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A-9. 隔閡(2)

破破內褲老師 | 2022-06-24 19:46:03 | 巴幣 244 | 人氣 193



        深夜--

        應由傑利看守的這時間點,由貝爾代替他負責。

        俯瞰高塔外的世界,萬里雲層籠罩視線,貝爾遺憾看不到遠方的星空。

        這時,靜靜瞭望雲層的貝爾感知到萊莎的靠近,在她出聲前就轉頭望向她。

        「主人……」

        惡魔並非不需睡眠,不過與人相比的就不是那麼必要。確認朱莉安沉睡;一直等待適當時機的萊莎走了過來。

        「是覺得……萊莎我……」

        「我們來繼續講上次未結束的話題吧。」

        「……」

        搶在萊莎誤會之前打斷話語,貝爾以微笑面對她。

        「萊莎,在妳看來現在的我是什麼樣的人?」

        「……」

        萊莎沉默不語,貝爾更進一步地問道--

        「假設我不是主人,也不是妳熟知的貝利亞爾。在妳看來“我”這個人是怎麼樣的呢?--請講出實話。」

         萊莎用手抵著下巴,思考幾秒後說道--

        「非常溫柔、很為他人著想,不會對有難的生命見死不救。」

        「那在見到現在的“我”前,妳印象中期待的“貝利亞爾”,和現在的“我”落差有多大?」

         「……」

         「我知道妳無法說謊時都會選擇沉默不語。不過放心,講出來也沒關係。」

         「落差……是有的。對比傳聞中的主人,現在的主人……太善良。」

         「是嗎……善良啊……」

        心中湧起五味雜陳的情緒,貝爾不禁苦笑道--

        「其實我呢,一直都很在意,海洛德公國那些被我害死的人們。」

         語畢,貝爾的表情轉為平淡,無表情地抬頭望向那被雲層籠罩的星空。即使是《超感領域》,也無法變得能看見那片星空。

         那天晚上的星空也是冬雲籠罩,接著被亞巴頓遮住,再被利維坦掩蓋。

        世界之大,無時綻放著它的美麗。但貝爾卻深知它的脆弱。

        「我再次地,摧殘這由我親手打造的世界。再次地,親手殺害了無數生命。」

        「主人,那是迫不得已……」

        「妳確定嗎?」

        「……」

        面對質問,選擇沉默。

        貝爾回頭望向萊莎,再次露出微笑。

         「這件事我還沒跟其他人說過,妳是第一個聽到的。--召喚亞巴頓的事情是在我的預料內……妳覺得我是什麼時候預料到的?」

         「……」

        「答案揭曉,是在第一次見到羅莎的那天。」

        貝爾再次地,笑得更燦爛了。

        「不管用什麼方式得到羅莎,我都會放出亞巴頓。」

        「……」

        「第一次見面時就察覺到羅莎身上那棘手的詛咒。雖然當時不確定我是否能解除,但要是無法解除,我會召喚亞巴頓。要是不召喚,那出自曾手握《憤怒之王》的我肯定,那時羅莎會完蛋。」

         接著,將競技場、羅莎、巴力、邪教組織、幕後黑手修柏特銜接起來。

         「盡量不說得太複雜。那叫修柏特的傢伙,應該是想用他王宮魔導師的身份將羅莎安置於王宮內。並在競技場那時釋放詛咒。」

         「這樣的話……」

         「嗯。只要羅莎在城內變成那副模樣,海洛德公國毫無疑問就會慘遭滅國。而《拳聖》被結界封住不過是用來牽制他的手段,自行釋放出來後等著他的也會是一片殘骸與荒野。--這樣不僅達成滅國的目的,還能順帶讓《拳聖》的名聲受損。」

         「但…羅莎不是應該在奴隸商人那……莫非……?」

        「雖然是回過頭才察覺到,不過真的得感謝那奴隸商人了。」

        「主人說過……那人是《界外神》的眷屬。」

        「雖然說眷屬不太正確,但廣義上也能當這麼一回事。那奴隸商人暫緩了事情發生,並讓我有充裕的時間處理。--在王子請求之前,我就有打算找到犯人,如果殺掉就能解決詛咒的問題再好不過。競標的事情不僅拖延了時間,也幫助限縮尋找的範圍。」

        接著,貝爾的雙眼黯淡了下來。

        「只是我失誤了。」

        貝爾淡淡地說道--

        「就算被夏薇斬頭,也沒想到那傢伙居然還能沒事,看起來也不是《超再生》或其它再生技能。除了巴拉姆外,我已經不記得有第二個能辦到這種事的傢伙。」

        「主人,萊莎我想請問一件事……」

        「請說。」

        「為何主人要執著於羅莎?甚至……寧願犧牲多數人的生命?」

        萊莎小心翼翼地問道,深怕一個不小心惹怒到貝爾,即使她心底也知道主人不會生氣,但仍無法改變會懼怕的事實。

        「是呢……是為什麼呢?」

        貝爾的金色雙眼伴隨著頭上仰,視線看向由石磚構成的天花板。眼神彷彿貫穿過去,看著萊莎所不知道的彼方之地。

        「或許……是因為拜恩用自己的性命,拼命掙扎過來的意志打動了我吧?然而……明明我對羅莎也不是很熟,為何可以犧牲多數人去拯救她呢?我想對我而言,那是因為其他人並不是無法取代的生命。」

