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尼特創造神-第八十八章

傑出荷包蛋 | 2022-06-24 23:57:24 | 巴幣 1004 | 人氣 79


八十八、讓妳變得不幸的我
(註:為了講述完整的故事,這章長度是其他章節的兩倍,長達將近八千字,慎入。)
  晨間剛升起的曙光透過窗戶直直照入房間,映在一名黑髮少年的睡臉上。闔上的眼皮沒能擋得住陽光的明亮,幾番掙扎後,睡眼惺忪的少年緩緩從自己的毯子裡爬出。視線都還是糊的,他揉揉眼,然後小心翼翼地繞過其他睡著的孩子們,往房間外走去。
  一出房門,他在走廊上遇到一名紅髮的男子。對方看起來也剛醒沒多久,但已經整理好了自己的儀容。
  「伊格先生早安。」黑髮男孩點點頭。
  「唷~早安啊!亨米爾。」男子爽朗地打招呼:「趕快去梳洗一下,為了今天的戶外郊遊,早點準備好吧!」
  「啊,伊格先生,關於戶外郊遊,內瑟斯也可以一起來嗎?他今天收工,剛好休息。」
  「噢……可以吧?自從他從教養院畢業後,我也很久沒跟他好好聊聊了呢!」
  「謝謝伊格先生!」亨米爾開朗地道謝,然後便往水井前去。
  這天是教養院特定的休假日,教養院內的孩子們可以到處放風,只要不鬧事、不離開村子、遵守門禁時間,基本上想做什麼都可以。若是要離開村子範圍的話,至少要找個院內的導師或是祭司同行。
  亨米爾與其他孩子用完早餐後,屬於他們的自由時間便開始了。他在餐廳的位子上等到大部分孩子都離開後,才從座位上起身,來到另一個孩子的座位旁。
  「噢,小亨,抱歉又要麻煩你了。」白髮少女說,她稍稍顰眉,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
  「說過多少次了,不用這樣子。啊,先不要動。」
  亨米爾用袖子擦了擦少女的衣領,把黏在領子上的食物殘渣給拍落、搧去。
  「欸!?我、我又吃得到處都是了嗎!?」她慌張地問道。
  他看著少女那從未睜開過的雙眼,微微笑道:「沒有啦,希爾芙妳已經比之前厲害很多了,伊格先生也說過,這個〈幻手魔法〉雖然對妳幫助很大,但要精通到足以代替雙眼跟四肢,至少還需要好幾年的時間。相比起來,希爾芙妳進度算很快的了喔。好啦,右手,來!」
  亨米爾在希爾芙右側微蹲,讓少女將右手舉起,勾上他的脖子。亨米爾接著將左手伸到希爾芙的背後、右手放到她的雙膝下。
  「一、二……!」一個使勁,亨米爾以公主抱的方式,將少女從椅子上抬起。
  雖然這樣的過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希爾芙始終無法習慣。
  「會、會不會很重啊?讓伊格先生來也可以的,小亨不用勉強自己……」
  「輕、輕輕鬆鬆啦,我可是有在鍛鍊喔,雖然還比不上內瑟斯大哥,但這種程度完全沒問題!反倒是希爾芙妳太輕了,真的有好好吃東西嗎?哈哈哈哈……」瘦弱的少年其實有些吃力,不過他總是會拼命撐下去,從來沒讓希爾芙感到不安。
  他暗自在心中決定,要讓希爾芙過上跟其他人一樣的人生。
  「真是,笨蛋。」希爾芙輕輕說著,然後將頭靠在亨米爾的肩上,偷偷微笑。
  亨米爾都看在眼裡,他雙頰泛紅,但不是因為力氣不夠。
  之後,導師伊格帶著兩人走出教養院,在亨米爾的指示下,他們來到一處農地,尋找他們的大哥,已經從教養院畢業三年的內瑟斯在這邊找到了工作。三人從小便玩在一起,感情從未變過,即使內瑟斯長大了,也偶爾會在休耕期間回來探望亨米爾他們。於是在這天,亨米爾總算能帶著希爾芙到村子外走走,內瑟斯也一定要同行。
