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五百零九章 再熟悉不過

草士 | 2022-06-23 20:00:07 | 巴幣 0 | 人氣 76


第五百零九章 再熟悉不過

「二位可是來代為傳話?不必再勞煩陳老伯,本小俠就是你們要找的人。」袁昊指著自己笑道。

那二名青年聞言一愣,臉色忽變,手按劍柄,戒備之意甚濃。

原來這二人都是霍家分家子弟,盡管武功普普,卻極是吃苦耐勞,年輕力壯,因此頗受本家人重用,昨日二人奉命下到群英樓傳達口信,向袁昊下戰帖,一日過去,是以下來打聽對方有無回覆,然而他們怎麼也不會料到,袁昊會特意現身於此。

此時,分家二人驚愕發現,那素來傲然自恃的霍山,再無平時高高在上的貴氣,整張臉鼻青臉頰,雙手被縛,衣著髒亂,竟似個囚人一般,他們轉過目光瞪視袁昊,道氣爆發,殺意騰起,卻沒多想為何霍菲菲手腳自由,和霍山待遇大不相同。

袁昊感受二人釋放出來的道氣能量,足足有自己數倍之多的道氣量,皮膚只感刺痛難受,但心境兀自平靜一片,連「逍遙定心訣」都未用上,忖道:「執者八脈,嘿嘿,自從來到群英樓,身邊旁人盡是少沖境好手,他二人功力雖高過我三個境界,真正動起手來,我絕不可能打不贏他倆,但我心中一點也不覺害怕。」想到這裡,不禁揚起笑容。

逍遙定心訣之「心齋」,乃是注重心神磨練的絕學之一,習武之道,除了修身亦要修心,武者每每要邁入嶄新境界,最艱困莫過於內在心靈的跨越,倘若身心無法同時並進,武者之道愈行愈窄,終會走火入魔,因此有的武者終其一生難以跨過境界鴻溝,良有以也。而瀛海島民以「心齋」作為依仗,隨時隨地都在鍛鍊心神,每當跨過一道難題,便會有所精進,袁昊不足十八的年紀,屢和各路少沖好手為敵,久而久之,他心神日漸茁壯,就是碰上高過自己境界的執者武者,依然不慌不忙,臨敵不亂,全是「心齋」之效用。

一旁霍山又氣又躁,他多年來嬌生慣養,一切生活所需均有人打理,在牢中度過的二日,對他而言猶如過了整整二年,要不是身邊高手雲集,他恨不得立時逃離此地,當下忍不住喊道:「你們二個還愣著做甚麼,還不快……快……本少若有閃失,你們二個承擔……啊!」他話說到一半,只感後腦突有一股蠻力壓來,臉面重重撞在桌緣,傷口欲裂,痛得淚水鼻水狂流。

袁昊道:「誰讓你廢話,再有一句,本小俠就砍你一條胳膊。」這一路時不時要聽霍山抱怨來抱怨去,心中早有不快,這一突來下手,頓是解氣不少。

霍菲菲尖叫道:「七哥!」趕忙去攙扶霍山,冷眸側轉,就要詰問袁昊,可是見他手仍不離劍柄,如此近距離下,他一有動靜定會快過任何一人,是以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

那二名分家子弟怒叫一聲,道:「大膽!」、「找死!」雙雙釋放八境道氣逼向袁昊等人。

袁昊正面承受道氣襲體,只哈哈一笑,這笑聲毫無懼意,彷彿沒什麼大不了般,讓二名霍家人聽而詫異。只聽他道:「是誰托你們傳話的,讓他自己過來,本小俠就在這等著。」

二人正怒氣上頭,眼看長劍已露出半截劍身,下個瞬間,竟覺呼吸窒息,咽喉彷彿被人狠狠掐住般,嘴巴大張吐著舌頭,冷汗流個不停。他二人目光往旁一看,發現本來安安靜靜啜著熱茶的文天義五人,紛紛投了過來冰冷視線。

二人又嚇得好大一跳,臉色慘無血色,他們適才惱火於心,一心顧著霍山,全然忘了文天義等人的存在,這時哪裡敢再有妄動?

