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魔女—小心不要被慾望吞噬》 042 告別

肥宅鯊J shark | 2022-06-27 01:33:22 | 巴幣 148 | 人氣 83


  無法拒絕的要求只好接受,我開始安排什麼時候前往佛爾弗王國。

  首先要處理有關魔女能不能離開帝國這件事,我決定先去處理相關文件,讓魔法師協會同意。

  不過有著王國要求這點讓申請變得較為容易,負責人過幾天就會將申請通過的文件以及證明給我。

  於是我趁今天訓練的時候提前告知他們。

  「代表我們可以出去玩了對吧!」夏興奮地問道,看起來就像聽到要出去玩的小孩一樣。不對,根本就是。

  「算是吧,不過外出時一定要跟在我身旁。還有這次出門什麼時候能回來我不能夠確定。」

  我將這次的目的地以及大略會做什麼告訴他們,不過他們被夏影響到,只是充滿著期待,我只好先不多說什麼,並在心裡希望這個名為出差卻像遠足的事情平安落幕。

  處理完比較需要嚴謹處理的事情後,再來是關於交通的方式,因為我們是以魔法師協會的名義前往王國,所以勢必要使用魔法師協會的馬車。

  不過瑟莉卡有提醒我魔法師協會的馬車並不好坐,但是應該不會差多少吧?這樣想著的我將申請表交給工作人員,這個相對容易的申請很快就通過。

  不過除開一般的移動方式,最快的方式其實是使用傳送魔法,顧名思義就是傳送到指定地點。

  但是傳送魔法需要耗費龐大的魔力,加上距離以及人數都會影響到耗費的魔力量,王國方看起來沒有意願想支付這個代價,要我這邊支出也不太方便,雖然瑟莉卡一定能毫無負擔地支付,但是我覺得不用刻意花費這筆錢,同時當作旅遊出門也不錯。

  處理完魔法師協會的相關事項後,我準備向王國寫信,大概告知他們會是什麼時候抵達,再來是寫信給羅傑主教。

  寫信給他的目的是希望能夠見一面,因為我想要透過他知道一些光之女神教派的事情,搞不好能順便得知為何王國會選擇找我,不過要與他見面需要克服噁心的感覺。

  再來是還要去向準備離開的卡多克以及提利康他們道別。

  同時,因為我要出差的關係,最好還是向諾顗歐道別好了。

  我將信封全部寫完並準備好明天寄出。

  我躺在床上忍不住想著王國有什麼令我感興趣的事情,第一個大概就是魔法了吧。

  因為光之女神教派的關係,王國有許多人會使用簡單的治癒魔法,搞不好希爾薇可以在那邊學到什麼。

  而且王國有著兩位S級魔法師,按照之前的資訊,一位目前待在王宮內當任皇家魔法師團的團長,另一位則是歸隱在山中,有機會的話真想見見他們。

  武術部分的話,他們也是自成一個派系,如果可以也想見識看看,不過我貌似能使用,這也多虧體內的武器大師人格。

  我摸了摸自己的心臟,被他侵蝕的感覺我還記得,那是屬於狂熱戰鬥分子的燥熱感,如果可以,我希望之後不要再被他佔據。

  我不再去想武器大師的事情,而是繼續想像去到王國之後要做什麼。

  ~★~

  「沒想到克里絲達小姐居然願意主動過來!」羅傑開心地坐在位子上呵呵笑,看得出來他對於我會來找他這件事很開心。

  不過我明明只是想談些事情而已,沒想到他們會準備滿滿一桌的料理,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先是說道,感覺好像給其他人添麻煩。不過從周遭人的表示來看,他們看起來一點也不困擾,反而是很開心,畢竟在他們眼中我就是聖女。

