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藍皮ㄉ綜漫跑團】第1章-跑團這麼有趣,不一起來跑嗎?

黑梗製造師極黑的藍皮 | 2022-06-22 14:53:14 | 巴幣 2 | 人氣 48


       「想要理解這世界的真實嗎?」

       

       阿弗烈德才剛打完工拖著疲累身體回到自己公寓,先沖個澡把身上汗水洗刷掉,還在整理他那頭灰色短髮和自認為算帥氣的臉龐、連襯衫都還沒穿時,他注意到那台電源沒開的筆記型電腦突然跳出這問題…  平常看過不少小說打發時間的阿弗烈德當然知道這是什麼:「點下去之後八成會把我扔到詭異的挑戰空間或直接穿越到異世界了吧? 我現在應該直接以最快速度把電腦扔到公寓垃圾桶,這樣我就不可能點了?」

       「再加上

       阿弗烈德吐槽到一半便走到窗戶旁邊往窗外一看今天天氣很好再加上四月是個剛入春的天氣,雖然阿弗烈德住在人口高度密集且大部分居民都是死氣沉沉社畜的大城市東京,但溫暖的陽光、舒服的微風、清澈的鳥叫聲、乾淨的街道仍然帶給他充滿活力的感覺只不過
       
       「如果這就是真實的世界,那該有多好」阿弗烈德微微嘆氣之後稍微抬頭看向太陽的方向…  正常人的狀況下,人類是很難用肉眼直視太陽,他們必須瞇著眼睛、使用墨鏡或用遮蔽物阻攔大部分光線才可以直視太陽,但阿弗烈德卻輕鬆做到了,因為在他眼裡那並不是個太陽-而是一團巨大的肉球。

       肉球中央有顆巨大的眼珠正在睜大眼睛觀察著地球,除了眼睛以外肉球身上還有不少條觸手,以幾乎靜止的動作在天空裡飄動這對普通人來說絕對會嚇到尖叫的場景對阿弗烈德來說很普通,因為他轉生之後從嬰兒時期看到的天空就長這鳥樣,嬰兒時期的他第一次看到這獵奇景色當然有被嚇到尖叫,但其他人只是單純以為小嬰兒在哭所以沒有被當成精神病。
       
       而轉生的事情還是之後再聊,現在明顯有更重要的事:「如果這還不夠真實,那我的確很好奇真實世界長怎樣只不過我的命只有一條,我也不想拋棄我的父母和可愛妹妹並讓她們傷心,抱歉了。」

       想通這點的阿弗烈德準備把筆電扔掉,最好扔越遠越好! 只不過他這時才注意到這跳出來的問題並沒有關掉的按鈕、也沒有拒絕的選項,問題下面就只有『接受』這選擇和一旁的一小時倒數計時,很明顯是:「不想知道世界真實還強買強賣嗎? 而且一小時內即使沒回應也強制接受的那種? 真是夠了

       「如果普通人收到這種九死一生的訊息,說不定會被嚇到去吃一趟大餐、買超貴的東西發洩、或去做一些瘋狂但死而無憾的事情後再接受吧? 只不過我才剛打完工,身心俱疲的狀態不是很想離開這房間;我的工資幾乎都放在定存或投資,等到需要時才拿出來用,所以喝完一杯咖啡就去吧

       「嘆,好好的假日就這麼泡湯了。」



       「碰。」

       當阿弗烈德按下確認按鈕後,他感覺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但他有感覺時發現自己像是被亂扔的垃圾袋一樣被扔到這個漆黑的房間,然後發出很沉重的身體摔到水泥地板的聲音,而在他感覺到屁股和大腿被撞疼時他立刻聽到其他兩位少女的聲音,只不過因為房間太過漆黑且完全沒有光源,所以他看不清是誰和自己說話:「唉?」「又有人

