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饑荒章.之六—焰劍與銀槍

小日本 | 2022-06-20 21:39:49 | 巴幣 42 | 人氣 116

RPG公會四期主線
資料夾簡介
紀錄RPG公會官方四期主線的相關創作

       早晨玄明依約來到訓練場門外等候,他邊調整盾上的皮帶邊回想,先前進入各模擬設施對戰時自己都是沒有穿裝備的狀態。要不是翔之夢有說想討論跟武器有關的事,這一身裝備應該都會被丟在房間吧。長槍、長劍和盾牌,再次確認過一遍後玄明望向純白走廊的另端,也差不多快到約好的時間了。

       還記得上一次那場甲板上的戰鬥在漸入絕境以後,雖有轉機,但轉機只是曇花一現,而轉機過後會發現,還有更糟糕的情況。

       那一次戰鬥,翔之夢雖說有使用他擅長的圖像魔法,可一些危機之下拿起造出的『火焰西洋劍』戰鬥後,有許多原先抵擋不住、甚至無法反擊的狀況,順利的抵擋反擊了下來,但當下翔之夢也強烈地感受到:自己因為沒有學過相關技能,因此很多時候都不順手。

       『得好好找人學習與討教了。』自那之後,翔之夢腦袋裡便充斥了這樣的想法。因此這次,翔之夢找了時間,撥打房卡電話給玄明,並往訓練走去。

       翔之夢如平常一樣,披著披風,穿著白衣走動,身上沒有配戴任何武器,手上也沒有拿任何東西,因為一如既往地,他總是把所有東西都收在他的【空間包包】內。

       而當翔之夢見到玄明時,他露出了笑容,開心地走了過去:「玄明!你到了啊!很高興你來了!」

       「嗯,吃過早飯了嗎?」玄明例行的關心道,畢竟接下來可能會需要耗費些體力,如果攝取熱量不足因而體虛倒下可就不妙了。

       聽玄明所說,翔之夢點點頭笑著:「嗯吃過了!吃得挺開心的。」明明方舟食物非常清淡,但翔之夢卻這麼說,可以讓人直覺想到,要不是翔之夢味覺有問題,就是他能把食物變好吃吧?

       「所以你具體想討論哪些武器相關的事?跟你召喚出來的東西有關嗎?」他目光落在翔之夢衣著上搜尋著置物袋,畢竟印象中大多來自那支神奇的筆所繪。

       「嗯,我確實是想好好使用之前造的那『火焰劍』,但我不清楚那把劍適不適合我?是否應該造其他功能的劍?另外我想詢問以及學習用劍的方法,那一次拿劍,只是憑著我覺得應該怎樣做去使用,但假設這次遇到的是非常有經驗的敵人,我想,大概會出很大的問題。」
翔之夢細想後努力回應著。

       至於對方在尋找甚麼,翔之夢也有些疑惑,卻絲毫沒察覺到是甚麼,因為他太過習慣使用空間因此身上不會有任何東西的這件事情了。

       「我們先進去再詳細談吧。」玄明打開訓練場門,他事先登記好了使用,沒意外應該不會跟其他人撞到。內部空間在眼前展開盡是一片純白,沒有任何的裝飾、更甚者在均勻光線的照射下此空間的界線彷彿延伸至無窮遠。

       「武器的選擇可就幾個面相考慮:要用在什麼方面?自己習慣怎樣的戰鬥方式?對該類器械的掌握度如何?」玄明摸下巴做思考狀,不過講道一半覺得只是用談的可能有限。「不如你把上次的火焰劍再重現一次吧,我們一起來看看要怎麼調整。」

       聽到玄明所說的各個問題,翔之夢心裡完全沒有想法也不清楚,本來還在猶豫該怎麼思考的,但聽到對方提到上一次的火焰劍以後,翔之夢鬆了口氣,並憑空拿出了上一次的那把不傷隊友會噴火的【火焰西洋劍】。

       翔之夢的造物並非是隨魔力消散而消失,而是會存在地,但會存在幾天呢?翔之夢還未測試,所以不知,但至今他造物的東西,都還沒有消失的情況,更何況他是放在時間凍結的空間包包內。