  「沒這回事,不過克里絲達小姐想詢問什麼問題呢?」

  「我想問一下有關佛爾弗王國的事情,不過我們邊吃邊講吧。」我看著羅傑說道,因為他的肚子發生咕嚕聲,顯然是有些失態,不過本人看起來不是很在意。

  「當然沒問題。」羅傑開心地吃起美食,等到他吃了一些東西後我才開口詢問。

  「在佛爾弗王國的光之女神教派以及王族之間有沒有出現什麼問題?」我選擇開門見山地直接詢問,羅傑隨即開口回應。

  「一如往常,雙方依然是不停地爭奪權力,不過出現變化,所以雙方開始準備行動。」羅傑稀鬆平常地說道,看來他好像很習慣兩方爭鬥的狀況。

  「變化是指聖女對吧?」羅傑聽到我說的話隨即點點頭。

  「沒錯,畢竟聖女比起力量,更重要的是其含義。」

  羅傑說的我能夠明白,聖子、聖女比起展現出力量,更重要的是其象徵意義,他們是神的代言人、神的使者甚至是神的化身。

  如果想要權力,那麼只要掌握住他們,並讓他們表態,即可獲得平民的向心。

  「所以您要注意您的一舉一動,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被他們藉機拿來做文章,甚至是將您捲入麻煩的事情當中。」

  「麻煩的事情…」我忍不住重複一遍。

  一想到這些事情不是自願發生,而是被迫捲入進去,就覺得有點不太開心。

  「這些麻煩的事情可是無法避免的,除非一輩子遠離那些東西,就像我一樣,離開王國以後清閒許多,身心靈或許都放鬆下來了呢。」羅傑呵呵笑地說道。

  「我看你的身體沒有放鬆下來吧,反而是越來越重。」坐在我身旁的瑟莉卡說道,一開口就是嘲諷,不過羅傑沒有反駁而是欣然接受。

  「這些是甜蜜的負擔。」羅傑說完便大口吃下盤內的美食,想必他的負擔永遠不會消失。

  「沒有任何方法能夠避免嗎?」我再次開口詢問。

  「沒有喔。」羅傑隨意地回答,不過這讓瑟莉卡不太開心。

  「是真的沒有還是你不願意回答呢?」瑟莉卡不開心地說道。

  「是真的沒有,因為兩方的爭執太久了,而且現在有聖女如此重要的牌,絕對不能夠錯過。」羅傑稍稍改變態度,認真地說道,瑟莉卡聽見後只能嘆口氣接受這個事實。

  「在您到達那裡的時候,就會開始出現各式各樣的流言,我能給的唯一一個建議就是不要被牽著走,如果您真的打算維持中立的話,就絕對不要被牽著走。」羅傑言下之意就像在跟我說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的。」我將羅傑的建議放在心中,最後結束這頓晚餐的時候,還是有點忐忑不安。

  ~★~

  當我們結束用餐回到家裡時,僕人向我告知有人正在會客室等候我。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我看著在會客室等候的三人,分別是莎莉、提利康和卡多克,莎莉正躲在提利康的懷裡,因為她貌似不敢看卡多克。

