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綠洞2041】第67章 天梯

知閒言炎 | 2022-06-23 09:00:04 | 巴幣 22 | 人氣 74

完結異洞浩劫首部曲【綠洞2041】
資料夾簡介
一場在阿里山秘密進行的科學實驗,因不慎失控,意外引發了生態浩劫!面對情勢急轉直下的台灣人,究竟該如何度過這場災變?

查理對姚立新的評價很差,說他心術不正,薄情寡義,野心很大但智慧不足,若登上位,恐招生靈塗炭,國族不幸云云!

「所以……我該勸他參選?還是不參選?」丹尼爾問。

查理:「如果你想弱化中國,就勸他參選,而且他一定會當選;若想拯救世界,那就勸他放棄。」

丹尼爾眉頭深鎖,半晌無語;他知道查理不能把話說的太明白,最多點到為止,剩下屬於天機的範疇,就只能靠自己想辦法去參透了。

就在丹尼爾千頭萬緒,無所適從之際,查理突然補充道:「我相信瑪姬的『賽蓮計畫』,應該不希望出現一個虛弱的中國!」

三週後,姚立新收到瑞士大師的回信!他沒想到回覆竟如此之快,趕緊召來白曉曉翻譯,因為去求問瑞士大師這件事,全中國只有他們倆自己知道。

當天稍晚,得知回信內容後的姚立新,難掩落寞,垂頭喪氣!

瑞士大師在信中直率的回覆:「不宜參選。留意肝、腎。兒孫自有兒孫福。潔身自愛,遠離不倫。多行仁義之事,可保國泰民安。」

同年底,安娜帶著實驗室仿製的冥王之淚來到丹尼爾位在西倫敦的藏身處;這晚,安娜得知丹尼爾打算親自試飲,不放心的她想守在身旁,以防萬一,可卻遭丹尼爾勸退!

丹尼爾:「放心,沒事的,兩年過去,瑞士大師的名氣都建立起來了,也不見聖光會那幫人找上門;妳呀……就放心去忙妳的事吧,不必擔心我!」

話雖如此,但安娜還是放不下心,因為直覺告訴她,今晚必須留守在此;於是她退出臥房,回到客廳守候。

臥房裡的丹尼爾,熟練地拿出威士忌,倒了半杯,擺在書案上;就在兌入1ml仿製的冥王之淚時,突然一陣寒風吹來,冷得丹尼爾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丹尼爾走到窗台前,將窗戶關閉,再拉上窗簾,回頭端起酒杯準備一飲而盡時,啪的一聲,掛在牆上的相框突然掉落在地!聞聲看去,除了地上的相框外,牆上還留著無痕膠帶的殘膠。

「該死,這破掛勾一天到晚都在掉!」丹尼爾抱怨完後,先一口喝乾那半杯威士忌,接著再走過去拾起相框,擺在一旁的書櫃上。

「叩、叩、叩」敲門聲響起。是安娜,守在客廳的她,聽見臥房傳來動靜,於是過來關切怎麼回事?

丹尼爾:「沒事,是牆上相框掉下來了!」打發走安娜後,丹尼爾回到床上,一如往常的躺下後,闔眼便睡。

這回服用仿製的冥王之淚後,有別以往,丹尼爾沒有遇見查理,而是直接進入自己的夢裡。

夢境中,丹尼爾回到當年的敘利亞內戰,重新經歷一遍害他左腿中槍的那次撤離行動!

為了拯救遭ISIS綁架的多位記者,丹尼爾協同SAS闖入人質藏匿處,擊斃留守在此的ISIS成員後迅速撤離;可就在撤離過程中,他的左腿不慎遭流彈擊中,當場喪失行動力!多虧SAS隊員連拖帶拽的把他從火線上搶下來,最後讓人抬上一輛改裝過的豐田皮卡,趕緊離開。

在豐田皮卡的後車斗裡,一路顛簸、搖晃,一名SAS隊員正在幫他包紮傷口,隨後在嗎啡的作用下,昏了過去,等他再醒來時,人已躺在野戰醫院的病床上。

這時查理前來探訪,但在丹尼爾的記憶中,很確定查理不曾來過醫院,而且夢中的查理還是年輕時的模樣!丹尼爾這才突然意識到,自己不是神遊,而是真的在作夢!思緒剛走到這,畫面又切換回西倫敦的藏身處,他漂浮在天花板,俯瞰著臥房裡的自己,躺在床上,睡得正酣。

窗簾縫中,一道晨陽照了進來,說明此時已是白天。

安娜敲了敲房門,見丹尼爾沒起床應門,便自行開門走了進來;只見安娜摸了摸丹尼爾的頸動脈,再伏耳確認有無心跳與鼻息後,哭著雙眼急忙起身,循SOP掏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然後邊走邊哭的離開臥房!

