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南盜俠傳奇(上)

毛瑟基 | 2022-06-20 17:56:44 | 巴幣 4 | 人氣 95

連載中同人小說--仙劍奇俠傳II
資料夾簡介
※本故事版權(純同人非商業二創,非大宇公司出品)由作者KIKEY保留,本次張貼僅為個人備份,謝絕一切轉載要求,頓首!

<長安--宮廷內一個隱密的議事廳>
  
  四周闃無人聲,一名作捕頭裝扮的男子跪在廳中,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時辰?還是兩個時辰?時間的流逝,對他而言其實並不重要,他所關心的,只是接下來可能加諸在他身上的諸多處罰......針對他辦事不力的處罰。
  
  這名男子名叫皇甫英,是江南地區,亦即日後全國十五道中,負責江南東西二道的總捕頭。之所以短短幾年間就可以從捕快一路晉升,除了平時律己甚嚴,克盡職責以外,最重要的,就是屢破奇案,建立了不少大功,維護治安,廣受民眾好評。
  
  如此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民保母,為何現在會像是階下囚一般,狼狽不堪地匍匐在地上,等候發落呢?
  
  其實,問題就是出在他的職責上。最近江南出了四大惡人--東江虎‧遊霸天、西淫鼠‧司馬無憂、南盜俠‧李三思以及北神偷‧錢無通。東西北三人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武功也只屬二流貨色,所以皇甫英花了不過半年左右便將之逮捕歸案。
  
  可是,南盜俠李三思就不同,不但偷盜技巧高超,劍法更是一絕,而且其妻公孫氏劍法亦相當高妙,夫妻二人連手,幾乎沒有失敗過,即使遭到大批官差圍捕,也可以平安脫身。
  
  其實,偷盜之事,全國上下所在多有,壞就壞在李三思實在太囂張,不但經常預告將前往某地偷盜某物,還公開將所得賑濟貧病。
  
  前幾年黃門侍郎同平章事宇文融為求財政政績,不但命特使嚴加清查逃亡戶口,無照農田,還廣徵田賦和勞役代金等。其實清查戶口本是常事,但是各州縣政府為了討好宇文融,硬是將許多「祖居戶」劃歸為「流亡戶」;「正規田」當作無照的「墾荒田」。僅僅一年,整個唐帝國收入數百萬串銀錢,但是卻弄得天怒人怨,民不聊生。
  
  李三思就在這段期間裡,將他偷盜而得的財物變賣後,所得的錢米全都供給飽受宇文融政策所苦的良民,一時間大江南北無不稱頌李三思為「南盜俠」者。
  
  如此明目張膽在太歲頭動土的行徑傳進了宮中,玄宗皇帝大為震怒,不但禦口親封皇甫英為「鐵臂神鷹」,總管江南所有官衙的捕頭,還三令五申,命其務必逮捕李三思歸案。
  
  可是,在將近一年的搜捕下,還是抓不到李三思夫婦,只是約略知道他們以浙江為主要根據地而已。而且,在幾次近距離交鋒裡,一向對自己武藝相當自負的黃甫英連連受挫,甚至還因此受了不少傷。
  
  身體的傷也就罷了,李三思加諸在他心理的傷害卻猶有過之。皇甫英在每次任務失敗後,總會更加努力勤練武藝,但是下一次遇到李三思時,對方的劍法卻又更加精妙絕倫。李三思對他而言,彷彿就是一堵無法超越的高牆一般。
  
  最近一次的圍捕行動又失敗了,宮廷方面失去了耐心,幾封公文火速直下,催促皇甫英上京。想來獲得玄宗皇帝御封已近一年,老是無法達成使命,即使要被定罪,皇甫英也無話可說。只是,最近皇甫英好不容易掌握了可望獲得獵物的條件,卻得被撤換,說什麼他也不甘願。
  
  正在思考著待會如何應對之際,不知何時,已經有人如鬼魅一般地出現,迅捷到連皇甫英這種程度的高手也捉摸不住。
  
  「抬頭見我。」一句分不出是男是女的詭異聲調傳來,可以想見的,進入議事廳者,應該是位宦官。
  
  誠惶誠恐地抬起頭後,皇甫英見到的是一副高大寬厚的身軀。通常宦官因為自幼即動閹割手術,體型並不會像一般男人一樣高大,可是眼前這位宦官身材卻異樣地高大,幾乎有九尺高。
  