  三人在伊格先生的帶領下往村外移動,經過幾個時刻的路程後,一行人來到一處林地。這裡是亞爾薩斯村的木工也會到來的林業用地,不過今天這裡不會有別人,是一個不會離村莊太近、但是又安全的地點。
  「好咧!接下來就是自由時間,我就讓你們在這獨處,待會再回來。但是可不能亂跑喔!要是迷路了我可會被祭司大人罵的!內瑟斯,幫我顧著他們一下吧?」伊格笑著說,看起來大概又要去哪偷懶了。
  「伊格先生您真是一直都沒變呢,交給我吧。」得到內瑟斯的回答後,伊格便一溜煙不知道跑哪去了。
  內瑟斯從行囊中取出大張的餐墊,在一棵大樹前,將墊子攤開鋪在草地上。亨米爾溫柔地將希爾芙放在墊子上,並確保她身後有樹幹能靠。
  「你動作流暢很多呢。」內瑟斯說道。
  「當然啊,都三年了,我可不會還像以前一樣笨拙。」亨米爾回答。
  「哈哈哈,當初哭哭啼啼跟我承諾說要一輩子照顧她,看來不是假的!」內瑟斯笑道。
  被內瑟斯這麼一笑,亨米爾臉馬上就漲紅了起來。
  「什!?還不是因為你突然就說要離開教養院!?」他著急地解釋。
  「欸?所以那些話只是說給我安心的囉?」
  「這!這……不、也不是那樣……」亨米爾被自己的大哥耍得團團轉。
  「噗哧……」
  兩人看向大樹那邊。
  「呵呵哈哈哈……」希爾芙笑了出來。
  原本還慌慌張張的亨米爾與內瑟斯互看兩眼,最後也一起笑了。
  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是比三人在一起時,還要更開心的。
  ※※※
  「這麼說,只要依靠這個魔法,希爾芙的生活就可以輕鬆很多嗎!?」內瑟斯驚訝地問道。
  「按照伊格先生的說法,是這樣沒錯。小亨?」希爾芙微笑。
  少女呼喚後,亨米爾從墊子站起身,往周遭的樹上看了看。
  「有了,希爾芙的右前方第一棵樹上,有一些果子。」
  「好!大哥你看好囉!」白髮少女元氣滿滿地說著。
  她舉起唯一能動的右手,開始使用魔法。雪白的魔法陣出現,從她的手前方飄出白色、淡薄的魔力,扭來扭去、形成了手的形狀。魔力手往前延伸,摸上了右前方的大樹,然後緩緩往上攀爬,在幾根樹枝上摸索過後,總算找到了其中一棵果子。
  啵!青色的果子被半透明的魔力手摘了下來,接著魔力手迅速收回,帶著果子來到希爾芙的手上。
  她將手上的果子轉了轉、嗅一下,確認可以食用後,便開始吃了起來。
  「好、好厲害啊!希爾芙!」內瑟斯又驚又喜,睜大眼看向正在吃著果子的白髮少女。
  「哼哼~伊格先生說更加精進的話,〈幻手魔法〉除了可以成為我的眼睛、感知周圍以外,搞不好還可以讓我行走喔!」希爾芙說完自己又笑了笑:「嘿嘿,不過那應該會像飛在空中一樣就是了。」
  「真是……真是太厲害了,希爾芙果然很了不起啊……」回想起希爾芙一直以來的不便,一路看著她長大的內瑟斯由衷感到開心。
  亨米爾看著希爾芙與內瑟斯開心的模樣,感到相當滿足。他在內心默默決定,等到再過個幾年,他就要帶著希爾芙離開教養院,跟內瑟斯三人一起團聚。他也要跟內瑟斯一樣找個工作、照顧希爾芙,到時候三人就能一直像這樣歡笑。

  然而,眼前的兩人突然變暗。
  「嗯?」亨米爾還沒馬上反應過來,連周遭的一切也跟著變得灰暗。
  「奇怪?」內瑟斯也發現了,他看向亨米爾,然後兩人往天上看去。
  還在天頂正上方的太陽,缺了一塊,使得整片天空變得像是陰天一樣。
  「嗯?怎麼了嗎?大哥跟小亨都突然不講話了。」希爾芙問道。
