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EP32-火藥味的早餐,成為最優秀。[日更挑戰237]

aeronongalax | 2022-06-25 17:04:49 | 巴幣 1016 | 人氣 106

連載中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
資料夾簡介
遊玩魔法覺醒Magic Awakened得到的各種梗,靈感與個人設定而成,以玩家角色,那個新人,為主的衍生小說。

榎木•雷克塔不受控的打哈欠,次數多的讓他憂慮是否不該去上課,他可不希望讓任何一位教授覺得不被尊重。
彎身看著總算乖乖進籠子休息的歌米爾,榎木露出無奈的笑容。不知怎麼,每次自己一睡著歌米爾就會大叫,好像我會一覺不起。體諒到這是歌米爾的關心,即便整夜難以休息,榎木決定釋懷。
「今天要乖乖待在房間喔,歌米爾。」
半睡半醒的歌米爾伸長頸子享受撓癢癢,低聲細鳴答應榎木的要求。
榎木才剛開啟寢室門,兩隻長角的貓頭鷹瞬間滑翔進房內,將一份包裝精細的米褐色包裹,穩妥置放在中央的桌上。
一封鮮綠色的信夾在兩條銀繩之間,榎木輕輕抽出,上方燙著一行鍍銀的字樣:
「歡迎加入史萊哲林學院,新生。」
封口的綠蠟封壓印史萊哲林院徽火漆章,一條銀色的蛇蜿蜒盤踞。當白皙的手指才碰上章印,兩隻雙生貓頭鷹便無聲無息向外飛走。
榎木有點緊張,撬開火漆章抽出裡面銀色的卡片。那是張非常漂亮的卡片,只要一點擺動,便可以看到燦星般亮眼的細光,而上方細柔藝術的字體更是吸睛。
夜黑色墨水用著適當的力道,在卡面上烙印字句,並被施著隨閱讀不斷變化詞語的魔法。

「我,我們是你們的級長,戴司忒尼,
不用試著分辨我們,我們不過引領你們走進命運的最佳歸屬,史萊哲林。
新生,想必你們已經體會一夜好眠,在銀線刺繡史萊哲林光榮歷史的絲綢帷幔圍繞下,沒人會睡得不安穩,而湖水波動的安眠曲是我們專屬的特權。
不論你們在進來史萊哲林前聽到多少壞名聲,那都並非是你。只有最膚淺的人會將前人的過錯強加在新進生上。
但,當然,我們從不單純,我們充滿謀略,我們能以此為榮。
有時只有活到最後的人才能繼續影響大局。想必你深有體會才會進到史萊哲林。
為何我們不在你們睡前說這些,命運總是難以捉摸,你永遠不會知道誰會是真正在暗地守護你們的人,但獨自深層思索是誰都需要。
切記,新生,學院是你們的家,但從不會是你們真正的成就。只有你能創造自己的未來。
現在,驕傲地穿上屬於你們的史萊哲林校袍,成為最優秀的自己。」

榎木•雷克塔錯過與兩位帶隊的級長見面,但從信件中感覺非常睿智。
「有時只有活到最後的人才能繼續影響大局。」
榎木呢喃,這句話幾乎一瞬間刺進心裡。或許思考點不同,但這句話確實對自己深有意義。
抽起銀線,米褐色的包裝紙瞬間花般綻放,史萊哲林校袍柔軟平滑,祖母綠內襯嚴肅溫和,下方擺著一條經典的綠圍巾,襯著銀色雙線。
榎木伸手摸過冰涼的頸子,從渡過黑湖起,他確實很想要一條圍巾。
手掌壓上這件新套裝,榎木的感受一直在實感與虛幻間游離,他緩緩閉上眼,知道這並非一場夢,但也並非被確立的真實。自己仍未真的相信。
榎木•雷克塔換上史萊哲林校袍,將榆木魔杖收入內袋,將今天的課程符咒學與魔藥學的書籍帶上。兩本書頁間夾著幾張銀便條,在破釜酒吧這兩本正好被翻閱複習最多次。
「晚上見,歌米爾。」
榎木確定歌米爾安然無恙,食物飲水充足,看著雪花球放鬆的顫顫柔羽,呼呼睡著,才安心鎖門。
離開宿舍區,史萊哲林的交誼廳很寧靜,此刻大多數同學都在餐廳吃早飯。
榎木深呼吸,放鬆緊繃的肩膀,說服自己細心體會抉擇的新生活。不論最終好或壞。


走上大理石階梯,經過陰冷的地牢通道,當越接近霍格華茲城堡門廳,可以聽見學生間熱鬧的談話聲,以及無數步伐經過,踩踏出快活的節奏。
離開地下教室的門一開啟,明亮的陽光自大窗灑落,視野一片光亮,榎木•雷克塔稍微瞇起眼睛適應環境光變化。
這是榎木第二次前往霍格華茲的餐廳,也是舉辦各種活動的禮堂。寬敞的能容納全校師生,甚至足夠客人就坐,被施魔法架高的天板呈現外界的天空。
今天晴朗湛藍的讓人心曠神怡。


