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仁右衛門的左右對刀 (8)

| 2022-06-19 22:15:11 | 巴幣 18 | 人氣 81

---
  「爹爹!爹爹!」

  青蛇山,大雪下,夜深四更。
  山上有一佛師一戶,戶裡的小兒敲著其父的臉旁。

  「怎麼了?嗯?」佛師惺忪雙眼,按著腦袋從被窩爬起,對著雙手呵氣。
  「那片雲好奇怪喔!」小兒推開門,蹦蹦跳跳地指著天上。
  「雲……雲怎麼……」佛師被寒雪吹出了抖擻,跟著推開門連探頭。

  隨後佛師噤聲。

  烏森密布,青紅交織。
  掛在雪夜之上的,那可不是黑雲。

  是妖雲。
  是一千隻鬼怪,乘著妖氣移行的妖駕。
  雲裡鬼燈明亮,群妖壅擠,宛若黑夜裡的流螢一般,點點奔騰路過。

  喧嘩,明亮,青黃赤紫,五花八門,且妖氣橫行的,書卷裡曾經記述的,
  百鬼夜行。

  「我的老天……」佛師跪地不住禱告。





---
  天地鳴動。
  八首仰頭。
  八頭禍神的腦袋對著天空。
  而巨大的妖氣也來自了天空。

  不是一股妖氣。
  是一團妖氣!

  「這是!」鬼刀慎二郎瞠目結舌。

  烏雲破散。
  瀰漫飛雪的黑天裂了開。
  裂出天空上頭的群魔亂舞。
  密集地,繁多的,青紅紫綠的,妖氣膨脹的,
  成!千!上!萬!的!

  「高尾山眾!謹遵鬼契!聽候鬼刀流仁右衛門差遣!」
     「快取山眾!謹遵鬼契!聽候鬼刀流仁右衛門差遣!
    「霄返山眾!謹遵鬼契!聽候鬼刀流仁右衛門差遣!」
        「飯匙山眾!謹遵鬼契!聽候鬼刀流仁右衛門差遣!」
      「大舟山眾!謹遵鬼契!聽候鬼刀流仁右衛門差遣!」

  雪女、不知火、猿神、毛倡妓、座敷童子、雷獸、青坊主、牛鬼、犬神。
     天邪鬼、酒吞童子、土蜘蛛、魑魅、裂嘴女、石神、油坊、赤髪童子。
    青行燈、惡路王、荒吐、一目連、滑瓢。
      二口女、針女、貓又、網切、雨女、朧車。
  鎌鼬、髮鬼、烏天狗、金長狸、、淵之王、後神、風狸、八咫烏、夜刀神、姑獲鳥、茨木童子。
    大蝦蟇、大嶽丸、赤足、九十九神、百目鬼、大天狗。


  群妖遮天!
  簡直是暴動!
  鬼刀慎二郎看向他的身前。
  他最熟悉的對手,握著長刀,欺以他最擅長的臥持長刀的架式,但是另一隻手卻握著一柄短刀,反手直指天空。

  招以群妖的天空!
  當今世上!居然會有能如此以號令群妖的刀!
  怎麼可能……不!絕無可能!

  但是!如果!

  鬼刀慎二郎瞇上眼。
  在那熟悉的灰白妖氣裡,那難以直視的炙熱光芒。
  那短刀過長且長刀略短的刀身,以及那楓火棘紋的刀紋!那刀身黯淡嫣紅的刀色!那破空刀氣!

  「是『福嗣』。你不知道吧?不對,你知道對吧?」持刀指空,鬼刀征一郎面無表情。
  「福嗣……這、怎麼會!」鬼刀慎二郎果然沒有看錯,冷汗滑進他的眼窩。


  這怎麼可能?
  福嗣的哪來這股號令群妖的力量?這怎麼可能!


  「天叢雲劍,很厲害,即使只是區區鑰匙,它的力量依然極其霸道,我,難以匹敵。」鬼刀征一郎將『福嗣』高高舉起。




  「征一郎,『誅天』就給你了,鬼刀至寶,千年道行,群妖聯鑄,無盡噬敵而淬洗的妖刀,你讓鬼驍移到這上頭吧。」
  「謝謝師父。」
  『哈哈哈哈哈!好強的妖氣!這真是我的下一個棲刀嗎?』

  「誅天裡頭,目前共有萬餘四百多位亡者的血與鐵,你必須逐一戰勝他們,不容易,但你們應該行。」
  「是。」
  『哈哈哈哈哈!哪有什麼問題!』

  「征一郎,等鬼驍順利進入刀內,他原本的棲刀讓給我吧。」
  「這……這是沒問題,不過為什麼,您需要『福嗣』?」
  「你有沒有想過,一直一脈相承的鬼刀流,為什麼我會想要收一對刀?」




  「幸好,我不需要是你的對手。」刀揮落。


  一萬頭妖怪在空中震吼。
  尚未成形的八頭禍神對著天空咆哮。

  天空散了開。
  下著雪的烏天,居然被這兩股對撞的巨大妖氣震出一串雷殛風火。
  戰場的中央,兩道強大的妖氣對望,形成一個誰也不能踏入的空間。

  一道妖氣雪白,另一道妖氣灰白。

  雪白的妖氣還是佔了上風。
  但灰白的妖氣卻強勢地吞噬雪白妖氣的勢頭!




  「想過,但沒有答案。」
  「我要重鑄這刀,讓它繼承鬼刀流之名,擁有這把刀的人,將是媒者的頭領,鬼刀流的當家。」

  「鬼刀流的當家……不是繼承誅天劍的地下無雙嗎?」
  「地下無雙者,窮其一生無法離開戰場,如此,方稱無雙。」
  「是。」

  「可永遠在戰場的業障裡,是不能脫離的,人是,妖是,這你可知曉?」
  「這……」

  「因為是『地下無雙』,鬼刀流有幸率領群妖,但若率領群妖的鬼刀流還是地下無雙,人與妖將沒有未來。」
  「……這就是,左右對刀?」
  「正是,我希望至此以後,率領群妖的『鬼刀流當家』,再也不是手持誅天的『地下無雙』。」



  不!
  鬼刀慎二郎心跳漏了一拍。
  對方的妖氣之所以能夠吞噬自己的妖氣,是因為他的身後有一萬頭妖怪!
  他的對手,握著長刀,舉著短刀,短刀直指天際,率領天空之上的妖魔鬼怪,百鬼夜行,魑魅魍魎。
  與自己身後的巨大禍神,提著妖氣對吼。


  「現在,在我的命,燃燒殆盡以前,」


  他說。
  他說話總是一頓一頓的,卻充滿著不怒自威的霸氣。
  他的一舉一動都引人注目,就像是刻畫在天地之間,那自然而然的裂谷。

  他從來不如何自稱。
  這或許,是他第一次自報名諱。
  即使面對八頭禍神幻神現,他也絲毫不見膽顫。

  鬼刀慎二郎瞇上眼。

  這就是,
    他就是,
   真正的,
     當代的——


  「我正是鬼刀流的當家,地下無雙,鬼驍誅天仁右衛門,接招吧,朋友。」

創作回應

章魚茶
場面壯觀到我無言以對,後手原來有這等威力
現在誅天和福嗣都在征一郎手上,所以他同時是當家掌門和地下無雙,不過配上回憶中師父的話來看,似乎另有玄機啊
2022-06-20 23:54:47
這個嘛...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哈哈
2022-06-27 06:53: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