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98 四大災殃篇(17)

小光光 | 2022-06-26 12:06:12 | 巴幣 2 | 人氣 36


斑駁破碎的王座上,管理者正坐在上頭等著前來此處的客人。

在他等的有些煩躁,打起哈欠時,視線前方的高聳大門在「咚!」的一聲巨響中被打開,伴隨著是站在兩側豎立威嚴的眾人。

「真是意外的開場」

從左邊開始分別是代表了希臘神話中的『時間之神』克羅諾斯、『戰神』阿瑞斯、『冥界之王』黑帝斯與他的三頭犬刻耳柏洛斯,以及北歐神話中的『惡意之神』洛基與代表『瓦爾基里』的芙蕾雅。

右側則是代表由七十二魔神中以派蒙與芙法為首,不下二十位魔神所組成。

至於剩餘攏長的隊列,管理者也無法一一細數了。

而在兩側的眾神整齊劃一的立正後,令他們臣服的人慢慢走了進來,身著淡藍色長裙禮服的文茵從正中間走向了最前頭。

「曾經的小女孩長大了阿」

不知是評價著穿著還是自己的什麼,文茵只聽見手靠在椅子上,輕輕頂著腦袋的管理者笑著說到。

「好久不見了」

「真是意外的開場阿,那麼我也來一句好了」

站起身來,管理者再度開口。

「率領眾神之人,你來到此處是要做什麼」

「真的是令人意外的開場白,明明管理者你清楚知道我的目的」

「話可不能這麼說」

看著管理者舉起雙手抖肩冷笑,她也明白自己應該配合演出才行。

「那麼我還是表明一下來意好了,我要被遺留在此處,四分之一夜蝶詛咒的記憶」

「恕難從命」

管理者的話一說出口,文茵身後的眾神立刻氣勢滂沱的擺開陣型。

「這是什麼意思?各位失敗的神明們,難道要在此時此刻重現三分天下嗎?」

面對他們威脅一般的氣場,管理者的眼神中伴隨著恐懼立刻震懾全場。

相互對碰的氣場反而點燃了戰鬥的火花,當眾神打算動手的瞬間,文茵便伸出手來擋在雙方之間停下了這一觸即發的戰事。

「我知道了,不拿回那四分之一的記憶也沒關係,只要你能說明自己阻止我的意圖」

「那麼請女士先喝杯茶,我們慢慢詳談」

一個響指下去,管理者的魔力立刻片布四周。

「這是做什麼?」

左顧右盼,周遭的一切都靜止了,只剩下自己與管理者還能夠行動,然而文茵卻猜測不到他的用意。

「私事自然是要私下講了,一大批的觀眾還是不怎麼合適的」

第二次彈響指頭,環境立刻變成適合休憩談話的花園。

「紅茶可以嗎?女士」

「可以的」

「雖然我也沒有準備紅茶以外的選擇」

「我知道」

為其呈上一杯溫熱的紅茶,管理者開始講述自己的理由。

「四散於各地,關於夜蝶詛咒的記憶分成兩個類型力量與成就,而剩餘大約一半的夜蝶詛咒是記憶,都不該獲得繼承,包含這裡所遺留下來的時間」

「這是你經歷這麼多時間,為了我得出來的答案嗎?」

預期之外的提問讓管理者停下準備入口的紅茶,下一刻放下紅茶的動作中,文茵能夠感覺到他的停頓。

「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我自己」

「那我就暫時相信你現在的答案了」

得到他的答案,文茵不由得感嘆,即便經歷了長時間的洗鍊,管理者也與記憶中一模一樣。

依舊期待著夜蝶詛咒的幸福,以此證明自己曾經的選擇是錯誤的,卻也同時等待著不幸的發生,以此證明自己曾經的選擇是正確的。

「那麼你現在是什麼打算?引領了眾神是否代表你已經決定好未來了?即便最後跟他的期望向背而行?」

「我...沒有答案」

會猶豫許久才說出口,這代表了她正處於困難的分歧中,對此管理者也不好給出什麼建議。

「反正你還有很多時間,未來應該變成什麼樣子,你還能夠慢慢苦惱畢竟...過程該與結果有相當程度的份量」

「這句話從你口裡說出來反而更加有份量」

本該是安慰他人卻被突然的揶揄,管理者表情複雜的端起紅茶來緩解。

「我會走出不一樣的故事,這回關於夜蝶詛咒;關於文茵的故事會截然不同的!我不會枉費管理者你精心的布局,不對...應該說是——

當她要說出管理者的名字時,自己的小嘴上已經被一根指頭頂住了。

「多餘的話不要說,不管是名字還是稱謂」

「真抱歉」

等他挪開自己的手指後,文茵輕輕點頭以示歉意。

「那麼今天就到這裡結束」

下一刻響指的聲音就將兩人拉回了接觸時的畫面。

「如果我還有需要,我會再度拜訪管理者你的」

「期待沒有女王拜訪的那一天」

看著文茵十指交叉於腹上並向自己敬禮,這讓他默默感嘆那尚未成氣候的領袖姿態。

伴隨著女王的離去,兩側的眾神也隨其身後一一離去。

當眾神都離去,自己也打算離開時,一名有過一面之緣的男人正站在外頭等著自己。

「有什麼事情嗎?」

當話說出口,管理者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

「應該這麼問才對。你已經找到跟隨曉月來到這個世界的原因了嗎?」

至今為止還有沒答案的納許,此時此刻啞口無言呆若木雞。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談話嗎?」

不用特異的提點,納許也不會忘記。

只要能夠繼續被曉月看著,能夠與他在一起,不管是被憎恨也好,還是被愛著也罷,自己願意放棄一切的宣言。

「其實你自己也知道,當初自己為什麼沒有選擇換一個身分接近他的原因」

「我不知道」

起初沒有換個身分,作為女性靠近他,或許是心中有所期待現在的自己能夠讓人生地不熟的他更親賴於自己。

但追逐曉月的過程發生了一點變化,看著那樣的他,納許開始感到困惑、躊躇,這是以往沒有的感覺。

也是因為如此,納許才會開始自我探索,明白自己內心對於"曉月"這個人不是愛慕,而是其他的感覺,只是現在的他還說不清楚。

「我只知道自己不是愛慕,至於答案我還沒有」

「這不是很好嘛,最開始見面時你的眼裡只有執著,但是現在多了思考」

「但是我這樣是正確的嗎?」

從未去思考過正確性,現在回過頭來,反而讓他曾經的道路與現在的道路出現崩塌,恐懼與未知讓他進退兩難。

「想那麼多幹嘛?或許曉月作為你一直以來的參考沒有發生過這種事,但是你跟在她身旁,不也看得很清楚嗎?關於自己該如何抉擇對於曉月一事」

「在幾分鐘前她還是我的主人,跟在她身旁我看的一清二楚」

「那不是很好嗎,已經有普通人告訴你,探索未知會猶豫、會害怕了」

話說到這邊,管理者揮了揮手就走出了這裡,最後留下一句:「如果最後的答案還是想要換個身分靠近曉月,再來找我」。

同時有點茫然的納許看了看離去的管理者,原地發呆整理了一會思緒。

而在他稍稍釐清了未來的方向,拾起地面上管理者丟下的傳送陣後,另一邊的曉月也準備完畢要前往尋找惡魔的旅途。

---分隔線---
這一章算是我寫得很滿意的部分,雖然內文可能粗糙了一點,細節可能少了一點,但這一篇我是真的很開心。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