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2022.06.13與玄明探討武器與實戰練習(上)_武器的探討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6-21 13:00:49 | 巴幣 128 | 人氣 83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因為上一次與尼蘭爾以及玄明在克里米昂號上對戰,
翔之夢臨時造了一把火焰西洋劍,並且見到玄明持有武器在作戰,
因而有了機緣約了這一次的內容!



武器的探討


還記得上一次那場甲板上的戰鬥在漸入絕境以後,雖有轉機,但轉機只是曇花一現,而轉機過後會發現,還有更糟糕的情況。
雖說遭遇危機之下拿起造出的『火焰西洋劍』戰鬥後,有許多原先翔之夢擅長的『圖像魔法』抵擋不住、甚至無法反擊的狀況,都有順利的抵擋反擊了下來,但翔之夢也強烈地感受到:自己因為沒有學過『武器』的相關技能,因此很多時候都不順手。
『得好好找人學習與討教了。』
自那之後,翔之夢腦袋裡便充斥了這樣的想法。
  
  
姓名:翔之夢
  
外貌特徵:
  
紫色眼睛,白髮綁長馬尾,頭上有帶金色翅膀,耳飾為三墜,穿著白衣配披風圍巾,整體給人白色的意象,手持一隻金色羽毛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10403  

因此這次在有了空檔後,翔之夢找了時間,撥打房卡電話給玄明,並往訓練走去。
翔之夢如平常一樣,披著披風,穿著白衣走動,身上沒有配戴任何武器,手上也沒有拿任何東西,因為一如既往地,他總是把所有東西都收在他的【空間包包】內。
※備註:空間包包是翔之夢的稱呼,但對他人而言,翔之夢若把東西放在那個空間內,看起來就是甚麼都沒帶。
而當翔之夢見到玄明時,他露出了笑容,開心地走了過去:
「玄明!你到了啊!很高興你來了!」

「嗯,吃過早飯了嗎?」
玄明關心的詢問著,此時的玄明帶著上一次戰鬥時所見到的武器,左手上掛著圓盾,右手則拿著長槍。

  
  
姓名:玄明
  
外貌特徵:
  
黑髮黑瞳、特濃眉毛、身形 略瘦但事實上很結實。穿著青衣。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2005032