        萊莎低下頭,沉穩地訴說出自己的看法。

       「萊莎我認為主人的做法並沒有任何問題。」

        貝爾噗哧了一笑。

       「是呢。畢竟妳是“惡魔”。」

        這句話,萊莎無法理解。

       「在地球上存在著“電車難題”這著名議題。我認為自己並不是非常冷血的傢伙,只是……如果非得這麼做,我會毫不猶豫從這兩邊之中選擇一個。不過在你們“惡魔”的眼中,這才是所謂的正常吧?」

        「萊莎我太過無知,不知何謂是“電車難題”,因此或許無法真正理解主人提出的問題。但我想……如果主人和另外那位奴隸商人不加干涉,那麼國家勢必會滅亡。這樣來看現在僅僅死亡一部分,主人做出的行為並沒有任何問題。」

        萊莎第一次嘗試用人族的角度提供看法,縱使她本身對於人族怎麼想像毫不在意。

         「只是……在以我們惡魔的角度來看,若是羅莎存在的價值遠大於眾人,“惡魔”自然會做出犧牲眾人保全羅莎的選擇。但人族似乎會想得更猶豫些,而且萊莎我……也無法滲透主人的思維。」

        「是呢。所以我也挺喜歡惡魔這點的。」

        貝爾微微一笑。

        「但是主人……萊莎我無法理解,為何……要拋棄我?」

        萊莎並不曉得,她負責把畢哈露和傑利兩人帶回去的任務。

        萊莎從眉間表露傷情,換作以前的她可做不到這樣的事情。貝爾在心中暗自慶祝萊莎的成長。

        正因如此,貝爾才想趁現在把話說清楚。

        「在回答這問題前,不覺得應該有事要先告訴我嗎?」

        「……」

        萊莎低下頭避而不答,這反應在貝爾的預料內。

        「身體狀況如何?」

        貝爾道出溫柔的話語呼喚她,同時示意萊莎靠過來,自己則坐在窗台上低下身子,頭微微向上仰視萊莎。

        那雙金色的眼睛直視著--

        「朱莉安雖然本質是惡魔,但仍是剛出生的嬰兒。」

        「主、主人請放心……萊莎我會……妥善看顧朱莉安的……」

        「在妳受到《聖域》影響而身體狀況不佳的時候嗎?」

        「嗚?!」

        貝爾一針見血的回應戳破了萊莎隱瞞的事實。

        「《聖域》的魔法陣並不在天花板,塔本身就是《聖域》。而且結構極其複雜精細,除了那群《天使》外我還真想不到有誰能辦到,真沒想到做到這地步……」

        「……主人,萊莎我會盡量不拖主人的水……所以……」

        「萊莎……」

        貝爾伸出手握住萊莎一邊的手腕。

        「妳很強。所以我才把這任務交給妳,好好保護畢哈露,好好保護朱莉安……至於傑利,就順帶吧。」

        「可是主人您……如果我未能保護您,那萊莎我不就沒有任何……」

        「萊莎,那妳有想過在我身旁,妳也會是被保護的一個嗎?」

        「……?!」

        萊莎不禁睜大雙眼,貝爾的這一番話讓她摸不著頭緒。

        接著,貝爾鬆開握住萊莎手腕的手。從嘴中嘆出一氣,緩緩地將話訴說出來--

        「前面的【電車難題】……對於犧牲了海洛德公國部分居民的事情,我真正愧疚的--是“懷疑了做出這個選擇的自己”。」

        「……」

        萊莎看著主人貝爾,坐在她面前的彷彿不是最初所見到的那溫柔的男人。而是直視《天獄魔》亞巴頓;有權指使古老神明的存在。

        「若承擔一切,必將失敗。若不放棄,必將無法改變。」

         他抬頭向著自己說道。

        「並非否定一切,只是選擇相信的可能。」

        說完這句話的他,接著露出了微笑。

       「我想傑利跟畢哈露那兩位會選擇繼續跟我們走下去。--但那是不可能的,因此為了避免他們受到代價的反噬,妳願意保護他們嗎?--萊莎・羅爾圖・拉蒙,隸屬巴弗滅的羊頭惡魔。」

         萊莎立刻半跪在地,緩緩地攤開手掌伸出去。

         「我願意。」

        他笑著伸出僅剩的右手,觸碰了萊莎的手掌心……

        時間彷彿靜止了下來……

        「對不起,把氣氛搞這麼僵。」

         寂靜被打破,貝爾一臉抱歉地說出口,而萊莎則微微笑著說道--

        「萊莎我完全不會介意。倒不如說能為主人獻上貢獻這點,讓萊莎我高興到眼淚都掉下來了。」

        「那倒是有點誇張了……嘛,妳先去休息吧。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也是為了朱莉安著想。」

         「主人說的是,那這樣萊莎我就先去休息了。」

         「嗯。」

         萊莎做出完美俐落的九十度鞠躬後,優雅地轉身離開,回到不遠處朱莉安的身邊。

        貝爾目視萊莎靜靜地坐在地上安撫朱莉安後。自己將金色的雙眼轉而看向被雲層籠罩的遙遠天空……

        「這也都在你的預料之中嗎?--貝利亞爾。」


         ……


       作者的話:按摩之後感覺變瘦了!


創作回應

空空
天空上觀看的我猜應該是天使吧 最後那句話我猜應該也是天使吧
2022-06-24 19:57:03
FreezeDawn
貝爾桑要這麼過這次的難關呢?現在連女僕都趕走了
2022-06-24 21:55:34
FreezeDawn
真的太晚才看到這小說好久沒有熬夜看小說了刷了兩遍,今天要更新開心
2022-06-24 21:57:25
破破內褲老師
大大大感謝!
2022-06-30 17:49:5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