  「高統領......」皇甫英認得出來人是誰,更加誠惶誠恐地跪伏在來人面前。
  
  原來,來人竟然是和在外征討,頗有戰功的宦將楊思勗足以在朝中分庭抗禮的禁衛軍大統領–高力士。雖然之前曾經由玄宗皇帝御口親封,但是沒想到區區地方盜賊的事件竟然足以讓高力士這樣的大人物親自出馬宣讀聖意,這時,皇甫英背脊上的寒意,顯然是更加地濃厚了。
  
  「今天聖上會將你召到京城的事,你應該沒跟任何人透露過吧?」高力士色溫實厲,雖然語調溫和,卻隱隱透出一股令人不敢侵犯的威嚴。
  
  皇甫英回應道:「回統領的話,同僚們只道我休假月餘,並沒有人知情。」
  
  高力士點頭表示嘉許:「很好,如果吃公家飯的,每個人都如同你這麼機敏,還怕天下不太平嗎?」
  
  不知道高力士是否話中有話,皇甫英只敢五體投地地跪著,半句多餘的話也不敢回應。
  
  「其實你也不用害怕.......」高力士親自扶皇甫英起身:「雖然官階有高下之分,其實咱家和你並沒有什麼分別,把皇上的事情辦好,就是我們的責任,萬一辦不好,就算是咱家,也難逃人頭落地啊!」
  
  「感激統領教誨,卑職自當謹記在心!」皇甫英為求慎重,又多作了個揖,向來在地方官場打滾,這點小小官家禮節還難不到他。
  
  聽到這裡,高力士突然拍了拍雙手,兩名小太監搬出了一籃公文,拜見過高力士後,小太監們整齊迅速地離去,從矯健的身手,不難想見受過了嚴格訓練。「這些,都是從你們江南各州縣送來的公文......全部都是李三思這廝犯行的記錄......」高力士隨手拿起一秩,翻到作案現場的筆錄以及圖記時,還特地讓皇甫英看了幾眼:「從這些圖記看來,這『南盜賊』夫婦都善使長劍,是否?」高力士詳細地詢問,他一向言詞小心,對於李三思的俠名隱而不言,以免落人話柄,城府之深,令人嘆為觀止。
  
  「回大統領,是的!」
  
  高力士點頭稱是,然後又問道:「這洋洋灑灑一十三次圍捕,你參與過幾次?」
  
  「回大統領,卑職參加了其中八次。」皇甫英一面回答,還指出哪幾封公文的圖記有經過他的確認。
  
  「很好.......」高力士拿出一枝硃砂筆:「根據你的印象,把這八件大案的現場圖記中,『南盜賊』劍氣所毀損的記錄標示出來!」
  
  其實,官家的公文圖記中已經清楚的標示現場的刀砍劍痕哪些是官兵所致,哪些是盜賊的兵器所損,不過為求慎重,高力士還是令皇甫英再記錄一次。基於多次受挫的恥辱,皇甫英早就對李三思每次的作案現場調查得瞭如指掌,要他再記錄一次,當然不困難。
  
  看到皇甫英的標記,每增加一畫,高力士的臉色就愈發沉重,當全部標記完之後,高力士又命令皇甫英把他和李三思對戰時,身上所受的每一道劍傷解釋得一清二楚。雖然不明白高力士為何如此慎重,但是為官之道,首在勿多嘴多舌,所以皇甫英並不敢加以追問。
  
  當所有的細節都問得一清二楚後,高力士深吸了一口氣,因為沒料到他最擔心的事情竟然真的發生了。身為當朝皇帝身旁最忠心的奴才,他有義務將亂源在開始發軔的時候就完全剿滅,以期主子能高枕無憂。不過,茲事體大,以他的身份而言,要是太過於輕舉妄動,非但會增加辦事的困難度。更有甚者,可能會引起其它無法預測,而且又不可收拾的嚴重後果。
  
  所以最好的方法,當然是交給下屬去辦。高位者永遠只要居於發號施令的地位就好,這是玩弄權術者千古不變的真理。
  
  「我想,你應該知道,為什麼屢屢圍剿『南盜賊』失敗的你,還有命在這裡聽我說話.......」高力士回身坐在席上,雖然面對下屬,他依然不用高傲的箕踞姿勢,畢竟用權柄壓榨下屬,只會讓他們心生怨恨,工作效率更差而已。只是,為了不失去上位者威嚴,言談間的用字,還是多少得仔細斟酌,表現點權威性。
  
