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九十一章 宿敵之戰

丹雀 | 2022-06-18 21:29:34 | 巴幣 1032 | 人氣 48





【玩家訊息】
紫藤:王者真的好厲害呀!連靈擺怪獸都沒有使用,就把我一回殺了!

龍華:確、確實,不過我還以為你會感到失落。

紫藤:失落?

龍華:畢竟你……

郭烈:別把他和其他的一般玩家相提並論,虧你們認識這麼久,竟然不知道對方的性格。

龍華:你說什麼?

郭烈:雖然決鬥輸了,不過在用盡所有方法的情況下,對方仍更勝一籌,只能說自己要再接再厲,所以與
   其感到失落,反而高興自己還有進步的空間。

龍華: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只是難得進入準決賽,多少還是會感到沮喪吧!

紫藤:兩、兩位?

郭烈:難得進入準決賽?別開玩笑了。我想你也知道他的實力,那麼為何他會一直在位階第10?

龍華:你到底想說什麼?

郭烈:我想說什麼?明眼人都知道,看來是我太高估你了,還把你認定成宿敵,真是一大敗筆。

紫藤:兩位比賽的時間差不多到了……
【遊戲訊息】

活動「王者排位賽」準決賽的比賽選手,第11名玩家李龍華VS 第4名玩家郭烈。
【玩家訊息】

龍華:由我先攻!從手中召喚「孩子龍 (ATK/100)」,蓋放2張牌結束這回合。

郭烈:輪到我了,抽牌。發動場地魔法卡「聯合格納庫」然後從牌堆將光屬性、機械族的聯合怪獸「Y─
   龍頭 (ATK/DEF 1500/1600)」加入手中。接著召喚到場上並發動場地卡的效果……

龍華: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崩界的守護龍」,將場上的龍族怪獸解放,將對方場上的場地卡和「Y─龍
   頭」破壞。

龍華:當「孩子龍」被送入墓地時,從手中特殊召喚6星「荷魯斯的黑炎龍LV6 (ATK/2300)」。

郭烈:可別以為這樣就能阻止我。發動魔法卡「粗人預料」,我方場上沒有怪獸的場合才能發動,從牌堆
   將4星以下的通常怪獸「X─頭砲 (ATK/1800)」特殊召喚到場上。

郭烈:接著發動速攻魔法卡「無許可的再啟動」,以場上的機械族怪獸為對象,將牌堆的「Z-金屬坦克」
   裝備在「X─頭砲」身上。然後再發動魔法卡「融合派兵」,將額外牌組的「XYZ─飛龍加農砲」給
   對方觀看,從牌堆將該怪獸所記述的融合素材「Y─龍頭 (ATK/1500)」特殊召喚到場上。不過此回
   合我方只能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融合怪獸。

郭烈:將場上的「X─頭砲」、「Y─龍頭」和「Z-金屬坦克」從場上除外進行融合召喚8星「XYZ─飛龍加
   農砲 (ATK/2800)」。

龍華:我等這一刻很久了,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神之警告」,支付2000分生命值,怪獸召喚、反轉
   召喚和特殊召喚無效並破壞。

郭烈:原來如此,你突然變得保守的原因,是在等我將關鍵怪獸召喚到場上。

龍華:沒有錯!我才不管什麼宿敵、什麼位階,現在的我只想打贏最上頭的那名王者。

郭烈:呵呵,還真是狂妄啊!我蓋放1張牌,結束這回合。
李龍華 生命值6000 手牌1蓋牌0 ‖ 郭烈 生命值8000 手牌1蓋牌1
龍華:抽牌!發動魔法卡「等級上升」,將場上的「荷魯斯的黑炎龍LV6」送去墓地,從牌堆將「荷魯斯
   的黑炎龍LV8 (ATK/3000)」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到場上。

龍華:戰鬥階段,「荷魯斯的黑炎龍LV8 (ATK/30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郭烈:發動覆蓋的陷阱卡「緊急聯合」,將除外區的「X─頭砲 (ATK/1800)」、「Y─龍頭 (ATK/1500)」
   和「Z-金屬坦克 (ATK/1500)」特殊召喚到場上。

龍華:刻意採取攻擊狀態?

郭烈:如何?還要繼續發動攻擊嗎?

