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78.人家也會參加

佐渡遼歌 | 2022-06-14 20:00:05 | 巴幣 312 | 人氣 393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走在瞭望塔工房的十樓走廊。
 
  這個樓層平時作為成員之間交流之用,每當習武練氣結束、寫完學校作業的空閒時間,大家幾乎都會待在交誼廳。
 
  李少鋒相當喜歡那樣宛如家庭的氣氛,有時候即使沒有特別的理由也會拿著林誠推薦的漫畫、或自家師父親手製作的講義,待在沙發閱讀。
 
  話雖如此,其實交誼廳旁邊設有病房,規格、儀器與設備都不輸最頂級的醫院。因為成員們參加遊戲的時候大多會挑選交誼廳作為被傳送離開的地點,返回地球時候,若是身受重傷,直接搬運到相同樓層的隔壁病房最為迅捷。
 
  大型隊伍會有專門的醫療成員,採取少數菁英制度的瞭望塔卻是連後勤成員都沒有,所有成員都是玩家,幸好片桐總一郎在年輕的傭兵時代有過三年擔任軍醫的經驗;張定緯目前正在就讀醫學系;秦樓月則是極為擅長調理變化,控制氣息的技巧在同輩修練者當中位居頂尖,連夏羽都自認弗如。
 
  客觀來看,其實瞭望塔工房的醫療成員與設備意外地相當齊全。
 
  當李少鋒抵達手術室外面,正好進行到最後清理更衣的步驟。楊千帆已經離開了,只剩下夏羽、片桐總一郎待在病房,因此就站在外面走廊,倚靠著牆壁等待。
 
  冬天的冷空氣在腳踝附近盤繞,帶著寒意滲入肌膚。
 
  「──仔細想想,這是過去三天來,首次獨自一人的時間吧。」李少鋒不禁輕吁出一口氣,在意識到這點的瞬間突然感到四周異常安靜。
 
  方才與夏旖歌的對話幾乎佔不到優勢,現在想來,甚至不曉得她究竟在盤算什麼──出乎意料地對於婚約持積極態度,然而絕不可能如同表面理由只是為了報答救父之恩,更像是自願為了蒼瓖派、為了家族犧牲自己,藉此換取關於「受到啟發之人」的相關情報……又或者,爭取掌門之位受挫,因此自暴自棄地嫁給一個修為低落的迷途者,徹底斬斷成為掌門的機會。
 
  李少鋒認識夏旖歌的時日尚淺,其中大部分的時間又是在蒼瓖城內飛掠移動,並不瞭解她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然而相較於初次見面的心高氣傲,方才顯然有些情緒低落、異常平靜。
 
  「總該不會夏旖歌那邊也有什麼內幕吧,不過她可是蒼瓖派掌門千金又有脫胎境界的修為耶……」李少鋒喃喃自語。
 
  這個時候,病房的大門悄然開啟,打斷了李少鋒的思緒。
 
  只見夏羽穿著外科醫生的綠色手術服,下擺和衣袖沾著許多血跡,有些疲倦地打著哈欠走出來。她在看到李少鋒的時候立刻說:「手術相當順利。」
 
  「太好了……」李少鋒如釋重負地嘆息。
 
  「實際情形要等到燕子學姊運氣過一次才能夠確定,不過我已經將殘留在體內經脈的碎勁全數清除了。順利的話,幾天至幾周就可以恢復到以往的最佳狀態。」夏羽補充說。
 
  「辛苦!做得好!」李少鋒忍不住將手放到夏羽頭上,用力揉著。
 
  「只是履行承諾啦。我約定過會治療好燕子學姊,那麼就會做到。」夏羽微微鼓起臉頰,倒也沒有伸手揮開,被揉得左右晃動,好半晌突然問:「學長,你喜歡燕子學姊嗎?」
 
  李少鋒一楞,皺眉說:「我很尊敬燕子學姊。」
 
  「我想聽的可不是這種敷衍了事的回答。」夏羽轉頭往病房瞥了一眼,低聲說:「既然如此,這個婚約或許並不是壞事……」
 
  這個學妹難道為了安全就打算把自己賣給蒼瓖派嗎?李少鋒一瞬間閃過這個懷疑,不過根據這段時間的相處,看得出來事情沒有這麼單純,沉聲問:「羽兒,妳這次又在盤算什麼?」
 
  「本次的盜藥行動出現許多意外情況,其中又以教團聯合公開懸賞『受到啟發之人』這點的影響最為劇烈,不過都還在預測當中,學長可以不用擔心。」夏羽聳肩說。
 
  「等等,別想敷衍過去……這是我的錯覺,還是妳相當刻意地試圖撮合我和蒼瓖派的婚約?」李少鋒沉聲問,暗忖最初可以看出夏羽打算拉攏殲滅軍,然而當夏崇予開口介入的時候,她的立場頓時往蒼瓖派傾倒,後續不少說詞都可以看出這點。
 