       翔之夢拿出了火焰劍,此時火焰劍並沒有發出火焰,看起來僅是個單純的西洋劍。並拿著劍的某側,將西洋劍的手握部分遞給了玄明。

       玄明挑了邊眉毛,似乎對要拿他人的造物遲疑了下。不過他最終還是接過了劍,他將長槍夾於左腋下、轉過身挺腰將劍直束和自身中線平行。一個伸臂抖腕將西洋劍迅速刺出、以刁鑽的角度取假想目標的咽喉。攻擊抵點、劍身發出僧一聲清脆響聲。

       「稍微看過西方人使用,這類帶有韌性的武器應該是以刺擊為主,如果要練可能要學習觀察敵人弱點。」玄明緊接著將劍著地跟翔之夢的身高作對比。「看你的製作應該是偏向單手握持,有考慮過雙手武器的可能嗎?」

       見到玄明使西洋劍,也看起來非常熟練的樣子,翔之夢有些訝異,但翔之夢也感到期待的笑了。

       「我製作的物品,其實並非取自我的知識,而是會根據文字上的內容來生成對應的東西,而我當時寫的是西洋劍,因此目前產生的劍就是西洋劍,但如果我只寫劍的話,就有可能是別種情況的劍了。」

       翔之夢微笑的解釋著,並在解釋完以後詢問著:「雙手武器是甚麼?是兩隻手都有拿武器的武器嗎?」

       「的確,西方有其他的劍型。」玄明將西洋劍交回給翔之夢。「在下用起來蠻剛好的,不過朋友你的話可能可以再長個五公分左右。畢竟我們有些身高差距。」他的手指來回比劃,示意兩人的合適標準還是有些不同。

       「至於雙手…」玄明將自己的長槍雙持橫胸,然後往左側擊打、範圍比方才的攻擊多出一個劍身。「在下的長槍就是類似這類武器,攻擊範圍和威力都會大幅提升,當然勢必無法多騰出一隻手。」

       「你可以試著製造出一支試試,手柄長度比雙手疊握上下再多預留兩到三公分,至於全長大概到你胸口。」

       聽到玄明所說的,翔之夢感到有些訝異,因為他先前都沒有思考過武器長度的問題,這下可算是開了眼界了。

       至於如何造出比原先造的西洋劍長五公分的劍呢?翔之夢看了一下原本那把,稍稍有些踟躕,因為他不知道原先那把多長。在翔之夢沒有特別寫長度的情況下,物品都將會是以標準規格產生,而目前的他並不知道西洋劍的標準規格到底多長。

       但思考到這,翔之夢到是有了想法去製造了。他拿起了金色羽毛筆,以他來自世界的語言簡筆畫的寫著:『比自己已造出的火焰劍長五公分且一樣特質的劍』

       書寫完畢後,伴隨金色筆畫的消失,有一把符合文字內容的火焰劍成功的被造出,並且因為翔之夢沒有拿劍的預備動作,因此劍出現的位置是在地板上的,而造出的劍雖然看起來與玄明所拿的火焰劍一模一樣,但劍身確實長了五公分。

       隨後翔之夢又在半空中書寫著:『手柄長度比我雙手疊握上下多加三公分,且劍身全長到我胸口處,一樣特質的劍。』隨後有另一把符合文字書寫內容的劍,伴隨著金色筆畫發光的作用,並憑空出現在了地板上。

       見到這兩把劍的情況,此時翔之夢仍沒有具體的想法,因此嘗試各自拿起劍揮了揮,也嘗試拿起雙手劍揮了揮,接著思考了一下後問著玄明:「我在想,我慣用手是右手,但如果我想辦法練我的左手,到時使用左手揮劍時,右手不就能同時施展法術嗎?但我不確定這會不會是個好點子,你覺得呢?」

       在翔之夢書寫製造劍時,玄明只是默不作聲、專心地觀察他的施術方式和文字的格式,一直到對方提問後才開口。「的確會是個好方法,但在下不確定你對於身體掌控度如何。常人如果要熟練非慣用手,通常會花上數倍的時間。」

       「且畢竟和武術的左右相輔不同,書寫和使用武器是兩個差異很大的動作。」玄明展示自己左手上的盾牌。「除非是雙武器,不然謹慎來說在下還是推薦讓非慣用手承擔簡單的輔助職務。至於同時揮舞武器和施法…你的劍會噴火不已是一種複合嗎?」

