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3-218 自私者們的騷動

空想能手 | 2022-06-12 00:27:41 | 巴幣 1036 | 人氣 122


  「好,老夫就給你一個機會吧。」庫雷格斯侯爵的手撐著下巴,看起來似乎有點無聊,就擺出這副表情接著說到:「在三天內把廢物給安排妥當,要是失敗了,老夫就會派人去處理,你的繼承資格也會被剝奪,就這樣,傑里邁亞,老夫的愚蠢兒子,你可以開始行動了。」
 
  「…我會拯救希嘉麗的。」傑里邁亞瞪著庫雷格斯侯爵,直到自己說完話,才轉過身離開了會議室裡。
 
  傑里邁亞離開後,會議室裡一時間還是沒有任何聲音,眾人都在小心的觀察著庫雷格斯侯爵的心思,『費賓』也是。
 
  就算『費賓』是再怎麼樣的頭腦不清處,也察覺到了再沉默的人群中站著的自己是多麼地顯眼,而打算默默的坐下,只是現在反倒不能這麼如願以償了—
 
  庫雷格斯侯爵從『費賓』的椅子向後推而發出的聲音察覺到『費賓』的動靜,眼球快速的一轉,看向了『費賓』的方向說到:「『費賓·庫雷格斯』,老夫決定賦予你一份工作。」
 
  「欸…呃!」『費賓』愣了楞,然後立馬挺直了身體,有些僵硬的回答到:「是!伯父…伯父大人請隨意吩咐!」
 
  結果只是加了個大人,還是用了伯父這個詞啊—不少人在心裡吐嘈著,不過很快的他們的注意力就回到了庫雷格斯侯爵所要指派的工作上。
 
  「你負責監視希嘉麗,不要讓除了老夫以外的人從房間帶走她,然後從現在算起,只要三天的時間一到—你就殺了她。」庫雷格斯侯爵冷聲說完的同時,一名執事就很剛好的從『費賓』的身邊出現,並把一把匕首遞給了『費賓』。
 
  「欸…我…我我我來嗎?」『費賓』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一隻手的食指指著自己,另一隻手的食指則指著匕首。
 
  「這是老夫給你的機會,你不做,老夫自然會交給其他願意做的人。」庫雷格斯侯爵神情淡然的說著。
 
  『費賓』的眼神慌亂地飄移著,臉上寫滿了緊張與些許的退縮,但是在五秒後,他的視線終是停在了那把匕首上,向著匕首伸出了右手—
 
  『費賓』握緊匕首的握柄,臉上的表情除了認真以外還有著明顯的膽怯,他的身體微微顫抖著,用不是那麼肯定的語氣回答到:「明白了,伯父大人,我會盡力做好您交給我的這項任務的。」
 
  庫雷格斯侯爵輕輕點頭說到:「很好,懂得聽從老夫的命令,但就這一點,你就已經比老夫那個愚蠢的兒子還更有用處了,只要你辦妥這件事,老夫就會把一部份的奴隸產業交給你來管理。」
 
  一聽到這天大的利益,『費賓』原本還有些煩惱的表情立刻一掃而空,露出十分高興的表情,喜上眉梢的笑著說到:「真的嗎!?真是太感謝伯父大人了!」
 
  「是真的,所以小心點。」庫雷格斯侯爵用冰冷的雙眸凝視著『費賓』,說到:「不要太快就變成廢物,老夫最討厭沒有用處的東西了。」
 
  這樣無情的話語讓『費賓』激昂的情緒冷卻了不少,『費賓』只好弱弱的說了「遵命」後就坐了下來。
 
  會議廳又再次變成了眾人暗自揣摩庫雷格斯侯爵心理,而安靜無聲的場所。
 
  庫雷格斯侯爵隨意地掃了眼在場的人們,臉上完全沒顯露出什麼表情地說到:「下個議程可以開始了。」
 
  「…是的。」帶著單片鏡片的眼鏡,面容慈祥並發福的中年男子接下了話頭,冷靜的說到:「接下來是有關弗洛利雷城城內的防守配置與魔物搜索與剿滅部隊的編成問題—。」
 
  不論會議上缺少了多少人,都仍然會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般的討論著議題與決策,這就是庫雷格斯侯爵家一如往常的『家族會議』。
 
