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合眾國異次元戰記,第八章,北方之旅

物理被當的我 | 2022-06-18 12:26:31 | 巴幣 3534 | 人氣 436

連載中合眾國異次元戰記
資料夾簡介
一覺醒來,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在冰島外海發現了一道神奇的迷霧,而他們還不知道,在迷霧之外,他們所熟知的現代世界早已經不復存在。

合眾國異次元戰記,第八章,北方之旅

一)聯邦各部
1、富蘭克林·羅斯福~美國總統
2、柯德爾·赫爾~美國國務卿
二)軍部(戰爭部、海軍部)
1、哈羅德·斯塔克上將~海軍作戰部長
2、喬治·馬歇爾上將~陸軍參謀長
三)情報協調局(OCI)
1、威廉·多諾萬~情報協調總監
2、馬克西姆·李維諾夫~情報員/前·蘇聯大使
3、諾拉·特倫瑞克~情報員
4、茉莉·特倫瑞克~特別顧問
四)民間企業
1、米歇爾·利文斯頓·韋貝爾三世~民間軍事承包商、非正式軍事訓練師
五)美國談判代表團
1、林肯·麥克維~美國駐冰島全權公使、美國談判代表團團長
2、馬里恩·因格斯少將~羅德寧根遠洋護衛艦隊代理總司令、美國談判代表團口譯員

1941年12月7日 09:12美東時間
亞伯丁試驗場 馬里蘭州

「我們到了。」
車子迎面駛過了一面矮紅磚牆,牆上寫著這個地方的正式名稱:阿伯丁武器試驗場~一些陸軍將領更喜歡這裡的另一個名字:軍械之家。

在距離哨所還有兩公里的距離時,一名士兵伸手示意車輛停下,然後六名荷槍實彈的士兵從檢查站中走出並包圍了車輛,除此之外,李維諾夫還發現了檢查站後方還停放著一輛M2A2輕型坦克~這顯然不是一般的安檢配置,但倒也不奇怪,夏威夷的事情發生之後,幾乎所有的軍事基地都立刻把安全措施提升了三到四個等級。

一名軍官走到駕駛座旁敲了敲窗戶,李維諾夫搖下了車窗,與嚴肅的外表不同,對方態度溫和地向他要求通行證,李維諾夫很快從口袋中掏了出來並交給了對方。

仔細檢查過後,軍官轉過身讓士兵去升起柵欄,然後將通行證交還給了李維諾夫並說道⋯⋯
「韋貝爾先生在莫萊特大廳等兩位。」

「韋貝爾?」
李維諾夫與軍官道謝後搖上了車窗,然後嘴上喃喃道~好像在哪聽過這名字,仔細想想,應該是那位多諾萬經常合作的民間軍事承包商。

李維諾夫開著車駛過小道~諾拉注意到了他就算不用看路標也知道要在哪裡轉彎,就像是很熟悉這裡一樣。

「你常來這裡嗎?」
「這是我第一次來。」
「蛤?那你是怎麼知道要在哪裡轉彎的?」
「該怎麼說呢⋯⋯」
李維諾夫抿了抿嘴,大拇指無意地點了點方向盤。
「反正莫斯科永遠找不到我了,講了也沒差吧。」

「阿伯丁這裡有許多特殊的軍事科技,但這些美國人的安保意識卻低得令人難以置信,結果就是他們被我們滲透成篩子了都還不自知。」
李維諾夫無奈地冷笑了幾聲。
「多諾萬和胡佛,聯邦調查局局長,都曾經提出建立反間諜措施,但最後在我們資助的內部協助者的阻撓下,國會沒有批准預算~後來成立的情報協調局雖然握有間諜活動的證據但卻缺乏執法權,有執法權的FBI也因為兩局首長之間的衝突而不願意與OCI合作。」

「你們來華盛頓之前,FBI才借著穿越所造成的混亂突襲了大使館和我的官邸,但多諾萬向我和其他被捕的間諜們提出了交易~OCI方面會拒絕FBI索要證據的請求,這樣所有人都會在幾天或幾週內被釋放,為了表示誠意,他還第一時間把我從FBI手上救走,而多諾萬這麼做則是為了換取這些失去祖國的蘇聯間諜們對OCI的效忠。」
「他為什麼會提出這種要求?我看不出多諾萬會得到任何好處。」
「雖然這樣很像在自吹自擂,但是我們這一行畢竟從幾百年前就開始幹偷雞摸狗的事情了,正好可以為缺乏經驗的OCI提供大量人才。」
「書上說蘇聯是以意識形態為基礎建立的國家,那麼這些間諜不會感覺自己的投誠行為忤逆了自己的意識形態嗎?」
「想多了,大多數人只是混口飯吃而已,那該死的喬治亞土匪消失後,好幾名間諜和情報員想都沒想就直接投誠嘍,我也算一個。」
「那總有一些不屈服的人吧?」
「對那些人,多諾萬自然有辦法的⋯喔,到了。」

