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巨人與騎士(四)——鐵甕之城

三鬼 | 2022-06-22 01:14:26 | 巴幣 12 | 人氣 56

連載中巨人與騎士
資料夾簡介
這是新瑪奇的同人小說,劇情有被修改。故事講述巨人米希與騎士們之間的事。

被那項鍊吸引後,巨人似乎來到一個奇怪的景象。雖然米列希安擁有觀望過去的能力,但是每次都沒法習慣。畢竟這是他人的過去,而且當時他人的感情也會流入自己的腦海中。

「團長。」

一道謹慎的聲音在巨人的耳邊響起,眾人都披上了長袍,頓時沒法看清其他人的臉孔。只見被稱為團長的人沉默不語,其他成員都覺得有點不安……

「團長?」

這時,團長似乎已經「醒來」,而他開始想,才剛怎麼了?看到其他成員略帶不安的看著自己,便開始整理自己的思緒。

「啊……我剛才講到哪裡?」

成員們略為驚訝地團長突然發呆,不過大家還是再次簡略的提及要點。他們因為要處理異教徒的事而集合起來,而大家都在等他下命令,由於勸降無効,也沒法找出他們的根據地,所以正等待團長下令作進一步行動。

「既然沒法探出來,也不肯投降……」

團長在內心嘆息著,而看在眼內的巨人也感受到他的無奈。

「處決。」
「了解。」
異教徒們聽到處決二字卻毫不害怕,反而更囂張起來,成員們也嚴陣以待架起手中的武器。

「拉狄卡母神的權能下,我們什麼都不怕!」
「你們把人類作為祭品的風俗傳到各村……這種事,我們絶不容許!」

這時原本身穿長袍的人們,他們準備作戰後,便把外袍脫下來,展示巨人在眼前的,是騎士團。雖然內心的怒意莫名的浮上,但還是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只見藍黑色的身影抓著黑劍,並向異教往作出最快及致命的一聲。不消一會兒,眾人已經倒下來。只餘下少量的異教徒還在努力掙扎。

「真遺憾……但我們只是遵循神的指示……」
在下一秒,戰場消失,只餘下漫天的螢火蟲以及淙淙流水聲。還有在擔心米列希安的亞特在他眼前。

「三鬼?」
「嗯,我沒事。」

看著亞特冬至組的胸章,那個紅白色及皇冠般的圖案,令他再次想起剛才那個代表著四組的綜合圖案。便覺得那人應該是團長,而眼前看到的成員們,應該是他們的後裔或者繼承者們吧?
「對了,亞特,我想知道你們團長的事。」
「咦?」
突如其來的詢問,令亞特頓了幾秒。
「這……個……」
看來是不能說了吧?巨人的心裡想。
「抱歉三鬼!關於團長的事都被控制,身為團員級的我也沒法知道,組長級的也有時會和團長見面,但我只要向艾薇琳詢問就被她罵了……不論問誰都沒法得到答案……」

