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南盜俠傳奇(中)

毛瑟基 | 2022-06-20 18:15:55 | 巴幣 8 | 人氣 50

連載中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版權(純同人非商業二創,非大宇公司出品)由作者KIKEY保留,本次張貼僅為個人備份,謝絕一切轉載要求,頓首!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南盜俠傳奇(中)
  
  「皇族劍法」,又稱為「龍騰帝劍」,只流傳於皇室諸王,外人不輕易得見。由於在唐初開疆拓土之時,「皇族劍法」對外征戰時立下諸多威名,而且代表皇族的李家本來就出身武林,所以江湖上仍然把皇族劍法與蜀山仙劍派、瀟湘劍派以及傳人更少,幾乎可以說是要絕蹟的公孫劍派並列為「四大劍派」。
  
  相傳「龍騰帝劍」源自於當年大禹貢天下九州島後所鑄的九鼎,所以劍招亦粗分為九式。秦時因為遺失一鼎,秦王室記載就僅剩下八劍。漢初集眾學者之力,於魯恭王壞壁遺書「汲帛」中尋得第九劍劍意,終使「龍騰帝劍」完備。
  
  此後又歷經數百年太平與戰亂的交替,「龍騰帝劍」始終掌握在當權者的手上。隋末煬帝廣雖殘暴不仁,但是見識極高,著作「楊廣集」傳世之餘,還將「龍騰帝劍」整理成為有系統的九卷。
  
  此九卷分別是:
  
  下品三卷:「紫微帝降」、「順天應人」、「吊民伐罪」中品三卷:「風生雲起」、「黎庶歸心」、「逐鹿中原」上品三卷:「一統河山」、「永業萬世」、「君臨天下」。
  
  雖然整理出一套震古爍今的偉大劍法,但是楊廣並沒有因此而永業萬世,很快地就被太原留守李淵取而代之,精心整理的「龍騰帝劍」也變成為人作嫁的莫大諷刺。
  
  天下初定,秦王李世民一直想向父親李淵討取完整的「龍騰帝劍」,但是李淵有鑑於李世民學自天竺佛教的武功高強,內力深厚,又勤於收買人心,野心勃勃。相反地,太子李建成雖然開國有功,和弟弟齊王李元吉武藝均不如李世民。所以李淵表面上一視同仁地傳與其中八卷劍法,但是背地裡,卻傳給李建成和李元吉第九卷劍法以圖自保。
  
  很快地,由於李建成與李世民對於太子一位的認知不同,兩方人馬的衝突日趨激烈,加上狡獪的李元吉忌憚二哥世民隨時可能加害於他,便說服老實人李建成以日後封他為「皇太弟」為條件,二人一起連手反秦王。
  
  結果,李世民卻在眾部屬聯名要求下,先發制人地發動了後世知名的「玄武門之變」,建成元吉二兄弟不察,在玄武門口雙雙遭到伏擊。知道兄長練成了全套的「龍騰帝劍」,李世民不敢欺身鬥劍法,取起寶弓「震天弓」配合「穿雲箭」,趁李建成不備將之一箭射殺。少頃,雖然有「龍騰帝劍」第九卷,但是在秦瓊、尉遲恭以及程知節(咬金)等名將率領禁軍圍剿下,李元吉仍然落得身首異處的下場。
  
  當然,老謀深算的李世民怎麼可能就此罷休?在半威脅父親李淵退位之餘,還將建成元吉諸子--安陸王李承道、河東王李承德、江夏王李承裕等等全數殺得精光,連襁褓中的嬰兒也不放過。同時抄了兩人的府邸。可是,怎麼就是搜不出「龍騰帝劍」第九卷。後來因為位高事繁,加以天下初定,李世民不願意多擾民,搜索行動就告一段落。
  
  其後,唐太宗李世民將「龍騰帝劍」易名為「皇族劍法」,只許少數皇族成員修習,到了玄宗皇帝開元十五年,設十王宅(後稱為「十六宅」)以及百孫院加強監控,一旦學成「皇族劍法」,終身不得出深宮。
  
  經過重重的限制,「皇族劍法」絕無外洩可能,然而「南盜俠」李三思不但會使用,而且疑似在其中幾次圍捕裡使出過失落的第九卷--君臨天下。雖然尚未完全確認李三思的劍法,不過這樣的行徑也足夠勾起唐王室一段遺忘已久的陳年往事,特別是當朝皇帝李隆基更是耿耿於懷。
  
  身為第一權宦以及皇帝的心腹,高力士覺得有必要查明一切,等到確定真相後,更是義不容辭地想幫主子剷除足以危害王室根基的禍患。
  
  其實,玄宗皇帝所在意的,當然不是「皇族劍法」有多厲害,而是:第一、李三思是否是李建成或李元吉的後裔?第二、清查戶口導致民怨沸騰,李三思卻因為劫富濟貧而深得民心;第三李三思娶妻公孫氏,乃是「公孫劍派」傳人,此是否意味著和公孫劍派的結盟?
  
