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王城育幼院的勇者老師 第八章 騎士

TonyTony | 2022-06-22 17:00:11 | 巴幣 0 | 人氣 25


第八章 騎士
 
 
「有一天,小豬三兄弟長大了,他們決定自己去外面蓋房子來居住,大哥很懶惰,用稻草蓋屋子;二哥也很懶惰,用木板蓋屋子;只有小弟最勤勞,花大錢請了建設公司來蓋鋼筋水泥的公寓住宅。」
這堂課是國文課,勇者站在講台上說著魔族的童話故事。
「最後,狼人先生發現自己吹不倒豬小弟的公寓,他一氣之下,用力的朝公寓牆壁捶了一拳,結果害自己的拳頭骨折了,他緊張的跑去找醫生,但是醫藥費太貴了,他沒辦法治療自己的傷勢,於是就這樣可憐兮兮地度過餘生。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全民健保的重要性……這個詭異的故事到底在講什麼鬼?」
勇者放下國文課本,向全班說到:「好啦,故事說完了,大家有什麼問題嗎?」
小殭屍飛快地舉起手,問:「狼人真的能吹倒稻草屋和木板屋嗎?」
「我哪知道,妳去問汪噗啦。」
黛安娜問:「可是今天汪噗沒來耶,她怎麼了?」
勇者說:「啊,汪噗的媽媽今天早上有打來請假了,今天是月圓之日,狼人的身體會變的很不舒服,所以汪噗必須請假一天。」
軟軟寂寞的說:「哇,好可惜。」
勇者把話題轉回課堂上:「好啦,如果大家沒有其他問題的話,我就要來圈回家要寫十遍的生字囉。」
分配好回家作業後,勇者抬起頭來,看向教室後方的時鐘。
哇,距離下課還有半小時啊……勇者心想:糟糕,沒有控制好上課的節奏,那麼接下來半小時要怎麼辦?
勇者翻了翻手中的課本:要繼續教下一課嗎?但這樣學生的回家作業會太多;還是要來講一些笑話?但是講笑話怎麼可能撐得過半小時……麻煩死了,乾脆來隨堂小考算了。
勇者苦苦思索著,忽然之間,他靈機一動,想出一個能夠拖延上課時間,又兼具教學效果的妙招。
於是勇者闔上課本,咳了幾聲,然後說:「同學們,從開學到現在,妳們已經讀過好幾篇課本上的故事了,這些課文十分有趣對吧?那麼妳們有沒有想過,如果自己也能動手寫出一篇精彩的故事,那是不是會更有趣呢?」
學生們妳看我,我看妳,搞不懂勇者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完全不覺得欸。」黛安娜說:「我只覺得課文很無聊,回家要寫作業很煩。」
「說的好,黛安娜。」勇者說:「課本裡放了一堆無聊透頂的故事來當成課文,實在太瞧不起人了,妳們要努力寫出比課文更有趣的故事,來證明妳們比課文的作者更厲害,大家說對不對啊?」
黛安娜皺起眉頭,他覺得勇者的結論有點奇怪,但又說不上哪裡奇怪。
「綜上所述。」勇者接著說:「接下來到下課前的這段時間,我們大家就來創作一篇故事吧,題材和字數都沒有限制,好好發揮妳們的想像力,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到了中午,勇者回到蒂姆的家,一張一張翻閱手中的紙張,獨自坐在沙發上偷笑。
見到他的行為,蒂姆冷冷的說:「你在幹嘛,怎麼笑的那麼詭異?」
「我只是在看學生們寫的故事而已啦。」勇者把其中一張紙交到蒂姆手中:「來,你看看這個。」
蒂姆接過紙張,閱讀上頭所寫的作文:
 
「有一天,媽媽帶著美美去高級餐廳吃飯,那間餐廳很厲害,除了動物的血之外,還有賣人類和魔族的血,甚至有獨角獸的血,全部都很好喝,那一天吃的肚子好飽好飽。全劇終。」
 
蒂姆抬起頭來,說:「這個十之八九是黛安娜寫的吧。」
「對啊。」
「她是把故事當成日記在寫嗎?」
勇者哈哈大笑,說:「妳跟我想的一樣,來,再給妳看看另一篇作文。」勇者抽出第二張紙,交到蒂姆手中。
 