       聽到玄明所說的話,翔之夢點了點頭並思考著:「雖說我的劍本身確實是一種複合,不過我想學劍術主要是希望遇到一些狀況時可以做應對,以補足我原本技能上的不足。」

       我原先技能主要是畫圖以及寫字,雖說畫圖或許還行,可寫字大概就會很麻煩了,所以若是讓非慣用手擔任簡單輔助職務……是否比起寫字的精細活,持劍會相對來說比較適合非慣用手呢?還是說,我可以利用我的空間收納能力,在戰場上直接替換使用呢?」

       講到這,翔之夢稍稍有些擔心的想像著一些情況,並再度開口詢問著:「不過,要是在需要拿劍攻擊的場合,又同時遇到需要防禦或做其他事情,替換會不會產生問題呢……」

       「使用武器的精細度未必比寫字簡單,尤其你又要拿以攻擊弱點為主的刺劍。」玄明空揮左手盾牌然後收在面頰旁進行防禦。「相比之下盾牌一類使用的門檻更低,即使是非慣用手也能快速上手,也更符合簡單輔助的效果。」

       「空間收納在下就不熟悉了。你可能要自己試試看這切換是否能順利運行,甚至可以多快、各種情境皆能變化自如否。」玄明將長槍橫向一挑隨後拉起護住上身。「雖然不如盾那麼全面,但武器本身即可進行某些防禦。對在下來說,人不會永遠拿剛好拿對應狀況之物,但人可以做最適當的應用。」

       玄明稍稍退開一步。「戰鬥是門實踐的藝術,僅有擔心和思索是不足的。」暗示如果翔之夢在思考切換的可能,還是要實際試一趟。

       聽到玄明所說的,翔之夢感到有些訝異的點點頭,本來他僅注意到武器就是攻擊,但確實沒思考過武器也能用來防身的這件事情。

       而且若認真思考的話,自己確實不是個可以一心多用的人,所以不如想辦法把一件事情做好才去想另一件事情吧。

       想到這,翔之夢也突然有了其他方向的想法,他注意到自己這些疑惑,似乎都是因為有兩件物品的關係,所以才要兩隻手,才需要想如何切換的問題……躺若這些物品只有一種,就像是可以轉換型態的道具那樣,又會如何呢?

       翔之夢思索了之後開口:「嗯,你說得挺有道理的,不過在那之前,我想來嘗試一個實驗。」

       隨後翔之夢拿起金色羽毛筆在半空寫上:『轉換羽毛筆可根據我所想,隨時轉換為合適我長度的不傷隊友且會噴火的火燄西洋劍。』半空中出現一段比原先長的金色異世界文字。

       在文字發光後,翔之夢仍是手上握著那金色羽毛筆,但是當他握筆的姿勢改為握劍的姿勢後,筆也隨之幻化為火焰劍的型態。隨後翔之夢也嘗試著,看看羽毛筆幻化的火焰劍是否具有原本羽毛筆的特質,因此直接將手放開劍摔落下去。

       火焰劍憑空消失在半空,接著翔之夢憑空要抓一把劍時,火燄劍也瞬間出現在翔之夢手中,就像是翔之夢總是憑空抓他的羽毛筆一樣。

       『這狀況……似乎順手多了。』翔之夢微笑著,然後看向玄明:「我想,或許這是合適我的方式,想來試試看,那個……實際試,是指直接跟你對打看看嗎?」

       「和筆一樣可以憑空取嗎?的確這樣看上去切換是蠻自由的。」玄明壓低重心做備戰姿態,用長槍輕敲盾牌。「沒錯,如果想嘗試自己是否能自如對應使劍攻擊和需要的法術防禦,不如實際試一次。」

       玄明左手一個彈指閃出一點火星。「接下來我會試著用混雜物理和施術的模式,你可以自行判斷要怎麼對應,用劍接、抑或必須要用防護魔法。當然你也可以找空檔試著突擊我的弱點,學習怎樣評估出手。」

