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雙姝傳奇》第八章:路見不平,有土星環偏向虎山行!

言湘隱 Yuno Yan | 2022-06-26 18:46:47 | 巴幣 20 | 人氣 84

連載中【長篇】雙姝傳奇
資料夾簡介
一個沒沒無聞的作家,竟然穿越到自己寫的小說裡?!隨手創造的設定,成了束縛自己前進的阻礙;憑空而降的友誼,處處透著信任破裂的危機。她沒有退路,只能向前衝了!


第九章



《雙姝傳奇》
#第八章:路見不平,有土星環偏向虎山行!



        「所以,有什麼需要我為您服務的?」

        英俊的臉龐、營業用笑容加上親切關懷的語氣,放在原本的世界還以為是哪間高級餐廳的waiter呢。啊呸,我現在隨時可能小命不保,這傢伙還有閒功夫跟我玩cosplay!看不出來我很著急嗎?

        聽完我的陳述,趙雪霖依然像沒事一樣的隨口發問:「追殺你們的軍團在哪裡?」

        我朝後方一比:「就在我軍後面。實不相瞞,我軍因為賑饑的事得罪了酉城的張樹群城主,他假意邀我軍進城,其實想害我們,我軍在接獲線報之後只好趕緊逃之夭夭。」

        若不是銜瑛雞婆,我現在應該悠哉躺在車裡納涼吧?但我也將錯失認識賈毓音的機會。更何況,撇開賈毓音那足以媲美金鐘獎得主的演技,其他饑民是真的迫切需要援助。

        而此刻迫切需要援助的,輪到我了。

        「那還不容易,小菜一碟。」趙雪霖仍是一派輕鬆:「待我去把他們一個個解決。」

        我對他的危險發言感到不安:「各為其主,用不著取他們性命吧…」

        「放心,只是給他們點顏色瞧瞧罷了。走吧,您不是說情況刻不容緩嗎?」

        是這樣沒錯,但我赫然發現自己用雙腿徒步跑來,手邊根本沒有像樣交通工具,早知道就騎匹馬來了,欸不對,身為現代人又是宅女屬性,我必須承認我對騎馬一竅不通!

        卻見趙雪霖專注地盯著自己的得意作品――其中一個特大的土龍捲喃喃自語,接著兩手開工,像指揮家賣力揮舞指揮棒,又像祭司唸著沒人聽懂的咒語,進行某種不可告人的儀式,我不曉得他在幹嘛,出於禮貌才沒打斷他,儀式完畢,土龍捲乖巧地固定在原位,但外觀尺寸方面……並沒有什麼改變。

        我只曉得,這傢伙正在浪費時間,浪費作者大人我寶貴的時間!

        趙雪霖露出滿意的微笑,用欣賞藝術品的眼光深情凝望土龍捲,他本來就長的俊俏挺拔,那抹人處無害的笑容更是讓我滿肚子氣無處宣發,太過分了,原來我有然寫過這種高富帥型男,更過分的是,他在原作中幾乎沒有篇幅,堪稱主角顏值配角命。

        「我的傑作、我最可愛的baby『土星環』終於大功告成,言將軍,我們可以出發了。」

        「土星環是它的名字?」我指著土龍捲,臉上浮出虛擬的三條線,聽起來有夠中二!土星環是圍繞著土星運轉的扁平盤狀的區域,主要由宇宙塵和天然衛星產生的碎屑組成,這世界的人的天文學有那麼先進的嗎?

        「沒錯,有了它,我們就能在一分鐘內抵達目的地。」趙雪霖陶醉的說著。

        「難到它還能當交通工具?」

        「沒錯,它能以每小時三百公里的速度行進,只要人坐進去把衛星定位打開就行。」

        時速300不就跟高鐵一樣快,還有GPS,我沒跑錯時空吧?有此等好物不早拿出來真不夠意思,我和銜瑛要見皇帝也不用那麼辛苦。

        「等等,人坐進去安全嗎?」我很疑惑,瞧「土星環」中央那劇烈轉動的氣流,坐進去豈不變成人肉絞肉機?

        「放心,我剛才施過魔法,保證安全駕駛,不會讓您有不舒適的乘坐體驗。」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我沒來得及反駁,就一把被趙雪霖抓入土龍捲中,奇怪的是,我並沒有飄在半空中的頭暈目眩,也沒有遭遇撞擊的不適感,身體呈現舒適的坐姿,但我看不見椅子,自然有一道無形的屏障出現在背後和腳下,趙雪霖在我左手邊――也就是駕駛座,手握著類似方向盤的一團空氣,沒有儀錶板、後視鏡和安全帶那些,我想他也不需要。

        「出發囉!」趙雪霖一喊,土龍捲開始質變,氣流變得既快且急,我看不見窗外的景色,也感受不到任何行進中的晃動,它的主人說對了,這真是一台可媲美高鐵的頂級私家車,我有幸能體驗一生一度的搭乘,不愧是召喚術的最高境界,帥呆了趙雪霖!

