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第十二根羽翼—測驗中的偽魔獸(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2-06-25 20:00:06 | 巴幣 102 | 人氣 77


天和月在結束訓練後才看手機,他們在差不多的時間下,分別收到了空和松的問話,提問的內容都跟「他們是不是要去打魔王」有關。

天回答得很快,只輕描淡寫地說:「和你無關,需要你的時候會跟你說。」

月則是在煩惱了大半時間後,決定稍微學天的回答,但是她的說法比較婉轉:「這是我和天之間的秘密,所以不能講。」

收到這兩個人接近但態度不同的回答,空很是煩惱,但是又沒時間追問過多。

如同回的預料,天果然把整件事情拿來利用。

音之刃以普通女高中生身分出面控訴說被王室綁架後虐待,只為了追問她不知道的事情。有天動用大量的社群帳號散播,整件事情才不過一天,就已經擴散到人盡皆知的程度。

媒體版面全都在報導王室如何虐待兩個女高中生,派了多少人,連殺手都出動,還誇大成差點殺了她們。

因為內容誇大加上寫得太人神共憤,網友們當起鍵盤魔人,一面倒地在王室的粉絲專頁上痛罵國王和其他高官,搞得很多無辜的人也莫名其妙被罵進去。

為了這件事情,空花了兩天,寫了一份擬稿和計畫書給國王,內容大概是如何處理名單上的這些人。

如果不執行得確實一點,人民對王室的信心只會更低而已。

就在媒體報導這件事情的第三天,國王終於行動了,他照計畫書上的去做,召開記者會,先表達對整件事情的遺憾,先撇清自己並不知情,是直到兒子衝來救人才知道不妙,已經對涉入事件的人進行行政懲處和法律程序上的處置,也會給予遭遇綁架和虐待的兩名女高中生國賠表達歉意。

這件事情雖然還是罵聲一片,但是相比事件爆發的頭兩天,眾人的情緒緩和很多,至少不是一面倒痛罵王室,也讓人民看見原來國王還是會處理事情的。

由於懲處來得太快,讓很多被處罰的人都不知所措之外,更納悶國王怎麼知道他們跟事情有關,但又無法去問當事人。

空看了網路上的留言,鬆了一口氣,這件事情被壓下去是遲早的,因為天他們在記者會之後,就沒有進一步爆料其他事情。


今日,又是特招生的訓練日。

除了基本的訓練外,開始加入一邊用能力,一邊用武器的訓練。

這是考試必須考的部份,躲也躲不掉,對某些人來說很簡單,對某些人來說卻相當困難,不是每個人的能力都能輕鬆和能力一起使用,例如慶,能力和武器幾乎是一定分開使用,他只能在用完能力之後才用武器,或者反過來。

不過考試的重點其實是應用,也不強制一定要同時使用,可以把能力當輔助用武器攻擊,也可以相反。
近身戰組慶是最後一個和松對練能力與武器的運用,松要他不用客氣,用力攻擊就可以了,但這話一出,他就後悔了,他眼前出現了一群黑色的、非常噁心的怪物,等他反應過來時,慶的木刀已經戳到他的肩膀。