       「如果準備好的話就開始吧!」玄明壓低重心成備戰姿態,等候翔之夢的回覆。

       看到玄明彈指就出現火星,翔之夢感到有些訝異,因為他不知道玄明會這招,聽到玄明所說,翔之夢點點頭並憑空抓起了火焰劍,以自己所想像的,將劍以45度拿起的動作做預備。

       然而此刻的翔之夢忘了自身有一個有別於其他義勇軍,很特殊的狀況,或許等等的玄明也將會很快地察覺,甚至這狀況也可能將這場實戰的訓練導向一個未知的局面。

       「來嘍!」隨著玄明一聲叫喝,倒轉長槍、配合前踏將槍尾鈍頭直挺挺地朝翔之夢持劍手的肩頭直刺,同時盾牌向下護住自己的前腳避免被趁機還擊。

       隨後後腳外踏、抽走前足,借勢槍往下畫了個半圓絆向翔之夢雙足要將他撂倒。

       翔之夢點頭回應著玄明,接著在玄明動作後向左閃,以避免自己被刺,但在左閃期間,因為注意到槍朝下方畫圓似的攻擊,立刻拿起金色羽毛筆畫了槍枝上的斜圓面,一方面以斜圓面阻止對方的槍突然往上砍的可能,而另一方面,自己則踏斜圓面順勢往後退,並在回蹬時可以有個空檔做出反擊。

       但在要變換手勢拿火焰劍反擊時,翔之夢猶豫了,也錯愕了。因為他想起自己的內心是非常排斥傷人的,而程度甚至極端到言語傷害都算。但如果因為過不了自己內心的譴責,而放棄這類的實戰訓練,翔之夢心裡也覺得這並不會是個好的決定。

       那麼有甚麼是現在的自己能做的呢?

       見到眼前的玄明,此刻的翔之夢對對方花時間陪自己在這的情況,以及對自己的狀態感到歉意,而自己心裡也確實十分希望若遇到進戰情況,自己是可以有方法應對的,那應該怎樣做才能前進呢?

       此時翔之夢見到此時手上的羽毛筆時,想起先前自己在為了獲得實戰經驗而與人對戰時,當下的想法。

       雖然那幾次的自己,都自認為是魔法師的定位,但魔法師與劍士除了攻擊的方式不同外,不都仍有許多的共同點嗎?像是有攻擊的手段,也有各自的防禦手段。

       『不如……自己依舊是抱持著不傷人卻想辦法達到牽制對方為目標吧?而且說穿了,目前的自己,頂多是多加了一個火焰劍的型態,是吧?』想到這,翔之夢握起了火焰劍在面對玄明的方向平行的空揮,讓火焰隨劍身拉出了一面火牆,作為障眼法,並隨即拿著火焰劍往玄明盾牌偏下緣的位置刺去。

       翔之夢相信這點誤差的距離,攻擊會被玄明順利擋下而不會傷到他的,那麼之後呢?

       到時再說吧。先讓劍與筆的搭配可以順暢倒像是在戰鬥一樣,再來調整吧。而如果與對方對戰還能做到,讓對方察覺不出自己刻意避開傷害他,或許某程度來說,自己也算是成功了!

       「戰場上遲疑易送命。」即使想法電光石火,但翔之夢思緒走了一遍在玄明眼中可能行動上有明顯的慢拍。但他沒有趁隙追擊,只是換了個便於再次出擊的站姿,待火焰劍憑空被拉出繼續動作。

       他先振臂啟動盾上的防禦符文以抵禦火焰的高溫傷害,並掩蓋住重要的上身半面。但或許是火牆的能量稍稍將翔之夢覆蓋,目測至西洋劍穿出烈焰時已無更多轉圜空間。

       劍尖如翔之夢預想般擊中盾牌下緣,玄明反射性將其偏斜、擺臂將西洋劍擋出原先路徑。「咦?」他一側眉間揚起,但驚奇轉瞬即逝緊接上一計反擊。「小心頭!」警告聲後凌厲的槍尖如銀色流星般鑽入翔之夢膀臂和頭邊的空隙、直取其咽喉。

       聽到玄明所說的,翔之夢歉意地笑著,因為剛才的自己確實在猶豫、在思考。但對方卻沒有趁隙追擊,翔之夢心裡充滿感激,並露出了笑容。

       在後續玄明的警告下,翔之夢也確實在第一時間注意到頭部附近將有攻擊,因此轉換手勢,以握筆姿態握起了金色羽毛筆,並畫了【圓】做為盾抵擋,並在第一時間壓下了自己【想後撤】到遠處的想法,憑空抓住火焰劍,想著應該如何反應。

       在翔之夢所知道的情況下,一般情況下是反擊、找敵人空隙進攻,甚至有人提過,攻擊是最佳的防禦的這件事情。

       所以攻擊嗎?

