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100──無勇之大秦(三十二)

火火 | 2022-06-17 22:47:45 | 巴幣 0 | 人氣 31



  100.無勇之大秦(三十二)

  大概是沒遇過有人膽敢公開跟他們作對,領頭的氣得滿面通紅,店內有幾個年輕人肩膀抖動,似乎正在拼命憋笑。
  那領頭的氣急敗壞,對李舟吼道:「你這臭小鬼!」他從懷裡掏出一把火銃,衝著李舟連開了三槍。
  店內驚叫四起,客人們連滾帶爬衝出了店,逃命去了。
  「喂!」小二子夾的肉片在驚慌的人群中被撞掉了,本來好心來給警告的小二撞歪了桌子,連帶著一整鍋火鍋全都灑了,還是小二子眼疾手快,一把將南宮彥扯到一邊才沒被燙傷。
  領頭的冷冷地瞥了小二子一眼,小二子才不怕他,怒喊道:「你這人怎麼回事,還能不能好好吃飯了!」
  馬凡看著已經人去樓空的店,又看了看已經倒了一地的人,這事恐怕不能善了了,不禁有點頭痛。
  好像又給慕容蘭添麻煩了……
  「有意見?」領頭的用看死人的眼神看著小二子,衝著對方連開幾槍,小二子眼睛一瞇,射出的子彈居然在半空中就消失了。
  「廢話!」小二子憤憤道,「打擾我吃飯,罪該萬死!」他的手一抬,之前那把長槍立刻出現在他掌心,他將長槍翻了個幾圈,矛頭往領頭的一指,尖端冒出了一簇火焰。
  「你、你你你……」方才還氣焰囂張的人此刻居然結巴了,「王都內沒有許可不能使用異稟!你這是違法!」
  馬凡白眼一翻,真是做賊喊抓賊,這些人……他眼睛一瞥,那個輕薄女子,此刻已經被李舟踹昏,長得滿面橫肉的傢伙手臂上有個刺青,刺了個曹。
  這人誰啊?
  忽然,許多畫面在馬凡眼前爆了開來,領頭的人叫曹劍,跟輕薄女子的一夥人是同伴,現在躺地口吐白沫的人叫陳志,旁邊跟著的那個叫劉繼濤,這兩人曾經猥褻過不少良家婦女,也姦殺過不少丫鬟,後來全都是賠錢了事,有的時候碰上骨頭硬的姑娘,還會極盡侮辱之事後再棄屍,碰上來討要說法的,一律賠錢了事,賤籍的話那更是壓根不賠,還會反過來討醫藥費。
  也有人告狀,但是全都被這個領頭的曹劍給壓下來了,這人的父親是楊家手下的一員大將,管著水路,做點水產買賣,許多人的漁田被強佔,敢怒不敢言。
  最近的一樁事件是陳志帶著劉繼濤尋歡作樂後,在街上碰到四個漂亮姑娘,說街上也不對,那是人家家的後花園,他們是聽到聲音硬闖的。他們幾人闖進去後,調戲姑娘,遭遇抵抗,反手就將人踹倒在地,掄著拳頭又打又砸,直到四名姑娘差點嚥氣,這才風流了一把後拍拍屁股走人,離去前還不忘嘲笑她們敬酒不吃吃罰酒。
  後來那四名姑娘不堪受辱,又加上傷勢過重,沒幾天就仙去了。
  馬凡愣在當場,看著幾人的眼神也變暗了。
  幸虧剛剛那兩個姑娘跑得快,不然悲劇重演,自己還袖手旁觀的話,那也太不做個人了。
  「違法不違法,輪不到你說。」馬凡冷冷道,「聽說你是楊家的人,正好,楊全公子對我相當賞識,三番兩次邀請我去楊家作客,我得問問他手下是否全都是你這種德性,跟卑劣人渣為伍,表示自己的水準也差不多。既然如此……」
  「楊公子賞識你?」曹劍額頭冷汗都冒出來了,他現在聽說的就那麼一位,而且還是慕容蘭眼前的紅人,異稟是通曉天下用語,麻煩得很。
  曹劍環顧四周,已經沒有人其他人了,乾脆就對馬凡露出真面目,換上一副可親的面孔:「原來是吳公子,有眼不識泰山。」
  這變臉速度之快,叫人嘆為觀止。
  馬凡很想自己上去多揍幾拳。
  「您剛剛說是這幾人輕薄姑娘是吧?」曹劍搓著手媚笑著,「但是我來的時候也沒看見一個姑娘家,這委實不太好辦啊……小的有個建議,不如您跟您朋友一起來衙門一趟,小的去找個姑娘來指認他們,這樣,您既有了見義勇為的好名聲,小的辦事也方便。」
  曹劍在他自報家門不到一秒就確認了地位尊卑,對著自己阿諛奉承,馬凡相當想吐。
  「嘔——」李舟已經吐了。
  曹劍面色不改,依然笑盈盈地看著他,彷彿篤定馬凡一定會接納他的建議。
  照他來看,有錢有勢的人就只會追逐好名聲了,而他提供的又是對雙方都不錯的買賣,可謂是雙贏,沒道理不接受。
  可偏偏馬凡就不想接受。
