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後的異能者】49. 上課怎麽那麽難

KAG | 2022-06-21 19:52:35 | 巴幣 0 | 人氣 20

連載中最後的異能者
資料夾簡介
百分百純潔的友情,輕鬆爽快爭霸天下。前面的章節在penana、角川上有稍微修改,但不影響劇情,喜歡的話可以來網站支持一下。

49. 上課怎麽那麽難
下午的課程表只有一堂課,阿里教授的法陣與幻術一:基礎,從兩點持續到六點,一個星期需要上兩次課。畢業生需要修煉至少基礎與進階兩門課,想要繼續專研的學生還可以再參加後續的課程,不過大多數人都不是學這個的料。尤其阿里教授要求特別嚴格,考試的通過率相當低,每年延期畢業的都是栽在了他的課上,這也是爲什麽儘管他是公認的業界最强,仍然沒有多少人願意選他的課。
但對於埃迪迦來説,這堂課就像是家庭聚餐一樣,他的好朋友們都報名了這堂課。因爲韋德。不難想象韋德對自己實力很自信,會選擇最好的老師。他選擇後,艾米瑞達也決心跟上他的腳步,最近埃迪迦才發現她是個喜歡挑戰自己、超越極限的人。埃迪迦在喜歡的女孩面前不願意示弱,也咬咬牙選了這門課,儘管韋德告誡他們不要做超出能力所及的事情。索菲婭則因爲性格懦弱,很容易就屈服于同齡壓力下,害怕被朋友抛棄,於是也選了這門課。
教室在地下。在主樓正門正對著的、通往二樓的白色大理石的環形階梯下面,有一個古老華麗的升降梯。空間比較狹窄,只能容納五個人左右。艾米瑞達和埃迪迦肩并肩地擠在一起,搞得男孩臉紅心跳的。升降梯的操作面板上只有開關門和向上、向下的按鍵,它只能停靠在一樓和地下室。他們按下了向下的按鈕。
幽閉的空間裏只有一閃一閃的老舊燈泡照明,升降梯發出咔哧咔哧的響聲,像是生銹的鏈條在將他們吊下去一樣,埃迪迦擔心地望著天花板。突然,升降梯一抖,害埃迪迦摔入了艾米瑞達的懷抱中。紅髮女孩好笑地看著一臉尷尬,雙手無處安放的埃迪迦,然後,就將他推開了。
升降梯終於停了下來,門也隨之打開,就在外邊的是一個還算寬敞的隧道,散發著淡淡的藍光,埃迪迦忍不住為眼前的景象驚嘆出聲。就在這座七百年歷史的學校下面居然有一座水族館。他們不自覺放輕了脚步,像是害怕驚擾這些水底生物一樣。擡頭望去,就連頭頂上都有大小各異的魚在漂浮。一群在底部的沙子上繞來繞去的橙色小魚吸引了艾米瑞達,她走近那處玻璃,將手貼上去,想要看得更清楚,但魚群瞬間就被她的動作驚飛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後退一步。
走過隧道,他們到達了終點。
「這、這裏沒有教室?」埃迪迦難以置信地摸了摸前面的玻璃,又四處張望,擔心或許自己錯過了隱藏的大門。
艾米瑞達思考了一下,説出猜測:「這可能是幻術,教授可能想要測試我們。」
這就難辦了,埃迪迦對幻術一竅不通,他苦笑道:「可我們不就是來學幻術的嗎?」
怎麽這位教授還沒上一堂課就准備期末考了?