一個小時後,四名MI6特別行動小組的成員來到藏身處,將丹尼爾的身體裝進屍袋,再抬到擔架上,迅速離開!

全程丹尼爾皆看在眼裡,但他卻絲毫沒有任何感觸,心情平靜的像一灘死水,毫無漣漪!

丹尼爾感到很奇怪,為何對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完全無感?心想:『難不成我已經死了?』這念頭剛一閃過,他突然進入一條隧道裡,同時還能明顯感受到有股力量,正不停地將他往前推!

出了隧道後,是一片大草原,丹尼爾赤腳踩在絨毛般的草坪上,不冷不熱,走起來還非常的柔軟、舒適!

大草原的盡頭有條河,河面很寬,河水平緩,目測一下彼岸,約有三公里遠。

岸邊有艘擱淺的小船,船的兩側還掛著划槳;丹尼爾不自覺地把船推進河裡,坐上船後一路向彼岸划去;划船過程中,無風無浪,相當寂靜;有陽光,但沒有溫度;這時丹尼爾才驚覺到,這裡連隻飛鳥都沒有!

將船划到彼岸後,那位老年模樣的查理就站在岸邊不遠處,對著他揮了揮手,示意他把船停靠過去。

「唉……」查理長嘆一口氣後,說:「我早就警告過你,別再喝那種東西,你就是不聽,就連我用盡一切手段想阻止你……也沒用!」原來,昨晚丹尼爾喝威士忌前,窗外的冷風、掉落的相框,都是查理為了阻止他所發出的徵兆!

「所以……我死了嗎?」丹尼爾問。

「是的,你已經死了!」查理指向他身後的河面,接著說:「你剛剛乘船橫渡過來的就是『冥河』!」聽到自己的死訊,丹尼爾感覺不到驚訝,也感覺不到悲傷,而是很坦然的接受這一切。

「那我接下來要去哪裡?」丹尼爾問。

查理往太陽方向一指,問:「看到那道光了沒?說說你看到的光是什麼顏色?

丹尼爾:「是白色。」

查理點了點頭,說:「朝著光,一直走,你會知道要去哪裡。」

「如果不朝著光走呢?」丹尼爾又問。

查理笑了笑,勸道:「千萬別學我,一旦超過時間,就永遠走不了了!」語畢,再拍拍他的肩膀,說:「快去吧,時間不多了,我就送你到這裡吧!」

「等一下!」丹尼爾抬起手來,指向白光,問道:「你當初為何沒有選擇走過去?」

查理笑了笑,回道:「你知道我死於肝癌,經歷過病痛的磨難,要我再回臭皮囊重新來過……,想想,還是算了吧!我覺得像現在這樣,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其實也挺好。」

丹尼爾點點頭,表示理解。隨後,面無表情的他,心如止水的辭別查理後,朝著陽光方向,繼續前行;走著走著,這才發現,原來照耀這片大地的不是陽光,而是一道自天上投射下來的天光,潔白無暇,耀眼無比!

再走近一看,得見光芒裡有支樓梯直通天上,樓梯盡頭有一群人影正緩緩地朝他走下來;定眼一瞧,原來是丹尼爾的爸爸、媽媽,還有已故的姊姊!

爸媽呈現過世時那年邁的形象,可姊姊卻還是童年時,那八歲小女孩的模樣!

四人面面相覷,沒有說話;隨後,姊姊拉著丹尼爾的手,隨爸媽的腳步登上天梯,朝天光盡頭移動。

過程中,丹尼爾好奇回頭看一眼,只見自己浮在半空中,緩緩上升;與此同時,山川大地,漸行漸遠,直到被雲層遮蔽!

丹尼爾感慨道:「原來這裡沒有上帝,只有光、水,還有空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