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不修真仙修真魔 《二十六》

嚶鳴 | 2022-06-25 20:00:14 | 巴幣 2 | 人氣 85


  五人聚於劉家院落,為首者身形瘦削,風吹就會倒似的,本來頗為斯文的半邊臉上黑青一片,很是嚇人。其餘四人則多身強體壯,虎背熊腰,看上去頗有勇力。

  臉上黑青一片的瘦弱青年正是不久前剛被劉敬軒痛毆一頓的管事,而另外四人則是劉家豢養的打手,雖然只是後天武者,但在平常時候欺凌那些百姓卻是足矣。

  「曾大人,你這是?」一名臉上看起來憨厚的漢子疑惑問道。

  被稱為曾大人的年輕管事正扶著自己的臉,痛得嗤牙咧嘴道:「別問,我有些事情要交代你們去做。」

  「大人有何事情儘管交待下來好了,兄弟們一定給你辦得好好的。」

  「好,以你們的本事,我是很放心的。」曾管事又徐徐道:「最近城裡不太平啊,有很多不利於劉家的小人賣弄口舌,我需要諸位壯士幫我把那些妄論劉家的刁民們帶回來。」

  「大人,不打死?」

  「不、不,我們劉家怎麼可以動輒殺人呢?得帶回劉家好好禮待他們。」曾管事露出了陰險的笑容。

  「哦,懂了懂了,我們這就去幹活。」漢子恍然大悟。至於他是怎麼理解,卻是不得而知了。

  今日的慶陽城頗為烏煙瘴氣。大街上,但凡出門的百姓走在路上,時不時的就有幾名大漢攔路,動輒打罵。

  一名看上去老實巴交的男子正被幾名大漢攔路,男子見前頭大漢面露不善,正要後退準備繞路,但卻被圍上。

  「站住!」

  「壯士何事?」

  「你這傢伙,是不是曾說過我老爺壞話?我可都還記得啊!」漢子手拎著棍棒,面露兇色道。

  男子想了想自己向來本分,從未在外招惹過什麼人,便搖了搖頭:「我、我沒有啊,你老爺是誰。」

  「我老爺劉敬軒,你竟不識得?」

  男子暗罵,媽啊,就你們幾個三大五粗的壯漢臉上也沒寫個劉字,如何識得。

  但面上還是苦笑道:「劉老爺的威名我自然是知曉的,可我不曾說過得罪你們劉家的話呀。」

  那為首漢子濃眉一豎,臉色猙獰,晃了晃手上的棍棒故作兇狠態要嚇唬男子,男子驚得腿腳發抖但卻沒敢挪步。

  「媽的,我說有就有,跟我回去劉家,老爺要找你們好好談談心。」

  「不,我是無辜的啊!」

  漢子持棍一砸,那百姓頓時頭破血流,漢子高聲道:「自己說過的話還不敢承認嗎?你不認的話我就打斷你手腳。」

  反正曾管事交代不要打死人,那就最多打殘吧。

  「嗚……我真不敢罵你們劉家啊。」男子哽咽道。

  又是一棍打下。

  「有,有,我罵了,罵了,別打我了,我跟你們走就是了。」

  一旁的同伴對著持棍的漢子耳旁小聲地說了一聲:「你確定他真的有講過那些壞話嗎?」

  持棍漢子爽朗一笑:「呵,我又不是那些官差要找犯人,哪知道誰有說誰沒說,就是看這傢伙軟蛋才找他,反正大人的事情有交代就好。」

  那無辜男子隨後被一群大漢拖拉著走了。

  路經一旁形同路人的徐珣看到了這一幕,知道劉雨開始行動了。

  感覺到一道視線似乎正窺視著自己,他沿著那道視線看過去,卻是在人群之中,他搖了搖頭,離開了此處。

  徐珣幾日來隱居在客棧中,經過這陣子的修養,傷勢早已盡好,唯有斷去右手還未重生,還需徐徐圖之。

  見聞了城中之事,他已知劉家開始了動作,也不是很心急,這一步只是錦上添花之舉而已。

  得了閒暇時間的徐珣除了修習一些前些日子得來的術法外,也更深入自己目前所修的功法《血神錄》。

  《血神錄》是一名元嬰境界的魔道修者所創,但這並非此人的原先的根本功法,而是與徐珣同樣境界盡失的情況下為了重新恢復往日實力而鑽研出的功法。

  不同於其他人擁有氣感可以引氣入竅修行,《血神錄》之主旨在以血肉精華取代平常修者引天地靈氣所用,而人為萬物之靈,人血為最佳,人血中又以心頭血最為精華。

  只可惜《血神錄》止步於金丹境界,這名魔道修者在重新修行到了金丹境界之後,就因為大肆屠戮太多凡人及修真者而被正道圍攻身敗而死。

  徐珣以一縷心頭血巡完周身,知道自己在築基境界已然圓滿,體內氣血神氣皆是充足,接下來便是再一次的進階金丹了。

  他想到金丹後,手頭上這部《血神錄》便暫時無前路可行,有些苦惱,這終究不是一條煌煌大道,而僅是羊腸小徑而已。

  如今,徐珣也正面臨著前輩大約也遇過的修行關礙,那些正道人士盯上他了,指不定接下來就是一陣圍攻,能多增加一分實力也是好的。

  這段時間他感覺到似乎有人在觀察著他,雖然只是隱隱約約的感覺,但這樣的感覺多了也令他起了疑心。

  盯著徐珣的宗門弟子佯作尋常閒人,平日裡不是聽書就是喝茶,神氣收斂後看上去與凡人無異。

  今日在約定的時間地點下,四人到了茶樓,一如往常地在喝茶談事。只是談的事情卻不是凡人俗事。

  「最近那人有去過一趟劉家,好像見了天一樓劉雨,我沒敢距離太近觀察,怕被發現。」

  最先說話之人想到今日觀察徐珣時,對方似乎已有警覺,曾回頭一瞥看過,幸虧那時身在鬧市之中,這才沒有穿幫。

  「怎麼可能,我師妹那樣的仙子,怎可能與這魔道中人有所牽扯呢。」男子眉頭微皺,看上去心情有些不佳。

  男子與劉雨皆是天一樓修者,平日裡雖與劉雨未經常往來,但也有幾面之緣,劉雨在宗門內性子清冷,一心修行,但與同門師兄弟講話向來不失平和氣質,風評也很好,怎會與魔道扯上關係。

  「范師兄別亂想,其中也許有內情?」男子旁邊人拍了拍男子肩膀開口寬慰道。

  「對,我必須要去見下劉雨師妹,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那被喚作范師兄的男子面色一正,隨即朗聲道。

  其餘人聞言皆是應是稱好,便繼續著討論。  

  「那人還去了哪?」

  「沒有去哪。」

  「范師兄,可需要我等幾人相助?」

  「多謝各位師兄了,只是見我師妹而已,我一人前往即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