  原本應該是我主動去找他們並向他們道別,沒想到反而是他們自己來了。

  莎莉聽見我的聲音後,馬上爬起來奔向我,並在碰到我後緊緊地抱著我。

  我先是帶著莎莉坐下,提利康或許是為了禮貌亦或是平衡,他坐到卡多克身旁,讓卡多克看起來不是只有一人。

  「沒想到你們會先來到訪,原本我打算明天再找你們道別,畢竟你們兩方都是後天就要離開。」

  「沒事,倒是我們提前到訪沒有通知,不小心造成妳的困擾。」提利康禮貌地率先開口說道。

  我聽到後搖搖頭表示沒關係,畢竟上次我也是突然到訪。

  「提利康,你們回到家鄉的路上有要做什麼嗎?」我向提利康開口問道,雖然也可以問卡多克,但為了避免他覺得尷尬,於是先問提利康。

  「我們回去需要一段時間,不過父親會先回去,我則是會和莎莉慢慢回去,同時在路上遊覽。」

  莎莉聽見後馬上抬起頭看向我,「克里絲達姐姐也一起吧!」

  莎莉看起來很期待並希望我陪同他們。

  「我有其他事要忙,很抱歉不行。」我婉拒莎莉的請求。

  「要忙什麼?」莎莉好奇地問道。

  「最近我要去鄰國的佛爾弗王國一趟。」我回應莎莉的問題,莎莉不太明白地看著我,應該是不知道佛爾弗王國吧,另外兩人則是露出較為驚訝的表情。

  「是因為工作需求嗎?可是王國也有魔法師協會吧?」提利康說道。

  「不是工作需求,是佛爾弗王國的王族希望我過去王國一趟,應該是有某件事找我吧。」

  「該不會是因為聖女的事情吧?」提利康馬上猜測道。

  「有可能。」

  「妳是準備自己一個人過去嗎?」提利康也知道瑟莉卡是無法隨意離開,不過我隨即搖搖頭。

  「我會和我的隊員們一同過去。」我沒有刻意說出王族也有找隊員們的事情,我覺得稍微隱瞞一些事還是比較好。

  「提利康我們可以一同過去嗎?」莎莉問道。

  「可能不行。」提利康抱歉地說道,莎莉隨即黏我黏得更緊,明明才認識不久而已,黏我黏得那麼緊。

  「卡多克你呢?離開王都後有什麼打算嗎?」我看向遲遲在一旁未開口的卡多克問道。

  「我們應該會馬上回去法倫島上,不過我會繼續加強魔法的學習。」卡多克向我保證道,我則是回以期待。

  不過這樣稍微談一下話就分開總感覺不太對,而兩人也是我覺得能夠予以信賴的人。

  「你們今晚要不要在這裡住下來呢?」我將想法說出詢問他們的意見。

  「好!」率先開口的是莎莉,提利康看見莎莉這樣只好跟著說好。

  「卡多克要嗎?家裡的空房間還有很多,如果怕尷尬的話,可以單獨一間沒關係。」我看莎莉肯定是打算和我睡,這樣提利康就會是自己一人,不過兩人不熟的情況下還是各自單獨一間比較好。

