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二三八

黑霧 | 2022-06-17 08:57:31 | 巴幣 16 | 人氣 60


  九月中旬。

  距離「雷光作戰」戰果新聞發佈會過了兩周,社會從最初單方面接收「敵策局」的訊息,經過消化後演變至激烈討論,到現在漸漸變得只剩下自媒體、娛樂媒體與名嘴等等拿來充當話題,由輿論變成「娛論」。

  不論是外星生物入侵地球,還是人類失去了一片土地的統治權,實際上已經過了超過一年,哪怕這些事情是現在進行式,要叫「大部份」人持續關注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畢竟從生活的層面來說,除了「第一城」周邊地區外,其他地方的人其實沒有什麼改變,仍是過著一成不變的上班上課日子,與其說是漠然,倒不如說已經過了這麼久,自然而然相信明天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這樣一說,以地球七十億人口作為基數,自然屬於「小部份」的原「第一城」周邊地區居民,則是切身遭遇了巨大變故,不論是站在出生的家鄉還是長大與生活的地方這些角度,他們理所當然會比其他人更為關注敵人的事態。

  金錢能解決生物層面的問題,卻未必能安撫心理上的傷痛甚至是障礙。補助或者賠償之多,至少確保這些原居民在新地方生活不會有任何經濟上的困難,況且除了直接的金錢外,支援新生活的政策想當然也一併備妥,但能夠做到的終歸也就這些而已。

  「不過就是搬到別的地方生活,就能得到鉅額賠償,生活一切所需有政府設立的專責部門支援,根本是賺到了吧。」網路上也有人——或者該說為數不少的人,說不定真的是打從心底羨慕那些失去家鄉與居住地的受害者。

  就像「白樺初中屠殺案」有人支持殺人犯,甚至封殺人犯為「血腥女王」,頌揚其反抗欺凌者的英勇。

  誰對?誰錯?非切身之痛,那些人沒同理心?似乎也不是這麼一面倒,事實上在失去家園的受害者之中,有一部份愉快地拿著大概一輩子都賺不到的錢以及良好的居住環境,展開了始料未及的美好新人生。

  這種事情總不可能一個個找出來問,甚至也有人認為這確實算是恩惠的同時,也視失去為無法磨滅的傷痛,可謂有多少個人就有多少種想法,更何況得了便宜的人不一定會大肆宣揚,可受害者較多會大聲呼喊,不一定是為了爭取更多利益或者想要得到同情,就只是人類情感上需要宣洩的自然之舉。

  相同的經歷與類近的感情可謂最容易叫人產生共鳴,有所共鳴則容易聚在一起,即使他們有著近似的地方,但確切的想法,又或者該說聚在一起的動機亦不盡相同,這就是人類社會與組織。

  如此聚集起來的這群人,或許長久以來身為受害者卻被人說成既得利益者,又或許一直等待國際協議組織「敵策局」的大規模軍事行動能夠收回失地,因為種種原因積攢下來的壓力,在沒有得到丁點肉眼可見的實際成果卻宣稱人類一大勝利的發佈會後,難免惹來了一波爆發。

  在各座安置受災民眾的城市中,受害者們「自發性」地組織了一場示威遊行,矛頭直至「敵策局」的無能,訴求卻是千奇百怪,既有彷彿看透世事般批判「敵策局」只是一個巨型實驗場的幌子不要再打假戰,亦有要求立即把敵人趕出地球,更甚是開放市民監察或者要求建立由他們人民組成的組織來監督等等。

  每一座接納了這些難民的城市有好幾千,甚至上萬人走到街上,聽起來好像不多,可要是近乎所有參與收容計劃的城市都有遊行呢?敵人佔領的區域足有一點五個日本那麼大,可想而知難民到底有多少,而又得分配到多少座城市才能容納如此龐大數量的難民,粗略估算這一次遊行的人數至少達到七位數。

  假若只是這樣的話,感覺上似乎還好吧?只要警察維持遊行秩序,而這群受害者也僅是希望以雙腳來發聲的話,終究就只是一場規模有點大的遊行罷了。

  可是,在同一時間,在相同的地點,有另一群人盯上了這場遊行。

  假若說網上那些「賺了論」是近乎於風涼話,那麼這群人則是抱持著相對有力的立場去譴責那些受害者——各座收納了難民的城市原市民。

  即使已經盡了最大努力把受害者分散到不同城市中,然而災害的範圍實在太大以致受災人數太多,一下子湧入的人口所造成的社會問題某程度上來說可謂造成了二次災害。

  只從生活層面來考量就可以想像是怎樣的災難了,首先是居住的地方,緊接著生活所需的物資,以及交通運輸甚至是醫療等等,這些社會資源本來就是因應居住人口而仔細規劃,人口一下子暴增自然會導致相關資源緊張。

  假若是以收容難民的一般標準來看,其實還不至於造成重大問題,儘管很難說一座健康的城市能收納大量難民,但也不至於直接叫這個規劃好的系統在短期內崩潰。

  沒錯,假若以一般標準的話,然而這次是以大幅超越難民——不是從支援與救援,而是混合賠償性質的標準來照顧那些災民,政策給予的已經難以單純稱之為照顧,實在屬於優待的程度,如此一來惹起當地市民的反感絕對不難想像。

  自己的生活無辜受到影響便足以叫人氣憤,再加上本應多多少少花在自己身上的資源卻一下子都集中到那些「外來者」身上,在不快甚至是憤怒的情緒底下,才不會有人去區分那些金錢到底是來自國際援助金還是自己的稅金。

  要是那些「外來者」默不作聲就算了,可在「別人的土地」上拿盡好處卻又「鬧事」,滿腹悶氣的當地人這次忍無可忍,既然對方在事前大肆宣傳示威行動,他們這一邊也決定跟著上街表達自己的想法。

  看著事態發展至此,「敵策局」——準確來說是「敵策局」的高層絕對無法獨善其身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