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五百一十一章 被黑槌子打上一槌

草士 | 2022-06-26 20:00:06 | 巴幣 102 | 人氣 68


第五百一十一章 被黑槌子打上一槌

袁昊聽到「李柜主」之名,眉頭一跳,臉上不動聲色,也不答話。霍風見他反應不如所料,連一絲盛怒、慌張的反應都沒有,不禁有些掃興。

他哪裡曉得,袁昊這是表面和平常無異,實則拼命默念逍遙定心訣,好以壓下心中的忿忿不解,可是愈看著那熟悉不過的黑槌子,那日被迫所受的種種委屈,全化為怒火衝上胸臆,於是他邊默念定心訣,邊在心中將李正志罵得狗血淋頭,總算心態稍稍平復。

霍風覺得沒趣,哼了一聲,收回黑槌子,道:「袁昊,本少說最後一次,交出七弟和小妹,本少能暫且饒你不死。」

袁昊瞧他重新拿出二隻判官筆,忖道:「狗兒都露出利牙,還說不想咬人?槌子是李正志給的,十有八九就是那柄小破槌,那等道寶留在霍家人手中,後果難以想像,得想想法子奪了回來。」

對於黑槌子,袁昊實是百感交集,一方面覺得黑槌子外形神似傳說中的判官槌,替他招惹不少麻煩,另一方面又認同黑槌子無愧「道寶」之名,果然威能巨大,一槌之下,足能影響比武勝負。

「你想要人,先打過本小俠再說,當日你這狗子畏縮懦弱,避而不戰,今日本小俠總算有機會教訓教訓你,嘿嘿,看本小俠打得你哭爹喊娘,從此不敢再吠上一句。」

霍風立時惱火,眼中殺機頓起,怒笑道:「很好,既然你不知好歹,本少就成全你。」一手持筆伸入懷中,待伸出手來,判官筆已換成那黑槌子。

他運氣於槌,只見黑槌子陡然變大不少,正好變得一個拳頭大小,仔細看去,那正是袁昊從撫仙湖撈上來的槌子。但見黑槌子槌身、槌頭上貼著一張張白色符紙,紙上寫著古怪篆文,隱隱散發金光。

文天義等旁人見那金文頻頻閃爍,體內道氣竟是隨之呼應,時而沉寂,時而高漲,不禁驚呼連連。

那黑槌子受道氣催發,一股能量蓄勢待發,但槌身卻顫動不止,發出極不自然的雜響,直到白符紙上的金文綻放,圍繞槌子打轉,槌子像是被壓制住,逐而不發出雜響。

袁昊看出黑槌子的不對勁,隱隱之間,有種黑槌子不願對自己動手的錯覺。他目光一轉,瞧向那金光,剛瞟去一眼,當感頭痛欲裂,不由暗道:「那⋯⋯那是武律石碑上的金文!他們是拿石碑金文來控制小破槌?」不及細想下去,耳聽風聲逼近。

只見霍風握槌逼前,金文隨槌而動,另一手判官筆率先刺來。

袁昊知前者是虛招,側身要躲,竟覺雙腿笨重難行,宛若要走出一步都是天大難事,愈發覺得頭暈目眩,抬頭一見周遭有金文湧動,這才恍然是武律金文的影響。當下咬牙,斜斜架去。他兩面受敵,哪一邊都能輕易要他性命,哪一邊都不得不防。

霍風像是早料到會如此,見出袁昊行動呆板的破綻,判官筆一收,狠笑舉槌,催氣用力槌下。

袁昊以往只有槌人的份兒,從未親身經歷被黑槌子槌中的滋味,但想過往被黑槌子整治的諸多敵人,各各下場何等淒慘,不由心中一緊,催動全身道氣,雙手舉劍要擋。

但道寶之能,猶如天道之威,江湖各大高手都不敢小覷,哪裡是袁昊這區區執者境武者能夠輕易擋下?

轟!一槌轟響之下,強大氣浪撼動四周,桌上鍋碗叮叮咚咚摔得破碎,數十張桌凳東倒西歪,零散四周。

袁昊眼前一黑,連人帶劍被震飛數十來步遠,又連滾了五大圈,撞壞一矮桌,這才緩住餘勁。他氣血翻湧得厲害,體內經脈受創,連吐三大口鮮血。

文天義沒料到袁昊會硬接道寶,臉色登變,大急吼道:「師弟!」

袁昊只覺眼前天旋地轉,黑白顛倒,渾身又痛又麻,幾乎感覺不到身子、手腳,若不是睜著雙眼,也不知自己究竟是站著、坐著,還是躺地,他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龜爺爺的,吃了小破槌一擊,我竟還沒死。」

只聽霍風嘲笑聲傳來:「哈哈哈,袁昊,吃下自己道寶的感覺如何?這般醜態才符合你身份,庸俗賤輩,也不惦斤估兩,我霍家焉是你能挑戰?」他手中黑槌子似是激動異常,動靜更甚適才,嗡嗡聲響足能讓所有人聽見,這回金文壓制許久,仍無法抑制黑槌子躁動。

霍風低頭瞪了眼黑槌子,又看了看袁昊,不滿道:「果然是認了主,就算有石碑之力,也無法完全壓制靈性,更浪費本少不少道氣。」哼了一聲,重新收槌入懷,取出判官筆,道:「罷了,最後就用我霍家道寶了結你小命。」

一旁文天義等人見局面對袁昊愈發不利,道氣愈發高漲,顯是打算要出手救袁昊。

袁昊吐了口血痰,撐劍起身,臉色慘白道:「師兄,你們可別出手,這狗子我來解決。」

霍風知袁昊是逞能而說,冷笑道:「口出狂言!」下個瞬間,二隻判官筆一動,從左右二方同時攻來,左筆刺向袁昊右眼,右筆指到袁昊咽喉,全是攻到致命要害。

這二筆出手極快,道氣繚繞,在著急的文天義等人眼中看來,使的正是執者六脈力勁。

「大哥!袁小兄弟若有生命之危,老子也管不上什麼比武。」張大狂氣沖沖道。

文天義點點頭,道:「倘若萬不得已,救師弟要緊,他萬不能死在這種地方。」

眼見霍風飛快欺近,袁昊忍著經脈疼痛,想往後蹬開一步,哪知雙腿無力,只跳開半步。

霍風喜出望外,看出袁昊虛而無力,道:「死!」

袁昊一陣窘急之中,唸詠逍遙定心訣,心境一瞬定下,手上雪中青芒斜斜一擋,噹噹二聲,劍刃顫動,輕易卸去二隻判官筆的力勁。

旁觀文天義等人、霍家人均是震驚,不由都想:「他受如此嚴重內傷,道氣發揮不全,竟還能擋下道寶的攻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