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代價.一

白鴿 | 2022-06-25 19:18:08 | 巴幣 108 | 人氣 56


人如果沒有付出,就甚麼都得不到。

想得到甚麼東西,便須要付出同等的代價。

所有命運的饋贈,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碼。

沒有免費得來的午餐,沒有從天上掉落的餡餅。

等價交換,陰陽輪轉,世間萬物如此。

此乃因果,此乃緣法,此乃——

天道。

《論天理》大丹.崑崙道.李全一



昏暗的靜室之中,僅有木門上段的方窗與深處的爐火照亮。

不大也不小的房間,青衫道人盤坐地面,髮絲如瀑亂灑背後。

其身前是一張矮桌,不偏不倚地擺在靜室正中,白色的戰袍展攤其上,還有兩柄通體漆黑、堅如玄鐵卻手感溫潤如玉的寶劍。

左手邊,則放置了上百數盛滿綠色藥液的試管,道人正在仔細地清點。

「如此…應該足夠了…」長生低吟著將最後一管檢查的藥劑放回試管架上。

展開感知,確認方圓一里內沒有任何人煙與異常;

從袍袖之中取出符書,翻開其中的一頁細看觀想、在腦海中勾勒,確認熟練、將符書收回;

往靜室深處的丹爐添薪續火,以風靈識確定爐溫與檢查密封狀況;

將所有物件碰一下,左右挪動其位置直至心裡滿意,差點被丹爐燙到手;

抿抿嘴唇,口不乾燥、腹中不虛,午前吃的雞腿很多汁,心情不錯,狀態上佳——

長生暗自點頭:

「如此,開始吧。」

從子午訣開始,手印翻飛,袍袖霍霍而動。法訣連環,雙手最終皆是豎起劍指。

一聲低喝,指尖輕輕劃過指腹,如同被薄如紙的劍尖抹過,連痛感都沒有多少。

右手的指腹破開了兩道恰好能讓血液流出的口子,卻沒有腥氣、甚至不見血色,

而是流出厚如油脂、卻不沾粘的白膏,飄揚著神異的清香、散發淡淡的青霞,勝過世上所有的佳餚奇珍,讓人本能地想衝前捉著道人的手指將其舔淨——

這就是所謂的仙膏。

凡人食之可延年益壽,可袪病強身,可增長悟性。

傳說中能使人功行大漲、一朝飛升的仙人灌頂,其中一法便是憑此從天靈蓋開始伐毛洗髓。

仙膏由修士的本源與功力凝煉,是塵世間真正的「大藥」。

不過,凡是多少懂點門道之輩,對於仙膏這東西都是避之則吉。

無他,仙膏在承載修士道行的同時,也混雜了當中的代價,不然世間修士早就被當成補品資源狩獵光了。

道行感悟、神通法訣,乃至塵世因果、功德業障。

當中,也不乏秘練邪法,用最少量的仙膏、將後半兩者全部輸送出去的缺德之輩,轉讓代價、以他人作資糧消孽渡劫。

就算是正常的灌頂,只要仙膏中殘餘那麼一點的精神烙印,也足以讓承受者性情大變,非是奪舍、更勝奪舍。

然而,這份精神烙印,才是修士道行與感悟的核心。去之,意義盡失。

仙人之道,沒有那麼好承受、沒有那麼好白嫖。

修練之事,必有代價。

因果輪迴,又放過誰。

靜室之中,仙膏匯流於道人的指尖,聚而不落,就像是在無重力環境下的流體包裹著手指流轉。

長生屏氣凝神,撥髮耳後、扶起手袖,從最靠近的長劍開始。

以白膏為墨,以劍指為筆,穩而不慢、連筆揮毫,全神貫注地畫下一個形體扭曲、晦澀難懂的符體。

數息之間,最後一劃既成,青色的光華沿著書寫的軌道綻放。在那耀目之中,那符體居然就像鳥獸般騰挪、像蛇蟲般蠕動。

然而,此等異像呈現的同時,越是去看,心中便越是覺得,這團會動的詭異線條,是一個字。

一個「靜」字。

「呼…仙家道紋真有夠難寫。」說著,長生吐出一口濁氣,捲起長長的袍袖在手背,擦過臉頰的冷汗。

如字面意思一般有稜有角的下顎線條,在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便因消耗削了幾分,讓道人原本便修長的下巴越加鋒銳了、就像桌上兩柄寶鋒的劍尖,如此模樣倒是更貼切道人那「劍仙」的名頭、雖然是自號的。

