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二創小說】【Lady Crescent】-84.Separation.分歧的道路

時野理奈.りな | 2022-06-14 20:36:22 | 巴幣 262 | 人氣 134

連載中Lady Crescent
資料夾簡介
我的第一篇長篇作品。 參考2008年的日本特攝劇「假面騎士KIVA」的世界觀及設定而創作的衍生小說。

面對紅渡突如其來的稱王宣言,身為主教清水綾聽到之後隨即大為震驚,她化作一陣蝴蝶迅速飛到紅渡所在的台階下方,再變回人形,以不可置信之表情質問端坐於王座之上的紅渡道:

「姊妹,妳的頭腦糊塗了嗎…?妳知不知道這樣會帶給我們吸血鬼一族多大的麻煩!?就算妳流有女王之血,在現今的國王仍在位的情況下,妳這樣的行為等同是叛變!」

綾妹妹…。」

坐在王座上的紅渡又乍然站起,並抽出原先插於台階上那把閃耀著七彩虹光的魔皇劍,毫不猶豫地以劍鋒對上了清水綾的臉,嚴肅地反問道:

「我所持有的魔皇劍新月之鎧,不足以證明我具有生而為王的價值嗎…?」

「這話可不能這樣說!就算妳擁有先代王的證明,但那畢竟是過去式!銳牙大人真夜大人的輝煌時代早已結束,當今的掌權者是太牙,沒有任何人會承認妳這個王的!妳將會被董事會那群人以叛族者處分,妳和太牙好不容易找回的關係也會立刻決裂,妳真的希望見到那樣的未來?」

即使被紅渡舉起魔皇劍這種充滿挑釁意味的動作給威脅,清水綾仍然沒有動搖自己的立場。

吸血鬼一族的宗旨就是力量至上,唯有強大之人才得以支配一切!如果董事會那群早已一腳踏入棺材的老幹部們對我有意見,那我隨時欣然接受他們的挑戰…,至於太牙嗎…擁有像我這樣優秀的小妹,應該是他的榮幸吧?」

紅渡的態度轉變實在是太快,彷彿就是變換成另一個人格一般,令清水綾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做出正確的應對,任憑肅殺之氣與無語靜默佔據了整個王座之間

「……。」

「這是妳教我的…在我眼睜睜看著靜希人類之子被邪惡的同胞凌虐到遍體鱗傷、生不如死的時候,妳正是這樣跟我說的…。」

少女甚至連對曾經最親近、將自己初吻獻給對方也在所不惜的靜希使用如此疏遠的形容詞,已經深刻地證明她捨棄人類身分的決心。

(爸爸…應該不希望我成為吧…但是…對不起…我已經有自己的考量…而且這是為了保護媽媽…。)

「我了解了…是我低估了妳的野心。殊不知…其實妳也是我們的一員…。」

沒有在猶豫與思考上浪費太多的時間,清水綾靜靜地閉上眼睛,接著在被紅渡舉起的魔皇劍面前跪下了身子,向少女獻上自己的忠心:

「我,布蘭雪(Blanche),將一心一意奉獻予您…隨時靜候您的差遣…。」

「看來是獲得妳的認可了呢…綾妹妹。」

看見就連主教也不得不妥協、臣服在自己面前的紅渡,露出了一抹意義深遠的微笑,。

「不會吧…大小姐…居然…。」

雖然已是深夜,聽見風聲的日間管家夏樹立刻從侍女房之中奪門而出,趕到王座之間的門口一探究竟,當她親眼見到清水綾紅渡的面前俯首稱臣的景象時,便不管自己的身分,朝著兩人的位置大聲斥責道:

綾大人!您這可是對當今陛下與銳牙大人的大不敬!不管大小姐再怎麼優秀,她身上可是流著卑劣的人族之血!」

管家…這裡應該沒有妳說話的餘地。」

夏樹的阻擋與毫無保留的仗義執言引來清水綾的憤怒,只見清水綾緩緩站起身子,轉向夏樹所在的方向,雙眼直直怒視著站在台階底下的她,一雙薄霧藤色的眼瞳逐漸化為鮮紅,斑痕浮上她的臉頰,接著虛幻如煙霧的紫色靈氣纏繞上她的身軀。

「以為有太牙大人當靠山就能為所欲為?看來是時候該給妳一些教訓!」

長期在王城之中負責管家職位的夏樹又怎麼是主教的對手?兩人的戰力當場就分出高低,夏樹釋放出來的靈氣震懾住而無法動彈,見到此狀的,不疾不徐地將左手上的蕾絲手套取下,接著紫紅色的衝擊波便從她手背上的主教紋章之中射出,朝向夏樹的身軀奔襲而去。