「這種幻術應該是法陣設置的,或許我們可以試著消除法陣。」艾米瑞達冷靜地分析情況,還有點小興奮。她喜歡謎題,喜歡神秘的韋德,現在她也喜歡上這位同樣戴面具的阿里教授了。
集中注意力,試著感應周圍的能量流動,法陣通常充溢著異常、强大的能量,但這并沒有用,因爲一感應埃迪迦就意識到了,他們整座學校都打了無數的法陣補丁。不過同時,他感應到了別的東西。
周圍不只有他們兩人。
「我們應該試著喚醒他們。」艾米瑞達說,「他們可能也已經注意到我們了。」
埃迪迦點頭贊同。這一點應該不會太困難。人體與空間不同,對人體施加幻術,比如改變相貌或是隱形,會花費很大的精力,埃迪迦認爲阿里教授應該不至於閑成這樣。所以通常是對人體的大腦、感知能力施加幻術,這應該就是他們現在看不見彼此的原因。若是對方已經陷入昏迷,要解除幻術會比較困難,但現在他們都清醒甚至能意識到幻術的情況下,那就簡單了。
電一下就好。
許多人也不約而同想到了這點,原先陰暗的隧道瞬間被雷光炸亮,亮光散去後,他們周圍多出了二十多人。
有了更多的小夥伴,氣氛變得輕鬆起來,大家歡快地攀談起來。
「索菲婭!」艾米瑞達驚喜地看到她的朋友,走上前去,但失望沒能發現韋德的蹤影,「韋德和亞流呢?你們上午不是同樣的課嗎?」
索菲婭看了艾米瑞達一眼,又飛快地低下了頭,她露出僵硬的微笑,「對不起,我上午生病了,沒來學校。」
「生病?」艾米瑞達擔心地問道,「你還好嗎?」
艾米瑞達沒有錯過剛才她看到的,索菲婭紅腫的眼睛,她很明顯是哭過的。
索菲婭笑著點點頭,「真、真的沒事,只是感冒而已。」
見索菲婭不願多談,艾米瑞達也沒好意思繼續追問別人隱私,只能寬慰地抱抱對方,「如果你想説的話,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儘管有了更多學生的幫助,他們仍然沒有找到教室的入口,果然那個阿里教授的測驗不會那麽簡單。看來在空間的變幻上,他用了更强的保護機制,這樣的話就必須直接解除法陣。當然這不是唯一的辦法,有人天生就感知能力高,能夠一眼看穿幻術,可惜,這種人太少了。
正當埃迪迦如此想到時,電光一閃,空氣劈裂,一張熟悉的側臉出現在眼前。
字面意義上的,眼前。
埃迪迦被放大版的亞流嚇得尖叫出聲,接連後退幾步,撞開數人,踩髒了多雙斯帕奇日小涼鞋。視野恢復正常後,埃迪迦才發現亞流不是一個人,那個金髮的少年側對著他,懷裏緊緊抱著埃迪迦最好的朋友,下半身也貼在一起,右手還掐著韋德的臀部。
難道這家夥剛才一直都在他眼前搞他最好的朋友嗎?!埃迪迦被這個羞辱人的想法氣得暴怒,差點沒站穩。亞流轉過頭來,對上埃迪迦憤怒的眼神,挑釁地露出一個邪惡至極的微笑。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埃迪迦不需要讀心術,都知道這家夥在説什麽。
韋德這才發現如今詭異的情況,一手將亞流推開。他就知道不該順著亞流的心意挑戰什麽刺激的友情玩法,但這絕不是因爲他變態,都怪亞流拿解除幻術的事情來交易,他才不得不服從了這個下流的想法。他説的當然不是解除這個普通的幻術,而是消除法陣。
「夠了。」韋德沒好意思回頭看他的朋友,希望自己的話能讓埃迪迦明白情況,「我已經做了你要求的事,快點解除法陣。」
果然如此!埃迪迦想到,果然是亞流逼迫他純潔的好朋友幹出這種事情,想要挑撥他和韋德的關係,他絕對不能讓這個友情中的第三者得逞。