  「好的,那就麻煩你們了。」卡多克稍微思考一番後接受了。

  我馬上喚來僕人要他們準備一下空房間,並且讓僕人幫我們準備點吃的。

  不過在我們吃點東西之前,我決定順便換房間聊天,畢竟會客室跟其他房間比起來還是小了一點。

  莎莉一換房間就跑到床上怦怦跳,我則是坐在床邊看著她,提利康好像想跟卡多克說什麼,於是兩人跑到陽台聊天。

  「感覺會有點尷尬嗎?」提利康笑笑地說道。

  剛才兩人在會客室的時候,其實並沒有什麼講話,而且因為莎莉在提防卡多克,卡多克更不敢說話。

  「多少有點,畢竟家族之間有點問題。」卡多克回應道。兩方就是完全不同的派系,如果卡多克知道提利康會來的話,自己肯定不會出現。

  不過要問卡多克為什麼看見提利康的情況下不走的話,單純是因為不想讓對方覺得自己討厭他,可是又害怕尷尬,處於要走不走的心境持續一段時間,直到克里絲達出現。

  卡多克瞄了幾眼身旁的提利康,提利康與自己不同,身材壯碩、外表帥氣的他肯定在路上會被許多人注視,一點也不像自己。

  「這樣說也對,畢竟家族一直在影響著我們,不管是任何時候。」提利康苦笑道,畢竟兩人都是被迫聽於家族的立場。

  「不過我的心態現在有點改變,或許有時候能拋開家族的事情。之前沒有機會能跟你聊天,現在倒是有了機會。」

  「為什麼特別想跟我交好關係呢?」卡多克忍不住問道,在他的眼中看來,提利康應該是個滿受歡迎的人,受歡迎的人是不會缺朋友的,卡多克就是如此思考。

  「覺得你和我有點像吧,家族的事情之類的,而且我也想找個朋友能夠好好聊天。」

  聽到提利康的話不禁讓卡多克有點震驚,隨即紅著臉往旁邊看。卡多克沒有想到提利康會想要與自己結交朋友什麼的,畢竟卡多克一直以來都有強烈的自卑心態。

  「沒想到會有人想和我當朋友呢。」卡多克自嘲地說道。

  「我想一定有的,不過重要的還是過程呢。」

  「友情什麼的有時很難構築而成,因為我們總是會被各式各樣的事物影響,如果不維持關係,彼此最後就會消散,對我來說,朋友就是如此麻煩的關係。」提利康看著夜色說道。

  提利康清楚知道自己的朋友很少,會靠近他的基本以利益為主,想要交到能交心的朋友實屬困難。

  「好像能懂,又不太能懂。」卡多克回應道,畢竟他都是自己一個人,不清楚這種友情。

  「或許總有一天就會懂了吧。」提利康說道,同時看了正在床上聊天的克里絲達和莎莉,兩人的關係看起來已經變好許多。

  「對了,我問你喔,你是不是也喜歡克里絲達呢?」

  「嗯…啊!」

  卡多克沒想到提利康會突然提到這種問題,沒有意識到地隨意回答,現在只好趕忙否認。

  「那個,不是的,我沒有這個意思。」

  「怎麼了嗎?喜歡克里絲達有什麼問題嗎?」提利康看著卡多克慌亂的模樣忍不住問道。

  「克里絲達與諾顗歐的關係那麼好,而且我這種人…」

  「你要自信點!」提利康知道卡多克在意的是後面那句話,認為自己配不上克里絲達,忍不住用手拍擊卡多克的背後,然而力道之大,差點把卡多克擊飛。

  「哈哈…」卡多克只能苦笑而已,不過他隨即想到提利康的話,也喜歡嗎?

  卡多克看著提利康的身材,該不會三個老婆還不夠他發洩慾望吧?莎莉的年紀看起來還蠻小的,所以需要克里絲達?