  今晚,由作為怪物的家主主持著的無情的家族會議仍持續著—
 
 
 
  畫面切換到弗洛利雷城的一處較為隱密的教堂,教堂的裡外都有人不斷忙進忙出,布置著會場,而不速之客也在此時來到了教堂的門口,敲響了大門,驚動了小教堂裡的所有人。
 
  注意到動靜的『阿爾貝托•巴勒笛費羅』轉動了自己輪椅的方向,看向跑向自己的僕從,問到:「是哪位?」
 
  那名僕從則露出不安的神色回答到:「是亞黎的行政長官…『艾魯溫』男爵,他說了他知道少爺就在這裡,想要少爺和他見上一面…少爺,您要見他嗎?」
 
  「他都這麼說了,肯定是不會給我拒絕的餘地的,我就見他一面吧。」阿爾貝托用平靜的語氣說著,不過臉上的表情已經變成了像是準備好戰鬥的嚴肅表情。
 
 
 
  事實上,或許與戰鬥也相去不遠了。
 
  當瞇瞇眼的男人『哈維克羅柏格艾魯溫』一進門,就開門見山地說到:「嘻嘻~不行啊~這可不行啊~阿爾貝托閣下~如果閣下的行為只是去些昂貴的娼館,我或許還能與閣下討論一二,但是現在就有點太過超過了呢~能不能請閣下就此停手呢~?」
 
  哈維笑瞇瞇的說著,看起來雖然沒有絲毫的敵意,但是卻也能聽出他的話語中所夾雜的警告。
 
  「我不太懂行政長官閣下想表達的意思。」阿爾貝托擺出冷靜的態度回應到,同時略微擺動自己的左手手掌,示意僕從們退下。
 
  「少來啦~您肯~定~是~非常的清楚啦~畢竟啊~。」哈維確認阿爾貝托的僕從都離開了之後,原本的瞇瞇眼稍稍地打開,銳利的目光審視的看著阿爾貝托,嘴角更加上揚的笑著說到:「結婚可不是兒戲,就算只是訂婚也一樣,我就再提醒閣下一次吧,希望閣下能就此停手。」
 
  「...但是都已經布置到這一步了,行政長官閣下不可能會要我中止吧。」十分清楚無法呼攏對方的阿爾貝托雖然口中沒提到婚禮,卻也跟坦白沒有兩樣的承認了哈維的說法,並以布置近乎完成來作為自己不中止的理由。
 
  「嘻嘻嘻~那麼就由我替閣下尋找更合適的結婚對象吧,我的手邊有很多的人選,只是移花接木的一點小工序而已,不會讓閣下的名聲受到損害的。」哈維笑瞇瞇的提議到。
 
  「這就不必勞煩行政長官閣下了,我對自己選擇的人有信心。」阿爾貝托很直接地拒絕了哈維。
 
  哈維的眼睛再次睜開,嘴角更加上揚的笑到:「嘻嘻嘻,我既然都來到這裡了,肯定就是已經做好準備啦~阿爾貝托閣下~這只是我個人的建議啦~希望閣下能在我還在用對~等~的友人態度說話的時候釋出善意,讓我與閣下兩方都能輕~鬆~的解決這一件事,這樣不是皆大歡喜嗎?」
 
  是啊,肯定是做好萬全的準備了吧—阿爾貝托在心裡認同了哈維所說的,但是並不打算就此屈服。
 
  除非他直接帶來了陛下的口諭,不然我可不能違反自己的諾言呢—阿爾貝托這麼想著,並做出了明確的行動。
 
  「我大概是不會改變想法的,如果真當我是友人的話,還請閣下不要刁難,今晚先請回吧。」阿爾貝托這麼說著,伸出自己的右手比向大門。
 
  「如果這就是阿爾貝托閣下的選擇,那麼我們友人的身分就先都放到一邊—改以作為陛下代表人的身分前來的我與作為王室派核心成員的閣下兩者的會談吧。」哈維露齒而笑,接著說到:「或者『會談』這兩個字用『問詢』或是更激烈的使用『審問』會更加合適呢?閣下覺得哪種字眼更加合適呢?」
 
