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374)

戴斯蒙 | 2022-06-24 16:02:57 | 巴幣 1528 | 人氣 197


  「用不著去搞明白,何謂正義何謂邪惡呢?有一個明確的定義嗎?沒有對吧?所謂的正義以及邪惡,都是由人類自己的價值觀去定義出來的,多數人的認定就是所謂的正義,你一個人覺得怎樣是毫無意義的。」
 
  「恩.....好像也是。」
 
  而且不管侵蝕是不是邪惡的,最終我都要拯救那名少女出來。現在還在等米林斯決定要不要使用瑪蘿跟費拉斯科對抗侵蝕的方案,但就算最終米林斯決定了要選擇消滅米涅瓦來讓她解脫,但就憑著我的力量能不能做到消滅侵蝕這件事情,這還是一個問號。
 
  「光是你一個人的話大概是沒辦法的吧?老實說就算加上米林斯我都覺得沒什麼勝算就是了。」天罪如此說著。
 
  「如果米林斯做好決定之後,到那時還會有生命教會跟英雄團的協助,有這些力量也許可以跟米涅瓦一戰吧!」
 
  「恩......我到不這麼認為,我並不看好你們。」
 
  「反正不管怎麼說,最後我還有妳可以依靠阿!」
 
  沒錯,就算最後我不能解決米涅瓦,生命教會跟英雄團也都敗下陣來好了,但還有天罪這層保險在,只要有天罪在,就不用擔心無法消滅米涅瓦這件事情。
 
  「嘛!算你聰明,如果最後你們真的都沒辦法了,那麼我就出手幫助你們吧!」
 
  「謝謝。」
 
  得到天罪的承諾後,那就不用擔心打不過之後的事情了。
 
  過了一會後,伊文潔琳走了回來,她手裡抱了好幾張捲起來的紙,一臉緊張兮兮的樣子。
 
  「快點!我去借地圖的時候引起祭司的懷疑了,我們必須在祭司有進一步懷疑之前先找出那張地圖的
秘密!」
 
  我跟伊文潔琳將她拿來的紙全部攤在桌子上,那些紙全都是地圖,但既然是地圖,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張呢?
 
  「怎麼會有這麼多張?」
 
  「痾!這大部分都是我們教會自己出去搜尋,找到的礦坑做下的歷年來紀錄,應該有一張是統整,先把那張找出來吧!其他的都是歷年紀錄不用看也沒關係的。」
 
  「那妳拿過來幹嘛?」
 
  「唉呦!還不都是因為找到一半的時候祭司走了過來,我情急之下就把全部的資料抱了就走了,還來不及找出統整的那張阿!別說了,快把統整的那張給找出來!」
 
  「是這張吧?」天罪隨手就從一堆紙中抽出了我們要找的目標,伊文潔琳看了看後露出欣喜的表情。
 
  「沒錯!就是這個!施提芬!把其他的地圖都收起來!」
 
  於是我便把其他攤開來的地圖再度捲了起來,然後放到一旁,這時候兩位少女已經拿著兩張地圖正在比對了。
 
  當我把所有的地圖都放好之後,我走到她們旁邊詢問:「那麼有什麼進展嗎?」
 
  「有一點,現在可以知道的是,這些綠色標記的是官方礦區,黃色標記的私人礦區,灰色標記的是已經廢棄的礦區。」伊文潔琳一邊指著一邊解說著,這時候我注意到還有紅色的特別標記跟灰色的標記打在一起。
 
  「那麼這些紅色的記號又是什麼?」
 
  伊文潔琳搖了搖頭。
 
  「不清楚,只知道這些紅色的記號都標記在那些廢棄的礦區上,所以我想我們接下來要確認的,就是這些紅色的記號內有著什麼東西。」
 
  「那只能親自去一趟了吧?現在出發嗎?」
 
  「恩,走吧。」
 
  正當我們決定要出發前往確認那些紅色的記號是什麼的時候,房門傳來了敲擊聲,我走到門旁將門打開,站在門外的是昨天才見到的那名祭司。
 
  「糟了......」一看到是祭司,伊文潔琳立刻就做出了一臉大事不妙的表情。
 
  「施提芬,我可以進來嗎?」
 
  「當然,您請進。」
 
  「謝謝。」祭司就這樣走了進來,然後看到我們擺在桌上的東西後,露出了很有意思的表情。「這張是我們家的地圖對吧?那麼另外一張又是從哪裡來的呢?」
 
  面對祭司的詢問,我覺得可以不用隱瞞他沒關係,於是就老實的回答了。
 
  「昨天我去工會長的辦公室偷出來的地圖。」
 
  「去工會長的辦公室偷出來的?原來如此,這還真是有意思,不過話說回來,施提芬你不是答應了我會好好地看管伊文潔琳的嗎?怎麼你自己跑去工會長辦公室偷東西呢?」
 
  「我沒辦法,少數要服從多數,再怎麼說一票都抵不過兩票。」
 
  祭司看了看伊文潔琳,隨後又望向了天罪,然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看來你以後會被你老婆吃得死死的。」
 
  「不用以後,我感覺我現在就已經被吃得死死的了。」
 
  「呵呵!那麼伊文潔琳,跟我說說你們發現了什麼吧!」
 
  「好的,我們跟教會的地圖比對過後,發現綠色標記的是官方礦區,黃色標記的是私人礦區,灰色標記的是廢棄礦區,而打上紅色記號的廢棄礦區則是不明,我們正打算要去探明這些地方。」
 
  「原來如此,但就憑著你們三個人就想探明這些位置,那可要花相當多的時間。」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不如這樣吧!這個地方,就交給你們了。」祭司隨手指了一個地點。「其他地方,就由教會的士兵前去探查吧!」
 
  「蛤?怎麼這樣......」
 
  「什麼怎麼這樣,我想這是最好的辦法不是嗎?在施提芬翻過工會長的辦公室後,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間了,你們在做這件事情之前,都沒想過嗎?原本是能慢慢調查的,但在翻過他的辦公室之後,工會長就能知道有人在調查他了,想當然他接著一定會消滅掉證據,甚至會更加的小心,所以我們必須在那之前找出那些證據揪出他的狐狸尾巴。」
 
  「我、我倒是沒想到會這樣。」伊文潔琳沮喪的低下了頭,老實說我也沒想過可能會打草驚蛇這點......
 
  「這不怪妳,畢竟妳還年輕,很多事情都還不懂。我等等就讓修練士來把地圖給複製兩份,拿了你們的地圖就去探險吧!」
 
  「知道了!謝謝祭司!」伊文潔琳開心的說,祭司擺了擺手,隨後就離開了房間。沒多久後幾名修練士就拿著兩張全新的地圖過來,將那些紅色的標記都標記在全新的地圖上後,將其中一份交給了我們。
 
  「祭司說這張舊的地圖要交給他。」
 
  「恩,那就麻煩你們了,那些舊的地圖也麻煩你們收回去吧!」
 
  「明白了。」
 
  拿著全新地圖的伊文潔琳一臉興奮地看著我。
 
  「我們走吧!」
 
  「恩,走吧!」
 
  然後沒想到的是,在房門外有著十幾個全副武裝的士兵在等著我們,一聽到這麼多人也要跟著我們一起出發,伊文潔琳臉上的興奮就少去了不少。
 
  說起來如果一次去這麼多人,那麼刺激的程度就會跟著下降不是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