「寒風刺骨,冰雪紛飛,年輕的騎士邁開艱難的步伐,在厚重的積雪中蹣跚前行。騎士身上的純白盔甲,沾滿了暗紅的血漬,顯得格外怵目驚心。
這些血漬,不是騎士自己的血,而是惡魔的血。
七天前,年輕的騎士接受國王的委託,隻身前往陰暗的沼澤地,討伐一頭為非作歹的惡魔,經歷了三天三夜的血戰,無數次險些喪命的危機,騎士總算擊敗了惡魔,並將惡魔的頭顱帶回皇宮,獻給國王。
但是,國王身邊的大主教,認為騎士的身體已經被惡魔的血液給汙染,玷汙了天神的信仰,於是便要求國王將騎士斬首。
國王感激騎士斬殺惡魔的艱辛,不願意傷害他的性命,所以只是下令將騎士放逐,放逐到王國北方的極寒之地……
回憶嘎然而止,年輕的騎士在雪地中蹣跚前行,心中充滿怨恨與憤怒,忽然之間,一群身穿白袍的殺手忽然現身,將騎士團團包圍。
『我們是大主教的直屬部隊。』其中一名殺手說:『沾染惡魔之血的罪人啊,接受天神的懲罰吧。』
騎士的憤怒沖昏了他的理智,他拔出長劍,準備與眼前的幾十名殺手決一死戰,就在這時,騎士身上的惡魔之血開始沸騰,他的腦海裡浮現一道輕柔的男性嗓音,用誘惑的語氣說:『來吧,跟我簽訂契約吧,年輕的騎士,我會給你無窮的智慧,我會給你無盡的力量,讓你成為無敵的戰士,讓你度過這個難關。』」
 
作文寫到這裡,紙張的篇幅就不夠了。
蒂姆驚訝的說:「這是誰寫的啊?」
勇者說:「軟軟寫的。」
蒂姆反覆讀著這篇故事,讚嘆的說:「她的文筆很厲害啊,根本不像這個年紀的孩子能寫出來的作品,我都不知道她這麼厲害。」
「軟軟的個性比較文靜,下課的時候,總喜歡自己一個人在座位上讀書,我猜這就是她的文筆比較好的原因吧。」
蒂姆拿起黛安娜的作文,說:「另一方面,黛安娜寫的故事根本亂七八糟,笑死我了,如果我還是班級導師,肯定會把她叫來好好嘲笑一番。」
勇者的笑容垮了下來,嚴肅的說:「雖然黛安娜寫的並不好,但這畢竟是她認真寫的作品,我覺得不應該嘲笑學生的用心創作。」
「那你覺得要怎麼做比較好?」
「我覺得……要給予黛安娜鼓勵,說她寫的很棒,加強她的自信心,不要讓她對寫作失去熱情。」
蒂姆搖了搖頭,說:「不可以這樣,老師必須糾正學生的缺點,你如果不讓黛安娜了解自己的創作有問題,而且還一味的給予鼓勵和肯定,那會導致她無法認知到自己的缺點,以為自己不需要改進,這樣子是不對的。」
勇者說:「你的意思是,我應該嘲笑她的作文囉?」
「也不是這樣,讓黛安娜理解自己文筆需要加強的同時,還不讓她失去對寫作的熱情,我想你應該辦的到吧,畢竟,你可是擁有『天神的180項贈禮』的勇者啊。」
勇者摸著自己的下巴,思考蒂姆所說的話,喃喃自語:「能讓學生知道自己的缺點,卻又不會失去熱情的方法啊……」
 
到了下午,勇者把全班的作文都打上分數,然後發還給學生。
黛安娜一看到自己的作文成績,立刻氣的鼓起臉頰,雙手環胸,皺起的眉頭下是泛淚的雙眼。
勇者走到黛安娜身邊,溫柔的說:「黛安娜,妳知道為什麼妳的作文分數會這麼低嗎?」
黛安娜擦乾眼淚,難過的說:「是因為我的文筆很糟糕嗎?」
「並不是,妳們年紀還小,我不會強求妳們的文筆,但是妳的作文內容不符合我的要求,只能算是日記,並不能稱作一篇故事。」
「可是我根本想不出有趣的故事啊。」
「不要氣餒,只要繼續努力,下次妳一定能寫出更好的故事的。」
「我才不要!」黛安娜任性的說:「我不擅長想故事,想故事好無聊,我討厭寫作文,我討厭國文課!」
勇者心中暗自嘆了口氣,看來,他沒辦法像蒂姆所說的一樣,在讓孩子理解自己缺點的同時,又保持對事物的熱情。
勇者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黛安娜,於是他站起身,避開話題,向全班宣布:「下午是美術課,今天的主題是水彩畫,大家來畫我們所在的這棟育幼院吧。」
 
