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王城育幼院的勇者老師 第九章 三個惡鬼

TonyTony | 2022-06-23 17:00:06 | 巴幣 0 | 人氣 30


第九章 三個惡鬼
 
 
「黛安娜,來玩來玩!」
下課時間,汪噗飛奔到黛安娜身旁,緊緊抱住她,親暱的磨蹭著臉頰。
「等一下啦!」黛安娜皺著眉頭,說道:「我在畫畫,晚一點再陪妳玩。」
汪噗鬆開雙臂,好奇的觀察黛安娜,想看看她究竟在忙些什麼。
只見黛安娜在紙上奮筆疾書,畫著一幅奇怪的圖案,軟軟坐在她身旁,兩人似乎正在共同創作。
汪噗好奇的問:「妳們在幹嘛啊?」
黛安娜說:「這是勇者老師昨天教我們的東西,好像叫做『漫畫』,我負責畫,軟軟負責想故事。」
軟軟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害羞的說:「我只是隨便想一想而已啦……」
「喔?」汪噗歪著頭,端詳著兩人的作品,過沒幾秒就感到相當無聊,說道:「你們真的不想出去玩嗎?」
「對啊,因為畫漫畫很有趣。」
「好吧……」汪噗垂下雙耳,表情失望。
一旁的軟軟看向汪噗,又看向黛安娜,接著斬釘截鐵的說:「我們去外面玩吧,反正我寫想不出新的故事了。」
「真的嗎?」黛安娜抬起頭,猶豫了片刻,接著說道:「嗯!那就去外面玩吧。」
汪噗開心的高舉雙手:「好耶!」
 
三人跑到育幼院的庭園,她們第一眼就注意到,勇者正站在樹蔭底下,滿臉無聊的盯著草皮上的學身們。
汪噗衝向勇者,撞在他身上,問:「勇者老師,你在這裡幹嘛?」
勇者撫摸著汪噗的頭,說:「我在監視育幼院的庭園啊。」
「為什麼要監視庭園啊?」
「為了避免你們這群小鬼玩遊戲的時候受傷啊。」
魔王城育幼院的上課時間只有半小時,而下課時間長達二十分鐘,為了避免這二十分鐘發生意外,必須維持一到兩名老師在庭院監視著學生們,而今天正好輪到勇者負責這項工作。
和體育課的時候不一樣,勇者並不是為了偷懶才躲在樹蔭下的。
汪噗說:「那勇者老師要和我們一起玩嗎?」
勇者說:「不行,我要認真工作,下次再說吧。」
這時黛安娜和軟軟也跑了過來,黛安娜雙手插腰,老氣橫秋地說:「汪噗,不要打擾勇者老師工作啦!」
軟軟指向一旁,說:「我們到那邊去玩吧。」
三人一溜煙的跑到勇者隔壁的樹蔭下,與勇者的距離並不遠,只要稍微豎起耳朵,勇者就能聽見三人的對話。
「要來玩些什麼呢?」黛安娜率先發問。
汪噗說:「我知道我知道,來講鬼故事吧!我昨天在電視上聽到很恐怖的鬼故事喔!」
一旁的勇者忍不住心想,只是講講鬼故事,在教室玩就好了,幹嘛特地跑到外面來?
黛安娜一拍手,開心的說:「好啊,好像很有趣!」
軟軟膽怯的說:「咦?不行啦,我會怕。」
勇者心想,大白天大太陽底下講鬼故事,是有什麼好怕的?
汪噗清清喉嚨,壓低聲音,用陰森的語氣說:「我今天要講的,是有關三頭惡鬼的故事。」
另外兩人則聚精會神地聽著,勇者也忍不住側頭傾聽。
「從前從前,有三頭吃人的惡鬼躲在村莊裡,第一頭惡鬼力大無窮,喜歡破壞房屋,將居民拖出來殺害;第二頭惡鬼個性狡猾,喜歡製造麻煩,讓居民陷入恐慌;第三頭惡鬼能改變外表,喜歡躲在陰暗處,將孩子們嚇的嚎啕大哭。」
「三頭惡鬼嚇唬村民,吞食人肉,過著幸福又快樂的時光。有一天,村子裡來了個外地的年輕人,借住在村長的家中。因為三頭惡鬼已經吃膩了村裡的人們,便計畫將這個年輕人捉來吃掉。」
「某一天夜裡,月光被烏雲遮蔽,伸手不見五指,三頭惡鬼悄悄來到村長家中,溜進了屋子內,結果他們發現,外地來的年輕人還沒入睡,而且還在等待著三頭惡鬼。三頭惡鬼一問之下,才知道這名年輕人,居然是個……」
汪噗故意停頓了片刻,黛安娜和軟軟屏氣凝神,勇者也更加專注的聽著。
「這名年輕人,居然是個驅魔師啊!」
黛安娜倒抽了一口氣,軟軟則驚恐的尖叫出聲。
勇者忍不住大聲吐槽:「這是有什麼好恐怖的啊?」
汪噗繼續說下去:「驅魔師立刻誦念經文,執行驅魔儀式,三頭惡鬼打算落荒而逃,想不到卻被各式各樣的封印困在了屋子裡,無論如何也逃不出去。最後,在驅魔師的儀式之下,三頭惡鬼在極端的痛苦與絕望之中,緩慢的死去了。」
汪噗的鬼故事講的陰陽怪氣的,氣氛確實渲染的十分恐怖,黛安娜配合的裝出一副害怕的模樣,而軟軟則是真的嚇的瑟瑟發抖,恐懼的說:「好可怕,驅魔儀式好可怕。」
汪噗得意洋洋的說:「怎麼樣,這個故事很棒吧。」
軟軟說:「不要再講鬼故事了啦,我們來玩別的遊戲。」
黛安娜說:「不會啊,我覺得挺有趣的,那換我來講一個鬼故事。」
軟軟的臉刷的一聲變的慘白,害怕的遮住耳朵。
黛安娜似乎覺得軟軟的反應很有趣,所以故意大聲說:「從前從前,有一對年輕的殭屍夫婦,他們去超商買菜的時候……」
黛安娜講到一半,汪噗突然在軟軟肩膀上拍了一下,讓軟軟嚇的魂飛魄散,尖叫出聲,看起來像是快要哭出來一般。
這時,勇者走到三人身邊,輕輕的用「英雄神聖之劍」敲了一下黛安娜和汪噗的頭。
「你們兩個,太過分囉。」勇者責備:「朋友之間開開玩笑沒關係,但是軟軟已經怕成這樣了,你們還一直強迫她聽,這樣就太超過了。」
軟軟躲到勇者身後,緊緊抓住他的衣服,然後探出頭來,生氣的瞪著汪噗和黛安娜。
黛安娜和汪噗對看了一眼,接著同時向軟軟說:「對不起。」
 
