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2022.06.15混亂空間內的探索(上)_消失於當下的時空?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6-22 13:48:23 | 巴幣 6 | 人氣 45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此時位於時空很混亂的空間內,翔之夢與原先的同隊隊友分離,並來到了另一個未知的城鎮內,
翔之夢開始感到害怕,自己是否再度因為【被動穿越時空】而被迫離開原本的時空了呢?



章節目錄
2022.06.15混亂空間內的探索(上)_消失於當下的時空?


消失於當下的時空?


『群』是四災中最強的災難,在群所到之處,無論生命,無論文明,有形無形的,都會被摧毀殆盡,而為了能對抗這神降災難,因此長期對抗四災的義勇軍在這段時間的任務,是到群內探索,若有遇到構成群的666獸其中一位,則想辦法拉攏他們加入義勇軍,轉為我方陣營,促使群的平衡瓦解,讓天平的某一側倒向義勇軍的陣營。
群的內部因為平衡,時間、空間與重力正處於嚴重失衡。
發生什麼不符合邏輯的異變跡象,都可能算是意料之內。
而目前群內除了有被群吞噬的地點以及饑民外,群內的空間內還參雜大量時空的亂流,使得原本與隊友在執行任務的翔之夢,也因捲入時空亂流中而脫離隊伍。
此刻的翔之夢四周包圍著他施展的球形護盾,並出現在一個沒有見過的平和街道之中。
  
  
姓名:翔之夢
  
外貌特徵:
  
紫色眼睛,白髮綁長馬尾,頭上有帶金色翅膀,耳飾為三墜,穿著白衣配披風圍巾,整體給人白色的意象,手持一隻金色羽毛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10403  

xxx
這個和平的街道覆蓋著冰雪,處處都可看到僅有二層樓的木造建築,而附近可以隱約可以聞到大海的氣息。
目前天色看起來大約是傍晚時分的時候,四周都瀰漫著食物的香氣,對於眼前景象翔之夢感到特別疑惑,因為除了街道都沒有人外,是在平常不過的景象。
『難不成已經脫離了群的範圍嗎?』
翔之夢不禁這麼想著,並沿路走著。
對於剛才被捲入時空亂流漂浮的情況,翔之夢並不陌生,因為先前自己在面臨『被動穿越時空』現象時,也曾多次感受到那種失重的感覺。
但到達這看起來既漂亮又的平和街道的中央時,翔之夢不禁感到些許害怕,他感到害怕的原因並非是因為此時此刻只有自己一個人抵達這裡,而是因為,若目前自己所抵達的位置並非是群內部的景象,是因為自身一直發生的『被動穿越時空』所傳送到的地點那怎麼辦?
即便翔之夢想相信自己仍是在群內執行任務,但眼前的景象時在真的太不像是從他人那所描述的,雖有被吞噬的城市,卻像是醜化記憶的狀況,而像是一個正常的地方似的。
那麼為何目前這樣的和平街道上沒有人呢?或許因為都在各自的家中吃飯吧?
此時的翔之夢已經沒有半點做心理準備了,因為自從來到「米德加爾特大陸」後,無論『被動穿越時空』的現象或者『旁觀者效應』的現象都不再發生,並且前陣子的冒險者升階過程中,有人推測自己這現象沒有發生的原因,或許是因為這次故事的主角變成是自己了……
而自己也在聽到這說法之後,加減相信了……
為何這一次的異常可以輕易抹煞掉過往無數次的失落呢?或許在面臨絕望時,人總是需要一個信仰慰藉,無論信仰的東西是否是捏造,或者是誤會都不重要了。
但此時再次意識到常態,翔之夢頓時感到寂寞,試圖冷靜的無奈聳肩,而他心裡湧現大量的情緒促使腦內開始不停的回想著,這段時間認識過的人——
拿起了記事本,翔之夢埋頭將每個人的名字,逐字的寫到了筆記本上,彷彿在祭弔緣分一般。
寫著寫著,翔之夢不禁慚愧地想著:『自己是名紀錄者,怎麼這段時間開始懷疑不是了呢?』
雖然這段日子像是放了假一樣,似乎不再有旁觀者的感受,但現在,應該是休假結束了吧?
翔之夢孤單的笑著。
然而在寫到幫自己升階冒險者等級的『伊祁青歲』時,翔之夢想起了一件事情——
青歲曾經給過他一顆散發淡黃色光芒的剔透的黃水晶,而那可以幫助翔之夢回到原本青歲所在的時間軸上的『阿斯嘉特城』!!
想到這,翔之夢慌亂的心瞬間平復了,因為……『有方法回去』。
翔之夢不禁面露了微笑,因為這是他從來沒有過的突破,那麼……剛才的穿越時空,真的是因為『被動穿越時空』所致嗎?
那就來處理正事了,來釐清一下這次現象的規則是甚麼,首先先來確定著過往每次被動穿梭時空後總會問自己的兩個問題:
1.先前這趟旅程中,究竟故事的開頭是甚麼?
2.究竟自己要見證的是怎樣的故事呢?
然而當翔之夢寫完接著開始思考這些問題一段時間後,腦袋裡無法直覺去想到任何事,即便要將任何想得到的經歷列入考慮範圍,也都似乎不怎麼符合這兩個問題的答案。
這是翔之夢首度遇到回答不出這兩個問題的狀況,這讓他感到困惑,但他仍是暫且寫上了一個標題:
『四災下所認識的義勇軍們』
寫完標題後,翔之夢稍稍嘆了口氣,還沒急著要回去,還有更多事情要確認的,並往下思考著。
如果這一次要見證的故事主角不是自己,那麼為何這次來這世界,一切都感到如此怪異呢?
難不成……『被動穿越時空旅行』的現象其實未曾消失過一直都仍存在,只是,觸發的規則或者週期與先前情況變得不同了是吧?
翔之夢感到疑惑卻不害怕地繼續走在街上。
與原本經歷『被動穿越時空』現象的情況不同的是,這一次他以旅遊的心態去探索新的地方,而不再害怕,不再有失落感。
觀察著周遭的建築,感受著飄雪的溫度,翔之夢心裡想著:
等等若遇到住這裡的住民,應該問些甚麼呢?
是問問目前這是怎樣的世界嗎?
而如果感覺起來仍是同一個世界體系的話,就問問目前是甚麼年代吧?
可我之前去的時間點,又是何時呢?
想到這,翔之夢翻了翻筆記本,想翻到當時自己紀錄的時間點,並在見到當時請青歲寫筆記本的字跡後,翔之夢心中完全踏實了,因為有著青歲的字跡那代表的是,那一段歷程絕對不是自己的妄想!
翔之夢笑著,並期待著究竟來到的是過去還是未來呢?到時可得好好與青歲分享一下歷程,也在此時,他終於在此刻去注意到街景一旁的食物香氣。
字數:2152字
感謝:江河浪(司徒然)、陽一與吳名士(吳叔)、莉露潔(小洛)

