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檔案~NO.83~

托里夜 | 2022-06-26 20:34:50 | 巴幣 12 | 人氣 51


  「該死,好像有點撞的太大力了,整個腦子像被攪拌過一樣。」達莉絲雙眼整個陷入的迷茫,強烈的暈眩感讓她差點忍不住吐出來。
 
  「抱歉,是我太大意了,我以為只要不被利安哥直接攻擊到就沒事了,沒想到他會來這招。」千尋愧疚的說著。
 
  「沒事啦,只是有點暈而已,我還可以繼續戰鬥……。」達莉絲的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這一撞比想像中還要嚴重,她忍著強烈的暈眩努力轉動腦袋思考著下一步。
 
  「嗯?達莉……,妳看……。」就在千尋決定再次飛高好躲避利安的攻擊,畢竟沒人知道這條巨獸是不是真的會飛,保險一些還是先躲遠一點好,不過千尋發現利安這時候卻停止動作了,而且表情看起來非常的驚恐。
 
  「疑?那傢伙?」達莉絲一聽也發現了利安的怪異,現在戰況不是他優勢嗎?怎麼會露出那種表情?
 
  就在兩人思考這問題的同時,利安開始陷入的瘋狂的暴走,他沒頭沒腦的甩動尾巴,扭動身體破壞著四周所見之物,感覺上就像失去了理智一樣。
 
  「看來有機會了,妳還有辦法加速嗎?小千。」達莉絲露出了笑容,看著失控的利安她看見了勝利的曙光。
 
  「加速?可是妳的身體?」
 
  「放心啦,死不了的,妳忘了我們上次跟哈斯塔戰鬥的時候嗎?我可是整條腿被切下來啊,最後還不是接回去了,相信我吧。」達莉絲一邊摸著大腿上先前戰鬥留下的傷疤一邊笑著說。
 
  「我明白了,不過我會自己判斷要不要撤退,如果我發現妳真的不行了,會馬上飛走,沒問題吧?」千尋想了想後說。
 
  「嗯,就拜託妳了。」
 
 
  「就差一點點啦,那傢伙現在應該害怕到快尿出來了才對。」利維坦一臉興奮的鬼吼鬼叫著,一旁的利安整個不知道怎麼回應。
 
  「那個……,直接把身體搶回來不就好嗎?」利安不解的問,現在利唯坦的封印算是解開一半了,雖然還沒辦法直接搶走利安的身體,不過搶回自己的力量已經足夠了。
 
  「直接把這傢伙消滅不好嗎?你不怕哪天又失控?」利維坦說。
 
  「消滅?有辦法讓那東西從我身體裡面消失?」利安一聽愣了一下,雖然他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雙重人格,他以為外面現在的自己只是力量暴走產生的錯亂而已。
 
  「雖然我也不太明白那傢伙是什麼東西,當然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你身體裡面,不過要讓他消失還算滿容易的。」
 
  「你想幹嘛?」利維坦看起來充滿了自信,不過利安為了保險還是決定先問一下,畢竟這可是自己的身體。
 
  「讓他的精神徹底崩潰,只要他自己認為自己死了,我想應該就會徹底消失才對,不過……。」利維坦說到這裡突然停了下來。
 
  「不過?有風險是吧?」
 
  「是有一點,如果他崩潰的瞬間你沒辦法把身體主控權搶回來,你的身體可能會真的死掉,所以你要隨時做好準備,在他認為自己死亡的一瞬間立刻搶回身體。」利維坦收起了原本那一臉鬧事的表情,眼神銳利的看著利安說。
 
  「不過也只能賭了對吧?」利安想了想後無奈的嘆了口氣,放著不管永遠不可能把身體搶回來吧?就算搶回來這莫名其妙出現的東西也可能會在某天跑出來鬧事,只能拚了。
 
  「嘿!不錯!就是該這樣,我的宿主……。」
 
 
  「唔……。」千尋以極快的速度飛行著,風就像瑞利的刀子一樣不斷灌入達莉絲額頭的傷口,裂開的傷口就像噴泉一樣不斷湧出鮮血,達莉絲腦子就像被無數的針扎著一樣,強烈的疼痛感讓原本的暈眩一消而散。
 
  「妳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千尋看著達莉絲那被血染成紅色的臉龐不安的問。
 
  「放心吧,現在反而比剛剛還要清醒,沒問題的,閃避攻擊就麻煩妳了,我要開始凝聚靈力了。」達莉絲說完立刻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雙手上,手中的槍也在這時候開始發出一絲絲微光。
 
