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373)

戴斯蒙 | 2022-06-23 17:06:56 | 巴幣 1738 | 人氣 1376


  將蒐集到東西帶回死亡教會,回去時只看見趴在桌子上熟睡的伊文潔琳,以及拿著報紙正看著的天罪。
 
  「妳不睡覺嗎?」
 
  「不用,反正也沒有說很睏。」天罪將報紙闔上,然後開始搖著伊文潔琳的身體。「起床了,施提芬回來了。」
 
  「恩?施提芬回來了?」伊文潔琳睜開她睡眼惺忪的眼睛,伸出手揉了揉,然後兩隻手往後用力的伸直,伸了一個懶腰。「呵啊!所以有找到什麼嗎?」
 
  「我也不知道,我將比較可疑的東西帶回來了,妳們自己看看吧!」
 
  於是我將地圖跟那袋珠寶放到了桌子上,兩位少女便開始研究著我放在桌子上的東西。
 
  「這是歐涅克城加上附近地區的地圖沒錯吧?這個地方就是歐涅克城,那麼散落在城外這些標示是什麼呢?」
 
  「伊文潔琳,那大概是礦坑的位置吧?」
 
  「是這樣嗎?但是天罪,如果是要標出礦坑的位置,那麼不需要用那麼多種不同種類的標示吧?」
 
  「恩......我的猜測是,也許不同種類的標示代表著礦坑目前遭遇了不同的情況,例如廢棄或是其他不同的狀態,如果要驗證的話,那我們需要一張正常的地圖來做比對。」
 
  「這麼聽起來也有道理,那也就是說施提芬拿回來的這張地圖很有可能只是一張普通的礦業工會地圖而已嗎?」
 
  「我想一張普通的地圖是不會放在保險箱裡面,而且還用一個鐵盒子上鎖保護起來的。」
 
  「他防護做的這麼嚴密嗎?那麼這張地圖可能真的有問題,我等等去拿死亡教會的地圖來對對看好了。」
 
  「那麼接下來就是這一袋了。」天罪抓起了那袋寶石上下搖晃發出清脆的撞擊聲。「這什麼東西?」
 
  「一袋寶石,我原本是沒打算帶回來的,但是當我拿著這袋寶石的時候心裡就一直有一股奇怪的感覺,也是因為那股奇怪的感覺,所以我才決定要把這袋寶石袋回來給妳們看看。」
 
  「寶石能有什麼問題?」伊文潔琳如此說著。
 
  「那可未必。」天罪將手中的那袋寶石丟給了伊文潔琳,伊文潔琳伸出雙手接過了那袋寶石,然後將它打開了來看了個仔細,隨即臉色一變。
 
  「這些寶石......這些不是寶石吧?」
 
  果然,那些寶石真的有問題。
 
  「嘛!妳也不能說不是寶石,現在那些石頭真的是寶石沒錯就是了。」
 
  「但.....這些上頭為什麼有人類的靈魂存在呢?簡直就像是拿人類去做出這些寶石的一樣。」
 
  「也許這些寶石就是拿人類當作原材料製作出來的也不一定。」
 
  天罪的話讓伊文潔琳臉色蒼白了起來。
 
  「比起地圖來,這些寶石更能證明工會長有問題,為什麼他會有這些以人類當作原料的寶石呢?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在邪神的信仰中,是有發生過將人變成其他物品的事件的對吧?」
 
  「這、這我不太清楚,可能要去問祭司他們才知道,不過將人變成寶石,這件事情要說跟邪神無關那我還真不會相信。」
 
  「話說回來天罪,那這些寶石有辦法再變回人嗎?」
 
  天罪搖了搖頭。「沒辦法了,僅憑著這些寶石是不能將他們給變回來的,這些寶石上雖然有著部份靈魂存在,但靈魂並不完整,這點伊文潔琳也能感應的到吧?」
 
  伊文潔琳點了點頭。
 
  「是,寶石上的靈魂確實不完整。而靈魂不完整就沒辦法將人復活,所以天罪說的是對的,這些人已經沒辦法復活了,而且就算可以,我想也沒有人會將他們復活的。復活需要代價,沒有祭司會為了一些來歷不明的人使用復活的。」
 