       雖然聽到其他人的聲音,但少年還是選擇先檢查自己狀況-因為他感覺到身上多出不少東西…  稍微摸摸身上的衣服和脖子便可以清楚知道:「衣服和褲子都換了一套,脖子多了一個項圈而且還是金屬制的? 根本不能用蠻力脫下來

       「等等,我這時候應該要先和其他人接觸、先打好關係等等才好一起合作吧? 生前總是必須自己單幹養成的壞習慣

       阿弗烈德轉世前是個快40歲的處男大叔,生前職業是遺跡探索者,而且是那種高危險、走錯一步可能就觸發致命陷阱的那種遺跡-雖然很玩命,但給的錢很多且每完成一個任務後通常可以連續宅幾個月才有下一個工作,是個『能活下來就超爽』的工作為了降低人力、資源和裝備的消耗,那職業都是一組一人、一次派好幾組去遺跡各處探索,觸發陷阱或遺跡崩塌便不會一次死太多人生前單幹了20年,重生之後來到這種陌生、漆黑說不定又危險的環境,職業病又犯了。

       吐槽過自己的阿弗烈德現在才想知道和自己一樣被丟到這裡的其他人有什麼情報或看法,卻注意到那兩人在這段時間完全沒過一句話、甚至沒發出任何一點聲響,兩人就像是雕像一樣坐在那裏:「在完全漆黑的環境之中沒有聊天或繼續和其他人搭話,看來這兩人都是話很少且習慣孤單的類型

       「我們要不要來分享一下一些情報:像是自我介紹、哪裡人、進來前在做什麼吧? 說不定可以找出這個存在找上我們的規律?」

       「你是在搭訕?」

       阿弗烈德本來以為這兩位話不多的少女要等自己自我介紹完才會回應,沒想到其中一個人以非常平靜語氣這麼挖苦自己後他腦袋當機一下才回答:「說什麼傻話! 現在可是錯一步就會死的狀況,誰膽子這麼大去搭訕? 要搭訕我也會等我們逃出這裡再說的。」
       
       「還挺誠實的。」

       「我認為人類歷史中之所以這麼多爭鬥和戰爭,就是因為太多謊言和欺騙所以我很討厭說謊。」
       
       「沒想到你還可以突然說出這麼有道理的話只不過人類能一直不說謊嗎?」

       「當然不可能,有必要時我當然還是會說謊的。」

       「這麼說也對。」

       」聊開的阿弗烈德沒忘記自己想要大家自我介紹的目的-就是藉此理解在場這些人,等等不管成為隊友還是敵人都有優勢:「本來以為對方用詞都很簡短,會是個話很少的類型;但意外的很能聊,只不過說這麼多話都沒太大的情緒起伏,讓我有一種和google翻譯說話的感覺

       「另一個就完全沒說話了」他雖然和其中一位女生聊的很開心,但他沒忘記現場有另一個女性... 為了讓對方不孤獨、沒覺得自己被孤立,他決定改變話題並試著讓這個話很少的少女必須加入:「閒聊就先到這裡,我們應該要趁早做自我介紹…  如果等等有時間限制又需要團隊合作,我們便不可能靜下心來介紹或認識彼此,所以一定要在開始之前先搞定!」
       
       「就由我先開始,我叫現在叫我夏彥吧。」

       「現在?」聽到另一位少女用宛如風鈴般好聽的聲音提問,讓阿弗烈德有點興奮,因為這代表他想讓大家融入的計畫是可行的,再加上那真的是很好聽的聲線另一位少女也好心的進行解釋,只不過說話仍然沒什麼起伏語氣:「他這麼說代表『夏彥』是個假名。」

       「唉?  為什麼不用真名呢?」

       「畢竟我們不知道這房間內其他人會不會變成敵人,也不知道以後我們能活著出去會不會被其他人肉搜,所以還是用假名安全一點。」

       「原來如此,有道理。」

       「而且那也不算是假名-那也是我父母從國外搬到這國家時,特別給我這個可以入境隨俗的名字雖然法律上不承認,但這也算是真名吧?」

       「唉?  這麼說也不是不對

       聽到另一位少女開始發問、認同自己看法且開始參加討論,阿弗烈德默默點頭想著:「並不是不愛說話,只是不會主動搭話的類型這樣才對:人是群居的生物,和其他人交流才正常啊就從自我介紹說起!」