  夏羽思索片刻,無奈坦承:「學長與夏家的婚約其實在銀鑰的預料當中。」
 
  「妳們早就知道我會與夏旖歌結婚?怎麼可能。」李少鋒愕然問。
 
  「這是基於現有情報與事實所做出的合理未來推測。」夏羽淡然說。
 
  「我想要聽的不是這個。」李少鋒難掩焦躁地說。
 
  「學長生活在台灣,而台灣最強大的隊伍分別是殲滅軍、蒼瓖派與鯤島丐幫,只要『受到啟發之人』的稱號被公開,上述三支隊伍或多或少會與學長扯上關係。」夏羽解釋說。
 
  「所以就要結婚嗎?什麼邏輯?」李少鋒追問。
 
  「古今中外,婚約都是一個共通且有效的政治手段,武術家與魔法師大多也都遵守著千百年來傳承的傳統,這點對於原本身為普通人的迷途者也很有用,那將會成為最緊密、最可靠的聯繫,若是誕下子嗣就更加牢固了。」夏羽說。
 
  「所以?」李少鋒問。
 
  「所以那三支隊伍都會嘗試用『結婚』這個手段拉攏學長。」夏羽平靜且流暢地說:「鯤島丐幫內部有諸多派系,現任幫主洪向德並不關心世事,膝下無子,有可能提議收學長為義子,但是主動介入的機率極低,排除後只剩下殲滅軍、蒼瓖派。」
 
  李少鋒應了一聲,繃著臉聽下去。
 
  「前者是倚靠楚久樘總帥一人的軍事化隊伍,如果他是女性還有其他變數,不過楚久樘是男性,身旁也有簡妮陪伴,三位大隊長與各班班長也因為性別、年紀等等因素,缺乏合適人選,其他較低階級的成員缺乏約束力,難以採用這個手段;蒼瓖派則是正好有一位正值妙齡、未曾締結婚約的掌門千金。」夏羽總結地說。
 
  李少鋒一瞬間覺得這段話有點道理,然而很快就意識到基於好幾個假設所做出的結論根本沒有意義,只要其中一個出現偏差就會導致截然不同的結果,連爭辯的力氣也沒有,無奈嘆息。
 
  「經過這幾天的諸多事情,學長應該有認知到『受到啟發之人』的重要程度非比尋常。這個稱號的持有者會處於變化的中心,或者說就是變化本身,在將來持續參與無數的重大事件,甚至做出令人類歷史轉捩的重大決定。」夏羽淡然補充。
 
  「我根本……沒有那樣的能力啊。」李少鋒搖頭說。
 
  「學長的神賜能力並不是只是單純『看到過去』的能力而已。」夏羽說。
 
  「什麼意思?」李少鋒皺眉問。
 
  「如果能夠自由控制時間與場所,無論是失傳或未曾公開的心法秘笈、魔術迴路、武術招式與其他極密資料都可盡收眼底,就連我們費盡千辛萬苦才潛入冬花宮盜出藥方,只要學長抓準時間就可以站在我或沈懷嬋的身後看到藥方內容,一次記不清楚還可以看第二、第三次。」夏羽舉例說。
 
  聞言,李少鋒頓時愣住了。
 
  「尤其能夠看見的事物並不限於紙本記載,人們的談話內容、所有人的行蹤、歷史事件的真相、遭竊消失的寶物,只要利用神賜能力即可知曉世界所有的真實、真相與知識,甚至可以窺探到至高存在與宇宙真理的片鱗。」夏羽說。
 