學生們提筆作畫,勇者則在教室內緩緩踱步,四處遊走,維持班級秩序的同時,順便觀察一下學生的作品。
過了大概十分鐘,大家都差不多畫好草稿框架的時候,勇者發現了一件事情。
黛安娜所畫的育幼院,雖然線條十分簡單,但是卻有著栩栩如生的立體結構,以及明顯的人物特徵,一眼望去,就能清楚看出畫面想傳達的意思。
勇者讚嘆的說:「黛安娜,妳畫的很棒喔。」
黛安娜抬起頭來,露出燦爛的笑容:「因為我最喜歡畫畫了,我在家總是偷偷自己畫!」
「很好,繼續加油吧。」
勇者繼續巡視教室,很快的,又有一個學生引起了他的注意。
軟軟頭低低的望著畫紙,愁眉苦臉,手忙腳亂地在紙上塗塗改改,看起來十分困擾。
勇者走到他身邊,關心的問:「遇到什麼困難了嗎?」
這一問,讓軟軟嚇了大跳,連忙用水壺遮住自己的臉,發現是勇者之後,她才拿下水壺,難過的說:「我怎麼畫都畫不好。」
「我看看問題出在哪。」
勇者看向軟軟的畫紙,發現軟軟所畫的圖案十分簡陋,她用單調的正方形畫出育幼院的房子,並用扁平的三角形當作屋頂,人物是線條簡單的火柴人,地面則用粗糙的鋸齒狀代表草皮。
但是這些全都不是問題,畢竟每個孩子畫出來差不多都是這樣,比較嚴重的問題是,軟軟沒辦法畫出整齊的直線,整張圖的線條看起來歪七扭八,混亂到讓人有點看不懂。
勇者恍然大悟:「因為妳是史萊姆,手臂和手指都是果凍狀,所以沒辦法畫出工整的線條,對吧。」
軟軟點點頭,委屈的說:「勇者老師,我可以不要畫了嗎?我畫出來的東西好醜,我討厭畫畫。」
勇者歪著頭,思考該如何安慰軟軟,最後他說:「畫的好不好看沒關係,只要自己開心就好,繼續這樣畫下去,總有一天妳的畫技一定會進步的。」
軟軟滿臉的不相信,但仍配合的點了點頭,繼續手頭上畫到一半的圖畫。
勇者轉身走回講台,同時不禁開始思考,如果畫圖只要開心就好,那麼寫故事是不是也只要開心就好?如果軟軟圖畫不好沒關係,那麼黛安娜作文寫不好是不是也沒關係?
但是他又想起中午和蒂姆之間的對話,必須讓學生理解自己的缺點,同時又保持對某樣事物的熱情。
勇者嘆了口氣,心想:唉,該死的平胸惡魔,妳真的是丟了個天大的難題給我啊,究竟要我怎麼辦才好?不過這還真是有趣的巧合,黛安娜擅長畫畫,卻不擅長寫作;而軟軟則正好相反,擅長寫作,但不擅長畫畫,她們兩人的天賦剛好互相彌補……
想到這裡,勇者忽然靈機一動,腦海裡浮現了惡劣至極的想法。
「哼哼哼,我又想到一個計畫了,這一次,肯定能讓魔王大發雷霆!」
 
學生們安靜的作畫,過了十幾分鐘後,黛安娜完成了她的草稿,拿著小水桶離開座位,準備裝水調和水彩顏料。
這時勇者忽然大聲說道:「黛安娜!等一下,先回到座位上坐好。」
「咦?」黛安娜滿臉狐疑地坐回位子上。
勇者清了清喉嚨,說:「今天的美術課,我們完成草稿的部份就好了,水彩上色等到下一次在說。因為我要臨時改變課程內容,表演某種很神奇的圖畫給大家看。」
學生們妳看我,我看妳,心想今天勇者怎麼問題特別多。
勇者拿起粉筆,轉過身去面對黑板,學生們心中充滿好奇與期待,聚精會神地看著勇者。
「天神的180項贈禮,蜘蛛女神的傀儡線!」
勇者舉起雙臂,手指靈活的移動,無數粉筆隨之憑空飛起,在黑板上來回飛舞,以令人咋舌的速度作畫。
 
這個特殊能力,是遠古時期活躍的勇者所持有的招式,能夠從指尖噴射出堅固的蜘蛛絲,並隨心所欲的操控這些絲線。
那位勇者曾經一口氣控制大量的武器與盾牌,隻身一人力抗魔族大軍,殺傷數百名魔族後全身而退,從此名聲響徹雲霄。
那名勇者曾用絲線綑綁敵人的身軀,操控他們的行動,讓敵人自相殘殺,他藉著這個技巧,一口氣解決掉兩名驍勇善戰的魔族大將。
「蜘蛛女神的傀儡線」,是令魔族聞風喪膽的名字,被認為是民族的恥辱,許多歷史書籍刻意避而不談,許多魔族將其視為恐怖的都市傳說。
結果如今被勇者拿來操控粉筆寫黑板。
 