「你能感應到法陣在哪裏嗎?」艾米瑞達驚訝地説道,故意無視剛才尷尬的畫面。
「當然。」亞流高傲自大地回答,但蔑視的眼神仍然打在埃迪迦身上,「和你們這些廢物不同,我一眼就能看到教室的大門了,它甚至都沒關呢。」
學生們佩服地看向他,沒有人有嫉妒的情緒,因爲大家都覺得這家夥的强大已經脫離正常人類的範圍了,就像學生不會嫉妒老師一樣。
「那就趕快。」韋德不滿地催促道。
雖然挺可愛的,但他并不喜歡這個跟班總是針對他的好朋友,他知道埃迪迦的自尊心有多脆弱。不過另一方面,他也不喜歡埃迪迦對他莫名其妙的占有欲,偏偏對方還死不承認,麻煩得要死。韋德有些愧疚自己最近沒有和埃迪迦多説話,但他們注定會有不同的道路,埃迪迦沒可能會贊同他的行爲。亞流才是他未來的得力助手、每個偉人都需要的跟班。
在衆人期待的目光下,亞流走向旁邊隧道的玻璃上,隨手擦了擦。但人們除了透明的玻璃和背後的魚就沒看到什麽了。他又擦了一會,還是沒有反應,人們開始懷疑他到底有沒有看到法陣。亞流停下了動作,往手掌上吐了口口水,又繼續擦玻璃。
「好了沒?」他問道。
「這是我們該問你的問題吧?」一個學生反問道。
「好了。」韋德答道。
學生們轉過身去,原本封閉的隧道盡頭上突然出現了一扇門,一扇開著的門。他們這才意識到,就像他們看不到門一樣,亞流也看不到幻術。
走上入口處的幾臺階梯,學生們迅速涌進了教室裏面,所見之景讓人不禁駐足驚嘆,直到被後面的人催促。整間教室都被透明的玻璃包圍,空間十分寬敞,像是一個沉落深海的巨大泡沫。光綫很暗,唯一照明的就是玻璃背後汎著淡淡光芒的海底植物。巨大懶散的鯨魚悠悠漂過,這著實是個如夢似幻的地方。
「咚——咚——咚——」
三聲緩慢低沉的響聲,是上課的鐘聲,沒想到連地底深處都能達到。
三聲之後,正對著門的玻璃前,突然聚集起了一群凶狠的鯊魚,它們怒目直瞪著玻璃後面的學生們,一隻鯊魚突然猛地撞了過來,在玻璃上發出結實的聲音。接著是另一隻、又一隻……
數十只大白鯊密密麻麻地排滿眼前,節奏各異地開始撞擊玻璃,整個地下都被他們撞得動搖起來,一些膽小的學生開始後退,試圖躲在人群後面,但更多人仍然在開玩笑,甚至上前去逗弄鯊魚。伴隨著清脆的聲音,蜘蛛網般的裂痕出現在玻璃上,幾秒鐘后,裂痕散佈成一大片。此時,即使是最膽大的學生也開始後退,遠離這面玻璃。
最後的一撞,刺耳的響聲隨著玻璃一同炸開,洶湧的海水瞬間充滿了大半個房間,將無防備的學生們撞到了墻壁上,不少人直接暈了過去,尖叫聲充斥著所有人的耳朵,直到越來越多聲音被鮮血和永恆的沉默取代。大白鯊也不知道被餓了多久,飢不擇食地撲向一個又一個獵物。
埃迪迦被先前的海浪撞擊到墻上,全身癱瘓無力,口中的氣體也所剩無幾,他强撐著窒息的嘔吐感,堅決地拍開艾米瑞達的手,用眼神讓她和索菲婭快點逃跑。艾米瑞達難過地點點頭,抓上索菲婭,和其他人一樣驚慌地游向門口,擁擠的大門很快成爲鯊魚絕佳的狩獵地。
不!
大門前的殘肢血水將埃迪迦嚇得差點斷氣,那邊的血實在太多,都漂了過來,滲入埃迪迦的身體四周。他仍然動彈不得。他想起了他的好朋友,着急地找著對方的身影。韋德肯定會沒事,他安慰著自己。
韋德和亞流逆流而行,向水族館的方向已經游出了很遠,被抛棄的埃迪迦感到一陣悲涼,但這樣也好,起碼他的好朋友還能活著,他苦笑著,在鯊魚的尖牙下結束了平凡的一生。
全劇終。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