  「等等,前面那些心法秘笈、談話內容和歷史真相多少多少可以理解,但是……宇宙真理是什麼啊?」李少鋒忍不住問,聲音頗為嘶啞。
 
  「學長意外缺乏想像力呀。所謂的自由控制時間與場所,即是可以溯及數萬、數十萬、數千萬年前的過去;也可以遠至數萬光年、數十萬光年、數千萬光年的宇宙盡頭,當然了,對象並不只有人類的歷史,而是宇宙的歷史……那些無數外星文明的歷史啊。」夏羽理所當然地說,眼神波紋不起。
 
  「不只有發生在地球的事情,甚至可以看到外星種族嗎!」李少鋒訝然問。
 
  「這麼一來,學長應該稍微知曉『受到啟發之人』的重要性以及『神賜能力』的強大之處了。」夏羽淡然說。
 
  李少鋒啞然無言,對於至今為止的知情者對於「受到啟發之人」展現出那些難以理解的反應逐漸浮現實感,緊接著,腦中頓時閃過一個念頭,來不及細想就抓住夏羽的肩膀,沉聲大喊:「羽兒!所以我可以看到韶涵失蹤時候的真相……也可以看到兇手的臉,以及她究竟被帶往何處吧!可以對吧!」
 
  「……剛才提到的事情都是假設。神賜能力基於氣息運作,因此需要極為高度的操控技巧,需要長時間的刻苦練習才能夠掌握。」夏羽說。
 
  「所以有可能吧!」李少鋒追問。
 
  「至少需要幾十年的時間,我們原本提過的那個做法更快。」夏羽低聲說。
 
  「幾十年嗎……」李少鋒怔然說。
 
  「學長,我的肩膀很痛。」夏羽蹙眉說。
 
  聞言,李少鋒才猛然鬆手,低聲說:「抱、抱歉……」
 
  「關於李韶涵的事情真的會成為學長的罩門,希望今後務必注意。」夏羽輕揉著肩膀,垂著眼簾說。
 
  李少鋒調整著急促的呼吸,片刻緩過來才說:「繼續說下去吧。」
 
  「如果學長不相信未來預測,那麼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只是根據銀鑰預測,夏旖歌會繼任掌門之位,學長則會成為贅婿,待在幕後支持著成為蒼瓖派首位女性掌門人的妻子。」夏羽用著肯定的語氣說。
 
  等等,那樣不就是小白臉嗎?李少鋒一時啞然,某些部分與方才夏旖歌的說法不謀而合更加感到心情複雜,片刻才說:「所以妳在玉閣祭的時候才會極力避免和蒼瓖派夏姓直系接觸嗎……」
 
  「學長是『受到啟發之人』,尤其當時預測不會參加那場祭典,我則是知曉未來的銀鑰紀錄者,無論如何,我們兩人都最好不要和夏家的三位直系子嗣見面,盡可能減少變因,讓未來依照預測發展。」夏羽說。
 
  自己可不覺得那樣的未來有什麼好的。李少鋒皺眉問:「所以妳贊成我去娶……我嫁給夏旖歌嗎?」
 
  「原本的未來就是最好的未來。」夏羽說。
 
  「那是銀鑰的預言吧。不要閃爍其詞。」李少鋒加重音量喊。
 
  「……因為我不曉得如果未來偏離了,究竟會演變成何種情況。」夏羽露出一個苦澀神情,沒有多加解釋,搖搖頭就離開走廊。
 
  李少鋒凝視著那個白色馬尾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盡頭,暗忖目前值得高興的部分大概只有蒼瓖派的下任掌門是夏崇予,並非夏旖歌,而且至今為止的經驗也顯示銀鑰的預言依然會出現偏差。
 
  「雖然夏崇予也尚未正式接任掌門人,如果最後又變成夏旖歌繼承掌門之位,那樣還真是──」李少鋒不再細想下去,放輕腳步踏入病房。
 
  房間寬敞整潔,一張病床靠著牆壁,四周是維護個人隱私的淺綠色簾幕。
 
  片桐總一郎正站在病床邊,露出宛若爺爺看待孫女的神情垂首凝視。燕子則是躺在床鋪,穿著單薄衣裝,發出淺淺的呼吸聲。
 
  「麻藥的效果尚未退去。即使醒來,意識可能會有些模糊。」總一郎說。
 
  「是的。」李少鋒點點頭,瞥了眼旁邊與手術室相連的門扉,坐到床邊的塑膠椅。
 
  「根據樓月小姐所言,夏羽小姐無論操刀或氣息控制的技術都極為高超,顯然受過相關訓練。寒黐膏的效果更是卓越,不僅沒有生命危險,燕子大小姐在日後也不會留下任何疤痕。」總一郎說。
 