       不。先想辦法預判對方動作看看……再來決定。但判斷以前,起碼自己安危也得顧。抓緊了火焰劍,翔之夢在躲過剛才的攻擊後,翔之夢企圖以劍抵擋對方接下來的攻擊。

       『先學著如何將劍用以防禦吧!』翔之夢最後如此決定著。

       或許翔之夢的謹慎有幾分道理,玄明的攻擊不僅止於長槍一擊。「再來!」第二聲出,但玄明手上卻沒有新動作,冷不防一個蹬足從圓型魔法盾和翔之夢間的縫隙、由下而上直接往其下巴貫去。

       而這腳也是連續的,穿弓蹬足勢剛盡、玄明一個側身,腳緣像把鈍刀朝翔之夢胸口再給一個側踢。被追加攻擊在危急任務中常會碰到,玄明想看翔之夢會怎麼運用劍和魔法應對。

       這種貼身的攻擊,確實不是翔之夢所擅長的,拿劍抵擋?怎麼擋才不傷人?翔之夢不知道,因此這次先是閃躲,並換回羽毛筆應對。

       先是蹬足後退閃過玄明由下往上的踢擊,翔之夢畫的圓盾瞬間被玄明破壞。接著翔之夢在注意到迴旋踢攻擊時,順道上半身往後仰倒,利用墜落的速度意圖閃過攻擊,並在墜落地板前,以羽毛筆在半空中點了個【點】固定於半空,翔之夢握著那個固定在半空的羽毛筆為支撐,快速地回復站姿。

       那麼為何不以【點】封鎖對方行動呢?因為近戰經驗不足的翔之夢在閃過盾牌攻擊後已經來不及反應側踢的攻擊。

       接著翔之夢轉換羽毛筆為火焰西洋劍,直接往玄明背部刺去,而這動作過程中,翔之夢一直觀察著玄明迴旋踢的動作,是否會臨時停止?還是會把動作做完?

       如果是前者,那麼翔之夢將在劍抵達定位以前把劍換回羽毛筆,若是後者,翔之夢相信對方應該有辦法及時發現自己意圖並抵擋吧?

       「唔!」對於翔之夢用配合施術調整自己身體閃過追加攻擊,玄明用輕聲表示讚嘆,這也是獨屬於翔之夢的個人特色。

       玄明的背心也確實因側踢而處於半露出狀態,面對翔之夢的刺擊他振臂一揮將同側的盾牌架起護住要害。踢出的腳收回呈現獨立步站姿,但這對著翔之夢的膝蓋卻散發著隨時會再偷襲的氣息。

       隨後凝聚靈氣用右手一個清脆的響指觸發,玄明如開頭所展示的製造出火星,只是這次變成像一團蜂群的規模朝翔之夢左側臉噴去。

       注意到玄明那右手靈氣的火光與迴旋同時踢來,翔之夢立刻握著金色羽毛比對著玄【↓】的筆劃,削弱對方的速度與力道,並在向下畫的同時,上半身往下彎腰閃過,而羽毛筆也在往下的同時,羽毛筆瞬間變成火焰劍,劍身方向此時正在地板處,翔之夢瞬間拿劍由下往上拋,拋的位置避過玄明支撐的單腳與持盾的手,劍身即便在離開翔之夢的手仍在瞬間形成火牆,以防玄明出腳攻擊自己。

       若玄明沒出腳,那火焰劍的牆不會傷到他。

       火焰劍在被拋到高於玄明十公分處消失,回到翔之夢手上,但這次翔之夢將火焰劍拿到了左手,並往玄明盾牌另一側砍去,當然這速度雖快,卻也還在翔之夢能及時停止砍到人的速度下。