  「啊,不過閣下也不用回答沒有關係,畢竟這並不是什麼重點,我以及陛下都對閣下心裡到底在想什麼很感興趣呢?或許,我們可以從這個問題先開始?」哈維在阿爾貝托回答前就自己搶先這麼說到。
 
  「…我是忠於陛下的。」阿爾貝托慎重地回答到。
 
  「嗯,這我知道,但是我更想知道的是閣下為什麼要和斯托諾瓦家族的女兒結婚呢,為什麼擅自的跟王室之敵共結連理呢—。」哈維在次露齒一笑,話鋒一轉接著說到:「不過這些都只是我個人想要談的,並不是陛下的意思,所以就當我沒說,我也不會再問閣下任何的問題。」
 
  「陛下說了,雖然很想知道閣下的心裡在想什麼,但是其實閣下在想什麼也不太重要,因為—。」哈維收起臉上的笑容,異常嚴肅地冷聲說到:「此次只是傳達陛下的命令,閣下只需要接受命令就已足夠,不需要理由與藉口。」
 
  …果然,不行嗎?聰慧的陛下不該會如此仇視一個家族才對啊?陛下應該是更加理智的人,應該是有什麼必要性才需要殲滅一整個家族吧,但是可以的話真希望可以知道理由…這樣的話,我或許也不會如此地想要反抗這個命令了…果然是因為我是只是一個殘廢,完全不值得陛下信任嗎?所以比起我,更信任哈維這種狡詐的蝮蛇—阿爾貝托有些失落的想著,稍稍握緊了拳頭。
 
  「那麼請閣下握住這個吧~。」哈維則像是絲毫沒注意到阿爾貝托情緒一樣的,又露出了滿面的笑容,湊向前把一個圓形的物體塞到了阿爾貝托手裡。
 
  阿爾貝托展開手掌,發現那是一顆相當熟悉的石頭,而顯得相當困惑地說到:「這是…通訊石?可是…通訊對象是誰?」
 
  「哎呀~閣下真是貴人多忘事呢~我剛才不就跟閣下說過了嗎?」哈維的臉上露出壞笑說到:「說我來傳達陛下的命令,但是可沒有說是由我自己來說出這道命令吧?我只要保證能讓『陛下的命令傳達給閣下』就可以了—。」
 
  就在哈維還在拖時間賣關子的時候,通訊石發出了棕色的光芒,而就在另一頭傳來聲音的前一秒,哈維公布了答案。
 
  「所以為了確保命令能傳達,我就請陛下自己來向閣下說明了。」哈維壞笑著說到,並意義不明的對阿爾貝托豎起了大拇指。
 
  居然是陛下!?居然請陛下親自跟我說話!?這男人瘋了吧!?這樣差使一國之君是能被允許的嗎!?—阿爾貝托在心裡崩潰的喊著。
 
  通訊石上方出現一張有著犀利目光的充滿威嚴的老人的影像,並傳出了熟悉的蒼老又低沉嗓音,讓阿爾貝托立刻端正了輪椅上的自己的坐姿—
 
  「阿爾貝托嗎?朕好久沒看過你了,現在正好,你陪朕聊一會兒天吧」
 
  菲洛利斯王國的國王『提耶尼加吉歐‧葛瑞亞‧馬克貝里克‧菲洛利斯‧歐契亞諾』用不帶尖銳態度的平靜語氣如此說到。
 
  「…遵命,陛下。」
 
  而作為忠臣的阿爾貝托當然是不可能會拒絕的,因此在之後十分鐘的時間過後,他從國王那聽到了一切的原由,理解了自己的國王所要做的事情,也因此,他向國王表明了自己的歉意—
 
  「陛下,臣真是罪該萬死!竟然差點就破壞了陛下一直以來的布局,差點讓陛下一直以來的目標毀於一旦,臣真是罪該萬死!」阿爾貝托把通訊石塞到哈維手上後,雙手壓向輪椅的扶手把自己的身體撐起來,然後就這樣讓自己跌到地面上,在地上艱難的掙扎著,花了五分鐘左右才擺出了端正的跪伏姿態。
 