從手側的藥架,直接以指縫夾起一管藥液——那如白玉一般細膩而修長的手掌,卻怎麼都看不出是修劍之人。

豪邁地將塞子用嘴咬著,啵的一聲拔出、將其吐到一旁便不顧,就像盛夏嚴暑間對待那西瓜的黑籽。

將管內翠綠的藥液傾倒入口、是淡淡的薄荷與青草味,清爽的口感隨著藥液滑進喉間,讓人精神抖擻的冷流直衝腦門、藥液化為恢復的能量滋潤填補空蕩的經脈,為暑寒不侵的仙人帶來一陣涼意。長生的臉色頓時恢復過來。

如此,道人再度開始書寫。

嗑藥、畫符,循環。

長生竭力將仙膏迫出,一筆又再一筆;

道符續漸把長劍填滿,一柄後另一柄;

藥劑慢慢被道人喝光,一管接著一管。

靜室中充滿了仙膏的異香,濃到了這個地步只覺得是某種衝鼻的臭氣。

慢慢,藥劑已經不足以恢復道人本源的虧空。

一頭青絲變華髮,雖容貌並沒有老去多少,但眼角間的皺紋卻拉出了晚年的暮氣。

艱難地支撐起低垂的眼皮,道人盯上了靜室深處的丹鼎。

長生抬起劍指向爐蓋,可見從劍指破口湧出的仙膏快將流乾,只是這個動作便讓長生喘氣不斷、體顫不止。

筆直的劍指猛然折轉指向:

錚!

猛風生起,直直將爐蓋吹開,露出一株奇異植物。其形似靈芝,桿白似骨、傘紅如血、厚如肉排。

隨著丹鼎敞開,厚重的血腥氣瞬即將靜室的濃香沖散,混雜赤紅粒子的血霧流淌在整個空間,隨著一道道微風從靜室的各個通風口竄出、卻又吹不散,就像一條條肥大的血肉觸手在蠕動搖擺。

只見長生張口猛吸,室內所有的血霧都要被他吞進嘴中。

那些外探到一半的紅霧抖動著、仿佛有生命,顫動的赤色好像正在發出無聲的哀鳴,就像是想逃離甚麼要將其撕碎吞食的猛獸,可卻是徒勞無功,通通被扯回靜室之中。

吞著紅霧,道人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青色從髮根開始浸染到髮尾、漸加深色到墨黑,乾枯的本源得到滋潤,仙體就像扁塌的氣球被重新吹起。

而那血肉色靈芝,卻是在鼎中化成了煙燼:

「可惜,看來是沒有能留給那傢伙嚐嚐鮮的份了…」長生的腦海中閃過一個赤色玄衣的身影。

那靈芝,名叫龍血芝。

據說只會在龍血灌溉的陰暗潮濕之地生長,多是在龍族療傷的洞府找得、或是伴隨龍屍出土。

以龍血中的磅礡生機為養料長成,正確煉化後可補充血氣、蘊養本源,是一種珍稀的「草還丹」。

而正確煉化的方法,長生恰巧曾經從古書中看到過——以仙火徐徐熱之,則其精萃自漏,吸之可增陽壽,食之無用。

它正是長生敢以本源化仙膏畫符的最大底氣,那上百數的藥劑,只能算是錦上添朵花。

說來,那上百數的藥劑,幾乎花光了長生自瘟疫之災以來累積的財物資糧,讓他變成了真正的「貧道」。

就長生所知,除了那些花上萬年只靠自身持行靜修的道仙,他所知的修士就沒有一個是手頭是不拮据的,不是已經很窮、就是在變窮的路上。

就算是累積千代的世家,參加一個拍賣會,便可能為了競拍那些能逆天改命的奇珍傾家蕩產…

無他,財物,是世間最好付的「代價」。

破財消災,是連路邊阿伯都懂得的道理…

反倒是那龍血芝,長生居然是在一個基路伯擺的菜攤上找到的…

真不知道為甚麼這東西會出現在方舟之上…九成是某個不識貨的義勇軍以物易物換出去的。

而菜攤老闆,也只是將龍血芝當成一個充滿血腥味、沒有人肯買走的肉蘑菇,

是故,長生得到它,根本沒花費甚麼。他只是幫忙看攤子讓老闆上個廁所,老闆就將龍血芝送他了…

撿了個好漏。

不過,剛才紅霧那抖動的模樣…

「這東西,不會已經要蘊靈化龍了吧…」

蘊靈化龍的龍血芝,代表滋養龍血芝的龍血出自強大的龍族,又或是其沾染了龍族的靈魂碎片、故之有靈。

若是前者尚算還好,只是將一頭從植物化龍的大妖從搖籃中扼殺;最差的情況,也只是將一頭強大龍族的失落眷族當補品用了。

但如果是後者,那就代表他可能破壞了一頭龍族的復活大計、將人家的殘魂或者轉世身吃了下肚。這因果,大了…

道人打了個寒顫。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白鴿
中文字數:2539
2022-06-25 19:18: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