  「全都是因為你平時盡忠職守,事情辦得也還算牢靠,所以聖上法外開恩,多給你一次機會......」高力士轉而用嚴厲的口吻說道:「不然,留個追捕犯人八次還抓不到人的捕頭有什麼用?」
  
  聽到高力士這麼說,皇甫英知道追捕李三思失敗的事情還有轉圜的空間,連忙磕了十多個響頭,連血都給磕出來了:「全靠聖上和大統領的寬容,卑職才有繼續為國效力的機會!」
  
  高力士很滿意地點點頭,同時揮手示意皇甫英停止動作:「這一切都是聖上的恩典,半點與咱家扯不上關係。只是,聖上這麼寬容,你是不是也得要拿出點誠意呢?」
  
  「誠意?」皇甫英望著自己因為練功而泛黑的十指:「大統領請放心,卑職即使粉身碎骨也......」
  
  「不要光是說說而已......」高力士令皇甫英起身:「表現給我看看吧!這樣我也好向聖上交代。」
  
  想到要向職位比自己高出不知多少的大內寵臣出手,皇甫英猶豫了。這時,高力士厲聲喝道:「如果你真有擒殺『南盜賊』的本事,看是有計劃要陳述給我聽,還是有什麼絕強的武功表現出來。拿不出證明,除了將你治罪,別無選擇啊!」
  
  「那麼......大統領,就請您指點指點卑職最近新練的『烈鷹毒爪』吧!」皇甫英運勁到雙手十指上,只見雙手指甲陡然增長四五吋,一抓一扣間,已經將高力士身旁的茶几震碎成數十小塊。
  
  「如果說震碎茶几,就可以抓到惡賊,咱家就每天碎上十張八張,還需要聘用那麼多捕頭捕快幹嘛?」高力士言談間,逼近他身體的茶几碎片,都被一一震碎成木屑,卻不見他身體有任何動作,功力之高,顯然又在皇甫英之上不知道幾班。
  
  「咱家要看的是實戰能發揮多少成果,枉費你還是黑鷹幫出身,難道不懂闖江湖要看的不是紙上談兵嗎?」
  
  萬萬想不到區區一介在宮中任玄宗皇帝使喚的太監竟然有如此高深的功力,皇甫英也看傻眼了:「那......大統領請恕卑職再次得罪了!」只見皇甫英雙手又是黑氣一聚,雙臂一張有如沖天神鷹,一晃眼之間,數十記利爪直向高力士襲來。
  
  「這一招還算有點瞄頭,『黑鷹幫』果然不是浪得虛名......」高力士並不閃躲,微舉右手,掌心出現一團新月型的暗紫色氣團,赫然是黑苗族拜月教最高絕學--巫月秘典。
  
  一遇見暗紫色的氣團,「烈鷹毒爪」盡數被銷融化解,與其說是黑鷹幫絕學不過爾爾,不如說是高力士的實力非常人所及。事實上以他現時的武學造詣亦足以和新崛起的南紹王國國教--拜月教楊教主分庭抗禮。
  
  「皇甫英,真看不出來你竟然有這樣的決心啊!」高力士收招後,臉色一變,右掌肌肉一緊,逼出了數滴黝黑的液體,一碰到地面,登時腐穿數分:「竟然在練『烈鷹毒爪』的同時,還以雙手浸泡『斷腸草』的汁液,確實令人防不勝防......」
  
  「承蒙大統領謬讚,卑職這一切都是為了保國衛民!」雖然毒傷高力士,但是從他的語意顯然是肯定自己的誠意,因此皇甫英毫不畏懼。
  
  「好一句『保國衛民』,你的誠意咱家看見了,聖上也會體恤你的,去吧!再給你一次機會,把賊人逮捕歸案。」
  
  等到皇甫英拜謝離去後,高力士拿起方才用硃砂圈點過的公文圖記,嘆道:「李三思啊李三思......你盜竊也好,賑濟也罷,都不打緊。只是,你偏偏會用不該用的『皇族劍法』,為了聖上,也只有要你的命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