       「那我重新自我介紹我叫夏彥,人住在東京,即將成為高一學生興趣是運動、寫程式和做菜,最近因為還沒開學所以一口氣打了五份工,希望可以上高中前存到足夠錢組一台新電腦收到那詭異的邀請時我也剛打完中午的工,打算休息一下後晚上繼續去其他地方。」

       「運動、打工和組電腦聽起來很厲害。」

       「的確,夏彥先生的假期過的比正常國中畢業生充實不少,相比之下的確厲害。」

       「過獎了…  我只是單純想買東西所以才打算去打工,算不上是厲害。」

       三人環繞著打工、充實的話題聊了一下後,換那位話很精簡、語調一直都沒什麼起伏的少女說話:「我叫音無、是高中生,興趣是讀書和看動物,來這裡之前在讀書館看書。」

       「即使是自我介紹用詞仍然很精簡,好像不能多說話一樣」阿弗烈德這麼在心中吐槽後,他想要引誘對方多說一點話-不只是為了更理解對方,他也想知道對方在聊自己感興趣的內容時是不是用詞一樣精簡:「看書啊看什麼書。」

       「純粹理性批判。」

       「吭?  那、那是什麼?」

       「哲學書…  主旨在講人類一切知識和經驗都離不開感性和知性,雖然這兩者相對獨立的,但兩者共同建立了我們的知識和經驗。」

       「聽、聽起來超深奧的是音無特別聰明,還是女生平常都看這類書籍嗎?」

       「不,我也聽不懂代表音無也很厲害!」

       聽到另一位少女的稱讚,音無首次用比較愉快的語氣回答,即使阿弗烈德仍然看不到對方的臉,但她肯定在微笑:「嘻,我也只是單純對這類書極感興趣,算不上什麼。」

       「果然聊感興趣東西時話還多了一些,最後還用我那一套說辭回擊不過能讀這種聽起來一頭霧水的書,她真的很厲害。」

       最後換最後那位說話聲音很好聽,但最後才加入對話的少女開始自我介紹:「我假名啊…  啊,既然學校裡大家都叫我公主,就叫我公主吧!」

       對方說到這裡時用了很期待的語氣,想必也擺出很期待別人可以這麼叫自己的表情吧? 阿弗烈德只能無奈的說:「是的,公主…  可以請你繼續介紹下去嗎?」

       「嗯…  興趣的話…  我不知道。」

       「不知道?」

       「嗯,學校每天都在軍事訓練:整天都在訓練體能、槍械射擊、武器組裝、近身格鬥、無人機操控等等的東西,即使有休息和下課時間也沒辦法離開學校,即使連假也是繼續上課,所以我的興趣是維護槍械?」

       」阿弗烈德聽到這裡感覺超心酸的,他完全沒想到這個算是和平的世界既然還有這種學校,簡直是把學生當少年兵、戰爭兵器來訓練只不過對方應該受過訓練很多年,所以早已經習慣、剛剛描述也沒什麼抱怨態度,再加上公主被操幾年還有現在這種還算活潑的個性,也算是對方十分堅強吧?
 
       「所以…  妳來之前在上課?」
 
       「在常訓-為了確保我們不會忘記基礎,所以每天吃飯後都會定期抽考以前上過的基礎知識…  今天考的是組裝槍械,我的成績還是全年級第三呢!」
 
       明明說的是極其傷心之事,但公主說到最後表現一副自豪的模樣,讓阿弗烈德更無奈了-如果大家能看到他現在的表情,肯定是聽到很難過事情卻強顏歡笑避免對方聽出自己情緒的醜陋姿態:「公主真是厲害呢。」
 