  雖然畫面很短暫,可是被陳志一行人折辱過的女子多不勝數,死狀也都相當悽慘,就算是賤籍也不應該這樣糟蹋。而他們之所以變本加厲越來越肆無忌憚,完全就是因為有曹劍在背後保駕護航。
  「哥哥?」李舟抹了抹嘴巴,嫌惡地看著媚笑的曹劍,「我可不可以連他一起揍昏兒?」
  他本能地就是想把他們一拳撂倒,眼不見心不煩。
  馬凡倒是佩服李舟的直率,可能年紀小,做事沒那麼多顧忌,不像自己總是會想太多。
  比如現在,曹劍提出的方法確實是最快最迅速的,可是這裡面有個大問題,那就是找人做偽證。
  不論這樣是否可以平民憤,在法庭上說謊造成的後果,可不像孩子跟母親撒謊去唸書但實際去網吧打遊戲那樣,挨幾頓揍就結束了。
  可是不接受,他好像又沒其他辦法……
  咦?
  等等,他幹麻要照著曹劍的思路走?
  「南宮彥公子,麻煩您跟小二子出庭作證,李隆是見這幾人輕薄姑娘才出手的。」馬凡對角落的南宮彥懇切地說,「我跟李隆會去衙門陳述事實經過,希望您可以幫忙找到剛剛那兩位姑娘,請她們出庭作證。」
  「咦?」被突然點名的南宮彥愣了下,他感覺馬凡一開始是想息事寧人的,怎麼多看了倒地的陳志幾眼後就改變主意了?
  他不禁也多看了幾眼,除了越看越礙眼以外真沒看出什麼。
  「找人很簡單啊。」小二子忽然說,「剛剛跑出去那兩女的就在隔壁而已,沒走遠。」
  「忘記你這變態聽力兒。」李舟撇嘴,「哥哥,我也感覺她們就在附近而已。」只不過不像小二子聽得這麼準確,可以明確指出在隔壁。
  不過想想也是,兩個姑娘腳程能有多快。
  曹劍的笑容有點掛不住,他本想扣著做偽證這個把柄的,見馬凡不上當,又有兩小孩直接把證人找了出來,很快又堆上笑容:「既然如此,那小的這就去請那兩位姑娘過來走一趟衙門,將事情交代清楚。」
  「小二子,你有辦法在這裡聽到隔壁的說話聲嗎?」
  「有啊,但是我沒怎麼在聽。」小二子看著滿桌狼藉,還在心痛他尚未放進嘴裡的肉。
  「仔細聽。」馬凡冷冷看著曹劍,「我怕這人威脅人家姑娘不得出庭指證,反倒栽贓我們,潑我們黑水後再反過來跟我們說他能處理,要脅好處。」
  見他剛剛聽到南宮彥的名字也不為所動的狀況來看,南宮彥沒有說謊,這些人背靠著楊家還真不把南宮家瞧在眼裡。
  對付這種人都必須多留個心眼。
  被戳穿心思的曹劍咬了咬牙,表面還是堆笑:「吳公子真的想太多了,不放心的話,跟著小的走一趟便是。帶上所有人都無妨。」
  「那不是讓人跑了嗎?」小二子指了指陳志跟劉繼濤,「聽他們的呼吸已經醒了。」
  在曹劍還來不及暗罵小二子的聽力壞事的時候,李舟已經又一拳下去了。
  「現在呢?」李舟問。
  小二子聳肩:「又昏了。」
  「那哥哥,我們去隔壁找人兒。」李舟轉頭對馬凡說,「反正這麼多人,他一個人也搬不走。」
  「小二子能幫忙看著嗎?」馬凡問道。
  小二子還在心疼肉。
  「回去再讓人做三份給你。」一直想要息事寧人的南宮彥見連馬凡都似乎要追究到底的架式,只好幫著誘哄小二子,「幫個忙。」
  小二子笑顏逐開,長槍往地上一插,立刻形成一圈火圈將幾人團團圍住,溫度高得燙人,若是想要強行突破,不靠異稟是沒有辦法的,碰到火的當下就會變成烤串。
  辦完事的小二子得意地抬起下巴,睨了南宮彥一眼,頗有快點誇獎我的邀功意思。
  「你把自己人也給圈住了算啥兒?」李舟無言道,他跟馬凡一起被困在火圈裡啦!
  火圈在李舟的吐槽聲下開了道口,兩人安然無恙地從那道口走出去了。
  見馬凡跟李舟都跟沒事的人一樣,南宮彥不禁鬱悶,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太弱不禁風了,他好熱啊!
  斗大的汗珠源源不絕地滑落在地,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虛胖,得除濕了。
  留在原地的曹劍面色猙獰,想要抓南宮彥當人質的時候,殺氣才出,自己本來感覺灼熱的身體忽然一涼。
  那種透心入骨的冰冷寒意,連靈魂都為之凍結碎裂的感覺,只有在與死神擦肩時才有。
  「小二子!」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