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原創極短篇】冒險者絕不逃避冒險_加入騎士團成就不凡人生

熾冰 | 2022-06-24 16:00:08 | 巴幣 4 | 人氣 66


        又在嘴了又在嘴了哎呀呀(搖頭
        次回更新預定:  6/29(三)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以結果來看,羅斯塔克鎮避免了半毀甚至毀滅的命運,但也出現另一個問題。

        擁有單人擊殺飛龍的能力的外來者,廖韋丞。

        「感謝您挺身而出,韋丞.廖。」

        桌子對面,穿著全身鎧甲的男性騎士低頭致意。看到韋丞,雖然有一瞬間露出驚嚇,但馬上又恢復平靜。

        二轉職業武僧被動技能,「心如止水」。在《無神淨土》中的效果是角色坐下休息時加快魔力值恢復且極小幅度恢復血量,但在這個世界似乎追加了如同技能名稱的效果,也就是讓技能持有者保持冷靜。

        「也感謝您配合我們的要求,以及……」

        男性騎士語帶躊躇,彷彿即將說出的句子讓他無地自容。

        地點是冒險者公會的訓練場。

        兩人使用的桌椅就放在空蕩蕩場地的正中央。其中一張椅子坐著韋丞,而坐在另一張椅子的騎士,則是羅斯塔克鎮屬騎士團團長的修奈達.澤羅。

        斯文的長相、精悍的體魄,更加重要的是那一舉一動都散發出某種高級感的舉止。這才是騎士嘛。韋丞閃亮亮的眼神彷彿這麼說道。

        「……容許騎士團的作法。」

        說完後半句,修奈達不免尷尬地垂下視線,這是因為韋丞在擊殺飛龍後被騎士團包圍,接著在層層戒護下被「護送」到訓練場內。

        在接到部下通知同時其實也收到進言,主張不該讓能單獨擊殺飛龍的人型怪物進入城鎮。只不過,首先要清理飛龍屍體以免引來魔物,再來是基於受到的教育,修奈達不能讓身為大功臣的韋丞像個犯人在連椅子都沒得坐的野外接受盤問。

        其結果就是現在,韋丞坐在訓練場正中央的椅子,接受桌子對面的騎士團長的盤問,而周遭不遠則有持劍的騎士團員圍著戒備,牆上也有弓騎士待命。

        「如果我的部下在過程有什麼失禮的地方,還請您寬宏大量,對於現在的狀況,我也願意在此向您致上歉意及補償。」

        「喔沒事啦,公務員做事就比較一板一眼,我懂我懂。」

        「您能這麼說真是太好了……如果方便,能請教像您這樣的英雄怎麼會來到這座城鎮?」

        韋丞眨了眨眼。

        「英雄?我就一個老百姓啊。」

        天底下哪有一個人幹掉飛龍的老百姓啊!修奈達和眾騎士在心底如是吐槽。

        然而,不過。

        身為騎士團長,雖然不敢說看遍大風大浪,但修奈達至少也親眼見過國家頂級戰力在遠征的表現,因此現在面對韋丞不至於過度慌亂。他說:

        「聽說您以成為冒險者為目標。在我看來,您的實力足以取得玄鐵,甚至問鼎現今只有六人取得資格的精鋼級別。在大眾眼中,無非只有英雄才能做到這樣的壯舉。」

        順帶一提,那六人就被稱作六英雄。修奈達這麼說道。

        先有伊薩克說打倒飛龍能直上第四級別的青金,現在又聽堂堂騎士團長說足以拿到第六級別也就是第二高階的玄鐵,韋丞是越聽越不懂這異世界的標準。

        但韋丞馬上聯想到一個可能,也直接問出口:

        「所以你剛才道歉是擔心我考到冒險者後會仗著高等冒險者身分說騎士團壞話,要我打消念頭囉?」

        「我沒有這個意思。不過您會懷疑也是無可厚非,如果有必要,我願意以家名擔保您此後的行動及言論自由決不受羅斯塔克鎮屬騎士團約束。」

        「喔呃、抱歉,我沒這個意思,就只是一點小玩笑啦啊哈哈哈哈……」

        「感謝您的寬宏大量。」

        「啊那個,喔對對,你剛才問我為什麼會來這裡吧?這個其實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就莫名其妙被飛龍拎來這裡,好在遇到弗利特那樣好心的冒險者──」