到了第二節下課,汪噗和軟軟跑到庭院角落的沙坑玩沙,汪噗從家裡帶來小鏟子和小水桶,兩人正合力堆出一座高聳的城堡。
「汪噗,妳那邊要小心一點,好像快倒掉了。」
「哇敖嗚嗚嗚,真的耶,軟軟,快點來救救我啊。」
兩人玩的不亦樂乎,眼看城堡就快要完成了,這時黛安娜忽然冒了出來,手裡拿著一輛玩具壓路機,朝著城堡砸了下去。
「吃我的壓路機啦!」
兩人好不容易蓋好的城堡,就這樣被黛安娜的壓路機壓扁了。
軟軟一臉錯愕,呆立當場,汪噗丟下鏟子,生氣的大罵:「妳在幹嘛啦!」
黛安娜嘻皮笑臉的說:「我在和妳們一起玩啊。」
「哪有人這樣玩的,走開啦。」
被臭罵一頓的黛安娜愣了一下,接著眼眶泛淚,踢踢躂躂的跑到勇者身邊,一把抱住勇者的手臂。
「嗚嗚嗚……」黛安娜委屈的說:「汪噗好兇。」
勇者扶住自己的額頭,無奈的說:「妳壓扁她們的作品,怎麼還會期待她們給妳好臉色看?」
「可是……可是……我只是想跟她們一起玩啊。」
「要一起玩就正常的玩,妳幹嘛用壓路機破壞城堡?」
「因為……」黛安娜用力的吸了吸鼻涕:「因為我覺得這樣很好玩,所以她們應該也會覺得很好玩。」
勇者若有所思的說:「啊,原來妳是這樣想的啊。」
他思考了一下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接著蹲了下來,手掌往地面一拍。
「天神的180項贈禮,萬物創造的煉金術!」
兩人腳下原本的地面,瞬間變成一個小沙坑,還附贈了塑膠鏟子與水桶,水桶裡甚至連水都已經裝滿了。
「好啦,黛安娜,我們來玩沙吧,妳用沙子堆出一件妳最喜歡的東西。」
此時的黛安娜被轉移了注意力,已經不哭了,她歪著頭想了一下,接著堆出一顆橢圓形,並在橢圓形的兩邊堆出翅膀的形狀,接著她用手指在橢圓形上鑽出兩顆眼睛和一張嘴巴,最後在眼睛和嘴巴之間堆出三角形的豬鼻子。
「好了!」黛安娜滿意的說。
「喔,是會飛的豬啊,很可愛喔。」
「才不是會飛的豬!這是吸血蝙蝠啦!」黛安娜一邊說,一邊又為吸血蝙蝠堆出一對大大的耳朵。
「所以妳最喜歡的東西是吸血蝙蝠囉?」
「對啊,因為吸血蝙蝠很可愛!」
「不錯喔,堆的蠻好看的。」
勇者稱讚著黛安娜的作品,忽然之間,他高舉黛安娜的玩具壓路機,朝吸血蝙蝠砸了下去,惡狠狠的說:「吃我的壓路機啦!」
黛安娜大驚失色,立刻擋在勇者面前,張開雙臂,緊張的說:「不行!」
勇者維持著凶狠的表情,說:「為什麼不行?我覺得壓壞吸血蝙蝠很好玩啊,所以妳應該也會覺得很好玩。」
「才不會,壓壞吸血蝙蝠一點也不好玩……啊!」
黛安娜恍然大悟,說道:「難怪汪噗和軟軟會那麼生氣。」
勇者咧嘴而笑:「妳明白了吧,辛苦創作的作品被破壞掉了,就算是再好的朋友都會生氣的。」
「那麼她們會不會永遠都不跟我玩了?」
「如果好好道歉的話,我相信汪噗和軟軟一定會原諒妳的,畢竟妳們是好朋友啊。」勇者牽起黛安娜的手,說:「走吧,我陪妳一起去跟她們道歉。」
 
