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終境界】【破曉的黎明】戰鬥潮流5

Black White | 2022-06-27 00:18:02 | 巴幣 4 | 人氣 54


  「有什麼話,不能在這裡說嗎?」

  喬瑟夫向後退了一步,碩大的身軀擋住了艾利娜夫人。

  「是有關史比特瓦根的事情,而且……」

  銘曉刻意停頓了一下,並看了看喬瑟夫背後的艾莉娜夫人。

  「切,真麻煩…」

  喬瑟夫不耐煩的抓了抓頭,轉身向艾莉娜夫人低語了幾句,便大搖大擺的走向銘曉那一桌。

  「別賣關子了,有什麼事情,老爺子在哪,你們又是誰?」

  喬瑟夫隨手抓了一把椅子,坐在了銘曉的對面,雙手合十擺在桌上,雙眼死死的看著銘曉。

  「我們先自我介紹,我叫做銘曉,旁邊那名的壯漢是我的好友格瑟薩斯。」

  就在此時,格瑟薩斯放下餐具,抬頭看向艾莉娜,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神中透露出一抹沉重的情感,隨後轉頭看向喬瑟夫。

  「貴安,我是格瑟薩斯。」

  格瑟薩斯站起身子,朝著喬瑟夫伸出右手,很明顯的,對方只是敷衍的握住了格瑟薩斯的手。

  當格瑟薩斯要將手鬆開並收回時,他的手居然像是黏在捕蠅板上的蒼蠅一樣,抽也抽不開。

  「我對你們是誰並沒有太大興趣,說重點,若你們只是想說一些讓艾莉娜奶奶難過的事情…」

  喬瑟夫死死握著格瑟薩斯的手,將格瑟薩斯的手用力拉向自己面前,免面對喬瑟夫突然的舉動,格瑟薩斯只能倉促的離開椅子,站起身子被迫面對喬瑟夫。

  「今晚,你們兩人會躺著離開這裡。」

  面對喬瑟夫的不友善,格瑟薩斯只是露出了一抹紳士的微笑。

  「放輕鬆點小夥子,我們並不是來說一些不好的消息的,沒必要這樣,而且…」

  「論波紋的運用,你的確天賦異稟,但還早了一百年,讓我教教你怎麼使用波紋。」

  只見格瑟薩斯吸了一口氣,原本黏在喬瑟夫掌心中的手,也閃爍起了同樣的鵝黃色光芒,並比喬瑟夫的波紋更加強烈。

  喬瑟夫深鎖的眉頭漸漸鬆開,咄咄逼人的眼神漸漸被疑惑給填滿,他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居然有人跟他會一樣的東西,而這從來都沒發生過。

  「自己的小魔術被解開了很意外嗎?」

  格瑟薩斯收回右手,將雙手十指交叉,並優雅的坐回椅子上。

  「你們到底是…?!」

  「我是你的祖父喬納森喬斯達的友人,同時,你的小魔術我也會。」

  格瑟薩斯將手上握著倒滿紅酒的高腳杯,他輕輕的將紅酒倒過來,而高腳杯內的液體如同被牢牢依附在高腳杯內。

  「這…怎麼可能?!」

  喬瑟夫站起身子,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奇景。

  「波紋的事情等等再說,我們大老遠的跑來不是為了變波紋魔術給你看而已,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格瑟薩斯看了看銘曉,並看了看喬瑟夫,示意他剛剛的舉動已經驚動了餐廳內的其他客人,也讓艾莉娜夫人朝著喬瑟夫這邊看去。

