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後的異能者】50. 虛幻

KAG | 2022-06-21 19:57:07 | 巴幣 0 | 人氣 27

連載中最後的異能者
資料夾簡介
前面的章節在penana、角川上有稍微修改,但不影響劇情,喜歡的話可以來支持一下。 ps. 韋德是女的,所以我沒有在賣腐。

50.虛幻
「哈哈!這出戲怎麽樣?精不精彩?刺不刺激?有沒有被我完美的特效嚇到?哎,其實我一直都想去當導演,但這所學校給的工資實在太高了……」
還沒從驚嚇中恢復過來的學生們,在慘死後迎接的不是天國或冥界,而是一個戴面具的中年男人的碎碎念。
埃迪迦僵硬著身體,仍然沒有從窒息的感覺中恢復,仿佛鼻腔裏仍然有海水的味道,但他轉了轉眼球,水族館沒有破碎,鯊魚也沒有開始吃人,他喜歡的女孩子還活著,他的好朋友也沒有抛下他和別的男人私奔。他和其他學生們甚至還坐在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的椅子上。
一切都只是幻術而已。
阿里教授走來走去,語速飛快地講著自己對演藝事業的向往和教育事業的不滿,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其實這門課本來應該被改名叫做異能編碼與精神異能,甚至兩門課應該拆分開來,畢竟法陣和幻術并不一樣,而是交集關係。但是阿里教授堅決要求使用原來的名字,甚至他根本都沒有很想來教書,而是如他所説的想去拍電影,最後學校還有學校背後的政府付了他一大筆錢,同意了他所有的要求,才讓他勉强留下來教書。法陣與幻術變成同一門課,也是因爲這個人的要求,因爲他在兩個領域都是當之無愧的最强。
天才總是有特權的。這句話放在他身上再適合不過了。
過了幾分鐘,他講膩了,隨手從空中變出了一杯水,轉身背對學生,稍微提起面具,咕嚕咕嚕地喝完了水,放好面具,再賺回來的時候手上的杯子已經不見了。
埃迪迦看得目瞪口呆。這、這到底是什麽原理?
儘管面具沒有露出他的眼睛,但他還是清楚看到了學生們臉上的疑惑,這一次他隨手變出了一束玫瑰花,假裝看了看底下的學生,尋找對象,但行動上卻徑直走向就在他正前方不到一米距離的韋德,他像個紳士一樣禮貌地鞠躬、單膝跪下、獻禮。
被安排坐到最後一排的埃迪伽搖晃著腦袋,試著從前面身高馬大的學生之間看到老師,他看了看四周的學生,無不比他高大,他開始懷疑這阿里教授是不是在針對他。他好像也沒做什麽惹他生氣吧?
埃迪迦沒能看到阿里教授調戲他的好朋友,但坐在韋德身旁的亞流看得一清二楚。他可不是埃迪迦那種被別的男人挑釁還能保持沉默的廢物,直接就伸手奪走了教授的玫瑰。
「謝謝你啊,教授。」他瞪著眼睛,猙獰地笑道。     
阿里教授轉過頭來,看著亞流,他的面具花紋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尤其和韋德的面具不同,他的眼睛也被遮擋在面具之後,不知道他的情緒究竟如何。人們常説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人與人的交流需要基本的信任,這也是爲什麽韋德會露出他的眼睛的原因,他需要別人信賴他。但這個男人,他的一切都是個謎。