翔之夢點點頭笑著:
「嗯吃過了!吃得挺開心的。」
明明方舟食物非常清淡,但翔之夢卻這麼說,可以讓人直覺想到,要不是翔之夢味覺有問題,就是他能把食物變好吃吧?
「所以你具體想討論哪些武器相關的事?跟你召喚出來的東西有關嗎?」
玄明詢問著,並用目光搜尋了一下翔之夢那隻神奇的羽毛筆,因為上一次對戰時,有多次見到翔之夢使用那隻金色羽毛筆畫出了很多法術。
「嗯,我確實是想好好使用之前造的那『火焰劍』,但我不清楚那把劍適不適合我?是否應該造其他功能的劍?
另外我想詢問以及學習用劍的方法,那一次拿劍,只是憑著我覺得應該怎樣做去使用,但假設這次遇到的是非常有經驗的敵人,我想,大概會出很大的問題。」
翔之夢細想後努力回應著玄明。
至於玄明在尋找甚麼,翔之夢也有些疑惑,卻絲毫沒察覺到是甚麼,因為他太過習慣使用空間儲物,因此翔之夢對於身上不帶任何東西的這件事情是習以為常的。
「我們先進去再詳細談吧。」玄明隨後打開了訓練場的門。
此時眼前的訓練場空間內,是一片純白,沒有任何裝飾,而光線因為散步均勻的關係,感覺一切僅剩下一片白。
「武器的選擇可就幾個面向考慮:要用在什麼方面?自己習慣怎樣的戰鬥方式?對該類器械的掌握度如何?」
講到這,玄明摸下巴思考又再度開口著:
「不如你把上次的火焰劍再重現一次吧,我們一起來看看要怎麼調整。」
聽到玄明所說的各個問題,翔之夢心裡完全沒有想法也不清楚,本來還在猶豫該怎麼思考的,但聽到對方提到上一次的火焰劍以後,翔之夢鬆了口氣,並憑空拿出了上一次的那把不傷隊友會噴火的【火焰西洋劍】。
翔之夢的造物並非是隨魔力消散而消失,而是會存在地,但會存在幾天呢?翔之夢還未測試,所以不知,但至今他造物的東西,都還沒有消失的情況,更何況他是放在時間凍結的空間包包內。
翔之夢拿出了火焰劍,此時火焰劍並沒有發出火焰,看起來僅是個單純的西洋劍。翔之夢捏住劍的某側,將西洋劍的手握部分遞給了玄明。
玄明挑了眉毛遲疑了一下,但他仍是接過了劍,將自己原先帶的長槍夾於他非慣用手的左腋下,接著轉過身挺腰,玄明伸手將西洋劍迅速刺出,並連續以各種角度去揮劍,西洋劍也因為玄明的動作而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見到玄明使西洋劍,也看起來非常熟練的樣子,翔之夢有些訝異,但翔之夢也感到期待的笑了。
「稍微看過西方人使用,這類帶有韌性的武器應該是以刺擊為主,如果要練可能要學習觀察敵人弱點。」
玄明解釋著,接著將劍著地跟翔之夢的身高作對比。
「看你的製作應該是偏向單手握持,有考慮過雙手武器的可能嗎?」
「我製作的物品,其實並非取自我的知識,而是會根據文字上的內容來生成對應的東西,而我當時寫的是西洋劍,因此目前產生的劍就是西洋劍,但如果我只寫劍的話,就有可能是別種情況的劍了。」
翔之夢微笑的解釋著,並在解釋完以後想到問題而詢問著:
「雙手武器是甚麼?是兩隻手都有拿武器的武器嗎?」
「的確,西方有其他的劍型。」講到這,玄明將西洋劍交回給翔之夢,並繼續開口:
「這把西洋劍,在下用起來蠻剛好的,不過朋友你的話可能可以再長個五公分左右。畢竟我們有些身高差距。」
翔之夢聽到後理解的點點頭。
「至於雙手…」玄明將自己的長槍以雙手相握,橫於胸前,做出了一些攻擊的試揮動作表演給翔之夢看,隨後解釋著:
「在下的長槍就是類似這類武器,攻擊範圍和威力都會大幅提升,當然勢必無法多騰出一隻手。你可以試著製造出一支試試,手柄長度比雙手疊握上下再多預留兩到三公分,至於全長大概到你胸口。」
聽到玄明所說的,翔之夢感到有些訝異,因為他先前都沒有思考過武器長度的問題,這下可算是開了眼界了。
至於如何造出比原先造的西洋劍長五公分的劍呢?
翔之夢看了一下原本那把,稍稍有些踟躕,因為他不知道原先那把多長。
在翔之夢沒有特別寫長度的情況下,物品都將會是以標準規格產生,而目前的他並不知道西洋劍的標準規格到底多長。
但思考到這,翔之夢到是有了想法去製造了。
他拿起了金色羽毛筆,以他來自世界的語言簡筆畫的寫著:
『比自己已造出的火焰劍長五公分且一樣特質的劍』
書寫完畢後,伴隨金色筆畫的消失,有一把符合文字內容的火焰劍成功的被造出,並且因為翔之夢沒有拿劍的預備動作,因此劍出現的位置是在地板上的,而造出的劍雖然看起來與玄明所拿的火焰劍一模一樣,但劍身確實長了五公分。
