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墮天魔王流亡譚【一】-15、瘋子

米飯 | 2022-06-27 12:00:16 | 巴幣 2 | 人氣 36

連載中墮天魔王流亡譚
資料夾簡介
三年前被迫接下魔王之位的路西法 不僅要處理魔族混亂的內政 還要每天面對人類勇者不斷的侵擾 努力的她換來的卻是貴族們的叛變 「逃跑吧。」 丟下工作踏上流亡之旅吧!

  颶風散去,我並沒有看到姐姐的身影,雖然她應該沒那麼容易倒下,但遲遲見不到人,還是會讓人擔心啊。

        「哼,輕手一捏就死的蟲子,有什麼好值得替她哀傷的。」

        「你這傢伙想怎麼侮辱我都沒關係,但我不准你這樣說我姐姐!」

        【虛影之境Phantom Realm】

        「幻術嗎?有趣,就讓老夫來會會妳。」

        瑪巴斯正面接下了我的幻術,呆滯地站在了原地,現在只要操縱他……咦?

        「不錯的幻術,老夫過去似乎也有見過相同的招式,還真是段令人不堪的回憶,但比起她,妳的魔力實在是太弱了!」

        「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既然妳都解除了我設下的魔法陣,那應該也知道我對幻術頗有研究吧。」

        「你不過是靠著魔力才硬撐過去的,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哈哈,這就是所謂的『初生之犢不畏虎』嗎?妳似乎有點搞不清自己的立場啊。」

        【死者低語Death Whisper】

        【第二魔力護盾Second Magic Shield】

        就算架起了魔力護盾,也無法完全抵擋住瑪巴斯的死靈術,不過越過護盾的魔力已經被削弱許多,對我無法造成實質上的傷害。

        「哦?竟然能不靠詠唱就使用第二魔力護盾嗎?看來是我太小瞧妳了啊。」

        「我和你的差距不過在魔力的多寡而已。」

        「哈哈,那我就讓你見識下硬實力的差距吧。」

        【死亡之風Death Wind】

        「燼滅之星辰,化作虛無之影,扭曲虛實之境,扭轉天啟法則之運行,再曌恆宇光明。」

        【現實重鑄Remake World】

        「什麼?」

        我耗費了大量魔力改變了現實,瑪巴斯的死亡之風就猶如從一開始就沒出現過一樣。

        他可能還無法理解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就算是所羅門的第五席,也不一定會明白幻術的真諦。

  影響五感只不過幻術的基礎,能將虛幻重鑄成真實才是幻術的最高境界。

        「吸收魔力?還是解構破壞?哈哈哈,有趣!實在是太有趣了!」瑪巴斯一臉不懷好意,笑著說:「我決定了,妳就來當我的徒弟吧!」

        「蛤?」

        「老夫本來是想把妳跟這座村子的人,一起當作死靈術的實驗素材,但這麼做似乎有點太浪費了,妳可要好好的感激老夫啊。」

        「要我感謝你這個瘋人類?別說笑了,連自己訂下的規則都無法遵守的人,根本沒有追求真理的資格。」

        「我可從來沒有贊同過加拉雷斯那傢伙訂下的規則,更何況老夫至今也未曾犯過法,怎麼就沒有追求真理的資格了?」

        「你自己不也承認要把村子的人當作死靈術的實驗素材?難道你患有老人痴呆?連剛才脫口而出的話都記不得。」

        「哈哈,實驗的執行者是這裡的村長,我只不過是個見死不救的『旁觀者』罷了。」

        我突然覺得想跟瘋子交談的自己好蠢,這比跟頑固的老臣理論還要更讓人頭疼。

  雖然聽說過有些人會鑽研魔法到走火入魔,但親眼見識過後還真是……

        我一定會乖乖聽媽媽的話,不會讓自己變得跟這些瘋子一樣的。

        「不說廢話了,既然已經決定讓妳做老夫的徒弟,就給妳見識下我所進行的實驗吧。」

        「放開我!」

        瑪巴斯突然間使用了束縛魔法,完全封鎖住我的行動。

  而且他還特地設下了五道咒文以防我掙脫,這樣根本就沒辦法在他眼皮底下解開咒文後逃跑啊!

  這瘋子該不會是真的要我做他的徒弟吧?如果真是如此,我寧可一頭撞在樹上去死。

  能被我稱作師父的人只有媽媽一個人,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喊你一聲師父,死都不會!

        不過現在也沒什麼辦法,只好先暫時順從他,等待逃跑的機會。

        瑪巴斯把我帶到佇立於村莊中央的教堂內,這裡的血腥味比森林還要更甚,裡頭不斷飄出陣陣屍氣,時不時還會聽見欺凌的慘叫。

        中殿的黑神像斷成了兩截,彩色玻璃也不知為何失去了光鮮亮麗的色彩,這座教堂已然失去了原本神聖莊嚴的氛圍,只留下滿滿的陰森感。

        「卡克托,開門。」

        等不到回應的瑪巴斯,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感到惱怒的他甚至直接用魔法強行炸開了教堂的大門。

        「這傢伙膽子大了不少嘛,看我等會怎麼教訓你。」

        敢跟瑪巴斯合作的村長心臟也是蠻大顆的,難道都不怕他一怒之下把自己做成食屍鬼嗎?