很快的,勇者完成繪畫,只見黑板上排列著十幾個整齊的長方形,每個長方形內都有人物與對話。
第一格的畫面,是飄著霜雪的冰天雪地。
的二格的畫面,在冰天雪地之中,出現了一個身穿盔甲的騎士。
第三格的畫面,騎士的臉龐被放大,特寫出憤怒的表情。
第四格的畫面,騎士開始回想過去。
看著這些畫作,班上的學生們發出一聲又一聲的驚呼。
「等一等……這幾幅圖畫連在一起看的話,會變成一篇故事欸。」
「好酷,居然能用圖畫說故事,以前從來沒看過這種東西呢。」
「這不是我上午寫的故事的內容嗎?」
勇者回過身來,滿意的看著自己造成的轟動,他提高音量,壓過班上吵雜的聲響:「好啦,這就是我想給大家看看的神奇圖畫,怎麼樣啊,能夠用圖畫來說故事,是不是很神奇啊?」
「是!」班上同學們回答。
「很好,那麼接下來的時間,我要大家模仿我,畫這種神奇的圖畫。不過要妳們同時想故事和畫圖,似乎有點強人所難,所以我決應讓兩個人一組,一個人負責想故事,另外一個人負責畫圖,各位去找自己想要的組員吧。」
話音一落,班上學生們立刻動了起來,各自走向自己要好的朋友,黛安娜跑到軟軟身邊,說到:「軟軟,我們兩個一組吧。」
軟軟怯生生地說:「好……」
黛安娜笑著說:「我來負責畫畫,妳來負責想故事,好不好?」
聽見要負責想故事,軟軟兩眼放光,振奮的說:「好!」
分組完畢後,勇者把紙發了下去,學生們便開始美術課的第二輪繪畫。
黛安娜手握鉛筆,忍不住催促:「軟軟,軟軟,快點想一個故事啦!」
「我想想喔……好!有一天,有個狼人生病了,所以向學校請假……」
隨著軟軟的講述,黛安娜立刻動筆,兩人肩膀貼著肩膀,靠近桌面,聚精會神的執行各自的任務,偶而黛安娜會和軟軟討論故事的劇情,而軟軟也時不時向黛安娜建議腳色的造型。
「最後,狼人駕駛著巨大鑽頭機器人,飛到月亮上,把月亮破壞掉,從此以後,狼人就再也不會因為月圓而生病了!」
「哈哈哈,這個故事好好玩!」
黛安娜一面聽軟軟說故事,一面專注的畫圖,接著她眉頭微蹙,忍不住抱怨:「機器人好難畫啊。」
軟軟不加思索的拿起鉛筆:「我來幫忙!」接著她立刻放下鉛筆,擔心的說:「可是我畫畫很醜……」
黛安娜說:「有什麼關係,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作品,我有在故事方面提出建議,那麼妳當然也在畫畫方面提供幫助啊。」
軟軟猶豫了片刻,接著點點頭,堅定的說:「我知道了,那我們一起畫吧。」
 
放學後,勇者又被魔王叫去院長室。
魔王一張接著一張的翻閱著學生們創作的漫畫,嘴裡不禁嘖嘖稱奇:「這真是有趣的藝術表現形式,你是哪來的靈感?」
勇者沾沾自喜的說:「這種東西叫做『漫畫』,是我的原生世界相當普遍的藝術。」
與此同時,勇者心想:漫畫通常被老師和家長視為不良刊物,想當年我國中的時候,帶漫畫到學校去,結果馬上被老師沒收了,還被罰寫了一千個字的悔過書,現在我不但讓學生們看漫畫,甚至還教他們怎麼畫漫畫,這次肯定能讓你發火了吧,魔王。
魔王看完全班的作品後,把漫畫交到蒂姆手中,接著一臉嚴肅的瞪著勇者,勇者則毫不退縮的瞪了回去。
尷尬的氣氛持續了幾秒中,接著魔王緩緩說到:「勇者啊,你的行為實在太過讓我震驚了。」
勇者露出勝利的笑容:「哈,果然發火了!我終於贏了!」
魔王繼續說:「你居然能讓黛安娜喜歡上創作,也讓軟軟願意提筆畫畫,讓學生們了解自己缺點的同時,也讓他們保持著對事物的熱情,這是我和蒂姆都無法輕易完成的壯舉啊。」
勇者得意洋洋的臉垮了下來,瞠目結舌的說:「蛤?我讓學生們在上課的時候畫漫畫耶,妳居然不生氣嗎?」
「我怎麼會生氣,這是這個世界從沒出現過的創作形式,是嶄新而充滿創意的藝術,你將這種藝術帶進我們的世界,我感激你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生氣?」
勇者雙手抱頭,崩潰的大喊:「對啊!我怎麼會沒想到?這個世界原本是沒有漫畫的,所以魔王當然不會有漫畫是不良刊物的想法,我的計畫又失敗了啊!!!」
一旁的蒂姆看著黛安娜與軟軟共同創作的漫畫,說:「喂,這個很有趣欸,有沒有下一集啊?」
「沒有。」
「真可惜,那我乾脆自己來畫吧,勇者,你來幫我想故事。」
「不要。」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