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卷四第三章:人類陰謀(一)

歷史謎團 | 2022-06-17 21:41:03 | 巴幣 1232 | 人氣 218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最近有收到好幾千的巴幣,非常感謝。我有注意到喔QQ!!!

如果有在追文的讀者,請放心。獅醬的後宮故事第一部已經完稿了,卷四將會為小獅子王子的故事做個小結/嶄新的開始。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卷四第四章:來自人類王國的陰謀(一)

***


一個月後,亞諾什再次現身於我的眼前。

這已經是他第三次造訪〈白城〉了。

我還記得,當初他是在剛入冬的時候來訪的。十二月初的〈白城〉就已經十分寒冷,而他帶來的消息更讓我感到心寒。

至於等待聖瑪利王國回覆的這段日子,嚴寒天氣從未間斷,甚至偶爾還能看見河面上有大塊浮冰往下游漂流,徹底反映出我降到冰點的心情,正不斷向著更下處沉入河底深處。

如今時至三月,雪基本上已經停了。照理講春天應當快要降臨,氣溫也會回暖一點嘛......大錯特錯!這裡的天氣還是一樣寒冷,並且聖瑪利王國帶來的麻煩仍在持續糾纏著我!

「亞諾什!」

「是的,殿下!」

位於城堡的會議室內,當我拍桌並向亞諾什拋出怒吼的時候,他趕忙低下頭來避開我憤怒的目光。

「我問你,為什麼聖瑪利王國和我之間的協議會漏餡出去?」

「我不清楚殿下您在說什麼......」

「現在〈白城〉大街小巷都在談論我可能會帶兵撤離此地,我很想知道這個秘密協議是如何傳入眾人耳裡的!」

「殿下,我每次來訪〈白城〉的時間都不超過兩周。而且當我暫居於您的城堡時,您的守衛將我看顧得緊緊的,我幾乎一整天的時間都待在城堡內,根本沒有機會接觸過一般平民。」

「確實如此......」

「或許有誰不小心說出去的了?」

「我才沒有跟其他人說嘞!目前知道聖瑪利王國提出這項協議的人,只有你、我,以及奧——」

剛剛喊到嘴邊的名字硬生生卡住我的喉嚨。

「奧絲雅小姐嗎?」

「她、她幹嘛瞞著我去散播消息啊!」我顯得有點氣急敗壞。「你勸你別亂說話!」

「請原諒我的無禮,殿下。我只是在想奧絲雅小姐找其他人討論時,有意無意將這事散播出去了?」

亞諾什他的表情看起來極為誠懇,一點都不像是裝出來的。

「這——」

「不過仔細一想,這不失為一個好時機。」亞諾什一邊低頭思考,一邊說著:「既然本地人多少有些心理準備,撤離時不會引起過大的騷動。就不知道王子殿下您考慮得如何?」

亞諾什這番話可正中下懷;如同眼前這名人類所說,我能夠拋下這塊燙手山芋,還能得到聖瑪利王國的好處。這下子豈不一舉兩得嗎?

就在這個時候,奧絲雅曾經說過的話忽然在我耳邊響起。

『說到底你現在就是〈白城〉的領主,本來就是要由你來做啊!不管人類使者說了什麼,你最後的決定又是什麼,現在的你都得給我好好加油啦!』

「那麼,亞諾什,你認為呢?」

「咦?」

「你覺得我該不該離開〈白城〉?」我問他。

亞諾什盯著我一會,然後開朗地笑出來:「噗哈哈哈哈哈,您還真是一位有趣的王子。」我從他的笑聲中感受不到絲毫嘲諷的意味。

「我是認真的。」

「那麼我就認真回答您,殿下。身為聖瑪利王國的使者、身為人類使者,我希望您立即從這個地方滾蛋。」

亞諾什的用詞直白不諱,甚至有一點粗魯,不像純正貴族般文謅謅的調調,卻要比他先前任何一句話還要來得真實與真誠。

「假如以一個普通的旁觀者來看呢?」我再問他。

「一開始的時候,我還真不曉得您會怎麼做。聖瑪利王國的邊境每年確實有野獸人......大多為人馬族......到處俘虜地方仕紳以高價讓人贖回,更多的是抓捕落單的農民並將他們賣到野獸人的領土。」