可是分家二人聽袁昊口氣如此狂妄,也不甘默不作聲,一人長劍重新入鞘,忌憚地看了文天義一眼,邊罵道:「袁昊,你敢對七少動手?你……你以為你是誰,憑甚麼你說了算?」語氣卻甚軟弱,倒算不上是罵人。

另一人僵著臉喝道:「沒……沒錯,以你這、這功力,不過是群英樓的無名小卒,還敢這般囂張。」

文天義五人見他們二人收了兵刃,心知威嚇起了效用,也就不在意二人口中的話,繼續低頭啜茶。

霍山複雜地看了文天義一眼,咬牙忍著劇痛,問道:「是誰讓你們來?」

一人正色道:「稟報七少,是大少派咱們來的。」

霍菲菲心中微驚,暗想:「大哥來了?」

霍山一聽這話,臉上僅愣一瞬,很快由痛轉笑,伸出左手食指指著袁昊,道:「哈哈哈,袁昊,你死期到了!偏偏碰上本少大哥,本少大哥手中有二個道寶,道寶威能滔天,無所不催,量你那柄劍如何鋒利,斷然不會是道寶的對手,本少倒要看看你還怎麼囂張下去。」

哪知袁昊哈哈也笑,他如今總算確信霍山就在此地,心中激動,碰的一聲,雪中青芒重重放在桌上,抽出那通體雪白的劍刃,斜斜削去,白光一閃,斬下霍山那伸出的食指。

霍山望著自己食指落在桌前,還未反應過來,劇痛襲掌,當是失聲痛叫,倒地打滾,但他雙手被縛,根本沒辦法壓住傷口。霍菲菲、分家二人沒想到袁昊會唐突出手,前者正要上前救人,後者欲有動作就感受到五道逼人目光。

但袁昊長劍先一步指在霍山眉心,迫得三人不敢動彈半步,道:「老實告訴你們,本小俠今天心情很好,當真很好,所以不介意有人多廢話幾句,不過,嘿嘿,刀劍不長眼呀,本小俠一開心起來,這手一抖,等會兒不小心宰了你們家七少,你們應該不會介懷罷?」

那分家二人聽到這話,一時嚇得臉都青了,瞧著袁昊笑容可掬,一雙眼珠子瞪得老大,眨也不眨,認為他既已斬下七少一根指頭,說要砍下他腦袋絕非虛言,他們二人是奉命下來群英樓傳話,實無任何權利,若是一個不慎害得本家嫡系身亡,他們分家所有人腦袋都將不保。

二人哪裡敢冒這個風險?當即服軟下來,諂媚苦笑,不敢再有任何硬氣。

「袁……袁少俠,這……這我等不能做主。」

「是……是啊,咱們是替人傳話。」

「對,對,只要少俠你不傷七少,我等立刻替你傳達口信。」

袁昊嘿的一聲,道:「行啊,你們好好替本小俠傳話,本小俠就不殺某人。」

那分家二人感激萬般,連連奉承幾句,又問袁昊打算傳些甚麼話。袁昊想了一會,賊笑起來,道:「就說『本小俠等候大駕,愛打不打,你若不來,令謙姑娘絕不會嫁給你這狗兒』。」

分家二人臉上又是一陣為難,心想這哪裡是傳話,分明是隔空挑釁,當他們還想委婉勸袁昊時,見他瞪起一雙眼珠子,喝道:「還不快去!你們若是慢了一步,或是膽敢不照著傳話,霍家就等著收你們七少的腦袋。」

二人又後怕又窘迫,無奈之下,只好飛奔離去。

霍菲菲見袁昊收劍入鞘,管也不管霍山,她忙讓小二拿了一塊布巾,替霍山包住傷口,望著他右掌亦裹著一條絹布,不禁瞋怒,道:「袁昊,你到底想怎樣?」

袁昊重新替自己倒了茶水,一飲而盡,淡淡道:「安靜坐著,等我宰了霍山那大王八狗羔子,報了撫仙的仇,你們愛去哪就去哪。」

過得不久,只聽石階方位隱隱傳來騷動聲,但騷動很快被陣陣斥喝辱罵壓過,袁昊瞇眼凝去,但見一批人馬由遠迫近,約七、八人左右,各各衣冠富麗鮮豔,珠光寶氣,領頭在前的,卻是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