        算了,反正也不關我的事。

        瑪巴斯用魔法將黑神像移位,底下藏了一道通往地底的暗門。

        老實說,我根本不想踏進去。

  他還沒把暗門打開,裡頭的腐臭味就直衝進了我的腦門,不用想大概也能知道裡面的狀況。

        就不能改善一下裡面的氣味嗎?死靈法師為什麼都那麼不注重衛生啊,還是他們的嗅覺早就已經失靈了?

        「啊,屍體的香味真是美妙,妳也這麼認為吧?」

        「……」

        神經病。

        「好啦,快進來,別磨磨蹭蹭的。」

        這是我有生以來聽過最過分的要求,身為塔爾塔洛斯的皇女、正值青春的少女、正常人!怎麼可能會想踏進這種滿是屍臭的空間啊!

        瑪巴斯見我遲遲沒有動作,直接拽住了我的頭髮,強硬地把我拉進地下室中。

        「放開我,我會自己走!」

        「念在妳初犯,我下次可就不會對不聽話的徒弟那麼溫柔了。」

        渾蛋,我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

        氣歸氣,但我現在根本就束手無策,如果有人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就好了。

        沒轍的我,只好被迫走進這充滿屍臭味的地下室,真不曉得為什麼教堂底下會有這種地方。

        但與其說是間地下室,倒不如說是座地下監獄,這裡跟戴蒙城的監獄構造至少有九成像。

        牢房之間只用了粗劣的磚頭牆隔著,連外邊的鐵柵欄也幾乎都生鏽了,用惡劣也難以形容這樣的環境。

        最令人感到心寒的,是每間牢房中都還有人在苟延殘喘著,他們雙眼無神,體型非常消瘦,身上還有不少被虐待的痕跡,感覺他們早就已經放棄了求生的慾望。

        仔細望了一下,不少牢房裡甚至還有化作白骨的遺骸……

        「你到底要拿這些村民做什麼?」

        「我只是想要試試能不能把健壯的生者強制變成不死系的魔物。」

        「為什麼你不用死者做實驗,還有為什麼要使用魔族的人?」

        「吼吼,開始好奇了吧,少女。」瑪巴斯得意的笑,就像是想要炫耀自己的所作所為一樣,說:「生者的身體機能比死者還要更加完整,得出來的魔物理所當然會更加地有戰鬥力,至於為什麼用魔族……」

        「……?」

        「當然是魔族體內的魔力正好適合不死系魔物的所需啊!」

        「只因為這樣?」

  「是啊,哈哈哈,不過我之前也有用人類試驗過,但那個效果實在是不怎麼樣,可惜了,不然我也不必那麼大費周章地來到這裡搞實驗。」

        「你連自己的同族都不放過?你還算是個人嘛!」

        「能變成我偉大魔法的基石,這些實驗品應該要感到光榮才是。」

        感覺不能再嘗試跟他交談了,聽到瑪巴斯的反駁讓我一肚子火,他根本就不能算是追求魔法真理的人,只是個為求自己利益不顧一切的貪婪小人。

        「所以,你做出這樣的事,是想得到什麼樣的結果?」

        還是直接問重點好了,以這瘋子的個性他肯定會據實以報的。

        「我想要役使這些魔物,讓他們成為新型態的商品。」

        「商品?」

        「不明白嗎?當然是奴隸啊,妳覺得沒有反抗意識且不用休息的勞力資源,會讓多少貴族紅了眼。」

        「這不是真正的目的吧。」

        「的確,這倒是其次,老夫我真正的目的是要把魔族的加拉雷斯變成魔物,將他從次席的位置給拉下來,這樣我就能逐漸掌控所羅門了。」

        「僅僅只是因為權力?」

        「哼,掌握了所羅門等同於控制了這大陸的所有魔法資源,妳不懂嗎?果然還只是個小鬼。」

        做出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僅僅只是為了權力?

        呵,有種討人厭的既視感啊,這跟那些為了權力而把姐姐拉下皇位的貴族們有什麼區別,真是令人厭惡。

        我此刻的心情意外地平淡,大概是聽到如此了無新意的理由吧,看來不管什麼種族都會有這樣的人呢,被欲望蒙蔽雙眼的小人。

        「卡克托?這是怎麼回事!是誰幹的!」

        瑪巴斯的怒吼響遍了整座地下監獄,現在去搭話肯定會被這個瘋子的暴脾氣給波及。

        我避開了瑪巴斯向前看去,只見畫有魔法陣的臺座上有顆沾滿血痕的人頭。

        走近一看才看清,那是今早對我們相當傲慢的村長,他的首級被不知道的某人挑釁般地放在此處。

        不過總感覺有股熟悉的魔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