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不修真仙修真魔 《二十七》

嚶鳴 | 2022-06-26 20:40:21 | 巴幣 2 | 人氣 63


  范明韜,也就是被稱為范師兄的青年,在茶樓與眾人交流完後,便回到了暫居的客棧歇息。

  范明韜膚色微微黝黑,身量既不高大也不矮小,若不是著了一件儒衫,看上去就像個樸拙老實的農家漢子。

  本來欲坐下靜心的范明韜卻心懷心事,一直都沒辦法進入入靜的狀態。

  他是天一樓的真傳弟子之一,年過三十的他,在真傳弟子中算年紀比較大的了,雖然並不是拔尖,但多年以來修行一直刻苦,在進境上向來穩紮穩打。

  劉雨等年輕一些的弟子來說或許對徐珣僅知道誅魔令上的那些事蹟,但較為年長的范明韜很清楚徐珣的過往。

  好幾年以前,徐珣是靈州修行界的當代天驕,十二歲開始修行,十五歲築基,二十三歲的時候已經是金丹修者,一般宗門裡的長老也都是由金丹修者擔任。

  在徐珣還未晉升金丹以前,范明韜曾在靈州的宗門大會上與他鬥法一場。

  那時的徐珣是個沉默冷冽的少年,范明韜在之前就已經聽說過這個少年天才,不過他多年以來修行根基極穩,卻也不覺得自己會敗。

  兩人鬥法前也並無多說什麼,范明韜向來也不是善於交流的那類人。

  只是一出手便知道,徐珣真的是厲害的可怕。

  他向來以穩為主,先是給自己上了一道護體法術,一道青蔥鬱綠的玄光籠罩他的身上。

  然後便是一拈法訣,打算先以一般的法術試探對手深淺。

  殊不知徐珣一上來就是聲勢浩大,只一抬手,一股風捲就浩浩蕩蕩的轟了過來。

  剛交上手,范明韜只覺少年磅礡的真氣摧枯拉朽般的破了他的護體法術,那真氣之渾厚幾近於金丹修者,而他就如斷線風箏般被打下了平台。

  「師兄,承讓了。」少年淡淡地說道。

  當他從台下爬了起來,勉力的遠遠看向少年,少年看上去似乎是覺得無聊,沒有勝者的意氣風發,就好像只是做了理所應當的事情一般。

  那是他生平最慘的一敗。

  是啊,自己的天資其實是很平庸的,與這等天才相比,又怎麼能讓對方提起半點興趣呢。

  范明韜拖著自己的傷軀,狼狽離開了宗門大會的現場。

  與徐珣一戰敗北後,天一樓內的風言風語紛紛傳至他的耳中。

  「范師兄怎麼如此不堪,被小了那麼多歲的師弟一招而敗。」

  「師兄有愧真傳弟子的名頭。」

  他沒有放在心上,只是更加刻苦修行,樓主與長老們也沒有責怪於他。

  「明韜啊,我輩修真中人,走的是自己的路,你要堅守自己的本心,那些走的快的,也不一定走到最後,不要把之前的鬥法放在心上。」
 
  樓主一次與他相談,如此說道。

  「弟子謹受教。」但他其實沒有深刻去理解掌門對他說的話,只覺得樓主是在安慰他。

  在那之後,他聽聞了少年晉升金丹,成為了這一屆弟子中最年輕的金丹修者。

  但他還卡在築基後期的瓶頸,修為遲遲不得寸進。

  「果然天資真的很重要啊……」范明韜苦笑。

  他有些焦急了,後來修行的許多師弟很多都已趕上了他的境界,而他不管再怎麼努力,就是無法突破那一個關礙。

  而後卻是得知少年在一場洪岳宗內部的大比中被毀了金丹,修為盡失成為廢人。

  這曾讓范明韜很是感歎,就是天縱奇才,也未必就能夠走到最後。

  他又想到了當初樓主對他說過的話,他感覺心態好了很多,有了這一層體悟之後,他沉下心繼續著日復一日的修行。

  幾年過去了,他如今好不容易一步一步修行到了築基巔峰,曾經的天才卻淪為了魔道修者。

  不過正魔不兩立,如果見到了徐珣,縱然不敵,他也只得出手與他一戰。

  就在誅魔令發出之後,他很快的被天一樓內的長老指派了前去追殺徐珣的任務,各宗也都派出了幾名弟子組成了隊伍,一隊約四到五人,如這樣的隊伍至少還有六支。

  這也表達靈州正道堅決要打壓魔道囂張氣焰的決心。

  他想到今日裡隊伍的夥伴提到的那件事情,還是有些不安。

  「但願劉雨師妹不會做下錯事吧。」范明韜心中嘆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