「…!」

「嗚哇啊啊啊…!」

被一波接著一波的紫紅色衝擊波擊中全身的夏樹沒來得及支撐多久就跪倒在地,清水綾也並沒有想置她於死地的意思,她見台階下方的灰髮女人已沒有說話的力氣之後,便即刻收手。

「嗚呃!咳…咳咳!」

夏樹的身上不斷冒出白煙,一身西裝也變得殘破不堪,她一臉痛苦,不斷地朝地面咳出黑濁的血液。

感應到主教心中那股憤怒情緒的下人們,也自動自發地來到王座之間前方,準備做後續的善後工作。

「管家失態了,把她帶下去。」

「是。」

侍女們井然有序地舉起夏樹的雙手與雙腳,將狼狽的她抬離王座之間,被侍女們強行帶走的夏樹此時抬起頭來,朝著紅渡的方向說道:

大小姐…妳居然將陛下待妳的好一一踩在腳底下糟蹋…這世上怎麼有妳這種忘恩負義的妹妹!」

夏樹紅渡兇狠地顯露出她的獠牙與斑痕,一雙眼瞳從藍綠色化為鮮紅色。不過即使聽見夏樹的強力指控,紅渡也只是冷眼旁觀,雙眼緊閉,端莊地坐在王座上一語不發。

自己會與人類之道漸行漸遠,不就是登太牙要求夏樹在自己的飲食內動了手腳,有意無意、日以繼夜地倒「花果茶」給自己喝才會變成這樣的嗎?現在這種情況可不是比誰講話大聲就會贏的。

「我沒有辜負太牙…是他先負了我,其餘我不想解釋太多,妳自己好好想想吧。若妳還有不滿的話…等妳療完傷,再來跟我一決高下,夏樹…我等著妳。」

目送侍女們走遠之後,清水綾這才出聲詢問紅渡方才話語之中暗藏的意思:

「姊妹,妳剛剛說…太牙負了妳…?」

「那只是一個讓夏樹暫時閉嘴的藉口而已…沒什麼。」

清水綾畢竟曾經是登太牙最貼身、最親近的心腹,少女不過是勸說了幾句便投誠必定事有蹊蹺。

即使她願意效忠自己,還對太牙身邊的夏樹施以酷刑,那也不能確保她沒有二心,需要耐心等到確定真的加入了自己的陣營之後,再告訴她那些真澄告訴自己的真相,此事還需從長計議。

自己到底是從何時開始變得如此無情且冷漠?坐在高聳王座之上的紅渡,此時也不禁為自己不再像從前那般單純的心思感到可怕,而且,鈴木零的死也充滿疑點,他具有僅以深潛者的型態就與銀月騎士平分秋色的實力,還蘊藏著能夠掀起滔天巨浪的可怕力量,怎麼會莫名其妙地就陣亡了呢?

因為害怕自己的真實身分曝光,在駒澤公園看著登太牙活生生地擄走,那場離別已是大錯。


這次少女並沒有相信兄長的謊言,她確信鈴木零一定還好好地活在某個地方,她要去把那位使她一見傾心的少年郎給找出來,那怕是遠在天邊,她也要堅持到底。

紅渡從王座上站起,用魔皇劍畫出一道新月魔法陣,接著身影就消失在魔法陣的深處。



「嗯?Bloody Rose看起來是不是比昨天還舊了許多…?」

時間倒回一小時前,太陽還未下沉的傍晚時分就從醫院和奇巴特一齊離開的真夜,看著玻璃櫥櫃內的Bloody Rose疑惑地思考著。

仔細一瞧,Bloody Rose上的清漆失去原先應有的光澤,讓胡桃木的明亮底色黯淡許多,雖說這確實是一把放置了二十多年的老琴,但以她從前與大師學習的小提琴製作技法,再透過紅音也多年的職人經驗而言,在適當的保存條件下,Bloody Rose的光澤與質感足以維持百年之久,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就變得陳舊。

真夜左思右想,總是得不到合理的答案,她只好打開玻璃櫃,試圖將Bloody Rose取下來,放在工作桌上用放大鏡檢視琴身上的細部,好找出使Bloody Rose琴身變質的關鍵原因。

三世。」

歲月是一把不饒人的刀,既然失去了身為吸血鬼的力量,真夜的視力也像人類那樣會日漸退化,不再像從前那般清晰明朗,她即使使用放大鏡來檢查Bloody Rose的琴身,也找不出真正的原因,只好請奇巴特過來看看。

真夜大人,您叫我嗎?」

位於小提琴工作室櫃台旁的單片木門吱地一聲緩緩向外推開,奇巴特一臉不安地走了出來。

他剛才正在飯廳觀看今晚的頭條新聞,看得那是心驚膽顫,沒想到吸血鬼一族竟會無預警地發動這種大規模的武裝衝突,為了不讓真夜發現與擔心,他刻意將電視轉為靜音,並將介於飯廳與門市空間的那扇門給關上。

「是啊,你來幫我看看這Bloody Rose上頭出了什麼問題,我老了…實在是看不出來她到底怎麼了。」

「好的,我來試試看。」

真夜將放大鏡伸手遞給奇巴特,而奇巴特也必恭必敬地將真夜手中那把放大鏡以雙手承接過來,小心翼翼地湊近Bloody Rose琴弦與琴身之間的部位,瞇起一隻眼專注地凝視。