幾分鐘後,停好車的兩人走進了建築物中,擦肩而過的士兵們無不將目光放在諾拉身上~雖然有幾道令人不舒服的視線,但更多人只是好奇而已⋯⋯

「呦!」
走到一塊較大的空間內,應該是休息廳之類的,在一張靠著販賣機的座位上,一個全身攤在白色沙發上、抽著一根古巴雪茄吞雲吐霧還留著一撮短山羊鬍的大個子向著他們舉起了手。

「你們就是多諾萬囑咐的人了吧!?」
他緩緩撐起了身子,一邊吐出煙霧一邊用粗獷而渾厚的嗓音說道。
「歡迎,我是米歇爾·利文斯頓·韋貝爾三世,叫我韋貝爾就可以了。」

「你好,韋貝爾先生,久仰大名,我是馬克西姆·李維諾夫。」
李維諾夫伸出了手,韋貝爾豪邁地握了上去~那握力真不是蓋的。

「那位蘇聯大使?」
得到李維諾夫肯定的答覆後,韋貝爾笑了笑。
「幸會、幸會,我老爹過世前囑咐我永遠不要跟共匪握手,可惜我是個叛逆的孩子。」

「那這位是⋯您的孩子嗎?」
他看向一旁與李維諾夫差了一顆頭的諾拉,然後笑著右手伸到她頭上像獎勵孩子一般撥亂了她的頭髮。
「妳好啊!妳叫什麼名字?」

「喂!豬頭!」
諾拉不是很開心地一掌推開了韋貝爾的手臂~長得不高而時常被認為是小孩一直是她的心結呢⋯⋯
「我不是他的女兒!而且長得矮了一些不代表我是小孩好嗎!」

「哇喔!沒想到小姐真得挺兇悍的呢,多諾萬說得果然沒錯。」
韋貝爾驚呼道。

「好啦,不開玩笑了。」
他板起了臉。
「來幹正事。」

「士兵!」
他大吼一聲、收起了和藹的笑容。
「妳叫什麼名字?!」
「啊⋯呃,諾拉•特倫瑞克。」
「這麼小聲像個娘娘腔一樣!」
「不是,我本來就是女生。」
「還敢頂撞上級?給我從這裡跑到大門,來回十趟!」
「⋯⋯」
「聽見了嗎!士兵!」
「Sir,yes sir !」

「現在九點半,我們晚上八點的飛機,來得及嗎?」
李維諾夫在諾拉的折返跑開始之後走到韋貝爾旁問了一下。

「這正是多諾萬找我來的原因,我最快下午四點前就能把她訓練到普通士兵的程度。」
韋貝爾自豪地說到,之後又補充了一句。
「取決於她的程度如何,搞不好能更快。」

*同時 白宮

「我們認為應該要尋求外交途徑解決。」
赫爾站起來說道。

「你在說什麼?那群半納粹份子已經騎在我們頭上了!」
哈羅德指著赫爾大喊。

「半納粹份子?他們的文明程度低到根本不可能誕生納粹!」
赫爾故意擺出了一副無奈的姿態和表情。
「而且,對方不是主動攻擊的,你們剛剛的簡報也講得很清楚,第一個開火的是雅各·瓊斯號的一號防空炮組。」

「那些該死的大蜥蜴⋯龍⋯隨便怎麼叫都好,牠們那時候已經進入投彈軌道了!」
哈羅德爭辯道
「現場指揮官將水手和船艦的安危擺在第一位,這有錯嗎?!」

會議室內又接連爆發著爭吵,抱持著干涉主義的軍方和抱持著孤立主義的國務院互相攻擊、指責⋯⋯

“你們這群戰爭販子!”
“你們這群綏靖份子要不要把菲律賓跟關島打包在一起割讓給日本算了?!”
羅斯福總統看著內閣們激烈的爭吵一時也打不定主意~雖然自己在立場上支持軍部,但是國務院一方的主張不僅有著令人信服的道理,孤立主義的觀點也和國會多數的想法不謀而合。