「不要呆掉。」慶把木刀收走,轉過身,俐落離開。

「好帥啊……」

「不但會唱歌、會作曲,連刀都用得超好……」

「慶也太強了吧!」鵲咋舌道,她剛才拳頭揮了半天,雖然把地面打得坑坑疤疤,卻沒有一下成功打中松。

「哈……哈哈……這樣我真的還要繼續教慶嗎?怎麼感覺他來教我還差不多呢?」

「廢話,我和慶是同一個師父教的,基本能力的水準是一樣的。」天一劍打掉月的武器,厲聲喊:「把劍撿起來,重來!」

「是!」

「忽然覺得,月不是幸運,是可憐吧?要是我一直被這樣又是打掉武器又是打飛,早就放棄了。」一名女同學對月投以同情的眼神。

月雖然把劍舉高,意圖吸收掉天的攻擊力道,但是天忽然使出抬腳,踢起地上的沙子。

沙子差點進入眼睛,她下意識用手擋住,結果被天用劍柄用力敲了手臂。

「痛……」

「太大意了,不是說了也要注意敵人的腳嗎!」

「是,對不起,再給我一次機會!」

「喂喂,適可而止吧?遠程武器組其他人都快被你丟下了。」鵲忍不住替月說話,這三週總共六堂課,天對月的訓練比對其他人的還嚴格,經常把月打飛或是打傷她的手,偶爾還會從她的頭上打下去。

「沒有時間了,只剩一個多月,月再不學會完全讓人露出破綻的攻擊方式的話就麻煩了……」
「對不起,太沒用了。」

「算了,妳先休息,遠程組的都跟我來。」

「為什麼?為什麼總是差一點?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了……」

慶默默看著天,嘆了嘆氣,說:「冷靜,感覺武器,一部分。」

「他的意思是叫妳先冷靜下來,感覺武器是自己的一部分。」

結束了遠程組的訓練後,月也已經練了一百多次的揮劍,到下課時間都過完一半才收起武器。

空和進在一旁看著月訓練時那艱苦的樣子,連他們都覺得天似乎過於嚴格了,而且月的樣子,像是抱持著某種覺悟在訓練。

月每天上完課之後,會換上體育服,去操場跑個五圈、仰臥起坐一百多下,才跟天一起去組織進行揮劍、飛行、攀岩、躲陷阱的訓練,然後隔天安排全實戰訓練。

每天都是這種訓練菜單,雖然月的體力比以前好很多,力氣也比以前大,但天始終不讓她使用黃金劍,反倒是每次揮劍練習時,都會加重她手腕和手臂的負擔。

就在天、慶和月結束訓練後,三人要一起回學校時,空和松就主動跑來雙胞胎的總部找他們了。

「你們三個可以借一步談話嗎?」空雙手環胸,一副「不准拒絕」的樣子。

「對不起,我有點累了,沒力氣呢。」月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我看了你和月的訓練,為什麼你們好像很急?到底想做什麼?你們是要去打魔王嗎?」

「空,你既然決定要自由,就不要干涉這件事情,這是我和我的主人要面對的,在你真心想當她的使魔之前,你沒有過問的權利。」天拒絕回應,推了推月,說:「快上車吧,妳不是累了嗎?」

「我總覺得放著不管,你們會出大事。」松皺眉頭表達擔心。

「你不用擔心,你的預言有失準的時候,這次不過是你的錯覺而已。」

「不,我不覺得有失準,我覺得你們會去很遠的地方再也回不來。」

天的表情似乎僵硬了一下,搖了下頭,直接上車。

慶無言了數秒後,說:「不要管。」他上車之後,把車門關好,車子快速遠離現場。

「開什麽玩笑啊!這些傢伙……」

「空殿下,請息怒,我會繼續追查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進也說雙胞胎有大動作在準備武器,不知道到底想幹麼。」

另一方面。

「不說好嗎?」慶率先打破沉默,月已經睡著,他有特地壓低音量。

「嗯,月希望瞞著他人行動,這件事情的確不能高調,會更引起王室的注意。」

「偽魔獸……」

「你和音之刃在遠端指揮吧。」

「哎……」

「我知道你很想參戰,但有奇怪的對手摻雜其中,你還是以自己的安全為主吧。」

「無所謂,活著報告結果,然後,你要思考,不要再犧牲自己……」

「你和月怎麼說了一樣的話?」

「不要放棄人生,你不是祭品,也不該成為祭品。」

「我有得選嗎?」天冷笑著問道。

「會有人幫你創造。」

慶用眼角餘光瞥了睡著的月一眼,勾起嘴角,「你的主人不會放棄你。」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