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靈 35.麻煩

無聲 | 2022-06-26 17:22:26 | 巴幣 2 | 人氣 57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靈 69.桃花源

  薩卡露露與維朗妮卡跟著比琳達主教來到一間小會客室。

  三人各自就坐後,因為之前坂井真一的關係也沒有太多寒暄,很快進入正題。

  薩卡露露率先道:「比琳達主教,這次的委託詳細情形如何,因為之前電話中不方便,可以麻煩妳說明一下嗎?」

  比琳達主教原本要準備些熱茶招待客人,不過在兩人婉拒之下便作罷,聞言她回憶起先前來拜訪的委託人,臉上顯露出幾絲嫌棄與憎惡神情。

  「找上教堂的是黃立諭議員,雖然驅靈並不是我們責任,事實上現在社會相信神鬼惡魔的人也不多了,但等到真的出事還是會有不少人前來求助,他就是其中一位。」

  老邁面容憂愁中帶有不滿,比琳達主教繼續說下去。

  「黃立諭議員曾經將遭受惡魔低語的受害者帶來,事情顯然已經發生許久,對方情況很糟糕的時好時壞,原本我想請受害者在教堂住下來,試著用照顧方式讓她慢慢復原,就像當年的真一一樣,但是被拒絕了。」

  聽到這裡,薩卡露露追問道:「原因呢?」

  她必須了解整件事情,之後在應對處理上才不會太過被動。

  比琳達主教猶豫一下,這才婉轉的道:「受害者畢竟是一名成年人,無法長時間缺席各個社交場合,即使只是短暫露面也好,所以黃立諭議員不贊同我的做法。」

  顯然那位政治人物另有考量,薩卡露露知道這種隱私問題最為麻煩,裡頭受限牽扯過多,曾經她就吃過一次虧,事後花了很多時間才將事情擺平下來,可以說是得不償失,而且坂井真一也差點暴走痛打客戶。

  「能請問一下,靈異纏身的受害者與黃立諭議員是什麼關係?」

  聽見這個問題,比琳達主教意味深長的看了薩卡露露和維朗妮卡一眼,特別加重語氣的解釋。

  「受害者與黃立諭議員是工作上的『同事』,也是自由派的一員,不過負責任務大多為行政內勤,所以並不常出現在大眾面前,但本身在政治圈中也小有名氣。」

  維朗妮卡眉頭微挑,這種「同事」關係並不少見,尤其是在那些牽扯許多利益的政治人物身上。

  許多想或不想、願意或不願意的人,最終在各方因素匯聚之下,都會選擇這種最原始維繫關係的方法。

  聽到這裡她也有些明白,為什麼先前比琳達主教一見面就對坂井真一發脾氣,大概本身也很矛盾,一方面受害者狀況嚴重,一方面覺得事情並不單純,可能是不想讓他接下這個委託。

  社會上的一切,在利益面前什麼也不是,這個委託是大麻煩。

  「黃立諭議員的意思是,這件事情不宜宣揚,處理時間也不要拖太久,成功解決他會非常感謝並『記在心中』,願意為教堂多作宣傳與支持,甚至加入並接受名義上的宗教位階稱號,達到彼此雙贏目的都沒問題,在這方面,幾名實際負責營運的教友已經與他談好了。」

  聽到這裡,維朗妮卡發覺有一點不對勁。

  「......也就是說,我們不會得到任何報酬?」

  比琳達主教臉上露出慚愧神色,低頭歉意十足。

  「負責營運的教友們說現在教堂財務吃緊,希望我『拜託』真一處理,所以沒有提到報酬事情。」

  說到這裡,她也連忙補充。

  「不過不用擔心,這麼多年下來我私人還是有一些積蓄,不管成功失敗都會支付報酬,只是請妳們不要張揚,畢竟教堂的主教有些『多餘』財產,這在現今也是會被大眾所質疑的。」

  想了想,比琳達主教又面露憂色的道:「報酬事情也請不要讓真一知道,他很討厭自己認為不對的事情,這樣只會讓委託變得更複雜。」

  薩卡露露聞言,臉色有些凝重的道:「關於委託報酬部份......」

  「請妳們一定要收下,就像過往處理的委託比照辦理就好,我知道真一離開教堂後也過得很辛苦,那個孩子......畢竟不可能融入當今社會,我一個老人留太多錢財也沒用,而且教堂會為我安排晚年生活,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位主教嘛,所以報酬方面請不要客氣,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我知道了,關於報酬之後再談,先說說您之前見到的受害者狀況吧。」

  價錢方面,薩卡露露回去後要再好好思考,畢竟是照顧撫養過真一的人,她不可能真的當作陌生人一視同仁。

  比琳達主教回憶了一下,臉上顯出困惑神色的道:「她情緒不太穩定,有時候上一秒還正常,有時候下一秒就失控,似乎受到過很大驚嚇,總是尖叫大喊不要殺她、不要放棄她,不知道到底看見了什麼。」

  「能夠溝通嗎?」

  「正常時候可以,不過大部份時間都是處在非正常狀態,而且情況越來越嚴重,你們想跟她溝通會很困難,這也是黃立諭議員為什麼急催教堂解決的原因之一。」

  聽著兩人對話,維朗妮卡也補充問道:「黃立諭議員知道受害者被靈異纏身的原因嗎?」

  這是驅靈的一個大前提,人和失控才會導致中邪等情況發生,如果知道原因才比較好對症下藥,盲目摸索只會事倍功半。

  不過,比琳達主教卻是搖了搖頭。

  「黃立諭議員說他不清楚,但是......我想他心裡明白,只是礙於某些原因不方便說,很抱歉,詳細狀況到底如何我也沒有問出來。」

  事實上,比琳達主教還動用關係私下去查過,只是政治人物的私密太過敏感,很多都調查不出來,不少幫忙她的人在收到警告後就收手,所以事情一直沒有結果。

  交談至此,會客室內,三人皆面色難看。

  比琳達主教是為了議員、教友、教堂的複雜關係煩惱,甚至自己要為此麻煩曾經照顧過的孩子感到難過。

  薩卡露露是為了隱藏在委託背後的政治因素擔心,這些動嘴能殺人而不用付出代價的可怕人物最為麻煩。

  維朗妮卡是為了驅靈不知從何下手而感到麻煩,身陷虛幻與現實的錯覺之中,那種慌亂無助的恐怖她並不想再體驗到。

  沉默好一陣子,最後三人中還是比琳達主教先開口。

  「這件委託,雖然受害者狀況嚴重,但如果真一不方便接下的話也沒關係,我會親自向黃立諭議員解釋,你們不用擔心受到他的責難,這一點面子......我應該還是有的。」

  不過,比琳達主教沒有說出口的是,委託不成她可能就要「榮退」,負責營運的教友們不會讓一位無法處理好與政治人物公共關係的主教留在位子上。

  維朗妮卡沒有說話,畢竟她還只是「見習」,委託到底該接下與否不由她決定。

  旁邊,薩卡露露難得顯現為難遲疑神色,她思考許久,模樣嚴肅非常,最後才做下了決定。

  「比琳達主教,很抱歉,這次委託處理不好會為真一帶來麻煩,我個人並不願意接下,不過這畢竟與妳有關,我會詢問真一並由他來做決定。」

  說到這裡,那雙琥珀色眼瞳炯炯有神的看著比琳達主教。

  「只是,以後再有類似事情,請不要再找上真一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