  種種跡象,似乎都透著一股李三思意欲在南方起事的味道,怪不得玄宗皇帝會寢不安枕。其實,李三思確實是李元吉之後,當初「玄武門之變」前幾天,李元吉預感萬一起事失敗,定會斷絕子嗣,便遣一名懷有身孕的姬妾回鄉,賜予金珠寶貝之餘,還附上「龍騰帝劍」手抄本,就算身死,,也還有後人可為他報仇。
  
  一百多年過去了,幾經時代變故,李三思根本就不知道這段前塵往事,只知道同輩中只有他一人得以學武,而且長輩一再告誡非到必要關頭,萬不可以使用劍法。只是李三思心緒浮動,對長輩的警告全沒放在心上,武功學成就去闖蕩江湖,渾不知竟在不知不覺間惹禍上身。
  
<兩個半月後--苗疆白苗族秘窟>
  
  「找到了!這箱子裡裝的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毒龍膽』吧?」一名穿著夜行衣的年輕女子興奮地指著一口半開口,十吋見方的檀木箱子,裡面裝著幾顆黝黑又突著尖角的小囊狀物,不過講話聲音卻是無比地低。
  
  「嗯,我的親親夫人真棒!來,香一個!」年輕女子旁的青年男子作勢要親吻她,眉角間的淘黠神態竟然有幾分酷似當年醉心權勢的齊王李元吉。
  
  年輕女子不好意思地想推開丈夫,但是最後還是讓他如願:「好不害臊,也不想想這裡是哪裡?」
  
  青年男子似是想在老婆面前逞威風,胡吹大氣般地說道:「我李三思什麼龍潭虎穴沒闖過?區區一個苗族放寶物的倉庫算什麼?」
  
  說到這裡,這位青年男子--也就是傳聞中的「南盜俠」李三思悄悄地在妻子耳旁說道:「難道妳忘了我們上次還在縣老爺的密室裡......當時妳可沒現在這般害臊喔!」
  
  「討厭啦!你怎麼還提這種事?」李三思的妻子公孫氏滿臉緋紅:「都已經是作爹的人了,還這麼渾不知羞。淨扯些有的沒的,不快點拿毒龍膽回去,皇甫英就沒救了!」
  
  怪哉,皇甫英不是意欲除李三思而後快,怎麼李三思夫婦還特地到苗疆盜取珍貴的「毒龍膽」救他呢?
  
  這得把時間拉回到皇甫英見了高力士之後半個月,李三思夫婦再度出來犯案時,意外發現目標物事實上是官府設下的陷阱。不過仗著劍法之利,李三思夫婦還是輕鬆地逃脫。待兩人逃到一處桃林,正想說已經擺脫公家差人之際,皇甫英率領幾個幹練捕快鬼魅般地出現。李三思獨挑皇甫英,公孫氏則負責擺平其它捕快,好讓夫婿無後顧之憂。
  
  李三思本想說皇甫英擅長單刀,雖然盡得黑鷹幫刀法精妙,但是還奈何不了他。不料皇甫英刀法是虛,卻暗地裡使上「烈鷹毒爪」,等聞到刺鼻的斷腸草毒時,爪影已經距離他的身體不到三吋。這時李三思不禁暗暗叫苦,想自己大俠一世,竟然會栽在這陰毒的招式下。正在苦思脫身之計時,皇甫英突然一個踉蹌倒在地上,雙唇發紫,口吐白沫,不住地顫抖。
  
  場上情況陡變,兩方登時罷戰,李三思夫婦本可利用此良機逃跑,但是看到皇甫英的慘狀實在無法坐視不管。便要捕快們帶著皇甫英到故鄉餘杭小漁村的名醫洪大夫住處求診。洪大夫診斷,皇甫英在練功時手浸斷腸草汁液,此乃天下七大毒之一,兼以練功時,毒性會隨內力流竄四肢百骸,日積月累下,毒入臟腑而不自知,如今毒害已深,無法完全驅除,只剩下三個月的壽命。
  
  不過洪大夫並不是就此束手,他提供了一條明路--如果想徹底驅除皇甫英所中的「斷腸草毒」,傳說中的天下第一奇毒--「毒龍膽」或可發揮以毒攻毒的功效,拯救皇甫英的性命。
  
  於是,李三思夫婦連忙動用所有的關係打聽毒龍膽的下落,只聽到數個月前,在京城長安有某商人曾經以五千兩白銀經手過一顆,而且消息不盡不實,不可全然採信。這時又有名老乞丐--以前曾經參與過唐朝和南紹王國的戰爭--告訴他們,白苗族藏寶的秘窟裡,一定有毒龍膽,衝著這則情報,李三思夫婦才千里迢迢地跑到苗疆。
  