  「啊啊,沒事,只是突然發生日食,我跟亨米爾被嚇到了而已。」
  「欸、欸?日食……」希爾芙思考了下,然後有點遺憾地說:「啊,即使精通了這魔法,大概也還是看不到日食吧?」
  「……那也沒關係,反正日食也不是多麼漂亮的景色。」亨米爾低頭,沒有繼續理會天色。
  天色越來越暗,直到月亮完全遮住太陽之時,高掛天空的黑色圓球散發著白色的氣焰,天色有如黯淡的陰天,但比那更加陰暗一點。
  往天上看去的內瑟斯,想要看看日食的樣子,但全食才剛發生,天邊有什麼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什麼?」紅色的光芒從天邊的一角亮起,不規則地閃爍著,內瑟斯順著方向看去,發現森林外似乎也看得到躍動的紅光。
  「大哥,那是什麼光?」亨米爾也看到了,在森林的遠處,有大量的紅光照耀,甚至亮上天空。
  「怎、怎麼了?又發生什麼事了啊?」希爾芙從兩人的語氣中感到了不安,下意識地伸手抓住了亨米爾的袖子。
  「有奇怪的光……」內瑟斯說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一個不安的事實──那個方向是村子的方向。
  「奇怪的光?是日食嗎?」
  「不、應該不是……」
  就在三人困惑時,旁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喂!你們三個!」是伊格先生,他從不遠處跑過來,氣喘吁吁地喊:「村、村子出事了!你們趕快把東西收一收!跟我來!」
  「到、到底怎麼回事?」內瑟斯站了起來。
  「小亨?」希爾芙不安地抓著亨米爾,他感受到她的手在微微發抖。
  亨米爾握上她的手:「來吧,沒事,我們會保護妳的。來,手上來。」
  內瑟斯將東西收拾好、扛到身上,亨米爾將希爾芙緊緊抱起,三人跟著看起來相當著急的伊格先生,往村子的方向趕去。
  很快地,一行人離開了森林,總算回到村子。

  但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這……這是什麼?」四人愣在原地,看著眼前無法理解的景象。
  村子街道上躺滿倒下的村民,不論大人、小孩還是老人,全部倒在地上,而地面佈滿了鮮紅的巨大文字與異樣紋路。這些紋路彷彿呼吸般發出陣陣躍動的紅光,不僅如此,就連村民身上都覆蓋滿了這些活著的咒語。
  整個亞爾薩斯村陷入詭異的死寂。
  連希爾芙都能感受到另外兩人的震驚。
  「到、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但她不清楚其他人所看到的景象。
  「瑞絲阿姨、懷特大叔一家子、里克的小女兒……」倒下的人們,都是亨米爾認得的村裡人,這使他震撼。但他隨即想起,懷裡的人更為重要。
  「大哥!我、我們要趕快離開這裡!」
  內瑟斯雖然恐懼,但他沒有被嚇著:「不……你先帶希爾芙離開……這些人應該還有救,我要去確認狀況。你們往西邊走,去山腳下的另一個村子求救!找人回來!」
  「但祭司大人說那個村子是信六神教的!我們不能接近!」
  「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先趕快帶希爾芙到安全的地方去!我就跟伊格先生……」內瑟斯說到一半,左顧右盼,突然發現伊格不在自己的前方。

  咚──腦內一聲悶響,從身後傳來叫聲,眼前一黑,內瑟斯的意識遠去。

  「伊格……先生?」亨米爾愣住。