被盯了好一會,就連膽大的亞流都稍微發寒了,他開始懷疑對方是不是在使用讀心術,他猜得不錯。
那個男人終於開口,「你似乎很有天賦。告訴我,我是怎麽變出這些東西的?」
亞流翻了個白眼,滿不在乎地咕噥道:「法陣之類的。」
「不。」教授回答,「這只是魔術而已。我從路邊的雜技演員那裏學來的。」
他伸手到韋德耳後,一打響指又變出一朵玫瑰花,這次不容拒絕地將禮物塞入韋德手中。亞流沒好氣地瞪著韋德,無言地質問他和這個男人的關係。
隨後,阿里教授站了起來,變出一本教科書,隨手翻了翻。埃迪迦見狀,也和很多學生一起拿出了教科書。按照教材,第一章應該是講法陣的原理。
「那今天就來學讀心術吧。」他翻到教材的中間,似乎隨便確定了一個主題,然後就把課本關上,一個響指的瞬間消失無蹤。
學生們被分成兩個一組,教授允許學生自己選擇組隊的對象,畢竟這門課會嚴重侵犯個人隱私。本來讀心術的内容應該放在學期後半段,也是爲了讓學生們先找好一個朋友,但這個教授就是不按常理出牌也沒辦法。埃迪迦本來是想和艾米瑞達一組,但當他走到艾米瑞達跟前時,才發現艾米瑞達已經和索菲婭組好隊了。他只好隨便找了旁邊的男生組隊。
「奧利。」他簡單地自我介紹,和埃迪迦握手。
埃迪迦馬上就想起了這個名字,這不就是奧布麗的兒子嘛。埃迪迦也和斯帕奇日大多數的青少年一樣,覺得奧利的媽媽真漂亮嘿嘿。
讀心術屬於精神攻擊,也是分等級的,最簡單粗暴的方法就和一般的異能攻擊一樣,直接甩個可見的小光團過去,但這當然是非常明顯的,也只能讀到表面的一些想法,但情急之下也可以利用這個技能給敵人造成短暫的混亂。和奧利互相攻擊了幾回大腦后,埃迪迦感覺腦袋都要爆炸了,連忙喊停。
有讀心術,當然也有對應的反讀心術,防禦就和攻擊一樣重要,尤其是對大腦的防護。高等級的精神攻擊是無形的,但那也仍然是從外界來的攻擊,在空氣中有能量的傳播,因此是可以感知到的,要對精神攻擊做出反應,首先需要發現攻擊。
感知對於亞流來説,是十分簡單的事情。普通的防護罩其實也能擋下低級的精神攻擊,就像之前在凡爾多的醫院,韋德隨手擋下了納西爾的攻擊。説到納西爾,他當然也在這堂課上。
不過更强大的精神攻擊是普通防護罩無法擋下的,甚至還有一種更離奇的攻擊,不用能量的傳送,直接隔空引起對方精神上的反應,其他類型的異能攻擊也有類似的做法。比如韋德在異能測驗的地下基地中,就曾經隔空控制了周圍的泥土擴展,從而讓他們通過。但要隔空引起對方大腦的反應,當然比控制無生命物體要複雜得多。
要對付這種類型的幻術,除了更靈敏的感知以外,還需要鍛煉大腦的反應,可以選擇放空大腦,又或者專注於其他不重要的事情,這就純粹是意志力的鍛煉了。又或者,攻擊是最好的防禦,你也可以試著反擊回去。
這次輪到亞流向韋德發動攻擊,嘿嘿讓我看看你在想些什麽,然後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東西,每天尿尿他都會看到的那個東西,少年馬上就臉紅地收回了自己的意識。他不甘示弱,也開始在腦海裏放起友情小電影,就這樣,在友情的見證中,他們互相提高了幻術能力。
「嘿,你們願意三人行嗎?」將一切盡收眼底的阿里教授突然亂入兩個發情期青少年的小電影。
「不願意,滾。」被打擾的亞流一臉怨氣地將教授踢出了他們的精神空間。
另一邊,艾米瑞達不經意看到了索菲婭早上缺課的理由,那當然不是因爲感冒,而是因爲和媽媽瑪麗安的爭吵。瑪麗安從她朋友那裏聽來,索菲婭居然沒有遵循學校的建議選課,她嚴厲地批評女兒自以爲是、自作主張、自私自利、好高騖遠,害索菲婭在房間裏哭了一個早上。