隨後翔之夢又在半空中書寫著:
『手柄長度比我雙手疊握上下多加三公分,且劍身全長到我胸口處,一樣特質的劍。』
隨後有另一把符合文字書寫內容的劍,伴隨著金色筆畫發光的作用,並憑空出現在了地板上。
見到這兩把劍的情況,此時翔之夢仍沒有具體的想法,因此嘗試各自拿起劍揮了揮,也嘗試拿起雙手劍揮了揮,接著思考了一下後問著玄明:
「我在想,我慣用手是右手,但如果我想辦法練我的左手,到時使用左手揮劍時,右手不就能同時施展法術嗎?只是……我不確定這會不會是個好點子,你覺得呢?」
「的確會是個好方法,但在下不確定你對於身體掌控度如何。常人如果要熟練非慣用手,通常會花上數倍的時間。且畢竟和武術的左右相輔不同,書寫和使用武器是兩個差異很大的動作。」
講到這,玄明伸出了自己左手上的盾牌展示給翔之夢看,並繼續開口解釋著:「除非是雙武器,不然謹慎來說在下還是推薦讓非慣用手承擔簡單的輔助職務。至於同時揮舞武器和施法…你的劍會噴火不已是一種複合嗎?」
聽到玄明所說的話,翔之夢點了點頭並思考著:
「雖說我的劍本身確實是一種複合,不過我想學劍術主要是希望遇到一些狀況時可以做應對,以補足我原本技能上的不足。
我原先技能主要是畫圖以及寫字,雖說畫圖或許還行,可寫字大概就會很麻煩了,所以若是讓非慣用手擔任簡單輔助職務……
是否比起寫字的精細活,持劍會相對來說比較適合非慣用手呢?
還是說,我可以利用我的空間收納能力,在戰場上直接替換使用呢?」
講到這,翔之夢稍稍有些擔心的想像著一些情況,並再度開口詢問著:
「不過,要是在需要拿劍攻擊的場合,又同時遇到需要防禦或做其他事情,替換會不會產生問題呢……」
「使用武器的精細度未必比寫字簡單,尤其你又要拿以攻擊弱點為主的刺劍。」
玄明邊講空揮左手盾牌然後收起進行防禦的示範著:
「相比之下盾牌一類使用的門檻更低,即使是非慣用手也能快速上手,也更符合簡單輔助的效果。
空間收納在下就不熟悉了。你可能要自己試試看這切換是否能順利運行,甚至可以多快、各種情境皆能變化自如否。」
講到這,玄明拿起長槍橫向一劃,並進行防禦。
「雖然不如盾那麼全面,但武器本身即可進行某些防禦。對在下來說,人不會永遠拿剛好拿對應狀況之物,但人可以做最適當的應用。」
隨後玄明架起武器,稍稍退開一步:「戰鬥是門實踐的藝術,僅有擔心和思索是不足的。」
因為沒實戰經驗關係,所以即便剛才玄明有示範,翔之夢並沒有非常的懂那動作在幹嘛。
但聽到玄明所說的,翔之夢感到有些訝異的點點頭,本來他僅注意到武器就是攻擊,但確實沒思考過武器也能用來防身的這件事情。
而且若認真思考的話,自己確實不是個可以一心多用的人,所以不如想辦法把一件事情做好才去想另一件事情吧。
想到這,翔之夢也突然有了其他方向的想法,他注意到自己這些疑惑,似乎都是因為有兩件物品的關係,所以才要兩隻手,才需要想如何切換的問題……
倘若這些物品只有一種,就像是可以轉換型態的道具那樣,又會如何呢?
翔之夢思索了之後開口:
「嗯,你說得挺有道理的,不過在那之前,我想來嘗試一個實驗。」
隨後翔之夢拿起金色羽毛筆在半空寫上:
『轉換羽毛筆可根據我所想,隨時轉換為合適我長度的不傷隊友且會噴火的火燄西洋劍。』
半空中出現一段比原先長的金色異世界文字。
在文字發光後,翔之夢仍是手上握著那金色羽毛筆,但是當他握筆的姿勢改為握劍的姿勢後,筆也隨之幻化為火焰劍的型態。
隨後翔之夢也嘗試著,看看羽毛筆幻化的火焰劍是否具有原本羽毛筆的特質,因此直接將手放開劍摔落下去。
火焰劍憑空消失在半空,接著翔之夢憑空要抓一把劍時,火燄劍也瞬間出現在翔之夢手中,就像是翔之夢總是憑空抓他的羽毛筆一樣。
『這狀況……似乎順手多了。』
翔之夢微笑著,然後看向玄明:
「我想,或許這是合適我的方式,想來試試看,那個……實際試,是指直接跟你對打看看嗎?」
「和筆一樣可以憑空取嗎?的確這樣看上去切換是蠻自由的。」
玄明回應著,並用長槍敲盾牌回應著翔之夢的詢問:
「沒錯,如果想嘗試自己是否能自如對應使劍攻擊和需要的法術防禦,不如實際試一次。」
說完,玄明左手一個彈指閃出一點火星。


字數:3944字
感謝:玄明(小日本)


相關創作一覽:
 玄明(小日本)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