  卡多克不禁開始胡思亂想,直到提利康喚起他的注意力。

  「克里絲達是一個不錯的女性不是嗎?喜歡她什麼的很正常。」

  從旁人的眼光來看,克里絲達的確是一位不錯的女性,對自己十分有要求,對待事物很認真,姣好的面龐以及超越標準的身材,基本上沒有人不會拜倒在她的魅力之下。

  「是沒錯…」

  「我一直沒什麼機會跟別人聊這些,畢竟我已經結婚了,如果這些事情隨意講給別人聽,想必只會影響到我的名譽而已。」

  卡多克聽見後有點開心,代表提利康將自己視作為朋友的意思了吧。

  在床上休息的克里絲達看見卡多克和提利康在陽台聊天聊得蠻開心的樣子,忍不住在腦內想像一些情境。

  莎莉見狀好奇地詢問克里絲達在想什麼,不過克里絲達沒有說,而是呼喊兩人來吃一點東西。

  ~★~

  「兩人的關係果然很好呢。」卡多克看著莎莉向提利康撒嬌的模樣忍不住說道。

  「的確很好。」克里絲達輕聲附和,「卡多克,可以單獨聊一下嗎?」

  卡多克聽見後先是愣住,隨後答應並跟在克里絲達身後來到陽台。怎麼又是陽台,卡多克忍不住心想。

  「抱歉找你出來,有點事想要跟你說。」

  「沒關係,什麼事呢?」

  克里絲達看著卡多克先是停頓,不過很快就說出口,因為決定相信他,同時自己需要同伴。

  「你有聽過魔女教團嗎?」

  「魔女教團?」卡多克先是困惑,隨後開口,「是那個故事嗎?」

  「是的。」克里絲達點點頭。

  不過卡多克只有疑惑,為什麼此刻要跟他說這個。

  「魔女教團很有可能是真的,並且可能會危害到這個世界。」克里絲達將事情說出來,卡多克聽見後只是驚訝,不過還是選擇相信,因為克里絲達不像會隨便開玩笑的人。

  「我希望可以獲得你的幫忙,因為魔女教團很有可能潛伏在帝國內。」卡多克隨即明白克里絲達的意思,原來是希望自己能夠幫助她。

  「如果我幫得上忙的話…」不過即使如此,卡多克還是有點猶豫,不相信自己能夠幫上克里絲達的忙。

  「你一定可以的。」克里絲達輕握住卡多克的手說道,卡多克被握住後只好弱弱地說出自己一定會幫上忙。

  「原本我也不確定要不要說出來,不過你們即將要離開了,而我也相信你。」克里絲達的眼神充滿信任,這讓卡多克覺得開心。

  「如果有什麼發現的話就盡量跟我說,當然,有什麼困難也可以跟我說,我一定會幫忙的。」克里絲達露出微笑說道,卡多克害羞地說好。

  隨即克里絲達開始日常的攀談,而兩人談話的畫面被在室內的提利康看得一清二楚。

  ~★~

  「克里絲達姐姐的頭髮真的好漂亮!」幫我搓洗頭髮的莎莉說道。

  睡前,我們決定來洗澡,莎莉此刻正在和我一起洗。

  「莎莉的頭髮也很漂亮。」換我幫忙洗後說道,不過莎莉的頭髮在碰過水以後很特別,人魚種的頭髮沒有像我們的一樣有種吸水而導致重的感覺,反而像是一般的狀態甚至可以說更輕,應該是為了方便在海中移動而演化出來的構造。

  同時,莎莉的皮膚出現魚鱗一般的構造,我出於好奇觸碰,不過在我碰到的時候,莎莉有點緊張地看著我,不過當我說出很漂亮後,她開心地接受我繼續觸碰。摸起來還是有著皮膚的軟嫩感,但是有著鱗片的堅硬,應該是海棲種獨特的皮膚吧。