「你們真該住嘴,不然會吃上苦頭的。」
「哈,兄弟,聽到嗎?這傢伙想和我們比劃施咒。還不如去翻你的書吧,佩傑。」
「哈,妙阿,兄弟。書頁佩傑實戰肯定不怎樣。」
但歡快不過幾秒,走進餐廳的榎木便聽到前方傳來爭執聲。
弗雷兄弟與丹尼爾坐在靠中央右側的長餐桌,但比起用餐很明顯爭執持續一段時間,大多數學生幾乎避開他們就坐。一個明顯的空曠就像競技場。
「別吵吵嚷嚷的,哪邊更優秀早明擺著。」
卡珊卓端來自己點選的精緻早餐,坐上左側的餐桌,即便隔著寬敞的中央通道,但那充滿自信的聲音,仍清楚自喧嘩中顯耳。
「是阿,和我們比,你手上的魔杖只會是根破棍子。」
「格調,費舍爾。」
一看到卡珊卓來到餐廳,弗雷兄弟馬上起身換位。離去前,費舍爾不忘多調侃幾句,卻引來卡珊卓不滿。只能馬上噤聲,略帶歉意的低頭默默坐到一旁。
「你也一樣,柯爾比。」
柯爾比看到哥哥狼狽的模樣,忍不住竊笑,同樣被要求噤聲。
待一切安靜,卡珊卓總算可以享用美味的可頌,他不討厭裡面加上清脆的時蔬與柔滑的奶酪,這些總讓他覺得……
「丹尼爾才不會輸你們呢,等下的符咒學他肯定會讓你們好看!」
略帶稚氣但氣勢高漲的嗓音再次劃破寧靜,卡珊卓正準備咬下可頌三明治的嘴緩緩閉上。他可不想在鬥爭中用餐,實在太壞氣氛了。
「Wingardium Leviosa!」
艾薇握緊扣著符咒書的斜背帶,舉起櫻桃木魔杖揮動,懸浮咒抽走了費舍爾手中的餐叉。金色金屬懸在空中隨後掉落木桌發出響亮的撞擊。
「艾薇,我想你充分表明自己的愛現。非常好,你預習了今天的課程,這就是你想要的稱讚,你可以退下了,瓦林頓。」
卡珊卓伸起套著白手套的手,阻止費舍爾抽出魔杖反擊,他們可不該因為別人的無禮受懲罰。
隨著鬥爭疑似要升級,原先用餐的學生開始放下餐具圍觀,環繞厚實的人群牆,讓準備趕過去勸架的榎木被硬生生擋住。
「抱歉,請讓一下。」
雖然還不夠清楚來龍去脈,但總覺得事態不該加劇。
「卡珊卓,你說話真的太苛薄了!」
「喔,艾薇,傷到你的心了嗎?但有任何人該為你的脆弱負責嗎,我不認為。」
面對艾薇的指責,卡珊卓態度更是冷硬,他優雅地站起身,走到中央的通道,面對逐漸憤怒的同學。絲毫不在乎。
複製外界天空的天板開始轟轟作響,晴天雷來得過於適時,一些學生頓時敬畏卡珊卓,就像是他招來雷電。
「我們可以在符咒學課上讓你們知道,你們是錯的!」
艾薇一手拍桌,湛藍大眼著實氣憤但毫無畏懼得瞪向卡珊卓,卻只引來卡珊卓刻意的嘆息。
「我想任何優秀的魔法師都知道不該亂保證。丹尼爾•佩傑應該有能力替自己說話,如果他的口沒因為緊張黏住的話。」
卡珊卓那雙綠寶石般的眼睛狠狠轉向沉默的丹尼爾,目光銳利透徹,彷彿早看清丹尼爾對施咒的不擅長。
「而艾薇,如果你真的優秀,你真該和足夠優秀的人當朋友。」
「丹尼爾很……」
「你說和優秀的人當朋友,你是說費舍爾和柯爾比嗎?」
丹尼爾阻止艾薇繼續替自己發言,他也扯起嘴角嘲笑卡珊卓,光是和弗雷兄弟同間寢室一晚,那經驗根本地獄。愚昧無知又吵鬧。
「喔,丹尼爾你只會看表面,憑著你那不精準的判斷又能多正確。費舍爾和柯爾比在巫師決鬥上絕不遜色。那你呢?簡單的咒語都施展不出來嗎?」
「學習並非鬥爭,每個人盡力學習才是最重要的。卡珊卓,我知道你很保護朋友,但我想我們應該先了解這場爭吵的源頭。」
總算從人群中擠出的榎木有些著急,這種劍拔弩張的氣氛完全談不上友善。弗雷兄弟知道卡珊卓替彼此說話,頓時心態翩翩然,忍不住羞澀。
「朋友?卡珊卓才不懂得交朋友,任何人都不該對同學如此苛刻!」
「艾薇,無端的苛刻自然不行,所以我們應該先了解實情,事情是可以解決的,只要我們先靜下心談……」
「憑你也想對我說教嗎,你這……金針菇!」