  他眼前的伊格,手上拿著不知從哪來的木杖,上頭還沾著內瑟斯的鮮血,而內瑟斯就倒在伊格先生的身旁。
  「你、你在做什麼?伊格先生?」慢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的亨米爾,慢慢往後退。
  希爾芙從未感受過如此恐懼的亨米爾。
  「小、小亨?怎麼了?」她多麼恨不得搞清楚現在的狀況。
  「別擔心,這獸人還活著。」伊格說道,但亨米爾完全認不得他這個語氣。
  「伊格先生……這、這是什麼意思?你、你為什麼要這樣?」亨米爾有著無限的困惑,但他現在其實更想轉身跑走。
  伊格伸手表示:「別緊張,只要你乖乖聽話,將那殘廢放下,跟我們走。我能保證這獸人跟那個殘廢不會有事。」
  「哈、哈哈……伊格先生你在說什麼……跟、跟你們走?什麼啊……」亨米爾已經搞不清楚一切,他混亂地只能傻笑。
  「怎麼那麼慢啊?導師伊格。」另一個高亢的聲音從轉角那出現。
  伊格馬上轉身過去,向其敬禮:「大祭司大人!不好意思,有點耽擱了時辰,但小的已經將『尼歐里斯之軀』帶來了。」
  一群穿著紅色長袍的人們出現,在這群人前方的瘦高男子,便是伊格敬禮的對象。然而,那也是亨米爾熟悉的臉孔──教養院的院長,大祭司大人。
  「嗯~好吧,雖然有點遲了,不過『尼歐里斯之心』也差不多完成,接下來只要進行孕育就好。尼歐里斯萬歲!」
  伊格一聽到,馬上露出狂喜的模樣,當場跪下大喊:「『尼歐里斯之心』完成啦!尼歐里斯萬歲!哈哈哈哈哈!!!」
  「什麼、發生什麼了?我怎麼聽到祭司大人的聲音?」不安的希爾芙問道。
  瘋狂大笑的教養院祭司們、昏厥的內瑟斯、倒下的村民、滿地的血紅咒語……亨米爾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的一切,他決定逃跑。
  「希爾芙,抓緊我。」
  「打算去哪啊?亨米爾.約瑟弗斯。」大祭司大人的聲音鎮住恐懼的亨米爾,後者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被其他穿著紅衣的人包圍了。
  「或者我該說,『尼歐里斯之軀』?」
  無處可逃的亨米爾感到絕望,但他突然發覺,懷中的希爾芙也在發抖。不只是自己,希爾芙從剛剛開始就一直陷在未知與混亂的恐懼當中,她只剩自己能依靠了。
  『我……我必須振作……!』他咬緊牙關,重新思考突破包圍的方式。
  「噢,你現在肯定很錯亂吧?抱歉抱歉,無上的喜悅實在沖昏了我。就念在你是尼歐里斯大人神聖的軀體,最後就跟你說明一下好了。」
  旁邊一位紅袍的男子朝著大祭司大人遞出一個黑色深沉的寶盒,大祭司將寶盒打開,從中間拿出了一顆鮮紅的圓形寶珠。取出寶珠的一瞬間,亨米爾馬上就明白了,那便是這一切的源頭。
  仔細一看,寶珠內似乎佈滿血管,就跟佈滿全村的紅色紋路一樣,那極度不祥、深邃而扭曲的魔力,散發著令人噁心的微弱血光,一閃一爍,猶如一顆心臟在跳動。
  「這個是至高無上的『尼歐里斯之心』,只能在日食之日製造。透過地上這些咒語,它能夠吸取村人的生命能量。只要將其放入『尼歐里斯之軀』內,以這些村民為祭品,我們的主人就能夠復活。而你,亨米爾.約瑟弗斯,是神明與魔族結合之子,是唯一符合軀體條件之人。雖然你只有一半的軀體屬於魔族,但也足矣。只要讓你吞下『尼歐里斯之心』,今天將會成為魔王『尼歐里斯』的誕生之日。」
  這是亨米爾第一次聽到關於自己身世的事。
  「什麼……你在說什麼啊……什麼神明、魔族?我?你搞錯人了吧……況且,這麼瘋狂的事!?」
