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侵蝕(中) (惡毒王x日鞠)

| 2022-06-26 00:18:47 | 巴幣 104 | 人氣 58

短篇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七夕小劇場

主角以官方名日鞠稱呼
花吐病梗

  與惡毒王同住的隔天,日鞠是被冷醒的。
  當她睜開眼時,天甚至還沒亮。
  洞窟內本就帶著涼意,陰冷的微風吹過,穿透單薄的寢衣,清晨的低溫與露水讓她狠狠打了個噴嚏。
  抱緊雙臂,她開始有些後悔,昨日應該多帶些保暖衣物才是。

  睡意被寒冷驅散,她決定去洞窟外活動身體,至少能讓身體溫暖些。
  日鞠挪動腳步,儘量安靜的離開洞窟。

  為了隱私問題,日鞠將屏風橫放在她與惡毒王的居處間。
  繪製著白梅的淡雅屏風,阻斷了空間。

  雖然惡毒王表示自己並不介意與她共處一窟,坦誠相待。
  但她介意啊!非常介意!日鞠無奈地想,再怎麼說她也是個高中生,還是有些羞澀的少女心存在。

  拿起鬼丸國綱,日鞠來到洞窟外的空地,簡單熱身過後,她將長髮綁成馬尾,便開始練習空揮。
  刀刃劃過的破風聲,在寂靜的天色中,格外明顯。
  「三十一、三十二……」她小聲的默數著,直至天邊泛起晨光。
  日鞠的額頭上流出薄汗,因流汗而黏膩的衣物緊貼在皮膚上,悶熱不適的觸感,讓她毫無形象地直接扯開領口搧風。
  沿著白皙的鎖骨向下窺看,隱約可見窈窕的曲線。
  但那些許的涼意,很快就被太陽逐漸高升的熱度所驅散。

  因此她決定,最後再演練次一刀齋所教授的刀法,以此作結束。
  屏氣凝神,她壓低身體,將重心放在下身,抽刀出鞘。
  鋒利的刀身在空中劃出銀色軌跡,身姿凜然,猶如劍舞。
  當她回身收刀之時,卻對上了一雙青綠色的眼睛。

  那是惡毒王的視線。
  視線交會,日鞠嚇得硬生生把驚呼嚥回肚子裡。

  「……惡毒王先生,您早啊。」
  專注於訓練的日鞠完全沒發現惡毒王的氣息,她甚至不知道惡毒王是從何時觀察她。
  日鞠開始懷疑,自己該不會從第一天就將她的同住者吵醒,成為糟糕的室友了吧?

  「早安。」惡毒王見她全身緊繃,開口說道,「我又不會吃了你,何必這麼緊張?」
  「看你凌晨早起就是為了揮刀,倒也挺勤勞的。」

  果然,惡毒王先生全程都看到了啊!
  可以的話,真希望惡毒王先生下次能先出個聲,日鞠有些無奈的想。
  聽到惡毒王的讚揚,日鞠緊張的神經放鬆了些許。

  但下一刻,惡毒王又貼心地補充。
  「下次你訓練時,我可以順便幫你進行耐毒訓練。」
  「放心,我會控制好劇毒之石,在你昏迷前收手的。」惡毒王眼神看起來意味深長。
  「既然你喜歡鍛鍊,多增加點經驗也不錯。」
 
  她頓時無力的垂下肩膀。
  「您的好意我就心領了。」她堅定的謝絕了惡毒王,光是花吐症所帶有的毒,就讓她吃盡了苦頭。

  「那可真遺憾啊。」惡毒王低笑著,「如果回心轉意,歡迎你隨時來找我。」

-------

  待日鞠簡單整理儀容後,惡毒王帶日鞠來到了清澈的小溪旁,並扔給她一支釣竿。
  「你會釣魚吧?我可沒悠閒到會特地準備人類的午餐。」惡毒王熟練的將釣鉤甩入水中,水面濺起微小的水花。
  「知道了。」日鞠點點頭,不勞者無食,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她來到與惡毒王距離數公尺的岩石上坐下,這個範圍,正好不會受到毒霧影響。

  日鞠盯著波光粼粼的水面,但她的運氣實在糟糕,半個時辰過去,釣竿依然沒有動靜。
  熾熱的艷陽,使長時間坐著的她感到有些昏眩。
  由於身處溪畔,腳下的岩石布滿了苔癬。
  當日鞠想要起身活動發麻的雙腳時,正巧踩上了濕滑的青苔,重心瞬間傾斜。

  「——唔!」
  連呼喊都來不及,她就墜入了溪水中。
  溪水比她想像中還深,被水浸透的衣物帶著沉重的重量,將她拖向水底。
  她掙扎著揮動雙手,努力回想過去學到的自救方法,但灌入口中的河水使她難以呼吸,吐出的氣泡中混雜著淡藍色的花瓣。
  在她快要失去意識時,在水光朦朧中,一個模糊的身影從水面上方躍下,迅速朝她游來。

  惡毒王攬過日鞠的腰,帶她游向溪邊。
  環在日鞠腰上的手帶著暖意,與冰涼的水呈現鮮明對比。
  當日鞠浮出水面,呼吸到空氣時,她劇烈的咳嗽起來。
  「喂!你給我撐著點。」惡毒王嘖聲,將她的手拉過肩膀,撐起她的身體。
  抓著她時,惡毒王才察覺日鞠的手腕,比他想像中還要纖細。
  他真懷疑這雙瘦弱的手,是怎麼握住天下五劍,和稀人戰鬥的。