  「我知道了,絕對不能失敗喔,知道嗎?」千尋再次加快了速度貼近了利安。
 
  徹底陷入瘋狂的利安攻擊完全沒有任何規則可言,那條粗撞的尾巴肆無忌憚的揮舞著,千尋只能隨機應變去閃躲,每次都僅能用非常危險的距離躲開攻擊。
 
  隨著利安的胡亂攻擊,四周的樹木也倒下了許多,戰場已經快要變成一個寬闊的平原,這也讓千尋的飛行稍微順利的一些,不過致命的攻擊還是隨時可能迎面而來。
 
  「滾出去!從我的身體滾出去!可惡啊!」利安的精神似乎非常的雜亂,說的每一句話都毫無章法,感覺就像在跟某個人對話一樣。
 
  「利安哥?」千尋滿臉困惑的觀察著,她完全搞不懂現在的利安究竟怎麼了,不管是說話的方式還是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沒有一點利安的感覺,就好像眼前的這頭巨獸其實不是利安變身的一樣。
 
  「嘎……?身體……?」就在這時候利安突然停下了動作,全身顫抖著像是在掙扎,似乎就像被什麼東西拘束起來一樣。
 
  「達莉!」空檔!這一瞬間的空檔可不能就這樣錯失了,千尋也不管達莉絲靈力凝聚到什麼程度,既然利安停止了動作那不就是最好的機會,結束這場沒意義的戰鬥吧!
 
  「收到!上吧!小千!」達莉絲也在同時做好了準備,雖然凝聚的力量可能沒有當初擊倒哈斯塔的一半,甚至更少,不過應該也夠把利安擊暈了。
 
  千尋頭也不回的沒有一絲猶豫直直衝向了利安,她僅僅用了一到兩秒左右的時間來到了利安眼前,達莉絲也將手中的槍緊貼住利安額頭。
 
  「笨蛋植物人,該起床了喔……。」達莉絲溫柔的笑著說,手指輕輕一動扣下了板機,一陣強光瞬間把達莉絲、千尋以及利安包覆了起來,整座森林陷入了一陣沉寂,隨著強光逐漸退散戰鬥也在這時候畫下了尾聲……。
 
 
  「好啦,要怎處理這東西?」利維坦一腳用力一踏踩在了某個東西上,他腳下的東西看起來像是個生物,這生物有著不規則的扭曲外表,看起來就像隻變形蟲。
 
  生物因為利維坦的踏踩奮力掙扎著,不過他越是掙扎利維坦就踩的更死,感覺只要在用力點這生物就會硬生生爆開一樣。
 
  「這就是搶走我身體的東西?」利安困惑的看著生物,他完全想不透這東西怎會出現在自己身體裡面。
 
  「大概是你昏迷的那段時間寄生的吧,看起來不像是這世界的東西,我猜八成跟神拖不了關係。」
 
  「嗯……,等一下,這裡是外面沒錯吧?」就在利安專心觀察生物的時候他發現了怪異,他一臉吃驚的看向了在身旁的達莉絲接著又轉過頭看向了利維坦。
 
  「怎麼了嗎?」利維坦不解的問。
 
  「你不是應該沒有肉體嗎?而且達莉跟小千?疑?」利安整個人都糊塗了,他捏了捏達莉絲臉頰,這柔軟度確定真人沒錯,那利維坦又是怎麼獲得肉體的?
 
  「你該不會一直以為我的能力是吞噬吧?」利維坦一臉好奇的問。
 
  「難道不是嗎?」
 
  「你是不是忘了阿斯摩太那傢伙也有辦法吞噬神跟使徒?那是七罪惡魔的天性,你現在看到的才是我的能力,時間控制。」
 
  「你可以暫停時間?」利安吃驚的張大了雙眼,他萬萬沒想到利維坦真正的力量居然如此破格。
 
  「說是暫停也對,但是也不對,我的能力是控制目標的時間,讓目標脫離原本時間的流動,當然多少目標就必須消耗多少靈力,然後被施展的目標與非目標是無法相互干擾的,目標只能對目標造成影響。」利維坦想了想還是稍微解釋一下吧。
 
