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KOF - Ash Crimson 《40》-《 絲毫不想退卻的惡魔 》

盛夏樹影 | 2022-06-13 21:12:27 | 巴幣 28 | 人氣 61





「非洲妖婆!請多指教囉!梭咧!梭咧!梭咧!」
*無意義音,阿修踢出腳刀的喊聲


翠炎腳刀一再持續翻踢,全數踢在拉加的下巴並傷害著頸骨,配合著體內正在燃燒的火球,攻擊效果十分顯著,然而阿修還未打算結束,最後一記腳刀,直接把拉加的頭給踢斷並飛出去了,頭顱也燃燒起來了,身軀沒了腦幹,再生能力也無用武之地了


「!?那傢伙,又是他收了尾嗎?可惡,風頭又全被他給....」

瞬影雖然感嘆著,但他明白此時他也最好別造成其他比他強的人的任何阻礙,但是他的感嘆顯然太多餘了


「還沒完!!她不會死於物理攻擊的!趁現在,將她的頭跟身軀擊飛至她到來時的那個空間裂縫附近吧!!瞬影跟伊絲拉,拜託了!」

德洛麗斯見機不可失,立即下達了如何處理歐拓瑪•拉加的指令


「了解!!」

兩人運起力量,準備聯手處理並封印拉加,但此時拉加的頭顱破碎掉,身軀則是從躺著緩緩後仰的姿態,準備站立起來,身軀,頭部,開始發出劇烈的藍色光芒集中起來


「休想再做些什麼,去死吧!」
瞬影打出巨大火屬性衝擊拳

「阿曼達!拆了她的四肢讓她老實點!!」
伊絲拉疾衝踢向拉加的右腳,阿曼達則打向左手


啊~~~~~~~~~~~~~~~~~~~~~~~~~~~

拉加長聲低吼了一聲,爆出超大範圍的衝擊波,在場所有人全部被衝擊弄至飛個老遠,摔倒的摔倒,撞上牆壁的撞上牆壁,拉加的外貌似乎開始有了一些不同,長了一些黑刺,身上,頭髮則是變換成紅色水晶的樣貌



「咳,嘿,變化就只是這樣嗎?沒...」

庫克里話未說完,已經被拉加頭髮戳中噴飛到後面猛烈撞上牆壁,立即失去了意識,近乎一擊必殺的威力,眾人第一時間感到不妙,非常不妙


「吃我的冰錐柱吧!?」

庫拉雙手按在地面上,一直線竄出數根大型尖刺冰柱,拉加斜眼看了庫拉,似乎想起了她剛剛的目標就是她,但同時間她也被許多冰柱貫穿身軀,

紅丸也從背後偷襲,打出雷光拳電擊著她,伊莉莎白也射出光箭直接貫穿臉部,海迪倫形成一陣黑影從拉加雙腳處一閃,一手刀俐落的斬下她的雙腳


「阿修!開始吧!」
「yes,sir!?」



阿修張開五指,燃燒出五道翠炎,鬼牌再度翻開了一張,“希望


「老妖婆!!所有的動作全給我停下來吧!」

阿修掃出的翠炎速度之快,範圍之廣,拉加的表情雖然還是沒有,但臉部本能地有稍微往後仰了一下,這代表她也感受到了這招的威脅性了嗎?翠炎命中倒是在海迪倫意料中,只是,出乎眾人意料的地方是,命中的同時頭髮竟然再次全給粉碎掉了


「你...你當初那招的威力難不成也是對我手下留情了...?」

海迪倫見拉加被命中的慘況,跟當初自己被命中時的狀況有點差距,在第一時間詢問阿修

「並沒有...你應該自豪你的強健身軀,別輕易對你長年征戰沙場的身軀示弱跟自我懷疑....」
阿修立即反駁道


「呵,沒想到我竟然被個十七歲的少年為我打氣嗎!看來我得鍛鍊之處還有著呢!喝!」

海迪倫以雙腳朝上、上身朝下的戰姿,以讓眾人驚訝的神速飛向拉加的頭頂上,雙手直接按住頭部將之扭斷頭部,在其背後著地立以手刀刺進後背,將拉加使勁高高地舉高


「回妳的地獄去吧!怪物!?」


拉加全身噴濺出數道不知道是什麼元素物質的東西,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體力”具象化的東西?得手之後,海迪倫往前甩飛拉加讓她墜地,讓她墜地不是已經覺得可以了,而是....


「sir,該換手囉,快些退開吧~~」

阿修雙手交叉、手掌上早就蓄滿蓄勢待發的火力,準備為聯合攻擊做出收尾,阿修非常期待打出這一記攻擊,表情露出嘴角上揚的笑容,這一記,將是他參戰以來,他的實力、威力、火力的集大成,全身的衣服,頭髮甚至一直因為蓄集火力而不斷飄動


「阿修少年!Kill you!!」
「yes sir!啊!哈哈哈哈哈哈!!!」


阿修滿臉狂氣的面孔,狂氣的笑聲的打出最後的火柱,拉加瞬間恢復了頭髮,兩條巨大頭髮一起往火焰捶下去,但再次,被火柱直接給燒的破碎,再度伸出手讓身前的空間扭曲以作為防禦手段,竟然火柱也是直接穿越過去命中了拉加.....


「??????」
拉加罕見的發出了頗感疑問的低聲聲音


「喂!她發出聲音了!原來她不是完全不會說話什麼的啊!」
眾人眼見拉加初次發出點聲音,有點感到驚訝

拉加不斷被翠炎火柱爆燃焚燒再焚燒,除了第一次發出聲音,她終於稍微皺起眉頭,看起來似乎是怒了,但阿修可完全沒在理會她有什麼生氣的變化


「“惡魔血統”的實力啊.....阿修!加油,加油啊!」
伊莉莎白奮力為阿修加油著,焚燒已然不知持續多久了,還在繼續著


「嘖!妳可真能撐,都已經燒殺了那麼久了、竟然還能保持著人型.....」


阿修眼見火力即將燒光,但似乎還是不足以一舉將拉加打傷至抵抗力道下降,再一起將她推至空間裂縫附近,眼神瞇了起來,有點咬牙切齒了起來,身上也飆了許多的汗





《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