       火星被翔之夢下彎動作所避過,原本要補上一腳的玄明瞄到翔之夢做了個快速變換而起了警戒,瞬間築起的火牆再一次將兩人隔開。見翔之夢又利用這招防禦,玄明沒有想硬攻的打算,提起的足往後踏配合縮步,迅速跟火牆拉開兩公尺距離。

       藉助這額外的空間,面對翔之夢的快速換手攻擊,玄明則利用兵器的長度優勢向外畫半圈將火焰劍於路徑中格擋開。然後縮步貼近、抬肘帶起槍身後半,用尾端掃擊翔之夢的太陽穴。

       見到自己原先火焰劍的攻擊失效的情況,翔之夢稍稍有些訝異:『那就是屬於武器的防禦方式嗎?』

       因為自己以往遇到攻擊,第一個反應總是造盾抵擋,到不怎麼習慣去思考應該如何以攻擊做抵禦,因此自己總是一直處於被動的狀況。而以武器抵擋的玄明,不僅抵銷自己的攻擊,翔之夢也開始能想像,要是玄明附近還有其他敵人,他大概在抵擋的瞬間,還能持武器去進行攻擊吧!

       想到這,翔之夢理解地笑著。原先因為玄明是持槍,翔之夢以為因為槍的攻擊處與身體有段距離,而猜想玄明可能會想與自己保持一定距離,但沒想到他卻對自己採用近身,甚至順勢利用槍的另一端,槍尾進行攻擊!翔之夢感到驚艷。

       而此時翔之夢也知道若玄明由上往下以槍尾攻擊,自己卻由下往上持劍抵擋的話,自己必定處於弱勢,因為並非順手位置。所以翔之夢沒有選擇持槍防禦,而是改單手將玄明後推想干擾對方的動作,並且讓自己能順著單手後推的力道,轉身迴旋離開玄明正前方位置,閃過攻擊。

       在翔之夢迴旋轉身回到面對玄明位置時,他不忘持火焰劍對玄明橫砍。

       也在橫砍當下,翔之夢察覺到一件事情:他察覺到,自己似乎對於攻擊人的這件事情,比較不那麼抗拒了,那原因是為何呢?因為玄明很厲害,不會因為自己的任何舉動而受傷,或許即便自己開始有想嘗試一些不一樣的攻擊方式,玄明也都會有它的法子應對吧!

       想到這,翔之夢除了放心,也開始有點好奇,玄明會怎樣應對自己任何攻擊呢?想向對方好好學習學習。

       被推開的玄明順著推力稍稍後退,後腳微蹲打落空的槍尾順勢畫了個S型後收、將槍尖重新導回正面。坐穩持槍四六步,在翔之夢瀟灑迴身並附加橫砍同時使用攔字訣,槍勢將西洋劍向外捲開。

       然後玄明的動作就終止於此,但他的眼神並沒有鬆懈,嗖!嗖!兩聲急噓暗喻攔後還有幾招,最後目光落在翔之夢的咽喉上給予其某種警告。隨即後退到更安全的範圍,長槍佇地、欠身以單掌禮感謝翔之夢的陪練。

       「想試的都差不多了吧?還覺得有缺少的部分嗎?」

       在見玄明抵擋自己攻擊並很流暢的進行了『收』的動作後,翔之夢也懂了對方的意思,放開了持劍的手,火焰劍直接消失掉了。

       翔之夢思考了一下對方所問的,搖搖頭開口著:「恩大概是試的差不多了。」接著翔之夢微笑地接續往下講:「我覺得今天收穫頗大的,有學到很多東西,像是你原先曾提過的,武器也能抵擋的這件事情,原先在聽的時候,只是想像的程度而已,但在實際與你交手,並去看到你實際操作後,我覺得自己之後或許遇到也懂得去應對了。」

       翔之夢感激地笑著,而講到這時,他也注意到一旁原先造的那三把劍還在場地一側。翔之夢走了過去,並拿起第一把對玄明而言,長度剛好的火焰西洋劍:「我還不確定我的造物能持續多久,但如果不嫌棄的話,我想這把西洋劍給你,我記得剛才你說這把劍對你而言長度剛好。」