“扣、扣、”
這時,姍姍來遲的多諾萬終於來了~雖然他的出現並沒有中斷現場火爆的氣氛,兩方人馬依然吵得不可開交。
「抱歉,我們來晚了。」

「是太晚了。」
羅斯福吐槽到~多諾萬比表訂時間晚了一小時多才出現。

「我早上臨時有點工作,你知道的,最近靜發生些讓人捉不著頭緒的事情。」
然而真正遲到的原因呢?其實是身為虔誠基督徒的多諾萬在帶茉莉去吃早餐後就直接去教堂做星期日禱告去了。

「是齁。」
羅斯福怎麼可能不知道老朋友的習慣,他當然猜得出來多諾萬跑去教堂了。

「各位早安。」
被半強迫地帶去參觀宗教活動的茉莉這時也從門後走了進來~不知為什麼,她走進來的那一瞬間,全場便安靜了下來。

「茉莉小姐希望旁觀我國政府的運作模式,希望各位不會介意。」
茉莉是被多諾萬請來作為顧問的,畢竟整個美國也只有柯德爾、諾拉和茉莉三人了解霧外世界的詳情,雖然柯德爾以資歷和年紀被列為最佳人選,然而他目前因得知了自己的心腹兼準繼承人被他人冒充、真身不知所蹤而心理狀況一時無法平復,另外幾個人選中,諾拉準備前往夏威夷、克琳雖然是貼身僕人,但以一介平民的身分也不可能接觸到太多情報,看來看去也只有茉莉既有資格,時間上也允許⋯⋯
「吶,茉莉小姐,請就座吧。」

「喔,好,謝謝。」
與替她拉開椅子的多諾萬道謝後,茉莉微笑著向著內閣閣員們說道。
「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可以做解答。」

「茉莉小姐,洛沃森是個怎麼樣的國家?」
馬歇爾首先開口問道。
「雖然在昨天的會談時,您已經提過了洛沃森是個尚武且極具侵略性的國家,但我希望進一步瞭解。」

「是的。」
茉莉抬起頭望向天花板,想了想該怎麼起頭⋯⋯
「要了解洛沃森,還都說回兩百年以前,那時的洛沃森還只是個存在於地圖之上的地理名詞,民族、宗教和文化相近的二十三個分裂的邦國林立於洛沃森境內,而其中位於東南方的塞梅斯拉王國便是如今洛沃森王國的前生。

戍衛著洛沃森大平原南方,塞梅斯拉王國與瑟空地那維亞帝國隔河相望,然而因歐希恩特大陸南北方在宗教上的衝突,帝國曾數度以剷除異教徒的名義組織“聖軍”誓師越河北伐,卻一次次遭塞梅斯拉王國擊退,一次次的襲擊也催生了許多功勳貴族,除了貴族勢力外,國家也頒布了自由民的兵役制度,命令國內所有男性都得在邊疆服役兩年。

在第十二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聖軍北伐,帝國靠著大量的奴隸兵團和東方雇傭兵部隊了組織了五比一的數量優勢並成功突破了塞梅斯拉沿著河流佈下的防禦工事,並向著塞梅斯拉腹地進發,最終導致當時的塞梅斯拉首府:科林被徹底焚毀~雖然在來自其他邦國的援軍到來、佔領區騷亂和補給線疲弱等原因下,帝國的北伐仍然失敗了,但這一次的襲擊卻對王國造成了嚴重的損失。

第十二次北伐結束的第三年,新任國王皮特四世即位,然而繼位不滿三個月,皮特四世便因為向帝國方面示好遭到貴族勢力及諾斯教教會謀劃政變而關押,並最終以叛國罪處死⋯⋯

教會及軍隊最終推舉了一名新任國王~雷伊一世,塞梅斯拉陸軍總司令、一名大洛沃森主義者,他加冕為王後第一件政令便是將國號改為洛沃森王國,並發出豪言要征服並統一整個洛沃森。

靠著數年戍衛邊疆所累積下來的軍隊經驗、各支部隊的榮譽感及嚴格的兵役制度,新生的洛沃森王國很快橫掃了整個洛沃森,靠著武力逐漸統一了洛沃森~不過那些在雷伊一世的默許下,原本各邦國的王室貴族們仍然保留貴族頭銜及相當的經濟特權,這些貴族後來也成為了軍隊鷹派的忠實支持者。