  「所以你的能力有辦法對神跟使徒使用嗎?」利安又繼續問了下去。
 
  「當然可以,前提對方力量比我弱,反正那頭山羊跟章魚是不可能的,你別想了。」利維坦看著利安的表情立刻就明白他所想的事情。
 
  「那總該有規則吧?你們七罪惡魔的能力不是都有一個必須遵守的規則。」
 
  「說是規則也不對,我的能力算是代價,雖然我們脫離了原本的時間軸,但是生命的流失還是同步的,你在這時間軸裡待了多久回到原本的時間軸就必須失去相對的生命,所以這裡不是無限的,當然你想在這裡躲到死也可以就是了。」
 
  「你們兩個該死的混帳,居然敢這樣對我,你們知不知道我可是那位大人的分身?」生物看著你一句我一句的利安與利維坦憤怒的嘶吼著,當然他的語言利安跟利維坦根本聽不懂,是神的語言,不過雖然不明白字面上的意思,但是腦子卻能自動翻譯出答案。
 
  「那位大人?就是你們神的首領是吧?」利安再次把注意力放回到生物上,生物釋放出的脈動其實讓他有不好受,這感覺跟面對莎布‧尼古拉斯以及奈亞拉托提普差不多。
 
  「沒錯,我就是……,嘎啊!」就在生物打算說出他口中那位大人的名字一瞬間,利維坦一個使力直接把生物踩成了粉碎,他腳下的生物就這樣失去的掙扎,沒有一絲氣息的粉碎一地。
 
  「你在幹嘛?你把他弄死了我們不就沒辦法從他口中套出更多情報了?」利安不解的看著利維坦,一切來的太突然他根本來不及阻止。
 
  「還是先不要知道吧,我大概知道他接下來要說的名字,那個名字所代表的可沒你想的簡單,只要聽到那個名字不只是你,就連我也會因為那名字的脈動瞬間發瘋,當然也包括這坨傢伙。」利維坦深深的嘆了口氣說。
 
  「你到底還知道多少真相?」
 
  「下次有機會在告訴你吧,還不到那個時候……。」利維坦露出了一抹怪笑,接著他一聲彈指解開的能力,隨著眼前的景象陷入模糊,利安的時間再次回到了原本的流動上……。
 
 
  「植物人!植物人!笨蛋利安!」
 
  「唔……,達莉?小千……?」利安緩緩的張開了雙眼,刺眼的陽光讓他的視線有些模糊,不過多少看的出身旁的人是達莉絲以及千尋。
 
  「你可終於醒了,我還以為你又打算再睡兩年。」看到利安醒過來,達莉絲才終於放下了心,整個人癱軟坐在沙地上,不過滾燙的沙子又讓她立刻彈了起來。
 
  「有水嗎?我感覺好像快中暑了……。」利安吃力的爬起了身,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這烈陽下曬了多久,只感覺到全身無力口乾舌燥。
 
  「你是不是忘了要說什麼?」站在一旁的貝爾芬格皺著眉頭說,利安一聽也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抱歉……,我又闖禍了。」利安無奈的苦笑著,因為自己的緣故讓大家陷入危機,強烈的愧疚充滿了他全身上下。
 
  「已經沒事了,我想利安哥下次應該也不會再衝動了,妳就原諒他。」千尋天真的笑著說。
 
  「唔……,算了,這次就看在小千的面子上原諒你,如果你下次再暴走,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崽了你,知道了嗎?」看著千尋那笑容貝爾芬格也不知道該怎麼生氣下去,既然達莉絲跟千尋都沒打算追究,那自己也沒道理在鬧下去。
 
  「對了,那小鬼去哪了?」利安看著一旁燒毀的小屋問,因為從他開始暴走後到利維坦叫醒他,他是完全沒有任何記憶,如果因為自己的暴走讓少年逃了就麻煩了。
 
  「泰絲已經把那少年帶回華盛頓安置了,等我們回去就可以做最後審問跟判決了。」達莉絲說。
 
  「總算是結束了,這趟出差……。」利安深深的嘆了口氣,睽違兩年的出差居然搞成這樣子,花上了接近一個月的時間才終於把案子搞定,看來自己真的退步了很多。
 
  「好啦,都結束了,就別再想了,回家吧。」達莉絲一把將利安拉起身笑了笑說。
 
  「嗯,回家吧。」利安也用笑容回應了達莉絲。
 
  事件總算告了一段落,不過卻也發現了更多謎題,那個寄生在自己身上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想著利維坦最後的反應他肯定知道些什麼,必須想辦法讓他說出來才行,也許這秘密正是與神對抗的關鍵,這次事件確實結束了,不過利安並沒有打算停下腳步休息,必須繼續前進才行,直到所有的神都消滅為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