我點點頭,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從小到大我就聽遍了所有關於野獸人對人類的種種種暴行,人類俘虜排成不見頭尾的人龍等駭人故事......如今獸族帝國大舉攻城掠地,我怎能不往最壞的方式計劃呢。」

「其實在進駐〈白城〉之前,我也覺得居住於邊境的人類是一群又髒又臭,又捉摸不定的物種。」

我和亞諾什相視而笑。

「至今我仍對野獸人一知半解,你們依舊是群可怖又野蠻的野獸。」亞諾什邊說邊看向我:「但你......野獸人帝國的第五王子......無論出於什麼理由,本地人似乎過得挺不錯的。如此看來,您沒什麼需要離開的理由。」

「要不是有奧絲雅和海倫娜的鼎力相助,我一個人不可能辦得到。她們都是我重要的母獅,我重要獅群的成員。」我說。

「這兩名重要的嗯......母獅也不願離開此地,對吧?想必對她們而言,〈白城〉是個意義重大的地方。」

「是的。」我坦承道。

「那我認為,其實殿下您的內心早有覺悟,只是......也許是您歷練尚淺,所以一時難以察覺罷了。」

就在這個時候,吉莎曾經說過的話忽然在我耳邊響起。

『殿下,您不僅要筆直正視眼前的困境,也要直視自己的真心。只要做好這兩件事,您便能夠應付任何難題;相對的,奧絲雅閣下當然也是如此。』

我低頭沉思一下,接著重新抬起頭直視亞諾什。

「當初確實是我父王攻下〈白城〉的,但之後我盡可能善待本地人類,絞盡腦汁不讓他們受到更大的傷害。你就不能幫我向王國議會美言幾句嗎?」

「哈哈,就算我說破了嘴,王國議會那群人絕對不會相信我。」

「也是......」我撇了撇嘴,接著問他:「那你怎麼對我的態度就不一樣了?」

「因為我並非純正貴族。別忘了,殿下。我僅僅是個比較受歡迎的小貴族,我也是付出許多代價才取得現在的地位。我相信在不違背自身核心理念的情況下,適度有彈性的改變將有利於生存。這就是我的信條。呵呵,希望殿下不會認為我是個見風轉舵的傢伙。」

「我不會這麼想啦。」我猛搖頭說:「我不懂什麼大道理,但我認為一個人......或一名獸族......之所以努力改變並不僅是為了取悅他人,更不能強迫他人改變。」

「哦?」亞諾什抬起眉毛。

「獸族的祖先是野獸,我們從未否認過這點。如今我們變成......嗯,現在這副模樣,不僅是因為能在這世界生存下去,還能藉由這樣的形態保護同族,甚至是全體獸族。同理,我認為改變這件事不該是為了迎合某個人、某個團體或某個規則不可,而是能夠幫到身邊的人。這不是件很棒的事嗎?嘿嘿~」

「原來如此......我瞭解了,殿下。」

亞諾什從椅子上起身,見狀後我也站起身子。都談了這麼久,看來今天我和聖瑪莉王國間的問題總算有個結論了。

「那麼,我這就去處理回覆聖瑪利王國議會的回信。不過我相信我的回答將是——」

「啊,對了對了!我差點忘記告訴殿下一個好消息。」

話鋒一轉,亞諾什忽然打斷我的句子,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這次並非空手而來。」他說。

「啥?你的意思是......?」我一臉傻樣回問。

「我這回特地帶來一些來自聖瑪利王國的伴手禮給您。王國議會希望能先釋出一點好意,藉此說服您帶兵離開〈白城〉喲。我相信殿下一定會喜歡的。」

「哎?咦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

總覺得剛才的對話擺明就要得出某一個結論了,怎麼亞諾什又把情勢複雜化啦!

