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人文專欄】《啟蒙的辯證》section2 〈啟蒙的概念〉(上)

平安名堇老公的優君 | 2022-06-26 18:00:12 | 巴幣 1118 | 人氣 65




「啟蒙」自來即旨在祓除人類的恐懼,令其成為主宰。
啟蒙的綱領在於世界的除魅。啟蒙要破除神話,以知識顛覆幻想。

→論文一開始,兩位作者即提到啟蒙的目的,還有啟蒙的過程。

接著引用了「實驗哲學之父」培根的話:
現在我們自以為駕馭自然,其實仍然受制於它;儘管我們在發明時師法自然,卻在實踐上對它發號施令。

知性戰勝了迷信,去宰制被除魅的自然。

知識即權力,它沒有任何限制,無論是在奴役受造者,或是臣服於世界主宰;正如知識可以滿足在工廠或戰場的中產階級經濟目的,企業家不分出身貴賤,都可以支配知識。

→在破除迷信之後,知識無限制的,向每個人開放。
舉個例子,晚清的中國,為要跟上西方的腳步,開始四處興建鐵路,李鴻章是主要推手。然而卻經常遭到地方百姓的反對,原因是:鐵軌會破壞風水、火車經過會驚動祖墳
此後便出現由好幾匹馬同時拉動火車的景象,就跟《讓子彈飛》一開始,師爺坐的那輛火車一樣,那不是電影虛構的。
我想討論的,不是風水究竟是不是迷信,而是未經過除魅的過程,人即無法用知性去宰制自然。
人類想從自然習得的,是如何開物成物,以完全宰制自然和人類,除此無他。啟蒙奮不顧身地燒盡它自己最後殘餘的自我意識。唯有對自己如此殘酷的思維,才能夠極力去打破神話。

→這邊談到人跟自然的關係,還有啟蒙要如何去打破神話。

世界的除魅是要消除泛靈論(Animismus)。

在現代科學的發展裡,人類放棄了意義。他們以公式代替概念,以規則性和或然律取代因果。「因果」只是最後一個能經得起科學批評的哲學概念,因為在古老的觀念當中,只有因果才符合最新的俗世化的創造原理。

→我認為這裡是在講除魅之後,科學如何影響人類,並改變對哲學的看法
接下來談到以前尚未除魅的時代,人們如何認識世界。

在那個時代,生命和死亡就在神話裡被解釋並且交織在一起。西方哲學用以界定其永恆的自然秩序的這些範疇,凸顯了以前歐克諾斯(Oknos)、波塞芬妮(Persephone)、阿麗亞德妮(Ariadne)和涅留斯(Nereus)的地位。

先蘇(先於蘇格拉底)時期哲學的宇宙論便記錄了各個過渡的階段,濕氣、無分別者、空氣、水、火,被稱為自然的初質,正是神話直觀的理性化沉澱。

即使是奧林帕斯的父系諸神,也被哲學的邏各斯(Logos)同化為柏拉圖的理型。但是,啟蒙重新認識到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的形上學遺產裡的古老力量,而把共相的真理判準斥為迷信。

→明顯看出以前的人在尚未除魅之前,都是用離不開神話的概念思維去認識世界,啟蒙則將普遍的真理標準視為迷信。

凡不符合可預期性和實用性的標準者,啟蒙皆認為可疑。一旦啟蒙掙脫外在的壓抑,便再無阻攔。他們自己的人權理念也沒有比以前的共相好到哪裡去。啟蒙遇到任何的文明反抗,只是助長它的力量而已。那是由於啟蒙也是在神話認識自己。無論以哪些神話去對抗啟蒙,因為神話在對立中被引為論證,總是得承認啟蒙飽受指摘的破壞性的理性。啟蒙是極權主義的。

→啟蒙在這裡變成了一種將神話按在地上打,打到神話無法還手的過程。
最後得出「啟蒙是極權主義」這樣的結論。

啟蒙總是把擬人神論理解為神話的根基,也就是主體性質被投射到自然去。超自然事物、鬼魂和惡魔,據稱是反映那些懼怕自然事物的人類。
根據啟蒙的說法,各種神話形象都有一個命名者,也就是主體。

伊底帕斯(oedipus)回應斯芬克斯(Sphinx)的謎語:「那是人。」它成為啟蒙一再重複的刻板說法,不管眼前要回答的是一個客觀意義、某個秩序的輪廓、對邪惡力量的恐懼、或是救贖的渴望。唯有能以統一性去把握的,啟蒙才會承認其為存在或事件;其理想是一個可以推論出一切的體系

→這邊提到人將自然,用神話形象去表達,並加以命名。
斯芬克斯的謎語是在問:「什麼東西早晨用四條腿走路,中午用兩條腿走路,晚上用三條腿走路?」伊底帕斯的回答是:「那是人。
早晨、中午跟晚上,象徵著人一生的不同階段。在嬰兒時期,人是手腳並用在地上爬行;在孩童時期,人學會用雙腳走路;直到老年階段,人必須柱著拐杖才能行走,看起來就像三條腿。斯芬克斯的謎語,被問的人如果答不出來,就要被牠吃掉。而伊底帕斯答出來了,斯芬克斯感到羞愧,便跳崖而死。

神話過渡為啟蒙,自然則過渡為單純的客體性。人類的權力擴張,其代價即為與被宰制的事物的異化。啟蒙和事物的關係,正如獨裁者之於百姓。他對百姓的認知,僅止於他能宰制他們,擁有知識的人對事物的認知,也僅止於他能夠製造它們。

→透過啟蒙,人與事物的關係產生了變化,不帶有任何神話意義。

抽象作用是啟蒙的工具,它和對象的關係就像對待命運一樣,它消滅命運的概念,也消滅了對象。在使自然中的一切都可以被重複的抽象作用以及為此設置的工業的水平化宰制下,被解放者最後變成「下民」(Trupp),黑格爾認為那正是啟蒙的結果。

抽象的前提是主體與客體的距離,而那是奠基於統治者經由被統治者而和事物產生的距離。

→啟蒙如何透過抽象作用,消除自然中的概念和對象。

神話和科學一樣,也可以把自然分化為表象和本質,作用與力,那是源自人類的恐懼,而恐懼的表現則變成對它的解釋。

→神話跟科學一樣,都會對讓人感到害怕的事物提出解釋,只是方法和結論不同。

神話的正義和啟蒙的正義一樣,罪與贖罪、幸與不幸,都是等式的兩端。正義向法律讓步。薩滿以災厄的肖像祓除災厄。平等即是他的工具。平等也規範了文明裡的懲罰和賞報。

以前的偶像崇拜是服從於平等的法則,現在平等本身則變成偶像崇拜。

→平等如何在神話和啟蒙中展現,還有其位階變化。

整篇〈啟蒙的概念〉我會分成上中下三篇來討論
上篇主題:啟蒙和神話的關係
中篇主題:語言和形式主義的建立
下篇主題:啟蒙如何支配大眾?

至於另一篇〈反閃族主義的元素:啟蒙的各種限制〉
我還要思考要不要寫
除了時間不太夠以外,也想寫一些別的內容

好希望一天有48小時

創作回應

戌亥の犬 (•̀ᴗ• )
想問大大都是怎麼做研究的?這知識量...崇拜了
2022-06-26 18:20:19
確診才胡言亂語
靜待下一堂課,謝謝撰寫分享
2022-06-26 18:43:5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