看到亞特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只好輕輕拍他的肩膀。
「沒事,我只是好奇,讓你困擾真的不好意思。」
但內心的欵問還是存在,巨人悄悄的舉起手,趁亞特不在意時,把他的眼睛部份蓋了一下。
不是他……
也許,可是那個臉……
好像在哪裡見過……
還有那個項鍊……
隨後,亞特跟巨人遇上了更大的困難,巨型的傑巴赫也沒法打敗,這怪物連神聖力量也沒法傷及他,最後是托爾維斯找出了操縱者而令事件得到平息。
這人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好像什麼事情都難不到他似的,好幾次的危機都由他化解,包括自己身上的封印。
巨人又再次拿起那項鍊,這次又再感受到那微微的力量,令他又陷入過去,這次他看到的是在古老甕城前,那位藍色團長,以及四位披著各自不同顏色的披肩,似乎跟現在的騎士團有相似團隊之分。
他們陣列在橋前,然後準備作戰的樣子,看來又是一場硬仗。
「要守好這裡!」
「是!」
藍色團長一聲令下帶領成員們,把外來的異教徒一一打敗,直到最後,騎士團都能用自己的力量守護村落及自己的陣型地。
巨人對於這群騎士團,開始有著不同的情緒。到底要守謢到哪個程度,才有今天的強大。他看到現在的景象,更確信艾爾班騎士團的強都是由古至今流傳下來的技術。
不同他自己夢中的騎士團,似乎是十分混亂的組織,而且更是無法無天的感覺。即使那只是記憶中的碎片,他在那裡找不到對騎士團的稱讚。
最後遠古的記憶又再次中斷,回神過來時已經看到艾薇琳等人在等米列希安醒過來。於是三鬼把剛才的景象跟大家描述,只見艾薇琳十分擔心的看著托爾維斯,而托爾維斯側安然地看著三鬼。
「很抱歉三鬼,這項鍊可以交給我們嗎?」
艾薇琳小心地詢問。
「很抱歉,這似乎我沒法做到。」
巨人也小心地回應。
這項鍊可是給他重大的訊息,現階段交出去,就會斷了線索。再加上他很在意那個團長的身份。他一直看著托爾維斯,而他跟巨人的眼神對上後,便再次開口。
「艾薇琳,你就別再為難三鬼了,雖然連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我相信三鬼,而且他現在是跟我們同陣型的,我也不希望在這時候斷絶關係。再說那項鍊是三鬼的東西,我們也無權要求他交出來吧?所以我們還是先看情況再作決定。」
「確是……是我輕率了。」
「沒事。」
巨人只是輕輕微笑,這時艾薇琳才意識到,這巨人雖然身型龐大,卻並沒有粗獷的表現,他對亞特及自己,都是用溫和的態度應對。只是巨人對托爾維斯則有不同的感覺,由跟巨人合作開始,不時都聽到他們兩人互嗆……就像現在……
「所以可以讓我試試能不能發動這項鍊嗎?」
托爾把手伸出來請示。
「你的話我覺得沒可能。」
巨人把項錬舉高,不讓托爾維斯碰到。
「不試一下怎會知道。」
「如果你能發動,晚上的餐由我請。」
「好喔……」
然後托爾輕輕一跳就把項鍊搶過來。
亞特看著這個情景,更覺得不知所措。
「剛才……是怎麼了???」
艾薇琳只是乾咳了一聲,然後向兩位男生請示了下。
「不如讓我先試試好嗎?」
艾薇琳接過項鍊後,再感應一下,卻是沒什麼反應。再把項鍊交給托爾維斯,也是一樣的結果。
「奇怪,雖然說含有關於艾爾班騎士團的記憶,但是對我們沒什麼反應。我還是先向團長報告一下,順便請求跟冬至組一起行動。」
團長……
巨人看著托爾維斯,雖然想問相關的事,但就此作罷。
「嗯?三鬼你怎麼了?你是不是想問關於團長的事,這難怪,畢竟你看到那個記憶。」
然後艾薇琳的眼神有變,托爾維斯看了一眼,便繼續說。
「可惜我不能向你講關於團長的事,畢竟我們艾爾班騎士團是秘密組織,讓你加入已經很破例的事。即使我對三鬼你的評價很高,但也不能把騎士團內的重要情報告訴你。所以你現在知道,我們的組織是多麼的封閉。」
三鬼聽到這解說並沒有失望,而且十分認同,如果是開放的組織,也許早已經在救女神時已經出現,但因為涉及到愛爾琳重大的事情,才能遇上他們。他輕輕搖頭,表示並沒介意這情況。
「沒問題,每個組織都有自己的運作方式,只要不是傷害愛爾琳,任何方式都是一個方法。」
托爾維斯聽到這個回應開始安心不少,然後突然想到三鬼的話來。
「對了,你不是說在記憶中看到那個古老的甕城嗎?其實在貝爾法斯特裡有一個和我們艾爾班騎士團遺址相似的地方。艾薇琳知道地點可以帶你去看看,加上你現在有神聖力量,應該不會有安全上的問題。」
「所以那裡對我來說原本不安全對吧?」
「對呀,可能你一進去,就有很多老鼠爬出來。」
「最好是,」三鬼又再開始跟托爾維斯互嗆:「我會抓起來送回給你。」
「嘿……那先多謝。」
「艾……艾薇琳……他們何時發展到這個地步……」
「不知怎的成為朋友的樣子,但巨人很強烈的否認……」
亞特一臉懷疑的看著他們,艾薇琳表示頭痛。然後托爾維斯跟艾薇琳確認接下來要做的事。
「所以艾薇琳,麻煩你帶這位巨人到那裡。」
「現在那麼忙哪有時間?」
「對了,斐埃爾及布莉恩會在那裡出現。」
「什麼?」