  當我們兩人泡在浴池內的時候,她甚至解除魔法,將人魚種的原貌露出。原先細細的雙腿化為魚尾,莎莉開心地開始在浴池內游來游去,姿態可謂是優美。

  我想奧西努斯家族的人可能禁用她使用浴室或者是只能使用狹小的浴室,現在的莎莉看起來是完全解放開來。

  不過這裡畢竟是浴池,溫度還是偏高,所以莎莉很快就停下來休息。

  「要不要起來了呢?」我摸了摸莎莉微熱的皮膚說道。

  「可以再待一下嗎?」莎莉帶著幾分拜託的口氣問道。

  「只要身體狀況允許的話,想待多久都沒關係。」我摸了摸莎莉的頭,看起來是真的很想要多待一下。

  莎莉愜意地在水面漂浮,我輕輕拍了拍水製造小波浪,這讓莎莉看起來更加放鬆。

  莎莉變回魚人的樣子很美,就像是在故事中會出現的人物一般,讓人無法別開視線的美麗,尤其是透過水面照耀出身上藍綠色的魚鱗,唯一可惜的是浴池有著陣陣白煙遮住視線。

  莎莉或許是離開我太久,很快又跑到我身旁纏著我,我則是伸出手將她擁入懷裡。

  放鬆下來的莎莉開始哼歌,哼出的歌曲是我未曾聽過的音樂,比起那些為了貴族的音樂更加優美,令人身心靈宛如躺在名為大海的搖籃中。

  莎莉哼了大概一曲後,就只剩下微弱的鼻息,於是我直接將她抱起帶離浴室,雖然不清楚魚人種的耐力為何,不過以人類來說,泡太久還是不好的。

  我先是讓自己換好衣服後,再幫她換上事先準備好的連身睡裙,隨後帶她回房間。

  莎莉離開浴池後並沒有變成人類的雙腿,依然是魚尾的模樣,不過這對我來說不影響。

  我將她放到床上後,坐在書桌前查看佛爾弗王國的資訊,想要趁現在補充一些當地的知識。

  突然,有人敲了幾聲門,我隨即去應門,打開門查看發現來者是提利康,他貌似剛洗完澡來到我這邊想看看莎莉。

  「莎莉已經睡了喔。」我讓提利康進來房間,他看見莎莉睡著後有點小失落的感覺,不過還是坐在床沿握著她的手。

  「莎莉果然很喜歡妳呢。」提利康看著莎莉的魚尾說道。

  提利康看著莎莉的眼神充滿著愛,親吻莎莉的臉頰後就準備離開,不過他在離開前問了我願不願意去散散步,看著現在的時間還不算太晚,我隨即答應。

  「去王國的路上可能會遇到危險,不過我想妳應該不會出事吧。」

  我跟著提利康離開房間,走到花園內散步,「不會的,魔獸什麼的我可以直接打倒。」

  「可以想像那個畫面呢。」提利康笑笑地說道,明明沒看過我戰鬥的樣子,但可以看得出來他相信我。

  「我原本還想說,如果遇到危險可以守護妳。」

  「我可沒有弱到需要他人一直保護,不過你的心意我收下了。」

  夏夜的涼風使得我感到幾分涼意,提利康溫柔地將事先準備好的衣服披在我的肩上。

  「謝謝。」

  「不用客氣,而且我也該跟妳說聲謝謝,上次的事情謝謝妳出面。」

  「那種事就不用道謝了,隨便介入他人家庭的事情可不值得道謝,不過我希望你可以再多保護莎莉,不然我一定代替莎莉教訓你。」提利康聽到後只是苦笑而已。

  「我會努力的。」

  說出這句話的提利康凝視著我,感到些許不好意思的我別開視線。

  話說居然和有婦之夫單獨在夜晚散步,這樣子可不太禮貌,幸好這裡是自己家中,不然被他人看到不免會有什麼流言蜚語。

  「我們回去吧。」我向提利康說道,不過提利康貌似還不想走,我好奇地看著他,他卻突然握住我的手。

  「提利康?」我有點驚訝,不過沒有馬上把手抽回來。

  「我喜歡妳。」

  我愣著不敢相信會從提利康的口中聽到這句話,畢竟他已經結婚了。

  「為什麼要現在說這個…」我帶著幾分害羞地別過頭,突然被告白什麼的也太奇怪了吧。

  「因為之後我就要回到家鄉,妳也要前往佛爾弗王國,再次相見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所以不把心意說出來我受不了。」

  「真是直白的心裡話…」

  我知道自己心中以異性來說,最喜歡的就是諾顗歐,看見諾顗歐的時候,我會有種願意將自己奉獻給他的心態。

  不過我對提利康沒有這種感情,但是在他告白後,我好像有點動搖了,只是一夕之間就要變成像諾顗歐那樣是不可能的。

  「妳不用馬上回覆我,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夠在妳的心中佔據一席之地,回去吧,不要著涼了。」提利康溫柔地一笑,隨後將手放開。

  「真狡猾…」我看著提利康離開的背影忍不住說道。

  居然講完後就離開,這樣豈不是會讓人在心裡掛念著嗎…

  我搖搖頭將這件事壓在心底後回到房間,看著睡著的莎莉覺得好像有點對不起她。

  不過貴族一直再娶這種事情並不稀奇,看來只能夠等到之後兩人相處時再做回覆了。

  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結果莎莉被我吵醒,我只好摸摸她的頭,裝作沒事地躺在她身旁。

  莎莉親暱地黏在我身上,甚至將魚尾當作蛇尾一般纏上我,不禁讓我感覺有幾分悶熱,不過我沒有推開她,而是微微地抱著她。

  「提利康的味道…」

  莎莉貌似聞到提利康的味道,更加緊緊地黏著我,甚至是將臉貼過來與我相望,並且用手輕撫我的胸部。

  「莎莉,乖乖睡覺。」我拍了拍她的背要她睡覺就好,不過她沒有聽我的,而是與我接吻,不過不是像上次一樣,而是如同與提利康的吻一樣。

  莎莉的舌頭意外的很長,毫不在意我的意願深入,同時我顧忌她的感受,一時之間沒有將她推開。

  「親親就好…」

  看著莎莉的眼神我只好妥協,放任她親我。

  直到她滿足地趴在我身上睡著。

  我微微平息口中的酥麻感,或許是因為我對莎莉的心情沒有戀愛心,因此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如果有的話,大概無法止住吧。

  我看著莎莉的睡臉,想必她一定是感到寂寞。

  不過看著莎莉總會讓我想到古拉,希望古拉不要變得如此黏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