雷伊一世在洛沃森統一後便逝世了,由他的長子繼位,是為法爾肯三世,在法爾肯三世即位後,洛沃森便開始了一段韜光養晦的時期,在這時期,他在內政上統一了幣制、積極發展工商業、投資魔法研究、廣設高等學院並在法理上禁止了農奴制,在外交上也積極向其他國家派遣使者和代表團。

在法爾肯三世及其繼承人阿爾伯特一世任內,兩人所執行的經濟外交政策奠定洛沃森國內產業的一片欣欣向榮,然而好景不長,阿爾伯特一世在任內因病而逝,只留下了兩名女兒,雖然文官集團支持長女繼位,但被貴族掌握的軍隊則強調女性無繼承權並支持另一名繼承人~阿爾伯特一世的姪子。

軍隊最終掌控了政權並展開了大規模逮捕行動,阿爾伯特一世的兩名女兒也被逮捕並軟禁,阿爾伯特的姪子則順理成章地繼位,是為凱斯特一世⋯⋯

凱斯特一世即位後便開始展現出其鷹派立場,首先是與鄰國博格堡王國斷絕外交關係,然後開始在邊境刁難外國商隊,港口的外國商船也時常遭到軍隊以搜查叛軍行動為名扣押,這導致洛沃森與周遭所有國家的關係瞬間滑落冰點。

在一次邊境衝突中,洛沃森軍隊的河岸陣地遭到不明魔法師攻擊,凱斯特一世一口咬定是博格堡的挑釁行為,並立刻下令揮軍入侵博格堡,並引發了長達兩年的北方大戰,在那場血腥的戰爭中,洛沃森同時與博格堡、羅德寧根、莉絲塔妮亞、托木斯克等國交戰,雖然洛沃森在入侵羅德寧根的諾西斯高原省的戰役中遭到重創,但由於各國都已無力再戰,只好任由洛沃森吞下博格堡全境及托木斯克西南的一部分領土。

由於戰爭導致國內經濟壓力陡增,軍隊鷹派勢力在北方大戰後迅速衰弱,在軍隊鴿派的默許下,原先被壓制的文官集團死灰復燃,並重新開始主導經濟外交政策,凱斯特一世本人的鷹派作風也有所收斂⋯⋯

然而直到十三年前,凱斯特一世與皇后及女兒在出巡中,車隊遭遇不明勢力伏擊而失蹤,同時,捲土重來的軍隊鷹派則依靠忠誠的魔法兵團佔領了宮殿並殺死了留守王宮的兩位王子~第一魔法軍團團長,海森·馮·雷伊公爵則被推舉為並於政變幾天後加冕為王。

鴿派軍官被逮捕並褫奪軍銜,許多文官被調至邊疆或秘密處決,那次的清洗名單中甚至包括魔法教育體系中的一些高級職員及教會的高級教士。

然而周遭國家因為北方大戰的陰影仍然籠罩而選擇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及時干預,最終導致了現在的局面⋯⋯」

“是一個軍國主義國家嗎⋯⋯”
馬歇爾在心裡思考了一下。
「謝謝,我暫時沒有更多的問題。」

「茉莉小姐。」
下一個則換赫爾發問。
「我想了解與洛沃森方面的外交途徑,如果可以的話,我方希望能在第三國舉行會談。」

「關於那個的話,洛沃森目前只有在塔西亞大公國內擁有常設代表團,不過塔西亞地處內陸,無論是飛行或是陸路交通都非常不便,據我所知,洛沃森在莉絲塔妮亞王國首都也有一支非正式外交代表團隊。」
茉莉回答,然後又接著說道⋯⋯
「但我得先說,赫爾格下,您對洛沃森的外交態度可能會感到失望甚至憤怒,我曾經親眼見過洛沃森外交人員在會談中對著他國官員臉上吐口水過。」

「⋯⋯」
赫爾一下子無言了~吐口水在外交人員臉上?前所未聞。
「好的,謝謝。」

「那您的想法呢?茉莉小姐。」
多諾萬忽然瞥過頭問道。
「妳覺得我們應該要怎麼樣對待洛沃森呢?」

「嗯⋯⋯」
茉莉停頓了一下。
「我私心希望你們能夠幫助我的祖國,我當然期待明天你們就能夠明天就把百萬大軍送上我老家的灘頭上,但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各位畢竟是美國的官員,要先以美國的利益優先。」

「很好。」
羅斯福總統在聽完茉莉的一番話後,心裡已經拿捏好了⋯⋯
「我決定以外交途徑為主,國務院應該以最快的速度向莉絲塔妮亞派遣一支外交團隊並與洛沃森接觸,但同時,軍隊也得為最糟糕的狀況做好準備⋯⋯好,散會。」