  「這不是什麼大事,就算斯托諾瓦家的子孫真的成為了你的妻子,那時多的是殺死她的手段,何況就算是那種時候,只要朕跟你向現在一樣說明清楚,你肯定會做出正確的決定的。」國王接著說到:「只不過殺妻對你的名聲影響不太好,朕希望『巴勒笛費羅侯爵家』作為朕手中的利劍可以更加的鋒利,不應該在這種小事上使自己劍鋒變鈍。」
 
  「臣知錯了,馬上就會收拾現場,並向斯托諾瓦家表達訂婚儀式中止的歉意。」阿爾貝托保持著跪伏的姿勢說到。
 
  「嗯,你自己辦妥就行了。」國王的眼皮稍稍下垂了一些,接著說到:「朕乏了,剩下的就跟『艾魯溫』男爵詳談吧,他應該會給你很好的建議。」
 
  國王說完後,用眼神瞄了一眼自己身邊的女神官,收到指示的女神官於是就伸手關閉了通訊。
 
  「陛下聖明,菲洛利斯王國萬歲。」就算明知道面前已經沒有國王的身影,阿爾貝托還是把這段話說完了才雙手撐地先撐起自己的上半身,接下來轉身爬向自己的輪椅。
 
  「哎呀~閣下明明可以用風魔法的~幹嘛要自己用爬的呢~多難看啊~。」哈維嘻笑著說到。
 
  「這是我自己的罪過,我沒有資格選擇輕鬆。」阿爾貝托嚴肅的說著,讓手臂又向前了幾公分,利用這樣的力量把身體也向前拉了幾公分,就這樣掛著斗大的汗珠繼續前行著,只有一公尺左右的輪椅此時離阿爾貝托感覺還非常的遙遠—
 
  「恕我直言,閣下只是在自我滿足,單純的浪費時間,有時間搞這種吃力不討好的破事,還不如早點收拾自己的爛攤子呢。」哈維嘻笑著說出了惡劣卻也非常現實的話語。
 
  「這的確好像只是我的自我滿足,你說的對,真正的贖罪,是要向陛下獻上才有意義……。」被哈維一針見血說動的阿爾貝托用風魔法在三秒鐘內坐回輪椅上,接著說到:「贖罪的事之後見到陛下再說,我現在立刻就去撤除所有婚姻相關的物品—。」
 
  「不,現在不該撤除這些了,已經太遲了,閣下已經向幾個家族寄出請帖了吧。」哈維打斷了阿爾貝托的發言,接著說到:「這意味著已經有許多家族知曉了閣下準備結婚的消息,閣下此時取消婚姻會產生不好的名聲,而且很有可能引起他人對斯托諾瓦家的關注,進而發現王家與斯托諾瓦家的『那件事』,這對陛下的計畫是可能會有害處的,直接取消婚禮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就像我剛才跟閣下所說的—。」
 
  哈維露出了奸笑說到:「來移花接木吧,一起來挑選個絕佳的婚約者吧。」
 
 
 
  在迪薩郡的庫沙塔魯城中,兩名戴著兜帽的男子在暗巷中相會了。
 
  「哎呀,老大還是這麼厲害呀,殺起人來真叫一個乾淨俐落—。」說著誇張地說著恭維話的那一人抬起了頭,露出了平淡無奇的棕髮。
 
  「廢話就別說了,馬蒂亞斯。」操著齒輪混合而成的嘈雜聲音,面容消瘦的男子向棕髮男子『馬蒂亞斯』接著說到:「把『這個消息』透過王國的諜報網路傳回王都。」
 
  一看到內容的馬蒂亞斯先是瞪大了眼睛,就馬上恢復了恭維的笑容說到:「哎呀,真不愧是老大,這樣做的話菲洛利斯王國肯定得行動起來了呢—。」
 
  然後馬蒂亞斯話鋒一轉,用審視的目光看著那名男子,嚴肅的問到:「不過亞伯瑞斯先生啊,『黑炎之殲滅者』大人現在就在那座城市,而那座城市則是遭到了S級的『赤囊族大邪巫』襲擊了,他們肯定會向帝國請求『黑炎之殲滅者』大人的協助的,這明明是讓帝國賣人情給庫雷格斯侯爵家的好機會,為什麼偏偏要報告給王國,讓他們能有及時的反應時間?」
 