艾薇琳對於突如其來的資訊又再次頭痛,只是托爾維斯充滿自信的看著三鬼,並再次提出疑問。
「我說三鬼啊,你那個『偶然』撿到的項鍊,真的是『偶然』嗎?」
沒等到三鬼回答,托爾維斯就急速離開。
那項鍊,就在河裡飄過來,如果被他人撿到,他就看不見這樣的過去。三鬼靜心的想,那股力量既陌生又熟識。陌生的氣息,但那股神聖力量卻是現存艾爾班的力量,力量的繼承是有強大才能達至跟現在相同的熟識感?
這時艾薇琳的頭痛似乎有增無減。
「是多不想聽我講話,跑那麼快……而且為何不早點告訴我先知先出現的事……」
亞特更表示無奈,靜等艾薇琳的指示。
「我們出發吧。」
眾人來到斯卡哈海岸附近,三鬼只是一直跟著亞特他們,只見兩人沉默不語,然後他們就突然停下來,並驚訝地說。
「真的沒問題呢!」
三鬼並沒察覺到什麼,開始不太明白艾薇琳的意思。
「假如身上並沒有神聖力量,經過這裡時就會沒法集中,所以就會錯過了這段路能夠進去。有時候即使發現了,最終都是會俳徊在同一個地區,就會回到入口,並沒法來到這邊。既然你也能來到這裡,我就帶你進去遺址吧。」
於是艾薇琳輕輕指了一個方向,示意巨人前進,於是巨人一踏入那個地區,就看到那個景象。
經歷了連場戰火洗禮的甕城,掛著艾爾班騎士團的旗幟,雖然很多旗幟大多殘破但仍留有鮮明的標記,發出淡淡光茫的並不是湖水裡的陽光反射,卻是從樹上的綠葉在微微發亮。
城內有大量因為受到風雨或戰火侵略而造成的毀壞,但也沒損遺址所發出的神聖氣息,沿著山邊所建成的攻防措施展示了當時的戰略及前人的智慧,而那些生活痕跡,更令三鬼覺得似曾相識,跟透過項鍊看到的景象大致相同。
亞特看著三鬼目不轉睛看著城內的風景,便開始解說。
「這遺址裡的峭壁,我們稱為阿瓦隆之門,但先知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裡吧,畢竟連通道也通過不了。」
「這裡以前很常有人入侵的樣子,地點也就是這裡。」
三鬼試圖把他看到的記憶告知大家,這時候艾薇琳好似察覺到什麼似的。
「這太不像話了,居然有異質神聖力的痕跡……怎會?先知怎會在這裡?!」
話甫落,一魔一獸人就在眾人面前現身。
「喂——艾薇琳——」
遠處出現了斐埃爾及布莉恩兩人的身影,這更令艾薇琳更生氣。
「你們是怎樣來到這裡的?!」
只見亞特跟艾薇琳立即上前追趕,但只見先知們無心戀戰,不消一會兒就逃走了。
「可惡!」
「艾薇琳,我們要通知托爾維斯嗎?」
三鬼冷靜的向她詢問,但不久托爾維斯就出現了,然後亞特立即上前報告。
「原來如此。」
托爾維斯開始思考了一會,便作出結論。
「我明白你也難以致信對吧?也許在遇到艾薇琳等人前先知已經出入多次這個地區。」
「想到這點就覺得可惡。」
艾薇琳不忿地說。
「沒時間了,現在我向大家轉告團長要說的事。我已經得到許可,可以跟冬至組一起行動,而團長也很重視這個問題,所以接下來其餘兩組的組長也會來幫忙,一起跟冬至組行動。」
「所以春分跟立夏組也來嗎?但是各組應該有該忙的事情吧?」
「剛才不是說了,只有組長過來,其他成員會進行其他任務。」
「等一下,這組合實在太極端了吧?」
艾薇琳十分擔心。
這時三鬼聽到這句話後,倒是好奇是極端到哪個程度……
「可是現在也是『極端』的情況吧?」
「可是……」
托爾維斯把語氣放緩,然後試圖說服艾薇琳。
「你先聽我說,上次除了克拉營地外,伊利亞其他地方都出現了怪物,而且直到現時為止,他們都是使徒或者是手下出手的,當初我們應對吉爾迦斯一樣,都是難纏的強敵,直至我們領悟到三種神聖技能才能解決,但我們所付出的犧牲實在太大了,尤其沒法純熟運用神聖技能的團員們更受到很大的傷害……」
這時亞特已經開始露出痛苦的表情,艾薇琳見狀,也開始同意托爾維斯的行動。
「知道了,別再讓大家想起那個痛苦的回憶,你的目的是把各組長級的成員聚集起來吧?」
「沒錯,明天我們到艾明馬夏結集地等吧?我已經約好了卡茲遠及畢奈在那裡等。」
「那……」
艾薇琳環看空無一人的城門,又再擔心起來。托爾維斯再說出解決的方法。
「這裡的警戒,立夏組建議交給正式騎士的後補生守護。」
「現在是什麼情況,人手已經不足到這個地步了嗎?」
只見托爾維斯準備離開,然後再丟下一句話。
「應該不用擔心的,我現在去傳達。」
「所以……我要跟米列希安分別了嗎?」亞特開始依依不捨。
「我覺得他可以跟來呀?再加上,我覺得就算亞特有什麼危險,我還可以應付到。而他的戰力也不弱。」
三鬼提出這意見後,令眾人十分驚訝。托爾維斯聽完後,便點頭同意。
「確實,以你的能力可以保護到亞特,不如這樣吧?如果三鬼你能夠待到最後,我就同意讓亞特一起同行。」
「托爾維斯!」
亞特高興得叫出來。
「有三鬼在,應該沒問題的。」
艾薇琳開始覺得,一開始就不應該讓亞特接近米列希安。
「早知道這樣,我會千方百計不讓他接近三鬼。」
亞特聽畢又再次失落起來,這時三鬼覺得有點尷尬,看來主因都是我吧?只見托爾維斯微笑著,似乎要作出總結。
「聽起來艾薇琳雖然不同意,但又沒多大的反對的立場,在等卡茲遠跟畢奈來到前,這問題先擱置吧。那,我們明天見。」

