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2022夢墨X四季鬼故事短篇集:從廁所裡跟出來

夢墨輓歌 | 2022-06-25 10:00:03 | 巴幣 18 | 人氣 31

鬼話隨筆
資料夾簡介
靈感突然冒出來的隨筆系列

  室友烏儂是個很容易半途而廢的人,要說他做事情只有三分鐘熱度呢?還是很常分心?

  總之,他沒有一件是能堅持到底就是了。

  先別管作業、交際,光是生活上很多小事就能發現「半途而廢」的壞習慣。

  例如,吃晚餐吃到一半,突然說嘴巴很酸就不吃了,然後把麵放在冰箱裡也沒去動,直到每週清冰箱時間到,他才說不想吃,請人把麵處理掉。

  或是看到喜歡的女生,上半個月汲汲營營的糾纏對方,對方被打動給了聯絡方式,結果下半個月他想要二次元婆,就把三次元女生給忘了,一忘就是半年,半年沒聯絡自然也不會有更多發展。

  「你明明長得還可以,但個性也太爛了吧。」身為室友的我,跟他相處一學期後忍不住勸說道。

  「啊?無所謂,個性爛還不是平安的活到現在。」烏儂聳聳肩,把看到一半的動畫關掉,爬到上鋪準備睡覺。

  「等等!你報告才做一半啊!」

  「剩下的明天在做啦!下午四點前上傳就好吧。」

  「就不能提早做完嗎?壓線太危險了,這個老師很嚴格欸!」

  「喔。」

  烏儂毫不在乎,躺上床呼呼大睡,無奈之下我只好連他的份一起處理。

  凌晨三點,我終於把所有的報告寫完,檢查三遍確定沒問題後上傳給老師。

  就在我想去洗澡時,烏儂忽然起身,下床坐、打開電腦,開始寫報告。

  「白癡喔,我都寫完了啦!」我翻個白眼,心想這傢伙不但喜歡半途而廢,竟然會放馬後炮,別人都處理完了,才來假裝認真,有夠機掰。

  「喔,謝了。」烏儂睡眼惺忪地說著,感覺沒有睡飽,看來他是連睡覺都能睡一半就放棄的人,「明天隔壁係的人要舉辦聯誼,要跟我一起去嗎?」

  「系聯誼?我怎麼沒聽說。」

  「班長私下跟我說的,因為男女比失衡的很嚴重,所以只公開邀請女生,男生都是篩選過後私下邀請,話雖如此還是能帶朋友一起去,畢竟人多熱鬧嘛!」

  「意思是,我是不合格的人囉?」真讓人不爽,但烏儂願意邀我算他夠義氣。

  隔天,由於報告很早就結束了,我可以花比較多的時間在打扮上,而烏儂原本也計畫好一套裝扮主題,但在他穿外套的時候,突然覺得很麻煩,所以鞋子跟背包就隨便抓一個。

  於是乎,他的穿著風格變得很怪,但臉好看就是無敵,儘管襯衫、窄褲配涼鞋很俗氣,背包還選有超市商標的布袋,外套也隨便套個運動薄外套,但穿在帥哥身上就是一種潮流。

  聯誼過程還算順利,可惜嘻嘻哈哈幾小時後還是沒拿到任何一個人的聯絡方式,烏儂則是在半途說要去廁所,一個尿遁跑回宿舍睡覺。

  我很了解那傢伙的個性,所以沒特地打電話找他,聯誼結束後我自己去超商買東西吃,順便買幾碗泡麵跟飲料,打算來個孤獨寂寞的電影之夜。

  拿了兩袋食物回到宿舍,除了我跟烏儂外,還有兩個不同系的室友,他們把宿舍當成倉庫,書跟一些雜物都堆在桌上,每個月只會回來四五次而已,所以宿舍通常都只有我和烏儂。

  如果烏儂在睡覺,肯定會關燈,那我進到房間裡時,就會先把東西放在門邊的惠子上,然後走去浴室旁邊開燈,距離也沒多遠,就四五步而已。

  啪擦。

  一如往常的開燈,再轉身要拿櫃子上的東西時,眼角餘光卻看到窗邊有個人形,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我很肯定有個女的站在那邊咧嘴而笑,可轉過頭再次確認時,那個女人卻不見了。

  看錯了嗎?

  我揉揉眼,反覆確認窗邊和整個房間,除了烏儂在床上呼呼大睡之外,沒有任何可疑之處。

  雖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來哪裡不對,難道是我太想交女朋友,想到出現幻覺了嗎?