  但大祭司只是輕輕笑道:「嚄、嚄,你可騙不了我,若是與魔族血脈無關之人,是感受不到『尼歐里斯之心』的魔力的。但從你剛才的表情來看,感受非常強烈對吧?甚至到了噁心的地步對吧?這就像是你在看著從自己身體裡挖出的熱騰騰的心臟一樣啊!哈哈哈哈哈……」
  「怎麼可能……那種……誰都……!?」亨米爾正想否定,但強烈的反胃感突然襲來,然後是強烈的頭痛與暈眩。
  「啊啊啊!!!?」痛苦不堪的亨米爾失力跪下,但他靠著毅力沒有鬆開希爾芙。
  「怎麼了!?小亨!小亨!?」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希爾芙嚇得不輕。
  「呃啊啊……希、希爾芙……等我一下……」
  亨米爾感覺像是有上萬根針從他的腦中向外插出,空氣變得格外冰冷,鑽入他全身上下每一處肌膚的毛孔裡。這使他痛不欲生,不得已將希爾芙放到地上。
  「小亨!你怎麼了!?」著急的淚水已經從希爾芙眼眶奪出。
  「哈哈哈哈!開始啦!『尼歐里斯之心』的魔力即將讓你覺醒了!你所感到的痛苦,是因為身體已經開始接納『尼歐里斯之心』,將其認作身體的一部份,只要回歸了,痛苦便會結束!」
  亨米爾忍著撕心裂肺的劇痛說道:「怎麼可能接受……村子的人們……都在那裡面,要是用了,他們會死的!」
  大祭司彎起的嘴角瞬間塌了下來。
  「真是頑固啊,我可沒時間陪你慢慢耗,要是村民死光了,心臟與軀體還沒結合那可就慘了。」
  大祭司用下巴指了指,導師伊格從腰間取出一把刀,然後跪下來,一手抓著昏厥過去的內瑟斯,將他的頭抬起、露出脖子,另一手的刀就抵在那脖子上。從刀尖留下細細一條血流,但還沒深入,只刺破了皮。
  「唔……住手……住手啊!!!」亨米爾伸出手大吼。
  「你不服從,不只你跟村民們會白白死去,這邊的獸人跟那個殘廢我也都不會放過。」大祭司毫無起伏的聲音說道。
  這早已超越一個十三歲的少年能夠承受的壓力,但為了內瑟斯、為了希爾芙的安全,亨米爾即使忍受著極端的痛苦,卻還是想拯救他們。
  毫無辦法的他搥向地面:「可惡……可惡啊啊!!!」
  「……亨、小亨、小亨!」在混亂中,他突然聽到希爾芙的呼喚。
  躺在地上的少女用右手不斷摸索著,總算抓到了少年的手。
  「希、希爾芙……」亨米爾雙手撐地,視線朦朧地看向少女的臉龐。
  「小亨,快逃吧。」
  「妳在說什……」
  「拜託了,只有小亨的話,肯定跑得了。」
  他瞪大雙眼。
  「不可能……我不可能丟下你們兩個……我絕不會丟下妳……」亨米爾說著,但從他的眼眶與鼻孔慢慢流下鮮紅的液體,連口腔都是滿滿的鐵味。
  「拜託了,小亨,聽我說。我已經不想、不想再當小亨的累贅了……」
  「妳才不是什麼累贅!我不准妳這樣想!」
  「我是啊……一直以來都是……拜託了,不要讓我害到你……小亨你從不嫌棄我、一直接納我,我真的、真的很開心。這樣就已經很幸福了,這樣就夠了。」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我絕不會丟下妳逃跑!」
  「小亨你還能過上自己的人生,不要被我耽誤了,你能放下的。」
  亨米爾忍著劇痛,甩開了希爾芙的手。
  「小亨!!!」
  他下定了決心。
  不理會希爾芙的阻止,亨米爾站起來朝著大祭司喊道:「我答應你的要求!但是你說好的,只要我吞下了那個,你就要放大哥跟希爾芙走!」
  高挑的大祭司彎起了嘴角:「當然。」
  「小亨!小亨!不可以!!!」希爾芙著急地大喊,但右手怎麼抓都找不到亨米爾。