晚上,三鬼來到堤爾克那,又是滿天螢火蟲的夜晚,他選好了一片草地,並且準備休息。但在眼角的餘光,卻看到小麥色的頭髮在閃過。
「給我回去,你不見到我在休息嗎?」
「我也是在休息呀?」
「騎士團的工作有那麼快做好的嗎?」
「輪班呀。」
「我覺得是你把所有工作推給別人做,然後出來偷懶吧?」
「我是這種人嗎?」
「是。」
托爾維斯跟三鬼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在上次的頭痛被醫治好後,三鬼的態度有明顯的改變。
「太過份了吧——原來你是這樣看我的——」
聲音有點作勢,但並沒有感情的語句,令三鬼不禁笑起來。
「你夠了,給我滾回去,我要睡覺。」
「時間那麼早,聽說你連晚飯也沒吃。起來,我帶了便當,是村長給你的。」
是鄧肯爺爺……我不是說不用再照顧我了嗎?
巨人只好坐起來,只見身披著長袍的托爾維斯,為了不讓人發現,還把帽子蓋著頭部,但還是掩蓋不了他那麥色頭髮跟那藍眼睛。
「把袍脫下來,你這樣跟沒穿沒什麼分別。」
三鬼一臉嫌棄的看著托爾維斯,但袍還是沒脫下來。
「我不想被看到,因為時間關係……」
他輕拉了腳下的袍,原來盔甲還穿著。
「去找約亞了嗎?」
「嗯,還談了很久……」
「閉嘴,不要在我面前放閃!」
「我還沒說到戲肉……」
巨人作勢掩著耳,一臉我不要聽的樣子。
「來,你的便當。」
便當的香氣透過巨人的鼻慢慢傳入,巨人的胃也開始發出嗚叫,最後兩人就在營火前一邊進餐,一邊閒談。
「托爾,我還是在想,我的記憶是怎麼一回事。」
「據以前你所說,那些零碎的片段中,你的家庭成員有身為騎士團成員的父親,祭司的母親,然後你一直住在像是地洞的地方,那裡充滿了古老的書本及文獻。」
還有被母親關起來對自己放棄的記憶,更有跟父親發生戰鬥的感覺,以及瀕死的窒息感。
「我不希望是真的,我只希望這都是記憶上的錯亂……」
可是這句說畢,一股害怕的感覺從心裡騷動,不安的情緒再次令他摸著手杖,試圖分散注意,這些行為都被托爾維斯看在眼內。
「不論怎樣,我會盡力幫助你,因為我相信你。」
「嗯……」
托爾維斯開始再想辧法,然後他看到巨人手中的手杖,便開始展開相關的話題。
「說起來,這手杖似乎跟著你很久。」
手停下了動作,巨人便微笑地交給托爾維斯讓他看。
「你覺得他是手杖,那就是手杖吧……」
這時托爾維斯才發現,這手杖確是有別的力量存在。
「哈,原來如此。」
「上面的寶石,是跟隨著我來到愛爾琳的,應該是說,在我在愛爾琳醒來時,這顆白色寶石已經跟著我。他好像有一點點跟我有關係的感覺。」
「可能是你的『前世』?」
「或者……但我每次撫摸它,都能讓我平靜。不過近來就沒法平靜下來了。」
巨人又再次沉默,托爾維斯輕拍他的肩膀。
「也許事情沒想像中簡單,或者你的比其他米列希安埋藏了更深的秘密也說不定。但請你記著,我會一直站在你的一方,即使你的『前世』有做過什麼事情。」
「即使殺人如麻,冷血甚至草菅人命?」
「沒錯。」
堅定的眼神令巨人更膽怯,但卻有一絲的安全感。
「為什麼你要這樣相信我,你沒必要這樣做。」
「因為現在的你,我沒法相信你是這樣的人,這樣的性格裝不出來吧?溫柔的你,令大家可以安心的巨人,這就是現在的你。以往的你,我也相信也是這種性格。」
巨人聽畢,頓時覺得臉上略為微熱,他只好把披子蓋在頭上直接躺在草地上,不敢直視。
「我累了,明天見。」
托爾維斯微笑地收拾好,便輕拍一下他的肩後離開。
在不透光的披子內,巨人再次握著手杖看著黑暗中發出微亮的白鑽石。
「但願真相大白時,還有人相信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