固定,隨意垂亂的頭髮還是在恰當的位置搖曳著。

雖然沒有必要,但是苦艾在心裡還是比較了一下,摸了摸前額的雜亂髮絲,想想自己現在剛訓練結束的模樣......沒必要的挫敗感油然而生,只有自己知道。

「謝謝.....咳咳,咦?是苦艾。訓練結束了啊......博士在這裡還真的摸太久了呢......」擦拭掉眼角的眼淚,終於看清楚是苦艾的早露,露出了溫柔的微笑向苦艾道謝,還充滿著水氣的藍紅瞳孔像是寶石一樣閃亮,頗吸引人的目光。

「所以發生了什麼 ─嗚哇?廚房那是什麼聲音?」苦艾好好地整理了自己的思緒後,想要開口詢問的同時,聽到廚房發出了鍋碗落地的聲音,還有古米哀嚎的聲音;兩人快速地走到了廚房門口看了一下,抽油煙機還在正常運作,但是在廚房內飄著一陣肉眼可見的粉紅煙霧,古米似乎是因為聞到了這煙塵的味道,用手摀著鼻子退往門邊,看得出來這粉紅色煙霧有刺激性。

全身黑的男子因為帶著全罩式的頭罩,這煙霧對他沒有什麼影響,只看到他拿著湯匙正刮著另一手拿著的鐵鍋,把裡面有些濃稠的鮮紅攪和物倒入大鍋內,這陣煙霧就是從沸騰的大鍋中隨著氣泡散發出來,「妳們...稍等一下!我再滾一點時間就可以擺著冷卻;收拾好我再出去叫妳們!」,黑衣男子有些手忙腳亂的在一旁找蓋子,邊向門外的三人道歉。

正在餐廳中的三人其實都感覺有些餓,但是現在廚房被霸佔的同時,只能以閒聊來消磨時間。

「早露姊,博士在煮什麼啊?味道好嗆......有很重的辣椒味、還有些酒精的成分,我想不到是什麼點心會用到這些......」古米一邊回想聞到氣味中的成分,一邊豎起手指比著。

「......好像從核心城作戰結束後,博士的行為就有些奇怪......像是凌晨在甲板操場跑步嚇到人;在工作時間找幹員或是職員在聊天;有幾次帶訓練小隊進行實戰小任務,我記得有一次早露擔任隨隊護衛幹員的樣子。」舉著手指一項項比著的苦艾像是想起了什麼,抬起頭看著眼前這位端莊的秘書。

苦艾忘不了那次早露穿著整齊乾淨的貴族中學制服,舉著大型破城槍對準衝向小隊的失控車輛,射出的破城矛直接把車輛打到爆炸的情況,那爆炸背景搭配早露轉過身笑著的畫面很有電影的感覺。

苦艾能聽到身旁的菲林男隊友小聲自言自語著「好美......」,而在身後的米諾斯男隊友則是直接跪下喊著「我的女神!」,害得早露表情一瞬間變得有些尷尬,再加上當時博士的掌聲讓場面變得更加混亂......

聽到苦艾說出口的話,早露似乎也想起那天發生的事情,表情也瞬間變得有些尷尬,「博士在核心城結束後確實有些怪怪的......摸魚的時間真的變多了,像今天這樣悶頭煮東西......真的是不按牌理出牌啊。」頷首用眼神瞄著廚房的門,露出著「真是沒辦法」這樣的表情,但嘴裡抱怨著的早露,在苦艾眼中看起來有點開心。

「這樣的博士跟之前比起來,有趣好多!而且博士好會煮甜點,有次古米和慕斯跟著博士在做一日咖啡店的點心,那時候博士提議比賽,看誰能做出最多種類的點心,結果是博士贏了!而且做出來的點心也全部賣完,太厲害了!」古米雙眼發亮的講著曾經發生的事情,早露和苦艾也回想起那天的盛況,想到那些甜點後,三人的肚子都響起了飢餓的聲音......

在廚房的長桌旁,戴著廚房用透明手套的博士,在響徹廚房的碰撞聲中,飛快地攪拌著麵糊,「真是抱歉占用這麼久,妳們是肚子餓了想吃點東西對吧?不過再晚一些要到晚餐時間了......弄一些簡單的鬆餅來吃吧?」

苦艾走到牆面上掛著的平底鍋邊看著,拿起了右手邊數來的第二個試試手感,握起來覺得不錯就轉身走到古米他們旁邊;古米帶著早露從一旁的隱藏櫃中,把自己慣用的平底鍋全都搬出來讓早露試試,用自己的手掌去丈量早露的手後,拿起握柄長度略有不同的紅色平底鍋讓早露握著。

原本早露只是很普通的握著握柄,輕輕地嘗試烹飪的動作,慢慢地雙眼散發出了謎樣的光彩,似乎是因為極度合手的關係;一旁的古米也笑得很開心的鼓勵早露再多動動看,結果早露越揮越起勁,風壓大到晾在一旁的抹布都在飛揚。