  『好重!身體好重!』她用力撐地,試著用單手的力量讓自己翻身。
  「……我要聽到你發誓!」亨米爾搖搖擺擺地往前走,惡狠狠地瞪著對方。
  大祭司微笑著,舉起右手說道:「我發誓,你要是與『尼歐里斯之心』結合了,我就放那獸人跟殘廢一條生路。」
  「小亨!不可以!不要答應他!!!」希爾芙用右手在地上爬行著,但前進相當緩慢,即使抓到手破皮流血也追不上亨米爾。
  亨米爾回頭,看了下狼狽的希爾芙。
  「抱歉。」
  然後直接朝祭司那走去。
  「小亨!!!」
  來到了祭司的跟前,接近了「尼歐里斯之心」的亨米爾,身體的不適已經消失許多。他確實地感受到,自己身為魔族的那一半已經被這顆紅色寶珠喚醒。但他明白,若是吞噬了眼前這顆極為不祥的魔物,自己大概無法抵抗變化,潛藏在寶珠內的怪物多半會將身體據為己有。
  「別擔心,很快就會結束的。」祭司雙手輕輕捧著寶珠,端向亨米爾。
  亨米爾吞嚥了下,伸出顫抖的手,摸上寶珠。
  在接觸的一瞬間,從亨米爾的心臟到腦袋、再到全身的血管,遭受強烈的衝擊,彷彿全身的血液遭到寶珠的替換、活化。他感到無數道電流在身體內狂竄,極為龐大的魔力在體內綻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痛苦地大吼、跪下來,卻怎麼都放不開那顆寶珠。
  除了痛苦,他還感受到某種異樣感、某種全能感,未知的力量從體內湧現。
  亨米爾忍著劇痛、頂著模糊的意識,盡全力將手上的寶珠往嘴邊移動。
  就在他張口之時,一道熟悉的魔力晃過他眼前,那是淡薄、半透明且溫柔的魔力。
  寶珠不見了。
  「什?」祭司愣住。
  亨米爾猛然回頭,『尼歐里斯之心』順著〈幻手魔法〉來到了希爾芙的手上。
  「小亨,你是我生命中,所遇過最幸運的事。」希爾芙輕輕微笑,沒有遲疑,直接吞下了寶珠。
  「希爾芙?」亨米爾站起身,親眼看見希爾芙昏死過去。

  「不要啊啊!!!」他朝著少女狂奔而去。

  「快、快阻止那個殘廢……」祭司胡亂揮舞著雙手,朝著其他紅衣人大吼:「快啊!!!」
  所有紅衣人後知後覺地跑過來。
  「滾開!!!」亨米爾大吼,他手一揮,發著虹彩光輝的魔力從他身上大量湧現,地面瞬間竄出無數道巨大的金屬長槍,將靠近的十幾位紅衣祭司全部刺穿。
  金屬長槍瞬間消失,被捅穿的屍體伴隨大量鮮血落至地面。
  「覺、覺醒了嗎!?」高挑的祭司面露猙獰。
  亨米爾來到倒下的希爾芙身邊,但他沒能趕上。
  撲通──『尼歐里斯之心』跳動。
  極為大量的血紅魔力從希爾芙體內釋放,剎那間,她全身引發魔力爆炸,亨米爾被用力震飛。
  爆炸朝天上投射出極強的紅光。
  這一道光遮蔽了所有人的視線、覆蓋了周遭的一切,將整個村莊都壟罩在強光的範圍裡。就連好幾十公里外的村落都能看到這強烈的閃光染紅整片天空,那是極為不祥、詭異的鮮血色彩。
  其他還存活著的紅衣人、導師伊格跟大祭司全部閃瞎了雙眼,鮮血從眾人的眼窩噴灑而出。
  十幾秒後,災難般的紅光漸漸消逝,天空又恢復原本黃昏的色彩。
  教養院的祭司們、導師伊格還有大祭司都因雙眼的劇痛而哭嚎著,但爆炸導致鼓膜破裂,使他們沒人聽見彼此的呼喊。
  除了亨米爾一人。不知是否因為魔力覺醒的原因,離強光最近的他只是受了一點傷、有一點輕微的耳鳴、眼睛也只是被眩暈。很快地,他便看清楚了如同煉獄般的現場……
  「……希爾芙?」
  白髮的少女……她浮在空中。



待續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