「嗯,這麼快就結束了?」
多諾萬屁股都還沒坐熱呢⋯⋯

「天啊,威廉,你記得你遲到了一個半小時不。」
羅斯福總統拄著拐杖緩緩走向門口時還不忘調侃一句。

1941年12月7日 12:03美東時間
亞伯丁試驗場 馬里蘭州

「還好?」
李維諾夫輕拍了諾拉的背,諾拉累得連話都不想講,只是趴在木桌上~她在短短兩個半小時內被迫跑了五十圈400公尺訓練場,外加重複二十次的500公尺障礙跑道,仰臥起坐和伏地挺身更是做了無數次。

「哇喔!居然一點汗都沒留?」
「⋯⋯」
面對李維諾夫的驚奇發現,諾拉想說點什麼,但她實在無法爬起來。

「啊是偶門吼贖的赫眼。」
(那是我們種族的特點。)
諾拉臉直接貼在野餐木桌的桌面上,搞得整句話就沒一個標準的單詞。

「妳講話可以再不清楚一點。」
「偶赫累,付夯起來。」
(我很累,不想起來。)
「妳可以去挑午餐要吃什麼了喔。」
「⋯⋯啊呃呃呃。」
諾拉聽到了關鍵字,這才將臉緩緩抬起,伸著懶腰挺了挺身子。
「午餐有什麼。」

「妳先把剛剛第一句話說清楚我才會拿錢包。」
「吼~」
諾拉刻意露出了一副失望的表情。
「那句我是說“那是我們種族的特色”。」

「那是什麼意思。」
「午餐。」
「唉⋯好。」
過了幾分鐘,兩人選了午餐後才各自拿著托盤、慢慢走回了原本的室外座位上。

「妳剛剛說“我們種族”是什麼意思?」
「喔,對,你不知道⋯⋯」
諾拉將一條炸乳酪條放入嘴中,嚼了幾口吞下去後繼續說道。
「我不是人類,我是亞精靈,通常被人類稱為雪靈⋯欸你在幹嘛!?」

「我看看⋯⋯」
李維諾夫俯身向前撥開了諾拉側邊的頭髮,並仔細觀察了一番她的耳朵。

「精靈不都有那個嗎?」
他略顯滑稽地用手在自己耳朵旁揮了幾下。

「不是所有精靈都有尖耳好嗎!」
諾拉有些忿忿不平地說道。
「真是的,哼!」

「好啦,別生氣。」
李維諾夫微笑著。
「吶,烤牛排給妳。」

「好吧,就先原諒你。」
她快樂地將盤子向前一推,然後又提到⋯⋯
「如果哪一天你去莉絲塔妮亞,絕對不要跟當地人問尖耳的事情,不然你的臉半座城的人閃耳光都算是輕的。」

吃完午餐,諾拉又被韋貝爾拖去“魔鬼訓練”了~幸好下午的課程就不是體力活兒了,教的是操槍和射擊技巧⋯⋯

*稍晚 室內靶場

“碰!”
「齁齁~」
第一次按下扳機的那一秒,一股力量重重地打在了諾拉的肩膀上,雖然說是弓箭的替代品,但後座力可比弓要強得多~不過⋯⋯

「這玩意比魔杖還好用啊!」
她不可置信地看著遠處標示著800碼的人形標靶~那可是弓箭望塵莫及的射程啊,而且這桿步槍不需要蓄力拉弓,只需要扣下扳機、後拉槍栓,就可以輕鬆射出小巧的鐵塊⋯⋯

第一次操作槍枝的諾拉,嘴角止不住地上翹,像是檢驗古董般仔細地檢查著手中那把M1903斯普林菲爾德步槍~她專注於手中的武器,沒有注意到四五名士兵正遲疑地圍在她剛剛射擊的標靶旁。

“不是說她第一次打靶嗎?”
“五發全部正中紅心?這可是八百碼啊,我待了天殺的一整年都沒能那麼準。”
幾個人七嘴八舌地討論到~而在靶場的另一端,則是雙雙倚在牆邊聊天韋貝爾和李維諾夫。