一開始的時候,汪噗和軟軟還是很生氣,不願意原諒黛安娜,但是到了第三節下課,她們彷彿忘了這件事,三人又愉快的玩在了一起。
汪噗從背後抱住黛安娜,說:「要來玩些什麼好呢?」
黛安娜說:「要不要玩『相撲遊戲』?」
汪噗喜出望外的說:「喔!好啊,妳居然會提議玩這個。」
軟軟疑惑的問:「『相撲遊戲』是什麼啊?」
黛安娜解釋:「『相撲遊戲』就是兩個人站著不動,然後用力推來推去,先被推倒的那個人就輸了。」
汪噗急著說:「才不是咧,站著不動的話根本沒辦法玩啊,明明是在地上畫一個小圈圈,先被推出圈外的就輸了。」
在兩人爭論遊戲規則的同時,勇者悄悄靠近她們,心想:「這個『相撲遊戲』好像有點危險,感覺會讓人受傷,還是別讓她們玩好了。」
接著勇者轉念一想:「但是我小時候也整天和同學打架,還不是平安長大了,單純的推來推去應該沒關係吧?只是害怕學生受傷,就禁止她們玩遊戲,這樣好像太超過了。」
猶豫了片刻後,勇者決定靜觀其變,讓汪噗等人玩她們想玩的遊戲。
與此同時,汪噗和黛安娜似乎已經在遊戲規則上取得共識,她們在地上用樹枝畫了個小圈圈,兩人站在圈內,狠狠的盯著彼此,蓄勢待發。
「3…2…1…」軟軟在一旁充當裁判:「開始!」
一聲令下,汪噗和黛安娜立刻發動攻勢,伸手朝對方推了過去,兩人緊緊扣住彼此的手掌,雙臂發勁,企圖用力氣壓過對方。
狼人和吸血鬼都是身體素質相當優秀的魔族,汪噗和黛安娜一時間無法分出高下,戰況陷入膠著,兩人緊咬牙關,手臂加倍發力,表情隨之變得越來越猙獰。
忽然之間,汪噗的身軀開始變形,上半身的肌肉快速膨脹,皮膚長出一層棕色的獸毛,她的臉部緩緩拉長,變成幼狼般的外表,尖銳的犬齒散發著不祥的寒光。
「喝!」一聲怒吼,汪噗雙掌猛推,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襲來,黛安娜完全無法抵抗,碰的一聲向後坐倒在地上。
「贏啦!」汪噗變回正常的外表,開心的手舞足蹈。
「妳犯規啦!」黛安娜怒氣沖沖的說:「怎麼可以在玩『相撲遊戲』的時候變成狼人。」
汪噗朝黛安娜做了個鬼臉:「規則又沒說不行,總之妳輸了,我贏了,我比較厲害。」
黛安娜氣鼓鼓的脹起臉頰,眼眶泛淚,貌似滿肚子的委屈,過沒幾秒,她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賴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汪噗壓住頭頂的狗耳,厭惡的說:「每次都這樣,輸了就開始哭。」
尷尬的氣氛讓一旁的軟軟不知所措,她的臉色因緊張而變的蒼白,身軀逐漸變為果凍狀,蜷縮在地上瑟瑟發抖。
這個時候,勇者出面了。
他輕輕拍了一下汪噗的頭,說:「玩遊戲的時候使用狼人的力量,確實有點太過份囉。」
汪噗哼了一聲,轉過身去,不願意承認錯誤。
勇者把黛安娜從地上拉了起來,說:「還有妳,明明是妳自己提議要玩『相撲遊戲』的,不要輸了就大哭大鬧。」
黛安娜吸著鼻子,惡狠狠的瞪著汪噗,眼淚仍不停地流了下來。
最後,勇者對軟軟說道:「軟軟,不需要每次遇到事情都這麼害怕,冷靜的面對問題就好啦。」
軟軟變回原本的外型,但依舊驚慌失措,抓著勇者的衣角不停發抖。
 
看著眼前的三個孩子依舊故我,似乎沒把自己的話聽進去,勇者忍不住嘆了口氣,說到:「妳們三個啊,根本就像三個惡鬼一樣。」
聽見這句話,三人同時轉過頭來,疑惑的看著勇者,不知道他突然說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勇者伸出手,輪流指向三人。
「愛哭鬼。」他指向黛安娜。
「搗蛋鬼。」他指向汪噗。
「膽小鬼。」他指向軟軟。
「你們三個,是讓我傷透腦筋的三個惡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