        「您給個評價,我的baby是不是很萬能?」趙雪霖笑得歡暢,下一秒卻彷彿換了張臉,眼神和他的銀白色盔甲一樣犀利,而手裡的長槍抵在某人的脖子上。

        「言家軍素以軍紀嚴明、樂善好施著稱,您不能毫無緣由將她們逼入死地。」

        好樣的,不使用疑問句而是肯定句,凸顯出我們才是正義的一方。話說這裡是哪裡?我環顧四周,充滿不認識的軍人,軍服是陌生的土黃色,陌生地彷彿昨日初見――那正是酉成守軍的制服。原來土龍捲載著我們瞬移到敵軍中軍,直接精準鎖定了主帥的頭顱,這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好膽識,好魄力,趙雪霖,我決定給你的baby五星好評。

        「你是誰?憑什麼多管閒事?」軍官驚得臉都綠了。

        「吾乃公孫繼偉麾下將軍,趙雪霖。今日路見不平,特來拔槍相助。」

        這句台詞讓我憋笑憋得要死,你那把鐵桿銀槍有啥威力我沒見識過,但光是你的可攜式土星環夠好用了,嚇死敵人是其一,最不濟還能從容不迫地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這位是言家軍主帥,言將軍逸若,您們雙方肯定有誤會,不妨坐下來談談,犯不著傷了和氣。」

        換我臉綠了,說好的不供出名字呢?這下豈不是讓我變成敵軍活箭靶?軍旗還拎在手裡,想說謊蒙混過關都難,雖然很榮幸解鎖「拿著flag立flag」這個特殊成就,但如果可以,我不希望「人生最後一次搭乘土星環」這句話成真。

        果然,敵軍軍官瞳孔裡的目光從驚懼轉換為殺意:「弟兄們,給我活捉那個丫頭回去交差!」

        快逃呀,我準備鑽入土星環,趙雪霖卻拉住我的手不給鑽,我跟他力氣沒得比,看著衝過來的敵軍急得直跺腳。

        「言將軍冷靜,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家baby真正的威力。」有別於他如雪般的冰冷面孔,他厚實的手掌心傳來陣陣溫暖,讓我慌亂的心情迅速平復。

        趙雪霖說話時也沒閒著,揮舞空氣指揮棒讓土星環以我們為中心繞行,敵軍的兵刃接觸到它的外圍環流,就像被磁鐵吸引,紛紛脫手飛出,投入它的懷抱,原來還有繳械的功能啊,今天真是大開眼界。

        「土星環我研發了二十年的傑作,歡迎各位靠近一點觀看哦!」

        後排敵軍看到苗頭不對,不敢再接近我們,開始調頭往後撤退,任憑軍官如何鼓舞士氣也沒人理。這是一場超完美奇襲,就差本作者用最拿手的「先知視角」來收尾了,仗著有土星環保護,我扯開嗓子大喊:「酉城守軍,你剛才的『交差』二字已經讓陰謀敗露了!證明張城主引我們進城根本不安好心,他不只參與,還是幕後主謀!」

        「妳這小姑娘一派胡言,說的話全是放屁!放屁!」軍官惱羞成怒,但士兵們已經失去戰意,他只剩一張嘴能逞威風。

        「胡將軍,不得無禮!」稚嫩的嗓音傳來,我轉頭,看見賈毓音小個頭的身影,她披頭散髮、單騎而來,我猜她也沒料到追兵來得這麼急,急到在勢力範圍內無法保證我們的安全,才會不顧形象匆匆趕來。

        「軍師大人,那丫頭出言不遜,侮辱張城主,罪該萬死。」軍官惡人先告狀,卻在接觸到賈毓音嚴厲的目光後音量漸小。

        「胡將軍,你未經城主同意擅自率兵出城,已違反軍令,剛才的不當發言更是陷城主於不義,城主與言將軍友好,才安排她們進城款待。倘若那番話被城主聽到,懲罰可就不只扣薪水這麼簡單了。」賈毓音說完,立刻面對我換上一副道歉專用的無辜面具,令我起了一陣雞皮疙瘩。這招夠狠!不僅在剎那間將局面扭轉為有利於我軍,還順道甩鍋給替死鬼胡將軍,這丫頭著實聰明的可怕。

        都走到這一步了,結局當然是胡將軍黯然宣布退軍囉!這個發展讓他十分不滿,在馬上吹鬍子瞪眼睛碎唸著什麼,估計是髒話,跟他那群下屬完全是兩樣情,他們彎著腰、縮著頭,溜得比剛才衝鋒陷陣還俐落,時不時用畏懼的眼神偷窺趙雪霖,生怕他的土星環隨時會飛過來。

        賈毓音仍站在原地,我走近她:「妳有話要說嗎?」

        「我改變主意了,我要加入妳們,成為言家軍最強軍師。」

        這份突來的大禮讓我欣喜若狂:「是什麼讓妳改變主意的?」

        「百聞不如一見。過去我把張恩人過度神化,想跟隨的那個人,短期內恐怕無緣拜見,就算見到了,任用我的機率更加渺茫,只有您…從來不把我當小孩子看。今天我親眼見證您收服高手、化危機為轉機的本領,所以願意追隨妳。」

        收服高手…她是不是把趙雪霖的事蹟歸到我頭上了?臭丫頭,代表這一切她根本全程目睹,目睹了還不來救我,算什麼朋友嘛!嗯,或許不算朋友,而是測試老闆耐性的員工,而我明白,這樣的員工一旦心悅誠服,給她再優渥的待遇也不會跳槽。

        「想當最強軍師,競爭可激烈的唷!」我想起銜瑛,笑著虧她。

        而這位不擅表達真實情感的軍師,僅僅是彆扭地用背對我揮手來回答。

        「主公,稍晚培福城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