看著榎木彷彿與丹尼爾和艾薇同一陣線,卡珊卓這下胃口全沒了,這頓早餐糟透了。我可不必嚥下這股屈辱。一時暴躁,卡珊卓忍不住嘲弄榎木的名字。即便出口的瞬間就後悔。
費舍爾和柯爾比打量榎木•雷克塔,瞬間明白意思而毫無遮掩的大笑,接著其他同學也跟著訕笑。榎木沒意見,至少氛圍變得和緩。
「卡珊卓,你還不是……」
「停下,我不介意我的名字好笑,它確實是這個意思。雖然我們沒親身參與霍格華茲大戰,但事實就是我們都將有機率捍衛彼此,沒人能確定真正的外敵是誰又或著何時出現。盡量善待彼此好嗎?」
榎木阻止丹尼爾連帶拿卡珊卓的姓氏開玩笑,雖然這舉動令丹尼爾不解。卡珊卓就是沒受到同樣的待遇,才會對同學苛薄。丹尼爾真希望榎木能明白這一點。
「真掃興……」
榎木的話讓同學回想起前輩講述過的慘烈戰況,很多優秀的巫師女巫逝去。話題變得過於沉重嚴肅,這場早餐鬥爭不再有趣。
周遭的學生不滿小嬉鬧也要被阻止,但人潮仍開始散去。
榎木看著卡珊卓的表情有些無奈,就像知道那倔強的武裝底下非常沒安全感。卡珊卓沒料想到自己幾乎要氣鼓起臉頰。
太孩子氣了。卡珊卓可不想在公眾場合失去儀態。
「哼,我可以照顧自己,那怕未來將會有一場大戰。現在恕我不奉陪,優秀的魔法師可不是經由遲到錯過課程養成的。」
當卡珊卓甩手轉身離去,費舍爾和柯爾比也緊跟在後,離去前自然不忘對榎木和丹尼爾一記狠瞪,就像看著同學院的叛徒。
「你還好嗎,丹尼爾?」
「艾薇,我沒事,但等下我肯定要被笑話了。我根本不會施咒。」
卡珊卓和弗雷兄弟一離開視線,丹尼爾瞬間重重嘆息,就像缺乏辣椒離火六小時的火蜥蜴。似乎天生把技能點全加在熬製魔藥,丹尼爾自知在施咒的上手度真的不高。
「沒事的,丹尼爾,你很快就會學會,到時候卡珊卓他們就會認錯!」
艾薇拍打丹尼爾的背,試圖提振士氣,但丹尼爾一想起艾薇剛才向卡珊卓誇海口的過程,臉色頓時更陰鬱慘痛。
「別再延續鬥爭,學習就照個人步調,沒辦法馬上學會也不用擔心……」
「你當然能說得輕鬆,第一天就打敗成年山怪……根本……算了,你們別管我!」
榎木彎下身安撫,希望丹尼爾不要受影響,藉由激將法努力不完全錯,但過於緊繃到分神對學習並無幫助。卻不知這些話由自己說來格外刺耳。
丹尼爾看著那雙並無惡意的銀色雙眼卻還是發起了脾氣。原本還想著自己能與榎木平起平坐,互相捍衛的關係,但現在想想或許自己只會是累贅,甚至會被小瞧。
他不會那樣想。丹尼爾內心告誡自己別想過頭,這肯定會傷到榎木,然而還是無法承受比較心的壓力跑離禮堂。丟下新認識的朋友。
「丹尼爾!」
雖然很在意丹尼爾對榎木說的話,但艾薇僅回頭打量榎木幾眼,便趕緊追上那令他掛心憂慮的紅褐髮孩子。

禮堂頓時空蕩蕩,榎木看著卡珊卓一口未吃的精緻早餐,緩緩走過去,指甲用力刮過木桌。視線無法從金色的餐叉上移開。
無預警的,榎木•雷克塔用力舉起餐叉刺進手背。痛覺讓渾沌的思緒清晰一點,僅僅一點。
「Scourgify. Reparo. Tergeo.」
拿出刺寒的榆木魔杖,榎木修復略顯刮痕的桌面,清潔金餐叉,就像從未有人使用過的嶄新。但三點鮮紅滲出的手背,他用指甲刮過。麻痛不比過度的自責難受。
我真差勁,完全無法解決任何事。
是決定好面對新生活的,這不會改變,不論最終好或壞。




榎木有極度壓抑的特質,他的忠誠有毒,未來會更加明顯。對認定的夥伴他會盡力調節直到最後。
而丹尼爾和弗雷兄弟的不合,或許解釋了為何他總獨自到禁忌森林熬製魔藥,畢竟他肯定不想一直待在宿舍房間。
友誼從不簡單,當試圖誰都不想傷害,最終或許會全都失去。

對這感興趣的好旅行者,感謝觀看,預祝愉快。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