  喬瑟夫適趣的坐了下來,並仔細聆聽著眼前兩人的對話。

  「史比特瓦根在墨西哥,被捲入了一場五十年前延續至今的事情。」

  一聽到史比特瓦根的名字,喬瑟夫明顯冷靜了下來。

  「不過,好消息是,他還活著,壞消息是,他被德國人關押在墨西哥了。」

  「老爺子怎麼可能跑到墨西哥,還被德國人關在墨西哥,還有五十年前的什麼事情?」

  「我們會解答你的疑惑,請先聽我們娓娓道來。」

  「五十年前,我們與你的祖父,擊敗了吸血鬼迪奧,並破壞了使人轉化為吸血鬼的面具。」

  「但沒想到,迪奧沒死,但他也只剩下一顆頭顱,他潛入了當年喬納森與艾莉娜度蜜月的郵輪上,他將整艘船的人都變成怪物之後,並重傷了喬納森…」
  
  「當然了,迪奧最後沒得逞,因為喬納森把自己跟迪奧,永遠留在了大洋之中。」

  格瑟薩斯緩緩說道,將當年發生的事情以簡單又不拖泥帶水的方式說出。

  「這是五十年前的事情,而史比特瓦根,則是在墨西哥找到了當年將人轉化成吸血鬼面具,而他也因為這件事情,遭到了別人暗算。」

  銘曉微笑道,他輕輕拿起桌上的紅酒杯,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你在波紋上確實很有天賦,但是在應用上就差上許多,應該是沒接受過正統學習」

  格瑟薩斯晃了晃手上的紅酒杯,隨後輕嚐一口。

  「我們過個幾天,會出發到墨西哥,比起讓老友的孫子自己冒著危險出發,倒不如讓我們一起去。」

  格瑟薩斯放下了紅酒杯,將手舉向喬瑟夫。

  「而且,我們已經有人混進去德國人那裏了,與其你自己像個無頭蒼蠅一樣亂跑,倒不如跟我們尤其去吧。」

  喬瑟夫雙手抱胸,低著頭擺出一副讓我想想的表情。

  「決定好了之後,再來這個地址找我們吧。」

  銘曉並不想逼迫喬瑟夫馬上做出決定,而且遞出一張紙條,上頭寫著一段地址。

  遞出紙條後,銘曉跟格瑟薩斯邊離開了餐廳。

  另一方面,被關押在德軍基地的凱何,正悠閒的坐在牢房內,似乎在等待著什麼,而他一旁的劉浩默默地靠了過來。

  「面對能從眼睛射出東西的怪物,是怎麼樣的感覺?」

  劉浩取下了有些許髒污的金邊眼鏡,並熟練的從衣服內掏出擦拭布,仔細的擦拭著眼鏡。

  「史特雷嗎?他只是個輕敵的傢伙,比起他,迪奧顯得更加難纏。」

  凱何擺了擺手,一副輕輕鬆鬆的樣子,就像是順便做了什麼似的。

  「這幾天相處下來,讓我明白凱何你不是個普通人…我不是說在叢林跟壞人打游擊,也不是面對槍口時的過人膽識,而是面對遠超人類的怪物,你顯得那麼輕鬆,又那麼強大。」

  劉浩說著說著,想到了什麼,身體打了個冷顫。

  「怎麼…突然說這個?」

  凱何抬起手摸了摸劉浩的額頭,臉上蹦著一張你沒生病吧的表情。

  「體溫正常,也沒發燒啊…平時沈默寡言的你,這時卻說起那麼多話了…是不是有什麼感觸?」

  凱何收回了手,他看了看劉浩,而劉浩則是點了點頭,說道。

  「我之前的人生,十分無趣,上班、下班、睡覺,週而復始,曾經我也想跟少年漫畫裡的主角一樣,冒險,結識伙伴,比上班族的生活好多了,而現在…」

  「我又開始懷念上班族的生活了…雖然無趣,但穩定,也不用面對,眼睛會射東西,力量超越人類的怪物。」

  劉浩蜷縮起身體,將頭埋入雙腿之間,十分沮喪。

  「你的反應是正常的,反而是我們適應的太快了…」

  凱何舉起他的右手,拍了拍劉浩的肩膀。

  「你也會變強的,我會保護你們的,放心吧。」

  凱何原本想說些什麼,但最後什麼也沒說,只是說了自己會保護他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