「嗯,好像有些不太尋常的地方…。」

很快地,奇巴特發現Bloody Rose的木頭表面多出許多的細碎裂痕,也許是這些裂痕導致光線照射在小提琴的表面時,影響了表層的清漆對光線的反射,才會使Bloody Rose失去光芒。

真夜大人,這琴身上頭有許多細小的裂痕。」

「裂痕?怎麼會呢?」

雖然被奇巴特發現裂痕可能是使Bloody Rose外觀老化的原因,但這答覆卻令真夜感到不解。

「如果我的記憶沒錯的話…真夜大人音也先生在製作Bloody Rose的過程裡頭,您有使用防止小提琴毀壞的魔法,也就是說…。」

「是的,為了能讓每一個小提琴壽命延長,我都會使用強化的魔法,那樣子即使從十幾層樓的高處墜落,也不可能會對小提琴造成一絲一毫的損傷。更何況,這是當初我悄悄灌注了生命能源的一小部分製作的,一定比那些我過去的作品還要堅固許多才對,怎麼會有裂痕呢?難道說…」

「…莫非您發現了什麼異狀?」

音也曾經在Bloody Rose之中,傾注他那善良靈魂想守護眾生的神聖律法,那是一種連我也聽不見的旋律,唯有小渡靜希那兩孩子能夠察覺到,聽他們說,那是一種極為尖銳、彷彿玻璃被切割般的聲響,只有在邪惡的吸血鬼出現時會產生。」

真夜一邊說著,一邊輕輕地將她纖長白皙的手指按在自己的太陽穴上推揉著,想藉此舒緩從頭部向外擴散的脹痛感,看來那群惡煞女孩們對自己下手是一點兒也不輕啊。

「這我就不懂了,Bloody Rose也不是第一次發出警告,為何就偏偏這時產生裂痕呢?」

奇巴特對於真夜的說法完全不能理解,真夜為了避免Bloody Rose在外頭放置過久,於是又將其小心地放回了玻璃櫥窗內,和紅音也的肖像一起。

(…妳做好和我一起活下去的覺悟了嗎?)

真夜彷彿聽見紅音也當年站在某一座小公園的拱橋上,對著已經失去力量、什麼也不是的自己以慎重、心疼自己的眼神問出的話語,使她又情不自禁地看著紅音也的肖像良久,念舊的她又不小心落下了淚水,殊不知背後正有致命的危機在逐步進逼…。

「碰!」

「哇啊啊啊!」

小提琴工作室的大門忽然被一種超自然的力量強行破壞,真夜奇巴特被突如其來的爆炸聲嚇得原地彈起,他們連忙回頭看,只見原先好端端的兩片大門已經破碎成大小不一的木片,緊接著是一名身材高挑的黑髮男子從容不迫地走進來,他的手裡還握著蛇豎笛,紅色西洋劍的尖端還殘留著血跡。

真夜,很抱歉打擾了妳與新任情人愉快的相處時光。」

男子看見奇巴特時,更是一臉疑惑,他以為奇巴特真夜又去哪裡找到的新對象,不過那都無所謂,關心母親最近過得是否安好並不是他此番拜訪的目的。

太牙…?」

午夜的冷風不受阻礙地席捲進入屋內,吹亂了真夜的黑褐色長髮,看見兒子拎著武器,不懷好意地走了進來,她心裡多少有底,登太牙十之八九是為了奪回那個力量而來的。

「好了,廢話就不要多說了…。」

登太牙將西洋劍的劍鋒對上真夜的鼻尖,雖說表情一如既往地輕鬆與冷漠,但語氣卻咄咄逼人:

「沒有魔皇劍新月之鎧也沒關係,我現在只想知道,妳到底把父王闇月之鎧藏在哪裡…?」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小渡的改變讓人覺得很重大,畢竟她現在也不再是過去那位單純的少女了。
2022-06-14 20:43:36
時野理奈.りな
一切都是為了與日漸瘋狂的兄長抗衡,以及找回她曾經失去的愛。
2022-06-14 21:50:23
亞爾斯特
不知道要是名護知道渡的改變,他會作何感想
2022-06-14 20:46:00
時野理奈.りな
名護:我非常有可能會不知所措或崩潰。
2022-06-14 21:49:56
時野理奈.りな
渡:名護哥,需要我把你變成吸血鬼嗎?
2022-06-14 21:54:03
虚ろな光
強烈的情感會導致極端的改變

感覺後面還會有驚人的反轉
2022-06-15 14:48:19
時野理奈.りな
驚人的翻轉就是如何把這麼絕望的悲劇寫成歡樂大結局(我暈
2022-06-15 20:58:56
『。』
骯,那怕前方只有黑暗,也希望自身化成道光
2022-06-16 14:00:43
時野理奈.りな
我們都希望能化作照亮黑暗前路的那道光。
2022-06-16 22:38:1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