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年代記]巨大史萊姆殲滅戰

阿墮 | 2022-06-26 22:48:35 | 巴幣 6 | 人氣 85


  巨大的史萊姆從半毀壞的城鎮緩慢的滑出,身後留下一條潮濕晶亮的痕跡。史萊姆算是常見的魔物,但巨大到像是小山般的史萊姆可就十分稀奇了。不知從何出現的狂暴化史萊姆在大肆破壞了城鎮後,終於被討伐隊引出到空曠的草原上。
 
  「整個城鎮毀於一旦,實在是太慘了。」穿著白袍的服事紅著眼眶揮舞著法杖治療受傷的民眾,臨時規劃的急救區裡擠滿了需要救治的人們。
 
  「沒辦法,突發的狂暴化事件實在太難防範,能控制到這種程度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擁有小麥色肌膚的弓箭手拉滿弓,看也不看往旁放出箭矢,遠處從巨大史萊姆身上分裂出的史萊姆旋即被破空的羽箭貫穿身體。
 
  「現在也只能倚靠愛茉洛爾德的餌固定住被引誘的史萊姆,趁這個時間趕緊疏散民眾並啟動緊急救護吧。」黑髮的男子瞇著眼睛對著服事和弓箭手下指令,男子身上原來純黑的西裝已沾染上史萊姆濺出的汁液,有些地方也開始腐蝕破裂。雖然史萊姆對物理攻擊具有高抗性,但黑髮男子的力量實在太強,就連史萊姆也抵受不了攻擊而破碎。
 
  「連你也沒辦法攻破巨型史萊姆嗎?你可是韓碩星欸,如果連你都不行,那以物理攻擊而言應該就沒人行得通了。」弓箭手甩了甩垂在腦後的辮子,頭上長長的兔耳豎起,隨著放開弓弦的聲音,準確射穿幾隻接近急救區的史萊姆。
 
  「確實沒有辦法,反而差點跟本地的警備隊一樣被吞噬進去。」巨大史萊姆透明的身體裡包覆著好幾十人,有幾人已經被史萊姆的體液腐蝕變成了史萊姆的食糧。
 
  「那史萊姆體內的那些人怎麼辦?」白袍的服事急得都要掉下眼淚來了,但還是盡力運使著治癒術。只是需要救助的人好像無窮無盡,怎麼治療都治療不完。
 
  「羅那邊已經在想辦法了,我等會也會直接過去協助。另外,愛茉洛爾德布置好引誘的陷阱後,會來這裡幫忙療傷,妳就能夠稍微溫存些魔力,把較不緊急的病患交給她來處理。」韓碩星清理完周邊的小型史萊姆,金髮的服事立刻對他施加治癒術及解毒術。
 
  「萬事注意,願銀月女神阿爾緹斯永久看顧著你。」服事施術完畢後,韓碩星點點頭表示感謝,又衝進戰場之中。
 
  「韓!我掩護你!」弓箭手拉弓、瞄準,流星似的發出十數箭,雖然增快速度導致力量不足,但每一箭都巧妙的釘住了史萊姆的行動。
 
  趁著弓箭手製造出的空檔,韓碩星左拳右掌不停格打,殺出了一條突破的道路來。只是愈靠近巨大史萊姆,從母體分裂出來的史萊姆也愈多,他走到一半也不得不停步面對源源不絕的敵人。
 
  突然地上出現巨型召喚魔法陣,一頭巨龍張開翅膀,昂首發出咆哮,拍動翅膀所產生的勁風噴飛了不少史萊姆。
 
  「眾龍之王,究極的巴哈姆特,使用虛無之吹息!」瀏海的長髮幾乎蓋住眼睛的召喚士發出命令,龍王巴哈姆特張開嘴由左而右射出激烈的光芒,直接挨上攻擊的史萊姆立即蒸發成粉塵,而強大的爆風吹散了韓碩星身邊的史萊姆群,但因為距離太遠,只能在巨型史萊姆身上造成輕傷。
 
  「謝啦。」黑髮男子經過召喚士時低聲道謝,召喚士卻攤攤手開口。
 
  「我能做的也只有這樣了,韓。召喚巴哈姆特耗盡了我所有的魔力,而且沒有蘭斯洛特的保護,這麼長的召喚時間我根本撐不住。」因為召喚士魔力耗盡,召喚的魔法陣開始緩緩收攏,巴哈姆特也收起雙翼,充滿傲氣的消失在魔法陣中。
 