       「嗯!  還有啊…  嗯?」
 
       公主本來還想繼續說話、阿弗烈德也還有很多問題想問-像『對方是在哪個鬼地方上課才會有這種教育?』等問題,但房間天花板突然傳來類似排氣孔管排氣聲音吸引大家的注意,阿弗烈德也聽到音無的提醒:「那是把新人扔進房間的音效,只不過為什麼要設計成這樣呢?」
 
       在少年有機會想說什麼之前便聽到天上傳來「哇啊哇啊~」的慘叫,緊接著就是重重的落地聲和「嗚,屁股摔到了,好痛…」的少女抱怨聲…  阿弗烈德本打算先開口歡迎這位新人,但他面前突然跳出一個畫面-畫面背景是半透明的但上面寫著白色的日文讓他可以輕鬆閱讀:「四位玩家都進入遊戲,五分鐘後開始遊戲。」
 
       「妳們有看到介面嗎?」
 
       「有。」
 
       「嗯。」
 
       「也寫著五分鐘嗎?」
 
       「嗯。」
 
       「所以我們看不到彼此的介面啊…  也就是說…」
 
       「等等,妳們不要逕自聊起來啊!  誰可以和我解釋一下狀況啊?」
 
       雖然重要事情說一半就被打斷讓阿弗烈德有點不滿,但他的確認為該解釋現狀給新人聽…  他用最快的速度介紹自己、音無和公主給新人聽後追問:「這樣就大概介紹我們三人進入遊戲前的狀況,妳也應該簡單的介紹自己…  記得用假名。」
 
       「假名啊…   就叫我凱留吧…」從進入這空間不是大叫就不然就抱怨的少女現在用無奈疲倦態度自我介紹著:「我不像妳們三個一樣厲害-不管是看的懂高深哲學、還是可以打五份工的打工戰士,即使公主的遭遇聽起來很詭異,但她也算是一名強大的士兵吧?  但我只是個家庭狀況有點糟糕的國三生罷了…」
 
       「有點糟糕?  喔,所以妳進來之前還在打工嗎?」
 
       「是啊,我的學費要自己親手賺呢。」
 
       「那的確很糟糕…」阿弗烈德想到這裡稍微整理一下狀況:「四個人、三女一男…  我們四個人在個性、生活、居住地點、興趣上應該沒有什麼共通點,所以那未知存在不是因為某項特點挑選人的…  應該不是。」
 
       「嘆…   其實怎麼選人的都不重要,重要的要想辦法活下來啊….」




藍皮時間:
上一次開坑,已經是快兩年前了...   當初我都沒想到我可以撐這麼久呢...

會寫這一坑主要還是因為接觸到CoC和看到一個背景很悲慘且很像是奏的腳色,回想起當初那位把我刺激到去寫EW的初戀 (藍皮吐槽:沒錯,每個動漫人物都是我的初戀!),我便有了寫小說的衝動,便寫下了這篇XD

這篇寫的速度會非常非常慢...  主篇我不會棄,而這篇的跑團關卡要慢慢想細節才有趣,所以跑團我會寫很慢;但一個完整的小說不可能只有跑團,所以寫到日常說不定會快一點吧?

最後的最後,還是希望每一個看過這篇的讀者可以多留言,不管是來說錯字、說感想、甚至陪我聊天都可以,我這人最喜歡熱鬧了~

創作回應

雨夜語(可悲的路人)
這裡坑坑疤疤的 都沒有填上 你有頭緒嗎
2022-06-22 15:19:58
黑梗製造師極黑的藍皮
我已經兩年沒挖坑了,看到初戀一時忍不住嘛(掩面)
2022-06-22 15:25:45
Coffeeffoc
跑團啊,想到之前第一團跑克蘇魯本,有人在劇本結束後變成深潛者了(喝了會慢慢把人轉換成深潛者的藥)
2022-06-23 02:04:25
黑梗製造師極黑的藍皮
常有這種即死陷阱啊,這裡當然也有啦~
2022-06-23 02:14:4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