***

當我氣喘吁吁跑到城堡大門口的時候,我看見吉莎和其他僕役們正在清點五台用來載貨的四輪馬車。

馬車內裝滿了各式各樣適合存放的乾糧——雖然並非價值連的黃金或寶石,份量也不足以提供給所有人民。不過對於正處於冬季的領地來說仍然是極其珍貴的東西。

「吉莎,這些馬車難不成是......」

「哎呀,您總算來了。」吉莎一如往常的冷淡:「那名人類使者帶來些不錯的伴手禮,剛好可以填補我們一點糧食。」

「等等等等!」我打斷她:「妳有徹底檢查過嗎?」

「當然了,您以為我是誰?我可是人稱『聰敏絕頂可靠如山的超可愛女僕』吉莎。怎麼會忘記檢查外來者的貨物呢?」

「妳的暱稱是不是變長了?」

「那是殿下的錯覺,反而是您的暱稱變長了才對。」

「那是什麼?」

「從『媽寶獅』變成『優柔寡斷人云亦云的媽寶獅』。」

「為啥我的暱稱就這麼負面啊!」

「請您捏著自己的肉球,並且好好回想一下自己是不是這種雄獅。」

「呃、嗯......」

我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因為我知道絕對辯不過吉莎。

「也就是說,這些馬車皆是在城門口檢查之後,才駛入〈白城〉的囉?」我問她。

「這不是必然的嗎?」

「這麼一來,它們在抵達城堡前會先穿越過下城區的街道,然後才駛上位在山丘上的〈白城〉城堡。所有〈白城〉居民鐵定全看見了人類使者帶著一大堆東西過來我這兒!」

「啊,這麼一說確實如此。」

「完蛋啦,他們鐵定開始亂傳一大堆有的沒的謠言!」我雙手抱頭,心中大喊不妙。「聖瑪利王國那些傢伙,究竟是要給我找多少麻煩才甘心!」

「那名人類使者現在在哪?」吉莎問我。

「喔他呀,他正在和奧絲雅談話。」我說。

「您就這麼放任他們兩個獨處?您不怕他們倆背著您暗地謀劃些什麼嗎?」

「她才不會這麼做嘞!」我想也沒想就馬上出口反駁:「奧絲雅本來就很想知道聖瑪利王國那頭的現況,而且身為母獅的她應該要有更多隱私才對。」

「殿下,請您認清一件事實,奧絲雅至今依然不是您真正的母獅。」

「那到底什麼樣才是真正的雄獅、真正的母獅?類似的話妳以前就說過很多遍了。」

「屆時等到時機成熟,殿下自會明白其中的含意。畢竟我對您進行過充分的訓練。」

「妳還是這麼嘴硬啊......」

儘管這段對話莫名地結束了,但吉莎的話語仍舊讓我感到一絲擔憂。










待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感謝大家繼續閱讀。

無論如何,還是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鴞吉
獅:「阿諾,我好難過呀!這領主怎麼當得跟畜生似的?」

阿:「在白城領民眼裡,你是個領主。而在那些王國貴族眼中,你就是個跪著搖尾巴的畜生。」
「就看殿下是想站著喝西北風,還是想趴著向王國掙錢。」

獅:「我想站著,又掙錢」

獅醬張開手展示肉球,試問使者此法是否可行,使者表示「能,在王國要趴著」
獅醬又指了指襠部試問使者,使者表示「可,在帝國能站著」
於是獅醬用肉球捧著襠部,再試問一次使者,使者頓時肅然起敬
2022-06-17 22:18:02
歷史謎團
幹XD太好笑了拉
看到這一整個留言 完全爆笑XDDDDDD
2022-06-18 18:51:05
戒子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用心的創作作品是需要被支持的
2022-06-18 01:11:57
歷史謎團
戒子QQQQQ感動啊
2022-06-18 18:51:14
歷史謎團
真心覺得認真創作幾乎沒啥意義了 哀
2022-06-18 18:51:32
白煌羽
讚讚
2022-06-18 12:52:23
歷史謎團
謝謝^^
2022-06-18 18:50:2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