  「帝國不需要這份人情,而且我需要把目標人物從迪薩郡移除才行,這是為了達成帝國更宏大的計畫。」『亞伯瑞斯』用機械的嗓音不知喜怒的說著。
 
  「…的確,一旦消息傳回王都,王都能動用的人選肯定也只有這麼一個人了吧。」馬蒂亞斯認同了這個想法。
 
  「沒錯,肯定就是目前實力已達S級,卻還缺少升格功績的『大地』的『海洛伊斯·文森特』,只要王都接收到消息,肯定會派遣位於亞黎的她去援助弗洛利雷城,菲洛利斯王國王室派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這個讓己方陣營的S級英雄再多一人,藉此穩定政局的大好機會。」亞伯瑞斯用嘈雜的機械音解釋著。
 
  「……。」沉默了一段時間後,馬蒂亞斯的臉上再次浮現了恭維的笑容,說到:「哎呀,真不愧是老大,分析的這麼透徹,這可不是單純的會使用『預知』就能知道的啊!帝國能有您這樣的協助者真是太好了呢!」
 
  「那麼就快去做吧。」亞伯瑞斯催促到。
 
  「好的好的,老大都這麼說了,我肯定立刻去辦,我此時就是一隻忠於老大的忠犬—汪汪汪。」馬蒂亞斯四肢著地的誇張動作,學狗叫了幾聲。
 
  這男人什麼都好,就是太煩人和不知道會不會忠實執行任務這兩點讓人在意—亞伯瑞斯有些頭疼的想著。
 
  希望這次也能說服馬蒂亞斯執行任務,否則要是拖延的太久,沒能來得及救援的話…可能就會缺少『艾格妮絲·斯托諾瓦』這塊拼圖了—亞伯瑞斯在心裡這麼想到。
 
  不過很快的,腦中就想起了接下來要做的事,很快就把這件事拋諸腦後。
 
 
 
  圍繞著弗洛利雷城的襲擊事件,為了自身利益的『自私者們』,開始將自己的觸角伸向了那座城市,而這也將導致城市陷入更大的混亂,這是自私者們所期望的,同時,也是赤囊族所期望的。
 
  在地底下的空間中,大邪巫擺動著觸手,向同族們傳遞了消息:「遵從惡之意志,蟄伏吧,我的同胞們,我們已經達成了最低限度的『生存線』,接下來就只需要等待良機,離開城市即可,這也意味著我們即將迎來分別。」
 
  「分別只是一時的,終有一日,我們將會再大邪神面前再次相會,成為惡之意志的一份子,不必恐慌,無須畏懼,這是你的選擇,是我們大家的選擇—我們是一體的,永遠都將是一體的。」
 
  傳達完念話後,大邪巫的觸手垂到了地面上,體內巨大魔核的光芒也愈發黯淡。
 
  未來模糊不清,無法參透真理…看來是有其他『預言者』,讓未來出現了許多的分歧呢—大邪巫在逐漸變鈍的思緒中思考著。
 
  無所謂,『種子』已經種下,無論如何,我族已經能避開滅絕的命運了,只是我自己身死…又有何妨?—大邪巫這麼想著,在思考停止的前一刻,思緒中充滿了欣慰與感動。
 
  要是此時大邪巫有張人臉的話,臉上的肯定是慈祥滿足的笑容。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希嘉麗好不容易活下來 還要面對三天後的危機ㄇ 嘎~~~~
2022-06-12 12:18:03
空想能手
是啊,全看傑里邁亞有沒有解決方法了呢,至少那個費賓就算拿了匕首也是毫無戰力的,所以直接帶人逃跑也是其中一個選擇呢。[e1]
2022-06-12 12:29:2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