       翔之夢微笑地說著,並造了劍鞘將火焰西洋劍收起並遞給玄明。

       「嗯…」玄明遲疑了一會兒,說實話至今使用的兵器都是自己經過長期考量後才定下的,很少有機會拿別人特製的。「好吧,在現在這個資源匱乏的時期,任何製造物都都應拿來善用。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他想了個能說服自己的理由,雙手接過翔之夢的贈物。

       「不過在結束前,還是容在下多嘮叨個兩句。」他將剛收到的西洋劍出鞘擺出了預備姿勢,然後抬手請翔之夢跟著自己的動作。「不知道您有注意到否,雖然刺擊是在單點單向很強力的攻擊方法。但是…」

       玄明做了跟早先一樣的刺擊動作,延展右臂將劍身遞出去,隨後用左手指了左臉、右臉、前胸、後背和腋下。「作為人當做出動做時一定會出現相應的空隙,尤其是單手使劍。你覺得有什麼方法可以彌補這些空缺處嗎?」他沒有一股腦全數講完,僅到把問題點出為止。

       聽到玄明所詢問的,翔之夢仔細思考著:若以火焰劍造出火牆有沒有幫助?但會有空隙不正是因為自己正在拿火焰劍進行刺擊的動作嗎?那如果當下轉換羽毛筆畫盾來不來得及?

       大概是來不及。

       「是不是得想辦法閃躲,以及打從一開始做刺擊動作時,應該側身攻擊去避免空隙變大呢?」翔之夢雖然非常不肯定,但仍是嘗試的回答著。

       「側身減少受擊面積的確是個好方法,注重閃躲也是。」玄明點點頭,習慣以先肯定所提出的做回應,再慢慢帶更多後續內容。「還有就是你並不是只有一隻手,當出劍時另隻手可以做到很多掩護。例如有些西方決鬥客左手會拿上小圓盾或匕首輔助戰鬥。」

       「當然如果無法雙持,至少也能用武器偏斜攻擊,製造出更多進攻的機會。」玄明不確定翔之夢最大能同時維持多少造物。「你剛或許也有看到。至於要怎麼可以自己練…我記得你不是會進行射擊?」他想起了場上在製造出火焰劍前,翔之夢曾以箭矢作為攻擊手段。

       聽到玄明所說的,翔之夢點點頭思考著,若是有盾牌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而……「武器偏斜攻擊?是指在攻擊時不要垂直攻擊,留有角度攻擊以降低破綻面積嗎?」翔之夢不是很確定因此開口詢問。

       「另外,射箭與練習有甚麼關係呢?」翔之夢疑惑著,一時間想不到關聯性。

       「是的,和格擋硬扛不同的是不會用垂直角度去吃下攻擊,而是讓所受攻擊偏離原本線路。」玄明一邊說明一邊用手上的劍示範使用起來的樣子。「比較簡單的做法是以手腕為支點成錐角狀轉動,向外翻半圈或是向裡翻半圈。」

       聽到玄明所解釋的,翔之夢專心的看著對方的示範後,理解的點點頭。

       「至於和射箭的關係…這類練習需要有人大量的喂招,讓身體去熟悉要以怎樣的力道和角度來化解。但現在人力緊迫,不一定都能找到人陪。」玄明做了個空拉弓放箭的動作。「我記得你有盾可以使箭反彈,把回射的箭矢當作敵方攻擊,用偏斜化解後補上一刺。

       「如果覺得太單一,就多射幾發或讓箭從不同角度回彈,感覺以你技術應是辦的到的。」

       聽到玄明所說的方式,翔之夢仔細思考著情況,並嘗試開口模擬著:「若是自己在許多圓面反射魔法箭的環境下練,或許一開始可能會有大量吃傷的狀況……但……我確實能去調整箭矢屬性,或者設定圓面反射速度……所以這方法,看起來確實是可行的。」