  「那沒關係,反正我也只是問問。」
 
  「那現在的問題是,工會長怎麼會有這一袋寶石,還有在地圖上做的標記到底是什麼?」
 
  「那我們要怎麼調查才好?」
 
  「很簡單,先去拿一份附近的礦坑地圖來進行對照,來判斷看看地圖上的標示到底是什麼意思,最後還有不能判別的意思的標示,我們就親自跑一趟檢查看看那裏到底有什麼就行了。」
 
  「這個方法似乎可行的樣子,那麼我去跟教會拿地圖過來對對看。」伊文潔琳站了起來,然後離開了房間,只剩下我跟天罪兩個人。
 
  當只剩下我跟天罪兩人的時候,就可以說一些其他人在場時不能講的話了。
 
  「老實說好了,妳真的不知道這些標示是什麼意思嗎?」
 
  天罪老是說這個世界上沒有她不知道的事情,而實際上她也的確知道很多事情,所以說當她講說她不知道這些標示是什麼意思的時候,我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的。
 
  「我是真的不知道,畢竟在這之前我對工會長又沒有什麼興趣,我如果沒有興趣就不會特別去調查有關於工會長的事情,所以當然不知道這張地圖上標示的意思是什麼。」
 
  「那麼妳現在查不就好了?」
 
  「恩?我們現在不就在查了嗎?」
 
  「不,我是說用妳的能力,直接將它是什麼意思直接標出來不就好了?」
 
  「那樣的話事情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就是要一步步的去解謎,一步步地跟同伴發現有關工會長的秘密,那樣才有意思啊!」
 
  好吧!差點忘記她是這種個性的人。
 
  「所以妳對這件事情現在也是什麼都不知道嗎?」
 
  「那當然了,我知道的東西不會比你還要多。」
 
  「這樣啊......那麼對於這件事情,妳是怎麼想的?」
 
  「還用的著怎麼想,我猜大概就是工會長被財富所迷惑,所以使用了邪神的力量將人製成寶石來加工販賣而已。」
 
  「欸?妳不是說跟我知道的一樣多嗎?為什麼可以做出這種推理?」
 
  「因為我活得比你長阿!看過的事情也比較多,但我講的也不一定是正確,單純就是我的猜測而已,實際上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還得要由我們自己去揭發才行。」
 
  「要由我們自己去揭發阿......」想到這裡,我的心中就有點苦澀,我明明就是來挑戒指的,怎麼又攤上了這種事情......
 
  「可能你就倒楣吧?」
 
  「這我倒是不否認......話說回來,這件事情不會又跟理想鄉有關吧?」
 
  「不知道,不過不太會跟理想鄉有關連吧?邪神不管怎麼說都還是神,只要是神就會跟侵蝕敵對,既然跟侵蝕敵對,那麼理所當然的就不會協助理想鄉。」
 
  「但邪神既然是邪惡的一方,站在理想鄉那邊不是比較正常嗎?」
 
  「蛤?誰說理想鄉就是邪惡的一方了,他們只是想讓世界被侵蝕壟罩,實際上一點都不邪惡好嘛!」
 
  「我是認為那樣就足夠邪惡了。」
 
  「那是因為你把侵蝕當成是邪惡的一方了吧?但事實上侵蝕真的邪惡嗎?那可未必,我打個比方來說,今天有個人他全家被人殺光了,從此他恨透了殺光他全家的人,於是也下定決心對那人進行復仇。那麼這樣的人算邪惡嗎?他只是想復仇而已啊!」
 
  「妳的意思是,侵蝕就只是想復仇而已嗎?」
 
  「難道不是嗎?」
 
  難道不是嗎?這麼說來,侵蝕好像就真的只是針對我們跟魔物進行攻擊而已。
 
  這樣子的話,侵蝕這個存在難道能被稱為邪惡嗎?
 
  不知道,我現在搞不明白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