  日鞠幾乎是被惡毒王拖上岸的,當惡毒王將她放下時,她才有種死裡逃生的感覺。
  身上還殘留著差點滅頂的恐懼。
  日鞠咳出水後,蒼白著臉向惡毒王道謝。
  「……咳嗚,惡毒王先生,謝謝你救了我。」

  濡濕的長髮披散在身後,惡毒王將濕透的前髮撩起,水珠沿著下顎滴下,落在地上留下深色的水痕。
  看著日鞠微微顫抖的身體,惡毒王想要責罵她不注意自身安危的話語,一時之間也難以說出口。
  他最後只是扭過頭去,將外衣粗魯的披在她身上。
  要是她因落水得了風寒,照顧她的責任就會落在自己身上了,他只是想預先避開無謂的麻煩。

  「這次只是你運氣好。」惡毒王冷淡地說。
  「要是再有下次,我可救不了你。」言下之意就是要她多關注四周環境。

  「我會注意的。」日鞠低聲允諾。
  她攢緊了惡毒王外衣,寬大的衣服上,還帶有些許毒霧的刺激感。
  但殘留在上的惡毒王的氣息,給她帶來了安心感,就像是惡毒王無言的關心。

  此後,惡毒王偶爾會在釣魚的空檔,抬起頭瞄日鞠幾眼,確認她還好好地待在岸上。
  直至日暮時分,兩人都沒有再對話。

-----

  日鞠知道惡毒王善於釣魚,但當她連續五天,跟著惡毒王前去釣魚,每餐都在吃烤魚和生肉時,她覺得自己的腸胃已經快到達忍耐的極限了。
  「惡毒王先生,請讓我來準備三餐吧。」日鞠認真的對惡毒王提議。
  「至少將這做為讓我在此居住的謝禮。」
  同時,她也希望能透過料理,挽回先前自己落水的狼狽姿態。

  惡毒王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張口咬下剛烤好的魚,「那還要看你的表現。」
  惡毒王心想,日鞠身為東照宮的公主,恐怕沒有多少下廚的經驗。
  因此,他對於日鞠的廚藝,並未抱有多大期待。

  所以,當日鞠抱著鍋碗瓢盆出現時,惡毒王的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
  日鞠的表現出乎他的意料。
  這女人,是想把他的洞窟,變成什麼樣子啊?

  日鞠捲起袖子,努力忽視背後惡毒王那針扎一樣的目光,清點著鍋具與食材。
  青菜、豆腐、魚、雞肉、蛋、調料、麵條、麵粉,這些已足夠做為今日的午餐了。
  幸好她以前曾向葵學習過野炊的技巧,現在終於能派上用場了。

  日鞠在洞窟外搭了火堆,掛上鍋子。
  將雞肉裹上蛋汁與麵粉後,下鍋油炸。
  在等待的空檔,把麵條放入沸水中。
  菜葉洗淨後,與豆腐一起切成易於入口的大小。
  最後再加入煮好的麵條、蔬菜、豆腐、魚,把這些放入事先準備好湯頭中,一起烹調。

  半個時辰後,餐桌上擺著炸雞排與鮮魚湯麵,食物的香氣瀰漫在洞窟中。
  看到自己的成果,日鞠滿意的雙手叉腰,眼中閃爍著光芒。
  「惡毒王先生,請告訴我感想!」

  在日鞠充滿期待的眼神中,惡毒王拿起筷子將雞排,酥脆的外皮和鮮嫩的肉汁在口中化開。
  柔嫩的麵條,襯托出魚湯鮮美的滋味,日鞠所做的料理,意外的美味。
  咀嚼著食物半晌後,惡毒王舔了下嘴角殘餘的湯汁說道。
  「你做的食物,味道還算不錯。」

  日鞠的眼睛微微睜大,露出驚喜的表情。
  「我可以把這當作今後也能繼續做料理的默許嗎?」
  「……隨你。」惡毒王哼了聲,低下頭將剩下的食物掃入腹中。
  他原想烤魚是易於準備的料理之一,至少能讓身上還帶有疾病的她多休息,不必多為料理費心,但她若是喜歡吃其餘料理,就隨她心意去吧。
  他對於食物並不挑剔,只要能果腹就好。

-----

  惡毒王開始習慣有日鞠在身邊的日子。
  即使她如今是猶如萃了蜜般,甘甜而美麗的毒。

  閒暇之餘,他們會在森林中散步。
  為了減輕毒霧的影響,日鞠總是與惡毒王相隔著數公尺,雖說是散步,倒像是看起來各走各的路。
  清冷的月光,拉長了他們的影子,看起來猶如並肩一同前行。

  但這平穩的日常,只持續到日鞠倒下前為止。
  帶著血絲的藍色花辦,飄落於洞窟內。

-----
還好沒寫成野外求生
好多可以吐槽的地方

為了吃爬起來煮飯的病人給我去煮清淡的東西啊!
原本想寫做成黑暗料理的,後來還是算了

終於剩最後一篇啦,沒想到會寫到第三篇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