  為了保險起見,李三思輕輕悄悄地從盒子裡拿了兩顆毒龍膽,正打算偕妻子離開秘窟之際,一道寶光映入他的眼裡。原來是一顆放在祭壇上,晶瑩剔透,周邊散發著涔涔水氣的藍色寶珠,定睛一看,彷彿靈魂要被吸進無邊的幽闃一般,煞是美麗。
  
  「我闖蕩天下這麼久,還沒見過這般珍奇,又蘊含著靈性的寶物......」李三思帶妻子到放置寶珠的祭壇前:「如果看到這樣的寶物還不想把它帶走,又怎敢享有『盜』名呢?」
  
  公孫氏覺得不妥便勸說:「夫郎,我們今天盜走的『毒龍膽』已經是稀世奇珍,而且此舉是為了救人,老天爺也會幫著我們。但是如果還想拿走這顆寶珠就是為了私慾,妾身認為不妥。」
  
  「可是......」李三思越看寶珠,就越覺得喜愛,甚至要他拿以前所竊取而得的所有寶物來交換,他也肯了。
  
  看到夫婿躊躇的模樣,公孫氏又勸說道:「夫郎從前竊取寶物,都是為了賑濟貧民,今天如果因為想據為己有而竊取,極有可能遭到天譴啊!」
  
  「婦人之見,何足道哉?」李三思本想這麼回應,但是話到了嘴邊,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只敢說:「夫人所言甚是,但是我想,若是將這顆寶珠呈獻給當今皇上,說不定他一高興,就可以請他下令取消收取戶口稅,功德豈不是大於我們劫富濟貧嗎?」
  
  到此,公孫氏才明瞭,夫婿所想要的並不是對稀世珍寶的佔有欲,而是偷盜得手的成就感:「但這終究是白苗人的寶物,不是為富不仁的殷商巨賈強取豪奪而得......」
  
  「好!好!好!夫人,我只借去觀賞三個月即當奉還,好不?」李三思一面說,一面以隨身攜帶的布巾包住右手,使出「飛龍探雲手」,公孫氏還不及阻止,寶珠已經落到李三思的掌中:「夫人請放心,我三個月後一定奉還.....」
  
  話還沒說完,祭壇突然發出機括轉動的聲音,原來白苗族巧匠當初在設計存放寶珠的祭壇時,為防止被盜取,祭壇中設有機關,一旦感受不到寶珠的重量,機簧便會升起,同時牽動其它的機關,向守衛者示警。
  
  一時間警示聲響大作,李三思心知中了計算,連忙牽著夫人逃出,卜出秘窟,便見到無數的火把聚集,數千名白苗族軍兵,或持苗刀,或持長槍地堵在秘窟入口。
  
  「大膽賊子,竟敢擅闖我族秘窟盜寶!」一名穿藍底五彩紋飾,貴婦般裝扮的婦女漫步走出,一旁的軍兵對她甚是敬畏,紛紛讓出一條路,見到穿著夜行衣的李三思夫婦,改以漢語道:「我是白苗族長老藍彩雉...快快放下寶物,或許還可放你們一條生路......」
  
  沒想到藍長老竟然口出漢語,雖然腔調不甚標準,但是還可溝通,李三思膽子也大,便回嘴道:「本少爺作賊作慣了,改不了手,而且只怕你們還攔我們夫妻不住!」
  
  「既然如此,那也只好手底見真章了!」藍長老心想,有這麼多軍兵,還怕竊賊生了翅膀飛走不成?這時,她又注意到李三思懷裡透出的陣陣寶光,不禁臉色一變:「你......你竟敢偷走我們族中至寶『水靈珠』?就算你現在肯投降,也得挑斷手筋,萬一有抵抗,立殺無赦!」
  
  傳聞中「水靈珠」具有可以調節風雨的功效,千百年來苗疆風調雨順,旱澇不侵,傳聞也與它有關,此事關百萬苗民的生計,怪不得藍長老如此驚慌。
  
  「原來是至寶啊,我的眼光果然沒錯!」李三思「賊」性堅強,雖然眼前局勢危殆,一聽到自己所竊得的是至寶,仍然露出一絲微笑。
  
  「長老請放心,我但藉寶珠回家觀賞三個月,之後定親自奉還,還望長老恩准........」雖然公孫氏極力拉扯夫君衣襟,要他別胡言亂語,但是李三思還是肆無忌憚地出言挑釁。
  
  藍長老的臉一陣青一陣紅,本月由藍家當值守衛秘窟,萬一丟失族中至寶,該當何罪?又想到「水靈珠」質地堅硬,不但神兵利器不能傷,更水火不侵,於是心一橫,以苗語下令道:「把這對男女全都殺了,看是要火燒,還是千刀萬剮都行,務必奪回『水靈珠』!」
  
  一聲令下,數千名軍兵一擁而上,紛紛將火把往李三思夫婦身上丟去,眼見數千火把暴雨般降下,又有重兵圍守,李三思夫婦的性命猶如風中之燭,危在旦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