  「只可惜前進到這裡就無法縮短距離,不然近距離使用這招應該就能解決巨型史萊姆了。」名為蘭斯洛特的男子握著長劍開始跟著韓碩星突進,他身上的鎧甲也跟黑髮男子一樣濺滿了史萊姆的汁液。「喂!我要跟著韓衝進去囉,你可別死了啊。」
 
  「不知道誰才會先死呢。」召喚士咧嘴笑了笑,揮手要兩人進去。
 
  好不容易衝進了巨型史萊姆旁邊,兩人才意會到巨型史萊姆有多巨型,抬頭望去就像一面綠色透明的牆擋在眼前,只是這面牆上卻凍結著許多無辜受害的人民。蘭斯洛特不斷揮劍擊飛擁上的史萊姆,因為史萊姆的物理抗性,使得蘭斯洛特的長劍毫無用武之地,乾脆當成鈍器來使用。
 
  「羅想到什麼辦法來救裡面的人?」蘭斯洛特打飛三隻史萊姆,覺得不過癮,還用腳踹了兩下。
 
  「我不知道,誰知道那小鬼會用什麼方法?」韓碩星運勁朝剛剛巴哈姆特造成的傷口揮出一拳,但就跟之前一樣,拳頭又陷進巨型史萊姆體內。
 
  「嘖,你真的學不乖欸。剛剛不是連拳頭都被強酸灼傷了嗎?」
 
  「還是想再嘗試一下。」韓碩星用力拔出拳頭,果然服事治療好的右拳又灼傷了。
 
  蘭斯洛特聳了聳肩,也試著扭腰揮出長劍劈向巨型史萊姆的傷口,但澎的一聲像是打在堅韌的果凍上,長劍陷進巨型史萊姆的身體裡,又費了一番工夫才抽了出來,長劍上布滿綠色汁液,劍鋒處也開始鏽蝕。
 
  「兩個人都不要再玩了啦。」稚嫩的童聲從高處傳來,金髮的小鬼坐在笑嘻嘻的光頭老人肩上。「物理攻擊收不了什麼成效。」
 
  「短時間也召集不到幾個頂尖的魔法使啊,更別說跟你同等級的。」蘭斯洛特拋開已經無用的長劍,把左手的圓盾也當做鈍器來使用。
 
  「是啊,雖然可能救不到幾個人,不過還是動手吧,羅。我們會掩護你的背後,啊,放心,不會偷摸你的屁股。」老人賊笑著開口,氣勢十足的連史萊姆都無法靠近。
 
  「我儘量,帕洛瑪先生,麻煩您準備的乾柴可以拿出來了。」金髮的小鬼不理會老人的性騷擾,仍舊謙和有禮的回應。
 
  名為帕洛瑪的老人抖開小小的包裏,大量的柴火從包裏裡倒了出來,包裏也施了空間魔法才能裝下這麼多的乾柴。
 
  「協總,史萊姆的數量愈來愈多了。」韓碩星沉聲說道,巨型史萊姆吃完了餌食之後,極緩慢但確實的又往急救區轉向。
 
  「是啊,不過急救區離史萊姆也太近了吧。」蘭斯洛特的圓盾上爬滿了史萊姆,他奮力往地面一砸,綠色汁液濺的到處都是。
 
  「大多數人都需要馬上急救,能撤出這段距離已經是萬幸了。要不是一開始抵擋的那些警備隊員,我想傷亡會更重。」羅手上沒閒著,用魔力啟動名為火煉的魔晶石,並把它丟進柴火堆裡,瞬間,火熖揚起,羅在掌上聚集大量的火精靈,準備使用究極火系攻擊魔法「烈焱」。
 
  「每次看羅使用魔法都很邪門,他是不是沒有詠唱咒文啊?」蘭斯洛特狐疑的看著羅手上的巨大火焰,然後華麗飛踢史萊姆。
 
  「其實每次看你穿著這麼厚重的鎧甲還能飛踢,我也覺得挺邪門的。」韓碩星回答,手底也沒閒著,運勁擊飛幾隻撲上來的史萊姆。
 
  發出的火光穿過巨型史萊姆透明的身體,在四人臉上跳躍著美麗卻帶著邪氣的綠光。究極的火系攻擊魔法掀動空氣的熱浪,太靠近的史萊姆甚至融成一灘綠水。
 
  巨型史萊姆感到不妙,但巨大的身體實在移動不便,只好分裂出更多的史萊姆來干擾眾人,眼見護衛的三人就要被史萊姆海淹沒,羅慢條斯理的把「烈焱」往巨型史萊姆的被巴哈姆特破壞的傷口砸,威力之大,連咒文的餘波都硬生生在史萊姆海中切出一道破口。
 
