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102──無勇之大秦(三十四)

火火 | 2022-06-24 23:25:18 | 巴幣 2 | 人氣 42



  102.無勇之大秦(三十四)

  陳志是曹劍慘叫的時候被驚醒的,他並沒目睹事情經過,只是看曹劍雙臂不翼而飛,又被小二子的凶狠給嚇傻了,才判斷出曹劍的手是被人砍了。
  縣老爺一聽,就知道陳志的意思,一反剛剛猶豫不決的模樣,對著馬凡一行人喝道:「大膽刁民,竟敢愚弄本官,誣告良民!來人!」
  兩旁的衛兵站了出來。
  馬凡氣道:「這些人喪盡天良,欺壓百姓,糟蹋無數良家婦女,還能說是良民?」
  「你有何證據?」陳志哼笑道,這裡可是他們的主場,雖然剛剛確實嚇得魂不附體,可到了這裡,馬凡他們的死活還不是由他們說了算。
  他昏迷的時間,恰巧錯過了馬凡其實是慕容家的食客這則訊息,也沒有親眼目睹小二子動手的瞬間究竟有多恐怖,只是看到曹劍的慘狀,本能地感到恐懼而已。
  但是他現在並不怕了,這裡不會有人膽敢指認他,就算那兩個潑婦言之鑿鑿又怎樣,會上街的女人本來就是隨便糟蹋的。
  「證據……那店裡的人都能作證!」馬凡怒道。
  一把無名火在心中燒,陳志比他見過的任何一種異獸都要可怕,他根本就只是披著人皮的兩腳獸,不配做人。
  他的眼鏡不斷在播放陳志一行人過去花天酒地,隨便翻入人家家庭強暴女子,把上前理論的丈夫或是兒子爆揍一頓,利用力大無窮的異稟將人打得奄奄一息,甚至還讓幾個不同家庭的丈夫互相死鬥,贏的人才能帶走自己的妻女……
  這是他頭一次,這麼想動手殺人。
  找遍天下都沒有一個足以形容這群敗類雜碎的詞彙,馬凡必須做好幾個深呼吸,他脾氣雖然好,但不代表他遇上這種事就不會爆氣,怒火相當難得地佔據了他的理智,壓根忘記他所能見到的一切,若是不將異稟公開,確實不能當作證據。
  即便公開了,縣老爺會不會採信也是一大疑問,看對方目前的態度,十之八九會反過來說他危言聳聽。
  他剛剛就該讓小二子將這群人直接燒成灰,省得他們繼續禍害當地百姓。
  「是嗎?那就請當時在店裡的人出來啊。」陳志挑眉,吊兒郎當的三七步,一股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王八之氣,極度沒有水準。
  沒多久,一些當時在店裡用餐的人被請了過來,不知道是來的路上被威脅了,抑或是他們自己不想得罪陳志,一口同聲地說他們並沒有看見陳志對女子動手動腳。
  「你們全都眼瞎,還是耳聾了不成?」泰勒罵道,翻手就掏出一袋修理工具,裡面老虎鉗、鑷子、螺絲起子等一應俱全,看得馬凡稍微恢復了一點理智。
  原來紳霧已經有這麼先進的現代化工具了?
  「腦子壞了的話,我來幫你們修一修!」
  「大膽潑婦!」縣老爺喝道,「鄙視公堂,是何居心?」
  「你眼瞎啊,那邊還有個王八蛋沒把你放眼裡呢!」泰勒繼續罵道。
  縣老爺氣得臉紅脖子粗,用力拍了拍桌子:「反了!真是反了!來人!將這群姦夫淫婦統統關進大牢!」
  「憑什麼兒?」一直按耐自己不要上前打人的李舟立刻暴跳,又是大牢!他在楓圓已經坐過牢了!
  「就憑你們尋釁滋事,打架鬥毆!」縣老爺底氣十足地吼道。
  「我們是路見不平兒!」
  「你們如果沒點姦情,幹什麼多管閒事!」縣老爺罵道,「誰給你們的狗膽。」
  馬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在李舟衝上去一拳揍昏縣老爺的時候他都沒能反應過來,這句話給他的衝擊實在太大,他彷彿聽見了他母親對父親的責備與指控:『你幹什麼要去多管閒事!都是因為你,害我們全都活在恐懼之中!』
  他的父親因為見不慣某些人披著光鮮亮麗的外殼,私底下卻幹著婦幼人口拐賣的勾當,蒐集了一堆證據,企圖伸張正義,換來的卻是一次次更加嚴重的威脅與警告。
  然後,他的父親就被迫『過世』了。
  那之後,他聽母親的話,過了一陣子鴕鳥生活,對所有不公不義視而不見,在巷弄中無視了一群人的施暴,事後才知道那被輪姦的女孩就是自己的妹妹。
  妹妹自殺了。
  很久以前的往事,他彷彿跟現在的環境割裂成不同的次元,周圍嘈雜的人聲與尖叫都進不了他的耳裡,他似乎被一張無形的網給困住了,動彈不得。
  他像是被分裂成了兩半,一半吼著他不是下定決心要改變了嗎,怎麼能在這時候退縮,一半勸著這裡不比現世,別給慕容蘭找麻煩,認個錯賠罪得了,息事寧人。
  「哥哥!」李舟大吼,「當心兒!」
  現在場面混亂,一群衛兵要捉拿他們,小二子見有人要抓南宮彥,立刻就不幹了,捲起袖子就加入了李舟,甚至隱約還有比賽看誰撂倒的人比較多的勝負心態。
  而某個衛兵見馬凡不動,以為他也跟南宮彥一樣是靠人保護的文弱書生,便想捉住他當人質,李舟眼角餘光瞄到,立刻出聲警告。
  怎麼回事?為什麼哥哥像塊柱子立在那裡不動?換在平常他早就要自己住手了,難道哥哥中了什麼暗招不成?
  思及此,李舟更怒,下手更重,一拳就將撲過來的衛兵揍得滿臉鼻血,昏倒在地。
  馬凡還在思考,但是他的身體卻開始自動反應,側身閃避想要暗算他的衛兵,幾個流暢的凌波微步,那衛兵為了追人,反而將自己給絆倒在地了。
  馬凡忽然悟了。
  他不用跟對方硬碰硬,哪怕對方是個人人得而誅之的渣滓,他也用不著弄髒自己的手,更不用李舟他們動手。
  誘導他們自尋死路便可。
  具體作法之後再想,目前得先解決一下眼前的麻煩,馬凡看著已經躺了一地人的衙門,有點苦惱,感覺他又得把慕容蘭扯下水了呢。
  或者說,把慕容家給扯下水了。
  但是既然楊家家主曾經為了花魁事件跟慕容槐賠禮道歉,那感覺這次事件應該也不至於傷害兩家感情……呃,如果他們真的有的話。
  總之或許不用擔心致使兩家撕破臉皮,馬凡走上台階,拍了拍已經昏迷的縣老爺,這縣老爺看著就是一個吃香喝辣的,渾身都是贅肉,拍下去還挺響亮,跟肉販子剁肉的聲音有得拼。
  好不容易將人拍醒了,縣老爺就看見馬凡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旁邊還有兩隻小野獸正用一種非常恐怖的眼神瞪著他。
  那感覺就像在草原上遇上了老虎的羊,除了逃命以外別無他法。
  「醒了?」馬凡板著臉,他沒辦法對這種跟流氓沆瀣一氣的官員友好臉色,「現在可以好好辦案了嗎?」
  「你、你在威脅本官?」縣老爺哆哆嗦嗦的,馬凡見他這樣就很不齒,他看見了,這縣老爺沒少收陳志等人的好處,銀兩錢票堆了一倉庫,還有美酒跟女人,他必須極度克制自己,才不至於直接把人打死。
  「要求審判公正,怎麼算是威脅?」馬凡冷冷道,「這兩姑娘是紳霧人,好好辦案,別丟臉丟到國外。」
  縣老爺吞了吞口水,他是壓根不在意這兩姑娘是什麼國籍,反正看起來就是大秦人啊,本來他還想著等陳志一夥享用完,他也能來分一杯羹……
  「這事要不要跟慕容蘭說兒?」李舟問道,「感覺好像會很麻煩的樣兒。」
  「那就得看判決怎麼判了。」馬凡看了看還躺在地上站不起來的縣老爺,瞇了瞇眼,「那你現在怎麼說?」