       講到這,翔之夢笑著:「玄明,你挺厲害的!我都沒想到圓面的攻擊運用也可以拿來訓練用!之後有空的話,我會來試試的!今天非常謝謝你!」

       此時訓練場的大門被打開,另一群義勇軍在門外朝兩人揮手。原本來想說些什麼的玄明意識到時間差不多了,下一組要使用的人已在門外等候。

       「我們使用時間也到了,剩下的就邊走邊聊吧。」他招呼翔之夢離場,經過義勇軍時點頭問好,踏足從純白之境返回帶有陽光的長廊。

「話說那箭矢也是你的造物之一嗎?」走在返回居所的路上,玄明重述自己方才未提的疑問。

       「你是指之前在克里米昂號甲板上的戰鬥中,我拉弓射出去的箭嗎?」翔之夢疑惑地問著。

       「嗯,我記得是黃金箭矢。」玄明視線上抬,彷若在回想當時的細節。「話說那箭矢的能量有些熟悉…」

       「如果是我拉弓射出去的箭的話……那個不是造物,是我的技能之一的『線』,所以算是魔法能量的具像化,我技能簡單來說有分兩個系統,一個是文字方面的,而圖像方面的則是以『點線面』為基礎,而我的魔力線段咀確實是金色的,但你提到箭矢能量有些熟悉的這件事情……」

       翔之夢憑空從空間包包中拿出了一把『光箭』出來。「如果是這類的箭,是之前參與諾亞方舟戰的那一次,從其他基路伯的攻擊蒐集的,我蒐集的數量非常多,你要嗎?」

       「原來是從基路伯身上得來的,也難怪會一直有類似的感覺。」玄明陷入沉默,連額外的細微動作也收斂起來,呈現異常安靜的狀態。莫約一分鐘過後才又繼續開口。「此物在下拿到一時間也無法利用。如果翔之夢收集箭矢不少的話,或許可以考慮運到補給部門交由他們來統籌分配。如果有義勇軍想要嘗試或拿來做研究的話也會比較好取得。」

       玄明陷入沉默的情況,翔之夢感到有疑惑,因為多少覺得玄明似乎對『光箭』有著其他想法在。「那個……你在之前與基路伯他們的對戰,是有遇到甚麼事嗎……」

       原先翔之夢遇到他人看似有困擾的跡象,通常都不會深入去探究,因為怕對方會因為自己的好奇心,而勾引起悲傷記憶。

       但或許正因為剛才對戰時,即便自己嘗試真正做出攻擊,玄明也能全數擋下而不受到傷害,再加上與玄明相處的感覺,翔之夢這次也不感到那麼害怕會因為詢問就傷害到對方。

       因此翔之夢這次決定深入詢問,也希望能多去了解一下對方。

       雖然自己不太常被問起個人事,但玄明似乎有所準備,他用一個微笑作為回應。「沒事,只是那場打得很辛苦。我們孤軍對抗大群天使,也有不少損傷。」

       聽到玄明似乎僅是交代一個段落而沒繼續講下去,翔之夢點點頭,因為經歷上一次的戰鬥,他也能感受到那場戰鬥的耗損狀況。若人死,能復活嗎?

       翔之夢尚且不清楚自己種族的情況,當然就連自己是否掌握復活術也不清楚,因此翔之夢點點頭表示理解。

       「我大概會去食堂一趟補充些熱量,然後回補給中心繼續工作。你呢?等下有什麼打算?」玄明將話題帶到稍後的規劃。

       「嗯,我也想去吃點東西……補充一下體力」講到這,翔之夢疲累的笑著:「其實,我很少有這樣連續近身的情況……現在鬆懈之後就開始覺得好累……」翔之夢原先頭上的一些翹毛,現在感覺彷彿都塌了,看來他真的疲憊到不行了。

       「等等去餐廳後……先來吃塊西瓜草莓蛋糕好了……玄明你呢?等等要不要也先來一塊?」翔之夢思考著,並期待地開口笑著。或許此時此刻他還能這樣行走的動力,正是為了吃『西瓜草莓蛋糕』吧?

       「啊,不了。我習慣在工作前少吃些容易想睡的高糖食物…或許最多紅茶裡加顆糖吧。」玄明婉拒分享,進到餐廳拿取自己習慣的食物。

       『西瓜草莓蛋糕,這樣的組合好吃嗎?』抱持這樣的疑問和翔之夢度過了一個平和的午餐時光。


藍字:玄明/小日本  共計:3641字


後記.
       感謝翔之夢再一次的合作,希望未來角色和玄明能有更多互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