  高熱的火焰瞬間席捲巨型史萊姆的傷口,像是利刃般切開更巨大的裂痕。巨型史萊姆抖動著身體,從裂縫中噴灑大量足以致命的消化液,距離最近的羅和肩負著羅的帕洛瑪首當其衝。
 
  蘭斯洛特在這瞬間踢開韓碩星,並舉起圓盾護衛住另外兩人,騎士特有的護盾特技也耗盡魔力全速展開,羅和帕洛瑪在巨型史萊姆的廣範圍攻擊下竟毫髮無傷。但蘭斯洛特可就無法倖免,消化液在他臉上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口,並永遠帶走了他右眼的視力。
 
  羅不為所動,因為這時正是存亡時刻。他持續催動火焰,口中詠唱空間魔法,一個一個把被吞噬的人用結界跟史萊姆隔開。
 
  蘭斯洛特閉著失去視力的眼睛,透過剩下的左眼看著羅熟練的操作魔法,不禁喃喃自語:「真的很邪門啊……五歲的小孩怎麼可能這麼厲害。」
 
  剛剛被踢飛的韓碩星滿臉塵土,神色陰沉的站了起來。要不是蘭斯洛特捨命保護帕洛瑪和羅,恐怕整個討伐任務就要毀於一旦。
 
  雖然知道蘭斯洛特踢飛他是為了保住他的性命,但似乎也順帶踢斷了他的肋骨,韓碩星暗自決定之後再揍他一頓後,繼續清理四周的史萊姆。
 
  巨型史萊姆在噴灑完消化液後,身形明顯瘦了一圈,這時體內的核心明顯可見。核心等同於史萊姆的心臟,只要被破壞就喪失生命。帕洛瑪等待羅用空間術保護好所有還沒被消化的人,便拿起腳邊如人頭般大小的石頭,瞄準史萊姆的核心擲出,擲出的力道之大,就連激起的風壓都讓韓碩星跟蘭斯洛特站不穩腳步。
 
  急速旋轉的石頭捲起巨焰從傷口鑽進史萊姆體內,雖然碰到史萊姆充滿黏液的身體便減緩了速度,但還是以勢如破竹的氣勢絞碎史萊姆並擴大傷口,羅二話不說,右手持續施放「烈焱」,左手卻揚起風系攻擊魔法「龍捲」推動石頭,在兩人合力之下,巨型史萊姆的核心被石頭撞個正著,從內部爆發的能量把整個身體絞個粉碎。
 
  羅停了「烈焱」和「龍捲」,全力發動「風牆」,除了不讓史萊姆最後噴灑出的體液再度傷害眾人,也讓從史萊姆體內被救出來的人在落地前能夠緩衝不致受傷。
 
  眼見討伐隊擊潰了巨型史萊姆,遠方爆出如雷的歡呼聲,雖然是臨時招募的討伐隊,但實力堅強不容質疑。肋骨斷裂的韓碩星撫著傷口,失去一眼視力的蘭斯洛特咧嘴大笑,坐在帕洛瑪肩上的羅面無表情,四個人在群眾的簇擁下,回到了急救區接受治療。被救出來的人也解除了結界,由白袍的服事負責救治。
 
  「還有不少史萊姆在草原上閒晃,為了避免造成民眾的困擾,後續的部分就交由軍人先生們幫忙了。」帕洛瑪開口指揮接下來的善後工作,僅受點輕傷的他仍然神采奕奕,不像其他三人耗盡全力,奄奄一息。
 
  軍系的將領們接受帕洛瑪的指揮後紛紛退下執行任務,這時王國的信使穿過人群,在帕洛瑪耳邊細語,只見帕洛瑪臉色凝重,不停點頭,然後要來紙筆寫下訊息,並交由信使送回首都。
 
  「那就勞煩您跟宰相大人說聲,帕洛瑪陪同韓碩星、愛茉洛爾德前往瑞德海爾領執行王上交辦的任務。啊,對了,資政的行政工作也麻煩他處理了。」帕洛瑪眨眨眼睛,一臉就是不用工作了好開心的表情。信使一呆但隨即保持專業態度接令,出發前往首都。
 
  「哎呀呀,看來前途茫茫啊。」帕洛瑪朝向夕陽下山的方向感嘆著,斑白的鬍子在黃昏的風中擺盪著。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