  最後,馬凡一行人無罪釋放,但陳志等人也沒受到什麼太大的處罰,裝模作樣地打了一板便作罷了。

  *

  跟泰勒兩人告別時,馬凡還有些歉疚,並希望她們兩人將來在大秦玩得愉快,別因此壞了心情。
  「放心吧。」泰勒毫不在乎,「那群討厭的人渣,再來一次的話姑奶奶一定剁了他們的手。」
  「泰勒小姐是異稟者?」馬凡想起那袋修理工具,不免有些好奇。
  「當然,我還很厲害哩。」泰勒驕傲地挺起胸膛,「我可是今年有代表紳霧參加聖克伐大典的喔!」
  「我們有去看比賽兒。」李舟插嘴道,「不過可能錯過妳的比賽了兒,妳打的異獸是哪種?」
  「獅身鶯,飛來飛去的。」泰勒說,「還會發聲波,真倒楣,這種攻擊方式最沒看點了。」
  「你的異稟是什麼兒?」李舟好奇道。
  「修理及改造。」泰勒咧嘴笑道,「只要被我的武器碰到,我就可以操縱對方的行為,如果是物品的話,還可以復原喔!」
  這是什麼恐怖的能力……
  幾人又聊了一會兒才分開,分開之後,泰勒跟伊莉往另外一頭走去,小二子還頻頻目送。
  「你喜歡她們這一型的嗎?」南宮彥注意到小二子的視線,蹙眉思索,「年紀也相當,要不要我去給你說煤?」
  「媒個大頭。」小二子翻了翻白眼,「我只是有點奇怪,那個叫做伊莉的在我們打蟑螂的時候也在附近。女生不能上街的話,那她出來幹麻?而且還鬼鬼祟祟的。」
  馬凡一愣,在他們打蟑螂的時候?

  *

  進了金釵店的伊莉及泰勒並沒有聽到小二子說的話,只見店舖內早就有另外一名女性等在那裡了。
  「娜朵。」伊莉笑著打了招呼。
  「好久不見。」娜朵也笑,「實際見過面之後,感覺如何?」
  「嗯,還行吧,是個正常人。」伊莉掩嘴笑,「妳怎麼會想到要利用他們,讓慕容家跟南宮家統統跟楊家反目成仇?」
  「借力打力,不然憑我一介女子,能有什麼作用。」娜朵笑道,「四大家族都太叫人心煩了,尤其是楊家。為了父親,可以利用的一切我都要利用。」
  「每一次都會覺得妳的異稟真好用。」伊莉說,「伯母安好嗎?」
  「還是那樣,三不五時就被召到宮中。」娜朵嘆氣,難得抱怨了一句她絕不會在樂雅面前提的話,「搞得王女才是她女兒似的。」
  「你們不能一起進宮啊?王女多點同輩玩伴也比較好玩吧?」泰勒問道。
  「不行,主要是我娘不允許。」娜朵幽幽地說,「她說她不想讓我們姊妹去看宮裡是什麼鬼樣子,會受到污染。」
  但是越是禁止,就越是讓人好奇。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