        「被飛龍拎來這裡?」

        「──我才不用在森林、啊對,就這隻呃不是,就這個……牙齒。」

        差點手一揮就放出整批飛龍素材前一秒,韋丞想起格溫德琳提過這世界沒多少人會收納魔法,改將手伸進口袋,假裝從這拿出飛龍牙齒:

        「因為顏色滿特別的我就拔下來了這樣,跟外面那隻不一樣喔。」

        隨口扯了個謊的韋丞交出飛龍牙齒。

        「顏色……這交給公會的鑑定師就可以知道了。魔物身上的素材都會有一定程度的魔力殘渣,顏色不同很可能是受到影響的關係。跟人類的指紋一樣,不同個體都不相同。」

        「這、這樣啊?鑑定師真厲害耶哈哈哈哈……」

        修奈達看了眼就放到一旁,倒是韋丞尷尬到耳朵都紅了。
        
        「也就是說,除了鎮外那頭飛龍,您還另外打倒一頭?」

        「是這樣沒錯?」

        這回答令場內騎士一陣騷動,修奈達則深吸一口氣。

        「……說實話,像您這番人物,應該由阿法洛恩屬騎士團團長親自接待才對」

        「太誇張了吧?」

        「一點都不。能和單人擊殺飛龍的英雄級人物平起平坐的,當然只有同樣是英雄級的首都騎士團團長了。」

        連首都騎士團團長都搬了出來。聽到這裡,韋丞不由得倒進椅背長吁一口氣。

        「……不過是單刷小型飛龍就被捧成英雄,這異世界的平均等級未免太低了吧?

        「廖先生?」

        「啊啊抱歉,我自言自語啦。話說回來,突然要我面對首都騎士團團長那種人上人也太為難我了,團長你給人感覺比較親切,要問話我寧願給你問啦。」

        「承蒙您看得起。那麼回到剛才的話題,您說您是被冒險者帶進城鎮,也就是剛才提到的弗利特,對吧?」

        「是啊。多虧他們我才不用在森林野外求生,真的是打從心底感謝他們。」

        「恕我直言,冒險者因為實力和級別掛勾,而級別又關乎能接洽的任務及賺取金錢,所以……」

        「你想說弗利特是看中我的戰力而不是單純想幫我?」

        「是的。」

        修奈達放在桌上的雙手十指交錯,上半身稍往前傾:

        「廖先生,您要不要考慮加入騎士團?當然不是在羅斯塔克鎮,而是首都的阿法洛恩屬騎士團。我能為您寫推薦函,也能立刻指派小隊送您到首都。以您的實力,一定很快就能成為騎士團最強戰力的一角,獲頒爵位也不是夢想。」

        「喔喔,聽起來這提案不錯讚耶。」

        「那麼──」

        「但恕我拒絕。」

        「──我現在就、欸?」

        大概是從沒想過會被正面拒絕吧?修奈達有一瞬間沒反應過來,隨即輕咳一聲掩飾,問:

        「請問是對條件不滿意嗎?容我補充,剛才說的是單純加入騎士團效力的狀況,假設您參加迷宮討伐或擊殺迷宮之主,還能依貢獻程度自選該迷宮的寶藏,甚至得到國王召見獲頒勳章。」

        「不,真的沒關係,謝謝你看得起我。」

        「可是──」

        正當修奈達還打算說什麼時,一名抱著頭盔的年輕騎士慌慌張張地衝進訓練場:

        「報告!冒險者公會會長來訪!」

        聲音大到整座訓練場都是這句話的回音。修奈達因此微皺眉頭,韋丞則摀著耳朵發出「喔喔喔喔」的怪叫。

        「我說過,報告音量只要聽得到就夠了。」

        「非、非常抱歉,團長。可是公會會長──」

        「別怪這小朋友了,澤羅團長。他會慌張不能怪他,誰叫我手上拿著鎮長的親筆信呢。」

        傳來的聲音讓韋丞困惑,想也沒想就轉過頭。

        先前在冒險者公會被伊薩克纏上時,知道了會長的名字是克拉克。能應付那粗魯老爹的人物,想必也是個肌肉橫生的倒三角大叔吧?韋丞就這麼擅自建立公會長的形象。

        所以實際看到人時真的嚇了很大一跳。

        因為走進來的是一名女性。

        「克拉克梅爾.羅斯塔克。」

        修奈達道出來者的全名,臉上明顯失去剛才為止的從容。
        
        「午安,澤羅團長,廖韋丞先生,兩位的談話還愉快嗎?」

        克拉克,也就是克拉克梅爾,乍看約莫四十歲,但散發出的氣勢絕對不止這個年紀,尤其是那面對全訓練場騎士絕非善意的注目禮也毫不在乎的模樣。用韋丞的話來說,這名女士肯定不是被嚇大的。

        修奈達刻意長吁口氣。

        「特別拿了親筆信又親自過來就是為了問這個?」

        「當然不是,而且不只有我哦。」

        克拉克梅爾往右後方送了道眼神,弗利特小隊和凱便走了進來。值得一提的是弗利特不知為何緊張到同手同腳,看得格溫德琳受不了地扶額嘆氣。

        不過在注意到訓練場內的陣仗,格溫德琳就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般瞪得老大,潔黛的眼底少見地流露出不快,凱則下意識繃緊神經。

        「冒險者嗎?不好意思得讓各位失望了。這次的討伐並非以騎士團名義委託冒險者公會,我能表達的只有對各位的感謝之意。謝謝各位。」

        「你誤會了,澤羅團長。就像您想面對面感謝這次拯救城鎮的大功臣,這幾位也想親自表達對韋丞的感謝,就跟我一起來了。」

        「我想鎮長的親筆信也是一樣的事?」

        「不愧是澤羅團長,明察秋毫。」

        在和修奈達的交談中,克拉克梅爾來到韋丞身旁,伸手:

        「就是這樣了,羅斯塔克鎮的新科英雄,能跟我一起來嗎?」

        「羅斯塔克、欸?姓氏和鎮名一樣?」

        「當然,鎮長我爸啊。」

        所以才能在飛龍被討伐到現在短短幾十分鐘的時間就拿到鎮長親筆信。

        「這不是家人特權。我剛才也說了,鎮長想親自感謝你。」

        停頓半秒,俏皮地眨了眨眼:

        「附有羅斯塔克最好的甜點師傅手製餅乾和從首都買來的高級紅茶哦。」

        「請稍等,克拉克梅爾會長,我還有些話要跟廖先生說,能不能請幾位先回去等等?」

        「但我看兩位的話題已經到一個段落的樣子,是我誤會了?」

        「不算錯,只是我還想為剛才說的補充──」

        「還能有什麼話?要說就快說。」

        「──更多、史翁師傅?」

        兩手抱胸站在訓練場入口的正是伊薩克.史翁。看他瞇眼掃了場內一眼,「哼」地把鬍子吹了起來。

        「我蓋這訓練場是給冒險者訓練用,可不是要你騎士團擺張桌子搞招募的。修奈達,你是想告訴我這場地不堪使用,我的技術爛到該退休了是吧?」

        「絕對沒這回事,我們都仰仗史翁師傅的手藝──」

        「那就早早說完早早放人。」

        「哎,伊薩克你也太兇了吧?澤羅團長也只是找新科英雄聊聊天啊。只是聊聊之餘順便問人家想不想進騎士團,對吧?」

        「騎士團哪關得住這小子?好了廢話少說,小子走了。」

        「喔、好,呃等下,現在要去哪?」

        伊薩克沒好氣地「嘖」了一聲。大有「你就什麼事都要問是煩不煩啊」的意思在。

        「還能去哪?鎮長家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