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二三九

黑霧 | 2022-06-19 10:04:15 | 巴幣 14 | 人氣 51


  同日,國外。

  墨菲斯非常不快。

  不是因為兩周前在嗚石基地內發生的事件導致墨菲斯為了表達誠意,不得不浪費時間乘搭飛機前往各國面見要人,親身解釋事件的來龍去脈,而是在繁忙的行程中,收到一份關於某件事的緊急報告,那件事在他的盤算中屬於已經預先處理好的,因此才會叫他如此不快。

  不過意外就是意外,即使不快,身居要位的墨菲斯還是得處理,為此加快了腳步返回下榻的酒店,而為了不浪費時間,他在返回的路程上發了訊息給協助處理這件事的對頭人,讓對方先行準備好並且等待自己。

  時間對所有人是公平的,可是時間的份量卻會因人而異,墨菲斯的時間價值遠比對方貴重,這不是什麼自大或者藐視他人,是以冷酷無情的方式做一個客觀判斷而已。

  讓隨行的護衛與秘書退下,墨菲斯獨自走入高級套房內的會議室,以軍方配備的筆記型電腦撥打視訊通話。

  畫面幾乎在撥出轉變為等候接聽時,對方便立即接聽,事前的通知有準確傳遞出本意。

  亦是這個緣故,墨菲斯在看到影像內確實是那個人之後,也不浪費時間說開場白,而是直指問題的核心:「武田,我記得你說過已經處理好了,對吧?」

  以龐大身軀——肥胖而不是強壯的方向佔據了大半個畫面的男人正是「敵策局」宣傳部主管武田,面對墨菲斯的指責,他未見半點退縮,正面迎著鏡頭回應:「是的,已經按照你的指示處理好。」

  「那現在新聞正在報導的又是怎麼一回事?百萬人上街大遊行,還是你要說不關你的事?」墨菲斯的臉看起來沒有生氣,但從他沒有一如往常的嬉皮笑臉,心中顯然蘊含著怒火。

  「首先我得說,那在官方的說法叫作『動態人群管理』,不存在什麼上街或者遊行。」

  「你這是要甩鍋?」

  「不,既然預定要做的處理沒有出錯,又怎會需要推卸責任?」

  「這可是今年我聽過最不好笑的笑話了。」墨菲斯還沒失控到察覺不了武田並非這樣的人,但連日來奔波的勞累確實叫他此刻的腦袋不太靈光,「你想說的到底是什麼?」

  武田不敢說自己很瞭解墨菲斯,但既然在對方的手下工作了一段時日,還是有基本的認識,知道他那種劈頭就問責的做法,顯然處於一個不尋常的狀態,因此他也不依平常的做法,改為以最直白的方式回答:「我遵從總長的指示,不樹立『敵人』,也不以應對『敵人』的方式來處理,這就是極限。」

  就算墨菲斯有多不在狀態,也不至於聽不懂武田的意思,更何況這是他怕部下亂搞或者摸不清底線而特意囑咐的。

  雖然情報部門的專業領域裡也包括散佈謠言或者製造事件引導風向,但「敵策局」始終是檯面上的組織,再加上聯合國構成的特性,墨菲斯便決定把那些問題交給更擅於與媒體交流的宣傳部,即是武田負責,然後開放一部份情報部門的權限來支援武田。

  基於這個緣故,武田如此確信地宣稱,某程度上就是證明了他真的有認真處理這件事,亦很可能如他所說把能做的都做到極限了,不過其實對墨菲斯來說,此刻武田的工作表現其實是次要,更重要的是從武田身上取得了關鍵的說法,或者該說是情報。

  看到墨菲斯面色一沉沒有作聲,武田決定把重要的事情先說了:「我不是謀略家,但就連我這個外行人都知道,煽動民意是為了埋下真正行動的基礎,總長也是瞭解這一點才會如此急著聯絡的吧?那接下來要改變方針嗎?」

  墨菲斯很想說那是斷不可能的,不然從一開始就不會那般下重話告誡,更何況當下的奔波就是為了維持平衡,「敵策局」不能走那條路線,然而雖然他心底裡如此認為,但或許是真的進入重大危機了吧,他頭腦總算清醒了些許,那種玩味的個性也就跟著死灰復燃了。

  「現在才改變還來得及?是亡羊補牢,還是力挽狂瀾?」

  對於墨菲斯的提問,武田本來就因為臉上的肉有點擠而顯得細小的眼睛瞇得只剩一條線,他花了點時間思考總長是否會因為自己的回應而作出關鍵的抉擇,而他最後的結論則是只要自己如實回應就好,畢竟作出抉擇的人應該是組織的掌舵人才對。

  「都不是。」武田本來柔和的聲音多了幾分厚實,「這不是輿論戰,而是輿情戰,論點沒有意義,所以無法後手破論來扳回狀況,以情感來說,先手近乎必勝。」

  墨菲斯點了點頭,雖然他不是專家,但從觀念來說能夠理解這種說法,「無法戰勝,只要不戰敗就好,你是想這樣說吧?」

  「正是如此。」武田毫不意外,「對方勢頭正猛,只能挫其氣勢,如此一來就只能採取攻擊性的手段,調查出污點加以渲染,污衊對方了吧。」

  「像是有外國勢力混入之類?」

  「不,這情況不適用,很不巧的是這次是國家,也就是民族性的災難,訴諸外國勢力只會適得其反,讓本來的輿情升溫至民族大義的地步而已。」

  「你還說自己不是謀略家?」

  「確實不是,就只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偶像最需要的是討好粉絲取得喜愛,也就是直面人性與真實的職業,為此同行會使用什麼齷齪的手段,不認識就無法提防。」武田頓了一頓,以對他而言相當凝重的口吻接著說:「要是從一開始就提防這個『敵人』,那就能做很多事牽制了,不過關於這種政治上的角力,總長肯定比我更懂,並且一直為此努力,才會那般叮囑我別管那麼多吧。」

  只需要看武田的神態就能知道他確信這是在他的專業領域之內,這股自信正是墨菲斯會重用他的重要原因之一,說實在墨菲斯真的很想點頭讓對方放手去做。

  「可是不行,絕對不行。」墨菲斯在心中嘀咕,「『敵策局』絕對不能與任何國家——人類為敵,哪怕對方已經把槍口抵在額頭上,依然只能選擇迴避而不能迎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