「等、等一下!我們只是要煮鬆餅吧?早露妳是想打什麼啊......」在一旁的苦艾有點慌了,制止了正在興頭上的兩人,早露抬頭瞄了博士一眼後,跟著古米一起吃吃地傻笑;被瞄一眼的博士渾然不覺的繼續搗著手上的麵糊,反而是交替看著博士跟早露的苦艾似乎是懂了什麼,露出了烏薩斯式的苦笑。


「博士,我的體檢結束了。」博士辦公室的門打開後,換上白色T恤的霜葉提著一個包包走了進來,頭髮上的水珠尚未完全乾透,在黑色運動長褲所帶動的腳步則是被滴落的水珠劃出了行走軌跡。

被稱作為博士的黑衣人正躺坐在兩人座沙發上,勻稱的呼吸聲和規律的胸口起伏顯示已經睡著了。

在桌上的小時鐘顯示著九點十三分,還有一台烤土司機放在桌上;霜葉隨身的包包放在了桌上,從中拿出了毛巾擦著自己的頭髮,順便拿出來的紀錄本,上面記錄了今天任務中霜葉所紀錄的狀況。

「恩......我睡多久了?霜葉妳回來了啊......」感覺到身邊有人的博士坐了起來,在打哈欠聲中轉向了霜葉的方向,看著霜業正在看筆記的動作,脫下手套接過了毛巾,就開始動作輕柔地擦起來。

空出了手的霜葉能夠用兩手翻著紀錄本,確認上面的紀錄,「由杜賓教官帶隊的訓練隊人員一共5位,兩位非林、一位黎柏利、一位沃爾珀和一位魯珀;在面對目標時,輔助跟狙擊的兩位菲林因為害怕無法發揮,在這同時我決定先讓這兩人退回醫療小車的定點,進行減緩緊張情緒的程序。」

博士擦乾了霜葉的頭髮後,開始擦起了霜葉的尾巴。

因為尾巴突然被握著而嚇到顫抖的霜葉,轉頭帶著責怪的眼神、嘟著羞紅的雙頰看著博士後,就繼續唸著作戰紀錄,「接著約10分鐘的期間內,擔任重裝的黎伯利率先與敵方接觸,良好的站樁姿勢抵擋了對方第一次的衝刺攻擊;先鋒的沃爾珀和近衛的魯珀在對方跌倒的同時,從黎伯利的後方切出進行攻擊。」

把霜葉尾巴擦乾的博士站了起來,從一旁的冰箱裡拿出了袋裝的冷藏鬆餅和兩瓶玻璃瓶蘋果酒,「重裝黎伯利的訓練小隊啊......應該是杜賓的訓練三隊;後來菲林們的恐懼情況呢?」把手上的東西放在桌上時,博士右手的戒指敲到了玻璃瓶,響起了短暫的清脆聲音。

「杜賓教官有好好陪著他們,直到他們的恐懼解除為止;少了狙擊跟輔助的隊伍也達成了目標,只是重裝的受傷多了不少,因為沒有人壓制對方的弩箭手;這次對方的隊伍裡,有出現前幻影弩手,可能是裝備整修不足的關係,弩箭的攻勢在5隻箭後就停止了。」霜葉順著聲音看過去,看到了在透明玻璃瓶後發亮的戒指,順勢就闔上了紀錄本,看著正在烤麵包機裡熱著的鬆餅,微焦的味道隨著加熱溢出。

「霜葉妳的指揮判斷有進步,無法戰鬥的人員盡速撤退才不會打亂節奏,在恰當時機重新登場會有更好的效果......霜業很認真啊。在這之後的戰場收拾花比較多時間了吧?」博士用戒指把蘋果酒上面的蓋子給拔了下來,看到這一幕的霜葉摸了摸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那是同材質、同樣式的戒指。

「確實,畢竟在那兩位菲林回復狀態後,整個衝突已經結束了。負傷比較重的黎伯利需要點時間做緊急包紮和休息,所以讓這兩位菲林進行戰場的事後調查跟整理。在整個小隊回來後,杜賓找我討論了這次的陣型和一些指揮的經驗,最後例行健檢結束後才過來......真的花許多時間。」喝了一口蘋果酒的霜葉,下意識地用左手指去搓弄戒指,邊說著後續的情況。

確實,霜葉在收下戒指後,同為沃爾珀的安潔莉娜,發現了在右手無名指的意義後,興致高昂地想問出是誰送霜葉的;面對高興異常的朋友,霜葉只能閃爍其詞表示是自己買的,她不太想傷害這位對著博士抱著純情的安潔莉娜......但是也不會就這樣把博士給讓出去,加上虎視眈眈的不只安潔莉娜而已,這樣的小煩惱讓霜葉幾乎每天都會來確認博士的安全,讓自己安心些。

看著若有所思的霜葉右手抓著蘋果酒喝著,從瓶身留下的水珠滑過她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沾染著水氣的戒指亮得很明顯;自從霜葉收下這戒指後,就開始向自己要求學習如何進行指揮,她說現在已經不能滿足於只當博士的傭兵,想成為更有助力的存在。