  「喂!你回來時有遇到什麼嗎?」陷入恐慌的我,強行把吳儂叫起來。

  「嗯?喔……我遇到拿愛心小手的老師,還跟老師要了電話。」烏儂翻過身捲著棉被慵懶地回答。

  「愛心小手老師?跟他要電話幹嘛?」

  「老師說遇到問題可以打電話給他……啊、忘記打了,好麻煩喔,不打了。」

  「什麼?你遇到什麼問題?」

  「要怎哪裡開始說呢?嗯……聯誼的時候我不是去廁所嗎?我完廁所洗手時,在鏡子裡看到最後一間包廂有東西跑出來,有個咧嘴笑的女人從包廂下方探頭出來,但我轉身看過去時,後面什麼都沒有,可是鏡子裡卻有東西。」

  「這麼恐怖的事情你怎麼現在才說啊!」

  「原本想跟你說啊,但突然覺得很麻煩,所以早點離開回到宿舍,結果那個女人跟著我回來了,他一直站在窗戶旁邊,我原本要打電話給老師,可是太想睡就忘記了。」

  「幹!把老師的電話交出來啦!」我跳上床揪住烏儂的衣領把他搖醒。

  「好啦、好啦,別搖了!」

  拿到老師的電話號碼後,立刻打過去跟老師說了女鬼的事情,老師意外的冷靜,好像早就知道有女鬼會跑進宿舍似的,簡單的交代我應對方式後,就把電話掛斷。

  總覺得這個老師很像遊戲裡的NPC啊!說話不帶感情,也不會說多餘的話。

  「烏儂,老師說今晚七點後絕對不可以離開房間,我等等會先去補充糧食,你要吃什麼。」

  「都可以啦。」

  看烏儂心不在焉的樣子,我覺得他一定會忘記我說的話,於是我快去快回,反正只要撐過今晚應該就沒事了吧。

  幸好,回去時烏儂還乖乖地躺在床上睡覺,而我也坐在書桌前,看電影配泡麵。

  就這樣拖到半夜,女鬼都沒出現讓我鬆了一口氣。

  洗完澡,收拾一下桌面,想說今天已經夠累了還撞鬼,諸事不順還是早點睡比較好,就在此時睡了一整天的烏儂突然起身。

  「我不想在這裡窩窩藏藏了,是男人就應該勇於面對困境。」

  「供三小啊!那不是困境是女鬼!」

  「總要問一下跟著我的原因吧?」

  「你就衰呀,還有什麼原因。」我拉住烏儂的手臂,阻止他做傻事,「我看你是睡暈頭了,怎麼會覺得自己可以跟鬼溝通?他搞不好會吸走你的陽氣變成妖怪。」

  「那他一開始就吸走就好啦,幹嘛拖到你回來?」

  「不管啦!老師都說不能出去了!出去一定會出事!」

  在我強烈的挽留下,烏儂終於放棄,爬回去床上玩手遊,而我因為太累加上精神緊繃,一躺到床上立刻睡著,已經沒多餘的力氣去管烏儂會不會偷跑了。

  夜晚,半睡半醒之中,隱約聽到宿舍走廊上傳來啪啪啪的打擊聲,聽起來就像彈橡皮筋的聲音。

  頓時,我的身體就像被石頭壓住那樣,無法動彈、呼吸困難,意識逐漸剝哩,視野從仰望天花板變成俯視自己睡臉的畫面。

  咦?

  看著床上的自己,表情非常痛苦,隨著啪啪聲遠去,表情就緩和許多。

  不過,「我」還飄在半空中。

  還能看到隔壁床的烏儂還在玩手機,好像沒聽見外面的騷動。

  小心翼翼地穿過門板,我來到幽暗的長廊上,大學宿舍的走廊如此安靜,這不科學!大學生怎麼可能在午夜的時候就睡了,除了像我這種某些原因早睡的人外,其他人應該要拖到凌晨一兩點才想睡呀。

  走廊異常寧靜,燈光則是詭異的黃橙色,雖然牆面跟地板都很乾淨,但卻有種年代悠久的復古感。

  啪!

  走廊末端有個男人,拿著愛心小手無情的抽打地上的爛泥。

  對,地上有個蠕動的爛泥,爛泥緩緩靠攏想要化為某個形狀,但才剛集結就被愛心小手打散。

  最終,爛泥化變成一縷煙消失在末端。

  拿著愛心小手的男人無奈地嘆口氣,正要轉頭過來看我時,我忽然心臟猛力一震,視線瞬間變回仰望天花的畫面。

  我醒了。

  異常的清醒,疲憊完全消失。

  現在時間,清晨五點。

  原來我睡了這麼久嗎?剛剛的夢感覺只過了十分鐘。

  早上八點,烏儂也起床了,感覺跟平常沒什麼兩樣,明明是他被鬼糾纏,為什麼是我受影響比較多啊?是體質關係嗎?

  整理好背包後,我們一起去搭電梯,電梯口也就是我昨天夢到的走廊末端處,那裡的地板異常骯髒,好像有人踩到爛泥巴後在這裡跳舞。

  清潔工阿伯一邊抱怨一邊打掃,碎唸著從沒清過這難清的污漬,他感覺這不是泥巴。

  所以那個鬼究竟是什麼呢?愛心小手老師又怎麼知道應付鬼的方式?

  諸多疑問在腦海中徘徊,但害怕聽到真相會做惡夢,於是我便學習烏儂容易放棄的精神,不執著追尋這次靈異事件的來龍去脈了。

創作回應

LU+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6/887b5c325d8811d90fc0301886bc9254.JPG
2022-06-25 10:05:35
夢墨輓歌
烏雞之神的庇佑!
2022-06-25 18:43:59
ilwiKAMINA
靈異跟搞笑一線之隔XD
2022-06-25 18:40:49
夢墨輓歌
撞鬼的體驗因人而異w
2022-06-25 18:48:5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