「你早上說過,你爸要你別跟共產主義者握手不是嗎?」
「對。」
「你爸什麼來頭?你看起來不像是個紅脖子,更像是個南俄羅斯壯漢。」
「猜中了,他曾是效忠於沙皇的軍官,參加過一戰,據說還是第一批進入利沃夫的部隊,後來內戰爆發,怕被戰火波及,他急忙帶著妻子逃往沙里辛⋯⋯現在那裡叫什麼來著?」
「斯大林格勒。」
「真是個好大喜功的獨裁者啊⋯⋯總之,他們逃到沙里辛後又輾轉於東歐,因緣際會之下乘船來到了美國,最後在賓夕法尼亞落腳~因為赤匪害得他得逃離家鄉,所以才會這麼痛恨你們吧。」
「你爸很幸運呢,能夠來到這裡。」
「嗯?為什麼這麼說,我以為你⋯⋯你懂得,你是共產主義者,但這裡可是資本家的天堂啊。」
「我不喜歡資本家,但不代表我不喜歡民主,自己想想,起碼你們不會選出一個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城市的總統。」
「這倒是真的。」
「而且,以共產之名又誕生了多少慘劇呢⋯⋯你知道大饑荒嗎?」
「紐約時報否認的那樁?」
「哼!放屁!那群依附於莫斯科的“有用的白癡”只會欲蓋彌彰而已!33年,我從巴黎搭火車返回莫斯科時,我的火車就停在奧德薩!月台上幾百個骨瘦如柴的小孩拍著車窗向我乞討,然後幾個秘密警察過來把那群小孩從窗邊粗暴地拽走⋯⋯」
「天啊,我很抱歉。」
「唉⋯⋯嗯?你看那裡。」
李維諾夫忽然呆了一下,然後指向前方。
「她要幹嘛?」

兩個人疑惑地看著諾拉抱著另外三桿斯普林菲爾德步槍放在了桌子上,用兩隻手指輕輕劃過四桿步槍,然後嘴上喃喃了幾句~四桿步槍居然就憑空漂浮了起來!

“What the f⋯⋯”
兩個算是都能算見識淵博的人,看到這一幕都被驚掉了下巴,同在靶場的其他幾名士兵也被前所未見的景象震撼得一愣一愣。

1941年12月7日 19:20 冰島時間
雷克雅維克港 冰島

「哇喔,這東西!」
馬里恩·因格斯少將盯著停在海面上的加州飛翦號空艇~泛美航空的總裁在聽說了政府的決議後就非常“熱心”地又租出了一架飛翦號空艇。

一條木碼頭棧道延伸至飛翦號的艙門,數十名工人正在將一箱箱的貨物搬入艙內~不知道那些是什麼,在木棧道旁一個平台,數十名海軍陸戰隊士兵正整齊劃一地坐在地上,看起來是準備要登機。

「您好,是因格斯少將嗎?」
一名操著一口新英格蘭口音的男子從背後叫了馬里恩一聲。
「我是林肯·麥克維。」

「你就是那位大使嗎?」
他回頭打量了下男子~大約四十五十歲,可能比自己年老一些,是個慈眉善目的中壯年大叔⋯⋯

「是的。」
兩人握了握手。
「那你就是我的翻譯了對吧。」
「沒錯。」
「希望接下來合作愉快。」
「我也是。」


####################################

我最近在網站上亂逛的時候發現了這篇魔劣同人文,我覺得還蠻有趣的~作者把魔劣世界觀裡的台灣拿來創作,各位有興趣可以去看看~

創作回應

a2310395
要處理那些不想合作的蘇聯間諜也很簡單,通通請去阿拉斯加種松樹(對照蘇聯的"去西伯利亞種地瓜"),而且阿拉斯加以前也是俄國的,說不定那些蘇聯間諜會過得很愉快呢
2022-06-18 13:05:35
物理被當的我
這樣還不夠American bureaucracy
2022-06-18 21:43:11
大大
那架加州飛剪號不會已經環遊異世界一圈繞回來了吧
2022-06-18 20:40:33
物理被當的我
泛美航空當時有十二艘飛翦號,包括之前出現的狄克西飛翦號和這一章的加州飛翦號。
2022-06-18 21:42:03
大大
當時意外環遊世界的那架飛翦就是加州飛翦號,不是其他的飛翦號
2022-06-18 21:45:33
物理被當的我
喔對,原訂12月3號飛離珍珠港,珍珠港事件當天正在太平洋上的那一架~我剛剛才發現。
2022-06-18 22:38:08
yo860107
何時更新?
2022-07-13 19:12:51
物理被當的我
預計星期五或六更新一章,然後下星期開始出幾支支線劇情和把前幾章的文辭潤過。
2022-07-13 21:42: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