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二四一:動態人群管理

黑霧 | 2022-06-26 08:32:07 | 巴幣 14 | 人氣 66


  正當墨菲斯與武田開著視像會議,在鳴石基地的食堂中,一場小小的慶祝會漸漸變調。

  本來慶祝的是藍蝶的康復,不是上一次那種甦醒過來,而是在一周前她失去的左手長回來了。

  長——簡直視現今醫學為無物的方式,猶如人類從胚胎發育成生物成體的過程,一直在旁見證這過程的各領域專家,大概經歷了字面意思上的懷疑人生,「未知」所引發的現象,說不定能夠打開人類通往長生不老的道路。

  不過這一切都是後話了,在這群專家苦無辦法,判斷再拖延下去會延誤藍蝶的病情後,決定一賭「未知」的可能性,就算不知就裡,只要結果是好就是好的。

  到底為什麼之前的腳平安沒事但手出現問題,而這次再度借用「未知」的力量則順利成功,可能是每一次重生都有機會出現誤差,可能是這一次藍蝶「祈願」的方式有所改變,不再是描繪人的手而是一隻屬於自己的健康的手……總而言之就是藍蝶的手長回來了,而且通過一系列的觀察與測試,終在昨天判斷為完全康復。

  不過礙於兩周前的事件,基地的氣氛頗為緊張,就算是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女,還是有所自我管制,選擇在這一天僅是齊聚一起吃個午餐就好,本應是如此簡單的餐會。

  一切就在擺放於食堂中的大電視播出新聞快報時變調,內容想當然是關於受災難民的大遊行。

  說實在針對「敵策局」的抗議並不是沒有發生過,但大概是國家情況又或者這些難民還在安頓期的關係吧,最多就是局部地區的小規模現象,而且性質更趨近於快閃或者一時心血來潮的聚眾心理,在沒有計劃加上治安管制很快就會結束,真要說的話發生最多的應該是網路上的口誅筆伐了。

  「甲冑少女」始終屬於「敵策局」的一份子,看到他人投來的惡意,哪怕過往就在網上見識過不少誇張的言論,在看到現實街道上人山人海的震撼畫面時,基於感覺上的「與自己有關」很難不會對其有所反應。

  需知道害這些人失去家園的並非「敵策局」,真正源頭是從宇宙來的敵人,如今卻把一切怪罪到「敵策局」之上,身為一直冒著性命風險且走在最前線戰鬥的「甲冑少女」,這樣的矛頭除了冤枉外也別無其他好的形容。

  當下可是慶祝藍蝶康復的聚餐,如此的狀況自是叫人感到鬱悶,吐苦水實在有損氣氛,不吐卻又是滿肚子氣,眾人自從看到新聞就陷入了這種狀態。

  不過眾人當中有些人是不同的,最明顯的莫過於美妮,比起因為無妄之災而鬱悶,她隱約覺得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畢竟她是在這片土地成長的人,她知道這樣的狀況有多異常。

  基於大家的面色都不怎麼好,因此沒人注意到美妮與別不同的想法吧——除了能透過顏色與聲音判別出更多情報的蒼彈與藍蝶之外。

  只是蒼藍二人都不是那種會主動打開話匣子的人,雖然說察覺到美妮有異,但各自對望了一眼後就甚有默契地選擇沉默。

  結果最終還是由按捺不住的蝕蜂開始了不吐不快的話題,這種事情一旦開始了,其他人也就會自然而然附和起來,沒了當下場面不適合談這個的顧忌,如此一來倒成了個不錯的宣洩口。

  就這樣眾人妳一言、我一語,跟著新聞報導的內容或是吐槽,或是反駁,合眾少女之力加上又是站在正確的那一方,彷彿以一擋百,把無理的遊行訴求一一粉碎,不論站在現實環境上她們是對著電視機,還是道理上都處於一面倒的優勢。

  不過說到底都是氣話,這群少女比她們的外表要成熟許多,知道這樣既無助於事,甚至越說只會叫人越頹喪,最終導向的只有「為什麼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呀」這樣的感慨。

  在這樣的狀況底下,眾人這一聚餐實際上吃得挺不是滋味,在填飽了肚子,重新祝賀藍蝶一番並且表達期待一同奮戰之後,眾人便不久留各自散去。

  留到最後的是美妮與閃光,前者單純因為沒有緊接在午餐後的安排,加上想多看一會新聞思考一下才留下,而後者則是從眾人敵愾同仇的交談中,隱隱察覺到美妮的異樣。

  「那個……」閃光甚至讓幻焰先走,等到只剩她們的時候才開口,「如果是我誤會了的話先說聲抱歉,剛剛的話題是不是讓妳感到不舒服了?」

  「啊……為什麼會這樣想?」略感驚訝的美妮誠實地問,她也挺好奇為什麼對方會這樣想。

  「雖然妳應該不會和那些難民有一樣的想法,但妳也是住在這裡……該說是同一國民?還是假若沒成為『甲冑少女』的話……」

  「原來如此。」美妮實在過於專注思考這個事態,因此真的忽略了這個關聯性,「先說結論吧,完全不會喔。」

  「真的?」

  「真的啦,我很冷血,沒有那種民族情感吧?況且妳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過去,倒不如說這地方的人會叫我討厭,不是嗎?」美妮實際上當然沒有這樣想,她心裡明白若是這樣想,就只不過是沒由來的遷怒,別人她不敢說,至少她不會做這種拿一小撮人的問題放大到整個族群,哪怕事實上到處都是這樣的一小撮人,因此只是開個玩笑讓閃光別擔憂而已。

  不過玩笑看來開得有點大,反倒讓閃光更在意,叫她認真地反駁:「黑刀才不冷血!」她略顯焦急,「妳超級關心大家的,不,不只是同為『甲冑少女』的我們,就連局裡的其他人都……」

  「冷靜一點,閃光。」美妮沒想到對方會這麼激動,唯有說出自己的本意,「只是個玩笑,總之我沒想過這方面的問題。」

  「玩笑啊……」閃光稍微冷靜下來,她知道美妮沒必要騙自己也不似為了安撫自己而這樣說,「好吧,那麼妳是想到什麼了嗎?雖然其他人沒問,但應該或多或少感覺到妳好像有點凝重?當然啦大家不是沒感覺,就只是妳看起來好像覺得事態不單純?」

  閃光沒有如蒼彈或者藍蝶的共感看穿真相,因此真的就只是憑一時的感覺罷了,而實際狀況大概不如她所說,至少要是蝕蜂察覺到的話肯定會當面提出,結果只有她一人特意留下來詢問,儘管也有眾人的默契讓她來問這個可能,但怎麼想現實都會是好奇心大於體諒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