龍華:就算不攻擊,下回合還是會被「XYZ─飛龍加農砲」破壞,所以「荷魯斯的黑炎龍LV8
    (ATK/3000)」繼續攻擊「Z-金屬坦克 (ATK/1500)」。

郭烈:很好的覺悟。不過我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將「誠實」送入墓地,將此卡送入墓地,我方場上一名
   光屬性怪獸的攻擊力上升戰鬥中的對方怪獸的攻擊力數值。

龍華:我蓋放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郭烈:那麼到我了,抽牌。直接進入戰鬥階段,「X─頭砲 (ATK/1800)」、「Y─龍頭 (ATK/1500)」和
   「Z-金屬坦克 (ATK/15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龍華:發動速攻魔法卡「收縮」,將「X─頭砲 (ATK/1800)」的攻擊力減半。

郭烈:被你躲過一劫了!主階二,再次將場上的三體怪獸除外,特殊召喚「XYZ─飛龍加農砲
   (ATK/2800)」。

郭烈:好了,不管是場上還是手中都沒有卡片,生命值只剩下600分的你,能夠扭轉這樣的劣勢嗎?

郭烈:我結束這回合。
李龍華 生命值600 手牌0蓋牌0 ‖ 郭烈 生命值8000 手牌1蓋牌0


  「導師,聽說您有新的學生?」

  「是啊!而且是來自北部地區赫赫有名的人物呢!」

  「說道北部,那就是『操縱魔龍的魔導士』吧。」

  「呵呵,不愧是我的學生,果然才能出眾。」

  「導師……您的學生幾乎是實力排行前十的傳說人物,才能不出眾才奇怪。」

  「那都是你們的努力成果,和我沒有直接的關係,我只是推了你們一把而已。」

  「話雖這麼說,但是有學生說其實是導師記不住我們的名字,所以都只會叫我們是『我的學生』。」

  「……沒有、怎麼會有這種事呢。」

  「那導師請問我的名字是?」

  「你……龍華?」

  「導師,我是郭烈……還有為什麼您只記得住那兩位學生的名字?」
  沒錯,為什麼只記得你的名字?

  就連冠軍、四天王、學院的老師這麼有名的大人物都沒有記住,為什麼偏偏記住了你的名字?

  如果在正式的場合,利用決鬥打贏了你,是不是就會受到導師的認同,然後就能永遠記在導師的心中。

  所以對我來說,你是我必須親手打敗的對手,就算讓你知道我也是一名能力者也無所謂,只要能與你一戰並戰勝你,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玩家訊息】

龍華:無論如何都要相信自己的牌,相信它然後相信自己。

龍華:輪到我了,抽牌!

龍華:我將墓地的「荷魯斯的黑炎龍LV6」和「荷魯斯的黑炎龍LV8」2體龍族怪獸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
   10星怪獸「龍盟兵器─神怒寶劍 (ATK/2900)」。

郭烈:攻擊力2900分?

龍華:戰鬥階段,我用「龍盟兵器─神怒寶劍 (ATK/2900)」攻擊「XYZ─飛龍加農砲 (ATK/2800)」。之
   後,發動怪獸效果,將戰鬥破壞的怪獸作為裝備卡給此卡使用。

龍華:結束這回合。
  他真的創造奇蹟,扭轉了劣勢。
郭烈:輪到我了,抽牌!
  但是就算如此,還是贏不過我!
郭烈:將墓地的陷阱卡「緊急聯合」除外,將除外區的光屬性、機械族聯合怪獸「Y─龍頭 (ATK/DEF
   1500/1600)」加入手中。

郭烈:從手中召喚「金色齒輪 (ATK/1700)」,這張牌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等級4
   機械族的怪獸「Y─龍頭 (DEF/1600)」。接著將場上兩體怪獸進行疊放超量召喚「No.101沉默榮譽
   方舟騎士(ATK/2100)」。

郭烈:發動「No.101沉默榮譽方舟騎士」的怪獸效果,將自身兩個疊加素材移除,將對方場上一體攻擊
   表示且特殊召喚的怪獸作為素材疊放在這張卡底下。

郭烈:戰鬥階段,我用「No.101沉默榮譽方舟騎士(ATK/21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李龍華 生命值0 手牌0蓋牌0 ‖ 郭烈 生命值7900 手牌1蓋牌0
【遊戲訊息】

活動「王者排位賽」準決賽的比賽選手,第11名玩家李龍華VS 第4名玩家郭烈,由玩家郭烈獲得決鬥勝利,該玩家將晉級最終決賽。
【玩家訊息】

郭烈:很抱歉,在比賽開始前對你說了那麼多不好的話。

龍華:沒關係,也因為那些話,讓我明白了一些事情。不過我很好奇為什麼你會把我視為勁敵?

郭烈:那是因為你也是那名導師的學生。

龍華:原來如此,競爭的心態。如果是這樣,那麼我很樂意成為你永遠的勁敵。

紫藤:兩位能和好真是一件好事情。話說你們說的導師是誰呀?

郭烈:我記得你以前也有被他教過。

龍華:上次學院爭霸戰的時候,你們不是還見過面嗎?

紫藤:咦?以前被教過、爭霸戰有見過面?

紫藤:莫非是吳玖栖?

郭烈、龍華:絕對不會是那傢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