雖然艾米瑞達早就聽説過前皇后瑪麗安的流言蜚語,但沒想到她連當媽都能當得糟糕透頂。她才想安慰一下索菲婭,索菲婭就慌張地解釋,她媽媽有多愛她,都是爲了她好。艾米瑞達無奈地沉默了,或許她應該去找韋德咨詢一下建議。
大多數的學生倒是沒有泄露多少隱私,畢竟他們的對手也只是學生罷了。韋德也只能從亞流的大腦看到幾個模糊的畫面,估計是他父母,他確實也説過他有什麽童年陰影,韋德並不奇怪像亞流這樣明顯人格缺陷的人會有原生家庭的創傷,不過亞流似乎處理的挺好的,雖然自私、不負責任又叛逆,但好歹沒幹什麽壞事。
但韋德沒打算在亞流面前泄露任何信息,儘管亞流也猜到他的身份了。阿里教授也知道這點,在課程進行到下一階段前,取代了亞流,給韋德一對一輔導。
雖然阿里教授看起來不是個正經人,但卻意外是個好老師,看來學校沒有白白浪費納稅人的錢。這個男人的思維就像毒蛇一樣隱蔽,一不留神他就鉆進了你的腦袋,對於他而言,進入別人的精神空間就像散步一樣,輕而易舉。幸好,整個世界恐怕就只有他一人才能做到這點,要不然韋德還隱藏個鬼身份。
在精神空間内的流速很慢,也更方便教學。阿里教授剛才雖然都沒有走動,注意力似乎都在韋德身上,但其實已經偷溜進其他學生的腦袋裏指導了好幾次,最後才終於輪到韋德。
「爲什麽你喜歡亞流?」精神空間内,不正經的教授第一句話就是質問學生的私生活,「我看到了你和那個小兔崽子的親密活動,那可真讓我心碎。」
「我沒有喜歡他,我只是喜歡他的權力。」韋德說,「既然你能讀到我的記憶,你應該也早知道了這點。」
「既然是爲了權力,選擇我不是更好嗎?那個小屁孩有什麽?他的特權來自他的爸爸,我的力量都來源於我自己。」
「我的吉吉也很大。」他又補上了一句。
一想到曾經做過的事、説過的話都被這個男人看到了,就算是韋德這樣厚臉皮的人都忍不住感到尷尬和羞恥。
「你到底有什麽目的?」
阿里教授竪起食指,做出浮誇的思考表情,然後他得出了答案。
「我想要毀滅世界。」他深沉地説道,像是動畫片的最終大反派一樣。
「???」這教授腦袋還正常嗎?
「不過,就目前而言……」他轉換了話題,「我需要你再找幾個社團成員。你知道,社團需要最少五個學生。」
韋德差點都忘了這回事,點點頭,問道:「現在有多少人。」
那個男人又一次做出浮誇的動作,開始像個幼稚園小孩一樣數手指,但他一個天才怎麽可能連算數都不會。
算完了,他自豪地説出正確答案:「兩個。你和我。」
韋德已經懶得在乎這家夥無厘頭的舉動了。既然如此,那他還需要再找四個學生才夠,或者説三個,反正亞流肯定是會加入的。
「我希望你不會過度插手社團的事情。」
「當然。」
韋德當然不是隨便就同意了這家夥的提議,他也有想過,社團是需要一名老師認可的,如果他要搞個人崇拜,那就必須先蠱惑誘騙一名老師才行,本來他的目標就是天真可愛的珍妮女士。但阿里教授顯然更合適,反正他都對韋德知根知底了,而且目前也沒有出賣他。儘管韋德不知道這個男人在想什麽,但韋德知道,像他這種人是決無可能從屬於任何一方勢力的。
或許當他說他要毀滅世界的時候并沒有在説謊,或許他真的想當個導演,或許他也是真的喜歡魔術和戲法。
或許他只是渴望混亂而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