霜葉希望讓自己集中精神面對重要戰場的時候,可以擔任其他小任務的現場指揮跟整合,讓博士能專心地處理難題;這部分的工作,其實可以交給教官來協助的,但霜葉提出要擔起這部分工作,一方面感到窩心也感到擔心,但是也讓每日的生活變得更加真實,因為想著霜葉。

「叮!」

若有所思的兩人都被跳起的烤麵包機給嚇到,兩人互看著被驚嚇到的樣子,指著對方的臉開始取笑著。

吃著鬆餅的霜葉聽著博士說著製作鬆餅的事情,包含廚藝不太行的早露堅持要自己嘗試製作,苦艾把鬆餅煎得像是漢堡排一樣圓也一樣焦,但是他們倆和古米約好,之後的共同休假日要一起再來製作鬆餅。

霜葉聽到這邊突然抓起博士的衣袖聞起來,瞇著眼看著博士問:「你的衣服上有種辛辣物的味道、燒焦味、還有薄荷乳香的香水味......是早露的香水吧?」

「那是因為......苦艾跟早露的成品一直都不完美,所以才摸了她們的頭安慰了一下。咦?霜葉妳在做什麼?」博士有些尷尬地解釋著,霜葉從她自己的包包內拿出了一個噴灌,噴了些液體在博士的外衣上,用小刷子仔細的刷起來。

「博士自己都不好好注意,這些雜味沾染在衣服上有時很難洗淨;以後時間夠的話,我會每天把衣服上的味道去除掉,博士的衣服要洗之前一定要確實給我處理才行......博士的衣服上只能有我的味道......」博士很認真地聽著霜葉的吩咐,小刷子透過衣物在身上刷著的感覺很新鮮,原本霜葉音量正常的語句突然變得小聲,博士沒聽到就轉頭問了霜葉剛剛最後一句說了什麼。

「什麼、什麼都沒有,博士要多注意自己的行為才行。」霜葉低著頭繼續刷著博士的外衣,把上面不屬於自己的氣味給努力清理掉,每刷一次都讓臉頰的羞紅多增添一分。

------------------------------------------------------------------------------------------------------------------------------------------
早安、午安、晚安,這裡是伊凡尼古拉斯
最近因為工作上較忙,加上正在嘗試進行原創作品的設定,
現在的文章也大多以這樣的短篇來呈現。

照著慣例,這篇還是有些偏甜的短篇,算是針對自己的問題著手進行調適和維持對文字的手感所寫,
也包含了個人的私心(非常明顯

這樣的作品如果能帶給你一段愉快的閱讀時光的話,那我也會感到開心~
後面的文章再見了~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博士的衣服上只能有我的味道,我好像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w
2022-06-27 16:50:34
伊凡尼古拉斯
謝謝愛德莉雅來留言~

畢竟博士是「大家的博士」,但也是「霜葉的博士」
在不想把博士全部都雲端分享的情況下,只能盡量把可以私自佔有的部分盡量佔有,來取得安心感啊~

最簡單的標示方式,當然就是氣味囉~
特有的味道,只沾染屬於自己的香味來宣示主權,其實這戰爭還挺激烈的(?

能讓愛德莉雅覺得這行為很有趣真的太好了~
2022-06-27 22:19:25
歷史謎團
雖然我沒有玩方舟,對於人物和劇情也略知一二而已;但尼古拉斯喵喵(謎音:別亂改別人名字!)寫的故事和篇章卻很容易讓人融入。也絕對帶給我一段愉快的閱讀時光呢~很久沒看到這麼好看文筆的故事和敘述了。真好~尼古拉斯喵喵加油!(謎音:就說別亂改名喵...好老套的自我吐槽方式,大概是兩千年初(炸)
2022-07-02 20:06:09
伊凡尼古拉斯
喵呀!謎團老師來了~(奔跑

能讓謎團老師覺得有趣,喵感到與有榮焉(??
最近的枯燥上班生活,也因為謎團老師的文章而感到開心了起來,各種漂亮大姊姊跟太太真棒(??

咳,當然不是只有漂亮的大姐姐或是太太(又強調一次)吸引我,謎團老師的戰地系列文章我也很喜歡~
也都帶給我了很多啟發跟有趣的時光!

最近的時間有點吃緊,沒辦法一篇篇都留言很抱歉......會盡量在有空的時候,在看完的文章底下留下感想的!

再次謝謝提謎團老師來看~
2022-07-02 22:02:52
歷史謎團
尼古拉斯有看我就很開心了啊^^
不用一定要強迫自己留言啦~~~~發自內心即可w/
2022-07-02 22:15:25
伊凡尼古拉斯
是有不少想說的感想,但是時間不允許(允悲
這讓我難過到想抱著家裡的喵喵一起哀號(????

還是很謝謝謎團老師來看喵~
也會再多看一些謎團老師的文章,我很喜歡謎團老師的寫作風格和手法^^~
2022-07-02 22:18: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