作者的話
文章的第二段我特別想要感謝的人是青歲,如果沒有青歲的話,翔之夢真的非常可憐,
以下來分享那一段沒有遇到青歲的版本:


對於剛才被捲入時空亂流漂浮的情況,翔之夢並不陌生,因為先前自己在面臨『被動穿越時空』現象時,也曾多次感受到那種失重的感覺。
但到達這看起來既漂亮又的平和街道的中央時,翔之夢不禁感到些許害怕,他感到害怕的原因並非是因為此時此刻只有自己一個人抵達這裡,而是因為,若目前自己所抵達的位置並非是群內部的景象,是因為自身一直發生的『被動穿越時空』所傳送到的地點那怎麼辦?
即便翔之夢想相信自己仍是在群內執行任務,但眼前的景象時在真的太不像是從他人那所描述的,雖有被吞噬的城市,卻像是醜化記憶的狀況,而像是一個正常的地方似的。
那麼為何目前這樣的和平街道上沒有人呢?或許因為都在各自的家中吃飯吧?
此時的翔之夢已經沒有半點做心理準備了,因為自從來到「米德加爾特大陸」後,無論『被動穿越時空』的現象或者『旁觀者效應』的現象都不再發生,自己也漸漸猜想是否自己『紀錄者』的職責已經卸任了呢?……
為何這一次的異常可以輕易抹煞掉過往無數次的失落呢?
或許在面臨絕望時,人總是需要一個信仰慰藉,無論信仰的東西是否是捏造,或者是誤會都不重要了。
但此時再次意識到常態,翔之夢頓時感到寂寞,試圖冷靜的無奈聳肩,而他心裡湧現大量的情緒促使腦內開始不停的回想著,這段時間認識過的人——
拿起了記事本,翔之夢埋頭將每個人的名字,逐字的寫到了筆記本上,彷彿在祭弔緣分一般。
寫著寫著,翔之夢不禁慚愧地想著:『自己是名紀錄者,怎麼這段時間開始懷疑不是了呢?』
雖然這段日子像是放了假一樣,似乎不再有旁觀者的感受,但現在,應該是休假結束了吧?
翔之夢孤單的笑著。
寫完這段時間認識的人名以後,翔之夢翻了筆記本嶄新的一頁。
確實該處理正事,該釐清處幾個問題了,他想著。
隨後翔之夢在嶄新的那一頁上,寫上了兩個這段時間一直在詢問自己的問題:
1.先前這趟旅程中,究竟故事的開頭是甚麼?
2.究竟自己要見證的是怎樣的故事呢?
但當翔之夢寫完接著開始思考這些問題一段時間後,腦袋裡無法直覺去想到任何事,即便要將任何想得到的經歷列入考慮範圍,也都似乎不怎麼符合這兩個問題的答案。
這是翔之夢首度遇到回答不出這兩個問題的狀況,這讓他感到困惑,但他仍是暫且寫上了一個標題:
『四災下所認識的義勇軍們』
寫完標題後,翔之夢繼續往下思考著。
如果打從一開始來到這世界,一切都感到如此怪異的原因並非因為『紀錄者』職責卸任,難不成……
『被動穿越時空旅行』的現象其實未曾消失過一直都仍存在,只是,觸發的規則或者週期與先前情況變得不同了是吧?
翔之夢感到些許難過的低下了頭,並踟躕的走在街上。
等等若遇到住這裡的住民,應該問些甚麼呢?
是問問目前這是怎樣的世界嗎?
而如果感覺起來仍是同一個世界體系的話,就問問目前是甚麼年代吧?
可我之前去的時間點,又是何時呢?
想到這,翔之夢沉默了。
因為這些問題……還重要嗎?
想到這,翔之夢似乎已經被寂寞的情緒給中斷了所有的思考。
原先在每一次穿越時空後,翔之夢能快速調整自己心態回復原本狀況的能力,但這一次似乎是失效的,究竟為何會如此,翔之夢也不清楚。
但明天終究會來臨,既然自己終究不清楚怎樣才能結束自己,這也便意味著,無論是絕望抑或者是希望,日子總是被迫過下去。
想到這,翔之夢努力的將期待落空的『失落感』收起,也終於在此刻才開始去正視街景一旁的那食物香氣。

特別感謝伊祁青歲

此章節後還有兩段喔↓↓
章節目錄

相關創作一覽:
吳名士、陽一(吳叔)
莉露潔(小洛):
待新增……
江河浪(司徒然):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