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五百一十章 是不是很眼熟

草士 | 2022-06-25 20:00:11 | 巴幣 102 | 人氣 62


第五百一十章 是不是很眼熟

只見來人是名少年,一身錦袍,服飾極為華貴,香扇輕搧,看似貴氣逼人,腰間翠綠玉珮寫著一個大大的「一」字,站在隊伍最前。那八名親隨年紀不一,從年輕到老都有,所有人恭恭敬敬低下頭,離得少年身後半步距離,一路走近,從未超過那少年身前。

霍菲菲、霍山見到那少年,前者驚喜喊道:「大哥!」

後者寬心之下,憎惡瞪視袁昊,叫道:「大哥,我不打緊,你趕緊殺了這臭小子,我要他死!」

 
那少年點點頭,朝袁昊露出不屑冷色,隱隱之間,還有一絲陰沉怒意,他高慢道:「袁昊,交出七弟和小妹。」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撫仙霍家大少,霍風。

袁昊呸了一聲,道:「霍大少許久不見,想要你七弟和小妹的命,還不簡單?乖乖上前讓本小俠揍上一頓。」

霍風眉頭正皺,一位親隨當極喝道:「還不住嘴!區區低三下四之徒,敢對大少這般無禮。」說罷,運起道氣,綠色本源道氣沖天而起,卻是少沖境中期武者。

張大狂大笑一聲,來到袁昊身旁,大刀扛肩,道:「霍家的狗當真學不乖,我袁小兄弟乃當世少年英雄,若不是你們早出生幾年,連替他提鞋的資格都沒有,少來丟人現眼,以大欺小。」

其餘親隨怒喝上前,釋放本源道氣,紅、黃、藍、綠、金五種本源相繼而起,各色道氣盤旋半空,久久未散。

群英盟武者見這八人清一色都是少沖中期武者,不禁倒抽冷氣,暗暗驚呼不止。

張大狂低哼一聲,本源道氣爆發,勁風如同兇悍浪濤襲岸般,一時壓過對面所有人的本源道氣,激昂的怒意和戰意,正指向對面的霍家人。

霍家親隨臉色均是微變,心想同樣少沖境中期武者,此人道氣渾厚遠勝常人,看向張大狂的目光,隱隱多了幾分謹慎之意。

有名年邁親隨喊道:「敢問是群英樓哪位英雄?」

張大狂吐了口沫,猙獰笑道:「甚麼群英樓,給老子聽好,如今萬花幫、紅纓幫不存,咱們只有一個群英盟。老子姓張,自號大狂,比起當年的萬花幫,老子更厭惡你們霍家,就為你們那狗屁野心,害得我大哥和大嫂白白受苦十年。」

「說的好!」顧老六、陸象鋒站到張大狂左右,同樣戰意高昂,二人道氣和張大狂不分上下,既渾厚又猛烈。

文天義、黃源來到袁昊身後,二人沒有催動道氣,而是將注意力放在袁昊和周遭,深怕霍家來的人手不止如此,暗暗戒備。

霍風臉上一片傲然笑色,釋放出道氣氣浪,當是執者六脈的境界,挑釁道:「袁昊,那日以後,本少實力大進,邁入六脈境界,你手中已無道寶作為依仗,憑你實力,根本不會是本少的對手。現在的你,除了躲在他人背後,也就剩一張嘴罷了。」

袁昊耳聽這話,眼瞧霍風,只覺自己宛若回到撫仙鎮的日子,白楊林竹屋前,和竹家二人、顧希顏相談甚歡的情景歷歷在目,又或當初迫離撫仙,報恩不成的悔恨無奈之情,一切回憶湧上心頭,再也一發不可收拾。

他深吸一口氣,笑嘻嘻道:「當日霍文霍武雙雙敗給本小俠後,你這位大少怕得要命,不願當眾出糗,又想強娶令謙姑娘,因此想方設法串通絕千閣柜主,暗中使手段趕跑本小俠。不得不說,本小俠確實上了當。」

霍風臉色一變,道:「你……你胡說八道!袁昊你莫要含血噴人,本少從未做過這種事。」

袁昊嘿嘿壞笑,道:「你當本小俠蠢呀,不過看你尚未成親,還想尋本小俠報仇,八成你的詭計沒有得逞,哈哈哈,不愧是令謙姑娘和竹爺爺,你那點小心思,騙得過撫仙百姓,卻騙不過竹家二人,竹爺爺定有方法整治你這等人。」

霍風聽他提及「令謙姑娘」四字,當是妒火狂燒,道:「不許你這麼叫令……令……令……」那「令謙」二字怎麼也說不出口。

袁昊見他臉上有異,不禁心中疑竇,想道:「怪了,這傢伙是怎地啦,當日在撫仙鎮,他可是整天喊著令謙姑娘的名字,一點也不嫌厭。」

原來當日少年小會確實以袁昊的落敗收場,依照先前打賭,竹令謙必得嫁給霍風為妻,正當霍家、李正志喜迎上前,打算溫言勸慰竹雲堂幾句,哪知他先後出示道盟、靈瑤宮的二道令牌。

霍風並不清楚那二副令牌的背後意涵,一心迫切想迎娶竹令謙,然而自從二道令牌一現,霍嵐、李正志似是認出令牌為何物,一時面露憂色,那天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就算回到家中,霍風再三請示爺爺和族中長老,所有人卻像遺忘這件事般,再沒人提有關結親的事兒。

袁昊隨口胡說八道的戲言,正好說中霍風心裡最大的痛處,這讓他如何不惱怒無比?只見他手中香扇一收,左手右手衣袖、右手往左手衣袖一伸,取出兩支筆桿,筆尖極細,中有圓環,一隻筆黑中透紅,宛如烈火,另一隻筆黑中透藍,猶似冰晶。

袁昊認出二支判官筆,暗道:「玄鐵陰陽筆!」輕輕按住手中「雪中青芒」,催動道氣,長劍嗡嗡低吟。

霍風瞳孔微微瞪大,立刻又陰沉下來,咬牙道:「執者五脈,這怎麼可能?」

當日撫仙鎮對峙,袁昊是執者二脈境界,霍風則是執者三脈境界,自那日過去近一年光陰,霍風在族中長老傾力栽培下,從三脈踏入六脈,一連打通三脈,要知道以他年紀和花費時日,已然不輸道盟五霸任何天才弟子。而袁昊分明無依無靠,更是四處流亡,竟還是同霍風一連打通三脈,達到五脈境界。

袁昊奇忖:「看他模樣,並不知道我提升境界的事,難道萬紅那八婆從未告知本家?」但大敵當前,對方手上持著道寶,一旦稍有分神,後果不堪設想,當下沒有細想下去,而是心上一計,賊笑道:「霍大少,你瞧本小俠手中這柄劍,是不是有些眼熟?竹爺爺的佩劍,大少你不會不清楚罷?」

果見霍風臉色沉下,貪婪地盯著雪中青芒,心想:「竹爺爺怎麼可能把佩劍給這等人,這劍定是這小賊偷偷盜來的,實是可惡已極。我和令謙大好婚事,也都是被這小賊一手毀的。」想到這裡,油然強烈恨意。

他突然冷然道:「袁昊,你以為本少沒有對付你的辦法?」說話之間,持判官筆左手往懷裡一摸,摸出一物,仔細一看,竟是一柄半個掌大小的黑槌。

這回換成袁昊臉色有異,他靜靜看著那黑槌子,瞇起眼道:「你為何會有這東西?」

霍風似覺得逞,冷笑道:「這是李柜主所託之物,用你的話,袁昊,是不是覺得很眼熟?」



群英樓最後衝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