  羽兒居然懂得醫術嗎?她提過自己專攻潛入盜取、追蹤搜查吧……不過銀鑰的根據地象牙塔群收藏著無數知識,對於醫術有所鑽研也在情理當中。李少鋒點頭說:「那樣真是太好了。」
 
  「在各位前往台北的這幾天,燕子大小姐也幾乎未曾闔眼,也有可能就這麼睡到早上。」總一郎說。
 
  「沒關係,我在這邊陪一下學姊。」李少鋒說。
 
  片桐總一郎微微躬身,隨即退出房間。
 
  李少鋒凝視著閉著眼眸的睡臉,小心翼翼握住燕子放在床邊的手。
 
  燕子的手比想像中更小,可以清楚摸到長年練習薙刀的繭。
 
  片刻,燕子突然稍微扭動身子,發出嗚咽聲響,睜開眼睛之後用著迷濛的眼神看了好半晌才突然露出燦爛笑容,開口喊:「笨蛋學弟。」
 
  「是的,請問有什麼需要嗎?喝水還是什麼的?」李少鋒急忙問。
 
  「嗯嗯。」燕子緩緩搖頭。
 
  「聽說手術很順利,身上不會留下任何傷痕。」李少鋒說。
 
  「手術?啊、啊啊……手術,那樣就好……」燕子愣了好幾秒才露出想起來的表情,接著突然伸手捧住李少鋒的臉頰,在他反應過來之前就狠狠捏住。
 
  「咦?雪、雪姊?」李少鋒沒有掙脫,口齒不清地遲疑詢問。
 
  「笨蛋學弟!給人家聽好了!」燕子挺起身子湊近,正色說。
 
  「是的?」李少鋒說。
 
  「下一次你參加遊戲的時候,人家也會參加。」燕子認真地說。
 
  「……知道了,我會在那之前認真修練,努力不扯學姊的後腿。」李少鋒正色承諾。
 
  「那樣最好。」燕子滿意勾起嘴角,接著突然露出一個感到疲倦的表情,往後躺回枕頭,很快就再度沉沉睡去。
 
 
 




創作回應

ka50
老實說開頭就錯誤的預言理論上沒有聽下去的必要(在寫數學題目十一開始加錯,後面的答案就不會對),下羽數學課是不是在睡覺
2022-06-14 20:29:52
佐渡遼歌
這邊夏羽講得有些簡潔。
大概是「在近乎天文數字的未來當中,基於已知情報,最有可能實現的那個(單一)未來」的意思。
不管少鋒何時認識夏旖歌,又或者相遇過程是否偏離原本估計。
在擁有「受到啟發之人」稱號、待在台灣不離開、蒼瓖派是台灣最大隊伍,這些大前提之下,兩人的婚約就是預測當中(最有可能會實現)的未來。
2022-06-14 20:39:53
佐渡遼歌
隊長會議的時候有喃喃自語了一句「原來會收束成這樣......」
也是這方面的意思XDD
2022-06-14 20:40:34
龍牙
佐渡大大安安,夏雨之前所說「神賜能力」內外在發動方式,和夢中顯像出來的有何差別?
2022-06-14 22:20:57
佐渡遼歌
龍牙大安安。
這邊是真氣、魔力都會有的根本問題,是在體內、體外進行變化。
目前體內變化的特點是都有呼吸斷絕,體外變化則是冬花宮、隊長會議兩次,詳細差別也會在日後逐漸解明XD
2022-06-14 22:32:23
ka50
不過感覺受啟發之人已經比猶格的兒子強了(敦威志)
2022-06-14 22:39:09
佐渡遼歌
本作的外星生物和神祇視為不同物種。
不會採用那方面的設定XD
2022-06-14 22:44:41
Ddpaul
燕子說的下一次參加遊戲也要參加指的是什麼遊戲?扶養李少鋒和夏旖歌小孩的遊戲嗎?(⊙ω⊙)
2022-06-15 05:49:27
佐渡遼歌
那樣看起來難易度非常高(遠望XDDDD
2022-06-15 10:02:37
你艾希我吶兒
呃…我以為要告白了
2022-06-19 15:42:28
佐渡遼歌
嘛嘛嘛XDDD
2022-06-19 16:45:4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